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上海警察掏腰包140元补车票缺口,河南兄弟剩2元尴尬返乡
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2022-05-28 08:26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上海虽未宣布解封,城市的街道渐渐有苏醒的迹象。随着2022年5月22日市内部分交通恢复运营,铁路班次增多,防范区面积扩大,虹桥火车站广场上人流明显放大。5月25日,澎湃新闻记者在虹桥火车站探访,用图片和音频记录下在露天广场上候车的旅客。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人。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拍摄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人。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拍摄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人们在露天广场搭起的蓝色雨棚下休息。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人们在露天广场搭起的蓝色雨棚下休息。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从地铁10号线的终点站虹桥火车站出来,顺着人流上达二层出发大厅,看到部分旅客没有在候车大厅休息,而是选择在露天广场休息。据了解,出现这现象的背后,是部分旅客较以往提前一天甚至更多时间到达了火车站,选择在外面露天广场休息。
相对偌大的露天广场而言,旅客显得并不多。大多数旅客被集中在二个有红蓝色雨棚的区域和一个原公交车站处,个别旅客则自行散座在其他各处,以避开人群。据悉,24日当天上海下雨,旅客被转移至下一层的停车场。露天广场不似室内候车大厅有椅子可坐,旅客或自带帐篷,或席地而坐,甚至就地躺卧,无人喧哗,大家忙而不乱。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一名男子在临时搭起的帐篷中休息。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一名男子在临时搭起的帐篷中休息。

进入露天广场的旅客可在“爱心物资发放点”领取免费的食物和饮用水,两名大白不断地给旅客送递,手推车不间断来回补充新的物资进来。除了面包、方便面等充饥,一些旅客携带的自热米饭在此刻显得最便捷,也符合中国人饮食习惯。因不便获得热水,一名河南兄弟只能皱着眉头干啃方便面。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大白”与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大白”与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休息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旅客。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旅客。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一名男子在干吃方便面饼。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一名男子在干吃方便面饼。

来自河南漯河的唐贯杰、唐义工父子二人身前摆放着大小各种塑料袋,有些是自己准备,有些是“爱心物资发放点”免费发放,他们计划靠这些食物应付接下来的旅程。而此前,他们通过网络抢票,幸运地抢到了5月26日G6655次郑州东前往周口东的车票,但是直到他们抵达了虹桥火车站,才发现上海到郑州的车票并未购买成功,为此,急急忙忙开始搞票。最终在警察的帮助下,抢到2张一等座票,然而不幸的是,二人身上全部的钱加在一起只有1300多元,而一等座一张票就要738.5元。一直协助他们购票的警察见状自掏腰包,补上剩下的140元缺口,这才让这父子俩度过难关,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这应该是他们在上海的最后一笔消费,等这一切做完,“我只剩下2块钱了。“唐义工说。他的父亲唐贯杰用浓重的河南漯河方言,让记者能不能去寻找并表扬这位上海好心人。“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家里催着回去收麦子,你能帮我去谢谢那位上海警察同志吗”。警察叫什么名字,他的儿子唐义工也不知,只知道“在岗亭那边”。偌大的虹桥火车站,都穿着“大白”服,人海茫茫哪里去找。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唐贯杰、唐义工俩父子在与记者交流。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唐贯杰、唐义工俩父子在与记者交流。

来自河南漯河的唐义工与记者讲述经历
四川南充人程师傅仰头张望远方,在人群中有一种特别的沉静气质,这可能源于他长期站在家乡的嘉陵江畔——长江的支流——眺望。眼下,面对上海这座城市,他有种说不出的感慨。今年2月13日他来到上海崇明打工,这是他第一次来上海。在工地上做木匠活,干了十八天,受困于疫情,就此失去了打工挣钱的机会。他说,工地上的工人去方舱建设,回来后阳性,然后整个工地停工。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程师傅望向远方。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程师傅望向远方。

来自四川南充的程师傅与记者讲述经历
十八天打工让程师傅挣了六千多元,之后两个多月的吃喝开销,加上买车票的钱花掉四、五千元,所剩不多。他说,工地有食堂,但是吃饭并不免费,发的菜也没有锅灶可做。“上海是好挣钱,但是物价也高,疫情期间什么都贵”,他苦笑道。面对这场突然而至的疫情和持续的封控,他始终不明白,上海这么大的城市怎么会“管不住病毒”。程师傅距离他购买的26号早上8:01分发往重庆北的列车还有14个小时,也许,这个问题将伴随他一路。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

天色渐暗,从西边入口的人流明显多了起来,队伍排至200多米长,临近第一道进入广场的闸口,除了要求出示车票、核酸码等信息,每一个人还必须从纸箱里取一只抗原检测试剂,以便接下来环节的复检。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向记者挥手。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候车的人向记者挥手。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候车向记者挥手。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候车向记者挥手。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排着数百米的队伍。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排着数百米的队伍。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拖着行李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拖着行李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拖着行李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拖着行李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人。

2022年5月26日,虹桥火车站前的人。

据铁路部门消息,5月25日,虹桥火车站出发客流预估达3.7万人,较24日增加2000多人。

责任编辑:吴栋

校对:栾梦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