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专访|田小洁:这个人物的戏要好,我不怕他短暂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22-05-25 20:43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田小洁,并非是被许多人记住的名字,但说出他演过的角色和戏,会让人回过神:原来都是他演的!
比如,如果看过谍战剧《黎明之前》,就能记得里面有个精瘦干练的国民党特务李伯涵,田小洁的扮演让这个角色的可怕感入木三分。十几年过去,他功力不减,在《沉默的真相》里一出场就是小人嘴脸的法医陈铭章,在《雪中悍刀行》中他是始终如一保护着小辈的魏爷爷,也是《功勋》单元剧里令人尊重的老郝。
在近日播出的《重生之门》里,田小洁饰演颇有城府的反派丁生火,有网友戏称,丁生火的可怕和能和《开端》里的锅姨组个“火锅cp”。《重生之门》丁生火角色海报

《重生之门》丁生火角色海报

有网友把丁生火和开年热剧《开端》里的“锅姨”并称为“火锅”CP,戏称是2022年的阴影

有网友把丁生火和开年热剧《开端》里的“锅姨”并称为“火锅”CP,戏称是2022年的阴影

虽然在演戏上,田小洁的表演有一如既往的水准,让人感觉举重若轻,发挥稳定,演谁像谁,但实际上,田小洁的表演之路并不容易。
他出生在一个戏剧之家,母亲是赣剧演员,他从小耳濡目染何为表演,到了青年期,他看了阿兰·德龙的电影,大为惊艳,“太帅了!”田小洁毫不讳言,刚开始单纯觉得阿兰·德龙很帅,激发了他想做演员的心,“那时候我特别喜欢他的片子,后来我在北京上学,买了他的好多片子的DVD,我特别喜欢。”
到了二十多岁,他看到一个表演班的招生简章,抱着试试的心情就去了。那个时代,演员并不是个人人想做的职业,这个表演班正是中戏老师关颖开的。田小洁在表演班里非常刻苦。因为成长过程中的经历,田小洁比较腼腆,又或许是阿兰·德龙的影响,至今说起长相,他都觉得自己不是有颜值的演员,这个话题里,说了几遍“长得不帅”。自认外在条件不行,田小洁在表演班里付出了更多努力。田小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田小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经过4个月培训,到了可以报名考中戏的时候,关颖对刻苦的田小洁尤其关心,问他有没有去考?田小洁才发现,自己错过了报名,关颖觉得错过这个学生太可惜,就帮田小洁临时补报上,第二天就得去考试。田小洁忐忑惶恐,尤其是刚进考场教室时,有个人小声说了句,“这种人还来考中戏?”一句话打碎了他好不容易建立的勇气和信心,只能硬着头皮上。
“三试内容是即兴小品,给你一个名字,演给他们看。其他人的名字都叫重逢、邂逅,这类的,有一个情境。给我这个名字是:流金岁月。我当时都傻了,特别虚。分给我的演员又是一个河北梆子剧团的,我一点想法都没有,我真的懵掉了。我进去说实话,说这个东西真的准备不了。老师说好吧,再抽一张,我就又抽了一个相对来说简单的。”
虽然经过层层筛选最后考试结果是好的,但那个过程令他永远铭记,“太可怕了”。这一年,田小洁已经29岁了。
这样进入行业内的过程,让田小洁更加知道自己的道路应该是选好适合自己的,以及做好自己该做的努力。他讲述自己对一个角色的准备,其过程之详细,行外人无法想象,也道出了为什么再小的角色,他也能演出彩。田小洁 饰 丁生火

田小洁 饰 丁生火

比如丁生火这个角色,在他的演戏生涯里,算是有挑战的,因为剧本提供给他的信息不多,田小洁就要做大量的,足够细致的思考准备,把台词融化到血液里,“把所有的环节搓成小泥”。
在十几年的工作里,田小洁演的配角远多于主角,尽管他的许多配角都浓墨重彩,但作为一个演员,应该是没有人不想在这个名利场中博得主角的地位。对这个问题,田小洁首先想到的依然是“怎么演”。“戏份多,展现人物方方面面的机会就多,演起来就轻松。说实话,我一直觉得配角特别难演,你要在有限的戏份中,把这个人物交给观众,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表演的镜头多,我可以很轻松,不用那么极致了,50场戏之内表现的人物和在300场戏表现人物难度不一样。”他觉得,演配角,反而特别有成就感,“因为在少数的戏份内让大家记住了这个人物。我觉得这个人物的戏要好,我不怕他短暂。”《重生之门》剧照,王俊凯(左)饰 庄文杰

