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虚拟偶像粉丝的一场虚拟战斗,我们用数据重返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舒怡尔 王亚赛
2022-05-25 21:06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国内最红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由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联合打造。它的成员珈乐宣布“直播休眠”,是在2022年5月10日下午4点半。过了5分钟,A-SOUL超话才弹出来第一条微博,只四个字:“心脏骤停”。
A-SOUL的粉丝并不惯用微博。但这一天,微博超话里的帖子比往日多出许多。最开始,粉丝的情绪是不解,明明刚发了新的单曲,宣布了新的代言,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有人形容那一刻的感受“像踩空楼梯一样”。
逐渐地,超话中开始出现质疑的声音,晚上7点36分,博主“·营业被迫·”发布了一条微博,整理了珈乐的“中之人”在私人社交账号上的过往动态——人工智能远未发展到能成为打动人心的偶像的地步,A-SOUL的5个偶像,都是由真人(也就是“中之人”)穿着动作捕捉设备扮演的——失聪、失声、胸椎疼痛,各种职业病,超时工作,还有被领导约谈的记录。这条微博被转发了3259次。
还有传闻说A-SOUL成员在企划中地位极低,直播营收抽成只有1%,扮演顶流虚拟偶像却过着拮据的生活。据《先生制造》报道,5月10日当晚,这个以分散、“去中心化”闻名的粉丝群体,开始建立临时的QQ粉丝群,还有人数上限更高的QQ频道,来讨论如何应对危机。不满官方运营回避的态度,5月12日晚,心痛又愤怒的粉丝决定第二天在微博发起一场战斗。
这场战斗在微博上留下的遗迹,就像飞鸟在地面上的投影,并非全貌,但真实、不可篡改。借由它,我们可以还原出这场战斗的实际演进过程,哪怕只有部分。
战斗就是重复
5月13日这天,大量带着“话题”的微博出现在了A-SOUL超话中。这是微博的一个机制,如果一个“话题”下的微博数足够多、阅读量足够庞大,那么它是有机会冲上热搜的,上热搜意味着,被更多人关注到。
出现频次最高的话题多跟字节跳动有关,有“#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asoul管理层恶意泄露员工隐私#”、“#抵制字节跳动剥削员工#”、“#字节跳动压榨旗下虚拟偶像#”等。也有零散的很无厘头的话题,如“#张一鸣指使马奎尔误伤博格巴#”、“#马斯克赞中国人凌晨三点也会工作#”,暗讽工作人员凌晨三点叫珈乐起来训练。其中微博数最多的话题是“#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截至5月18日,有37791条,阅读量破亿。
  
据《先生制造》,QQ群里的宅男们,大部分都不怎么使用微博,于是“一些群里有零星的女粉丝,成为指挥男粉玩微博的主力军。有些群没有女粉,就有人把自己生活中的女性朋友请进群做外援”。5月12日,大量粉丝涌入超话,表示“之前不玩微博,准备战斗,求互关。”
“#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话题下过千转的微博,显示出了“临时抱佛脚”的成果。转发抽奖、把粉丝的诉求做成铺满九宫格的大字海报、真情实感的小作文等,都是平日内娱粉圈控诉公司时为扩大影响常用的手段。还有两条微博发布的是投票,这也是利用了平台的机制:参与者点击选项并分享投票,可以直接发布带话题的微博,而不必手动写微博并发送,可以大大提高刷话题的效率。粉丝制作的大字海报九宫格截图(来源:微博)

粉丝制作的大字海报九宫格截图(来源:微博)


但和训练有素的“数据女工”们相比,A-SOUL刷的话题下面活人更多:只发了一条带该话题的微博的人占了约一半。
 但努力的人很努力。有824人刷了50条以上,平均下来,参与话题的人,人均刷了4条。其中刷了最多条的网友叫“梦醒与君绝”,一共发了231条带话题“#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的微博。从他发送的微博我们可以发现,战斗的奥义就是重复、重复、再重复。
  
