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从香港到江苏,33岁陈婉婷:希望有一天能执教中国女足
王恒志/新华社
2022-05-25 17:39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陈婉婷。

陈婉婷。

带领男子职业球队夺得联赛冠军、率琼中女足绝境逆转冲甲成功,陈婉婷并不算长的执教生涯里,写满了“神奇”二字。
如今来到女超赛场,33岁的她带领江苏女足又送出一次惊喜——前两阶段结束,这支因多名国脚主力离队而不被看好的青年军依然排在联赛第二的位置上。
说到成绩,陈婉婷快人快语:“比自己预期高,但并没有感觉很好或者很厉害,因为我们不是强队,后面两个阶段会非常艰苦。”陈婉婷是今年春节期间决定接手江苏女足的。“一两天之内就达成了,我有计划执教女超球队,正巧江苏在找主教练,可以说一拍即合。”
雷厉风行的她春节一过就从香港来到上海,隔离后直接飞赴昆明和队伍会合,“连合同都是到了昆明才签的”。
隔离期间,陈婉婷把江苏女足这一两年的比赛都看完了,她甚至把队员们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酒店房间的墙上。
到了昆明以后,很多队员很好奇:这个新教练怎么这么快就把人认全了?陈婉婷笑着对她们说:因为每天晚上都看着你们睡觉。
江苏队曾获得联赛大满贯,是上赛季女超亚军,今年亚洲杯夺冠的那支中国女足里有多达6名江苏球员。但三名国脚级球员转会武汉,球队缺少赞助商,无力聘请外援,只能以年轻球员为主。
陈婉婷坦言接手之时有些忐忑:“作为一个新教练,确实感觉很被动,尤其是门将位置,但选择了教练这条路,就需要面对各种挑战。”
全国锦标赛第一场,陈婉婷说自己在场边“懵了”“急得要死”,因为“看不懂她们为什么这么踢”。彼时她才刚和球队会合三天。
“锦标赛一开始打得不太好,我的打法理念和杰斯林(前任主帅)区别还挺大的,一场场打下来慢慢好一些,但时间太紧张了,我们只能通过比赛去改。队伍的进步还是很大的。”
在陈婉婷看来,进步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增加大量的视频分析。“我们国内很多球员技术能力都没问题,但对比赛的阅读能力还不够。在比赛中怎么把技术能力做出来?视频分析能让她们更直观地发现自己的问题。”陈婉婷此前执教U16女足国少队。

陈婉婷此前执教U16女足国少队。

更多运用科学手段,是陈婉婷一直以来秉承的执教理念。
12年前大学毕业,学地理的她因为喜欢踢球,去了香港飞马队担任数据分析员,“那时候数据分析还比较新鲜,学到了很多一般教练不会去学的东西”,2013年她又取得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运动医学及健康科学理学硕士。
“这些对我的帮助都很大,现在足球全部都要讲科学,包括怎么恢复、怎么预防受伤,训练应该怎么安排,有没有达到我想要的强度,甚至个人有没有偷懒,数据都一目了然。”
打完全国锦标赛,依然很少有人在新赛季看好这支江苏女足。女超前七轮打完,六胜一负排名第二,网络上对于陈婉婷的鼓吹又多了起来。
陈婉婷则说球队赢在“态度”,这让人不禁想起当年米卢带领中国队打进世界杯,曾说过的那句“态度决定一切”。
陈婉婷说:“我特别为这个态度骄傲,我们球员训练比赛的态度都很好,虽然战术部署和要求还不能完全达到,但也尽力去执行,整个团队特别有活力、团结,氛围非常不错。”
陈婉婷同时还很清醒:“我们球队不是强队,但态度很好。其实很多比赛都打得非常艰难,好几场都是1:0,刚刚好赢到。我们从实力来看不是很强的队伍,所以后面会很危险,人家也会对你有很强的针对性。”
事实上,女超八到十轮,陈婉婷已经遭遇了挑战。第八轮闷平、第十轮小胜,对手都并不强,第九轮则0:6惨败于武汉。陈婉婷直言惨败自己有责任,想变阵型,但在比赛中出现了问题。
“其实打完上海,好几个主力都很累,需要轮换,所以对陕西进行了轮换,也是希望下一轮打武汉,能用最强阵容去打最强球队。但很早就崩盘了,我们的队伍还是年轻,面对这样的状况缺乏应对能力。”
不过,在陈婉婷看来,犯错并不可怕。“我成长最多的时候就是我失败最多的那段时间。我觉得现在的球员要给比较多的空间,不犯错是不会成长的,我们要做的是把犯错的机会减到最少。”
正是秉承这样的原则,陈婉婷甚至不会“没收”队员们的手机。
“我觉得关键还是要自律,你不自律,就会练得更辛苦,甚至被淘汰。当然我们也会有一些小方法,比如现在队员们放假三周,走之前都上了秤,回来时体重增加超过三斤的要罚款,一百块钱一斤,请大家喝东西。”
对队员们来说,33岁的陈婉婷似乎更像一个大姐姐,她们会劝她少吃方便面,还会给她煮东西吃,也会纠正她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或者聊一些女孩子的话题。
而对陈婉婷来说,这里又是一个全新的起点。“我当然希望有一天能执教中国女足,但我的最大梦想是可以去世界杯。”

责任编辑:腾飞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