尽管如此,话题“#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依然没有冲上热搜,不知道什么原因,粉丝推测,可能是因为话题没有主持人。
中心点的出现
但“梦醒与君绝”们的努力并没有被完全辜负。
5月14日9点08分,#字节虚拟偶像女团成员宣布停播#冲上热搜。下午3点30分,A-SOUL制作委员会道歉,并公布了A-SOUL现在的四名成员的收入结构——每个月固定收入,加上奖金和B站及抖音直播总流水的10%。
当天下午5点42分,“中国新闻网”的微博账号发布了一条带话题#A-soul制作委员会致歉#的微博,该话题由此成为这次事件中影响力最大的热搜,冲到过热搜榜第一位,在榜时长有10个小时。
也就是从这条微博的转发链可以看出,因为这场战斗,A-SOUL粉丝在微博上已经形成了中心点,或者说,中心点的雏形。
  
以“中国新闻网”为起点,这条微博扩散出去。“开水族馆的生物男”和“凯雷”是微博大V,他们转发之后,引起了较多的二次转发。博主“枝江无套裤汉”在转发中对委员会提出了三点质疑:“1.请对公司有没有对中之人进行职场PUA和中之人有无因工作导致伤病进行正面回复。 2.中之人的隐私是谁泄露的,公司对此事做何处理? 3.中之人的私人账号是否还在她们手上,公司有无干扰中之人对外界正常通讯?”,被直接转发80多次。
博主“·营业被迫·”也是转发的中心点之一。她在相关话题下表现十分活跃,这次事件中,她有5条过千转的原创微博,包括投票、抽奖、小作文,可以看作微博战场的核心人物。
在《液态青年》2021年的文章中,A-SOUL的粉丝群体是以一种极为激进的反对“中心化”的姿态出现的。他们拒绝粉丝群和官方后援会,认为这是滋生“粉头”的毒瘤,甚至不惜潜入粉丝群,截图号召贴吧吧友进行“爆破”——“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文章还提到,“AU(A-SOUL粉丝的代称)只能有A-SOUL这一个中心,其他任何中心的存在都是不应当的。”
分歧
分歧一直存在。
5月11日晚,A-SOUL有一场四人直播。有粉丝在弹幕里写道“不去鸟巢了,我们回家”。成员贝拉回道:“回哪个家?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们还有去鸟巢的梦。”
粉丝便分成了“回旋派”和“战斗派”,前者退出了战斗。“战斗派”的诉求也从最开始的“结束这个企划”,变成了“提升留下来的女孩们的待遇”。
局面从5月14日委员会发布了致歉公告之后变得更为复杂,留下来的四个成员的待遇似乎不错,继续战斗的理由是什么?珈乐“中之人”的私人B站账号开放了,在评论区和粉丝互动,很活跃,有人说:“能不能允许我先投降了,看见大哥这样我好像就有点满足了……”
5月17日,运营再发公告,表明“我们问心无愧”。于是在微博的战斗便逐渐进入了尾声。5月18日,A-SOUL超话进入“战后重建”阶段,不再有粉丝因为操作频繁,被微博限流,而跑到超话呼喊“我重伤倒地,医疗兵救救我”。
超话中,有人认为,昔日的粉丝氛围已经一去不返,“只要有一个人走了,就是无休无止的内战”。这短暂的饭圈模式或许会很快被抛弃,或许会改变这个圈子。无论如何,这场战斗确实提升了“中之人”的地位,人们意识到,粉丝爱的不仅是虚拟偶像的那副二次元皮囊,还有底下“中之人”的灵魂。
回到5月10日晚上,一场突如其来的离别划过手机屏幕。人们开始絮絮诉说爱上A-SOUL的理由,她们是有人备考以来的精神支柱,也是有人最灰暗的日子里的心灵抚慰剂,“一年了回了一次家,没有休息,只有压力、压力、压力……每晚加完班看看切片(直播片段),感觉人生好像也没有那么难。”
有人在播报天气,说深圳下起了大雨。有人在饭店吃饭,点了一桌子菜没怎么动,擦眼泪用了三四盒纸巾。有人在咖啡店哭了起来,戴着口罩快要喘不过气。
一个去中心化的粉丝群体,拥抱“中心化”的起因是一群人的心碎。它或许就是如今千篇一律、人人喊打的“饭圈模式”最开始的样子。

附注:
本文使用了开源的基于深度学习实现的文本相似度计算模型,地址:https://github.com/shibing624/text2vec

责任编辑:孔家兴

校对:刘威

1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