《重生之门》剧照,王俊凯(左)饰 庄文杰

当然了,田小洁也并不否认,这是一个充满名利,充满“斗争”的行业,演了主角,容易红,也就更容易拿到喜欢的剧本角色,但他也确实一直以来心态相当稳定。
一方面,这是他的性格,“我是不愿意去争,不愿意去抢,从一开始从内心里就不愿意去争抢。”另一方面,他想得很清楚,“我没有红,我没有别人那么红,我没有别人那么多流量,是因为大家不喜欢我吗?肯定不是,这个归因就是太悲伤了,不是这样的,这不是创作应该有的心态。你觉得我戏好,你再找我拍戏,我就好好创作,你给我钱,就挺对的了。我一点都不痛苦,每个人都有欲望,但是我觉得饭是一口口吃。有时候环境不正常了,我一部戏没有,我怎么办呢?我只能自己调节。”
当然,田小洁自己的“人生哲学”——生活最重要——某种程度上也很有助于他的调节,“我一直认为我的工作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不是我的全部,我觉得我更需要生活,生活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我也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谁都缺钱,但就挣演员的钱,我就够吃够用了。”
当田小洁兴致勃勃详细说完他的创作过程后,记者忍不住感叹,“要演好戏真是累。”田小洁想了想说,“是挺累的。而且说实话,当我们的电视剧行业走上了正轨,我们的机会又越来越少了。我特别珍惜我现在的饭碗。”田小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田小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对话】
演员是要动脑子的
澎湃新闻:当初接触到丁生火角色的过程和当时看完剧本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田小洁:因为我对剧本的挑选,首先一点是要好看,这几年看的戏拍的戏都是这样的,比如《雪中悍刀行》,还有《沉默的真相》,特别好看,我看剧本可以不吃饭,另外沈严导演的《功勋》……近期我还拍了个姚晓峰导演的剧,也是写得特别好。我判断剧本的唯一标准就是我能不能废寝忘食看下去。
这个概率,说实话不太大,一个演员的话是有生命,是受到年龄限制的。他的角色会越来越少,所以我特别珍惜别人找我的戏,我觉得好我就愿意演,有的剧本不好的话,我觉得没有意义,那不要浪费时间。现在的剧本参差不齐,加上我们机会又越来越少,作为一个现在的老演员,我觉得不应该浪费自己的艺术生命。《沉默的真相》里饰演陈明章

《沉默的真相》里饰演陈明章

《雪中悍刀行》里饰演魏爷爷

《雪中悍刀行》里饰演魏爷爷

还有我能够可以演,作为一个演员来说,他的能力是有限的,我得能够去驾驭。再就是人物他是不是有戏,前面的戏还挺好的,写得比较极致,我觉得还是可以去尝试去塑造一下的。《中国式关系》里饰演罗世丰

《中国式关系》里饰演罗世丰

澎湃新闻:极致是体现在哪些方面?哪里特别吸引你?
田小洁:演员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职业,因为他可以体会不同的人生,丁生火给我带来的是一个盗贼的人生,现实当中是没法实现的,这是我特别感兴趣的一个点。带着这个点往下走,它是不是能带给我很过瘾的享受?丁生火的台词特别好,只要稍加调整,就觉很舒服。丁生火没有一场是废戏,每一场戏都让我能够铭记,从出场实施他的计划,到他碰见庄文杰,一起去拿画,后来把庄文杰关在密室里的洋洋得意……其实这个人物对我来说是有难度的,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经历,完全是靠我去空想这个人的逻辑思维和情绪表达方式,有挑战性。
除了剧本所提供的一些信息之外,还要考虑角色如何有生命力,作为演员要从丁生火的角度去思考他为什么会这样那样做,我给自己提出了可能上百个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去找庄文杰?他为什么找到了庄文杰之后要叫他一起去拿画?我给自己设立很多个为什么。因为他跟庄文杰父亲有怨恨,就要去找他的儿子,怎么找到他的儿子呢?是用什么方式找他的儿子?怎么让他的儿子相信我?表现出一副和蔼可亲的叔叔的模样还是什么别的样子?《重生之门》剧照

《重生之门》剧照

我无论演什么戏,我都会不断提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多人都说你们演员特别好挣钱,只要说说台词就可以了。其实谁都可以当演员,只要你有天赋。但是,演员是要动脑子的,当演员特别伤神。角色演出来,首先要别人相信你,如果不相信,这个角色就是失败的。
我从台词当中去总结,他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人,会细声细语狠的人,他不是表面上的凶神恶煞。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会叫。丁生火就是那条不会叫的狗,凶狠,他狠在心里。他心里的东西,要比外面所表达的要更丰富得多。我也知道是给自己增加了很多难度。
有一场戏就是庄文杰被他关在了金库里面,我慢慢蹲下来跟他说,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你的父亲害得我做了10年的牢,10年对一个人的人生来说,是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又不能表现的那种特别狰狞的感觉,我既要把他塑造成那种真正的狠心的人,又要把我心里的那种恨表达出来,我觉得这个分寸很重要。《重生之门》剧照

《重生之门》剧照

他和庄文杰这场戏我拍了三条,第一条的时候我是特别平静的。后来我说再来一条,结果等去看回放的时候,我想第一条好,也有一个情绪的表达,他也有愤怒。特别平静的人也有情绪起伏的,不能完全内敛。如果任何时候都很了冷静,那他就太可怕了,事实上他不是一个神,他不是魔鬼,他还是一个人,既然是人,就要选择揭开情绪疤痕。这就是我的心路历程。
当时我接这个戏的时候,见到了导演之后也挺紧张的,因为丁生火是第一个出场的反派。作为一个剧来说,万事开头难,你想不想把观众留下来?那第一榔头很重要,所以我很惶恐。
澎湃新闻:演了这么多年戏还惶恐?
田小洁:每一个演员无论他是多么成熟,内心都是特别敏感的,第二个,特别脆弱。有的时候我们在现场看导演叹一口气我们都好害怕,难道我演的不对吗?导演可能不会直接的给你答案,他可能会用一个行为表达他不满意。演完了以后,他们轻描淡写说挺好,其实对我们演员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我一直认为演戏这个事,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我的角色跟大家雷同,大家都能演,但是我想找到我的方式。
演戏是一个和自己较劲的过程
澎湃新闻:
现在国内悬疑剧或者说影视作品的反派,还挺内卷的……就是大家相互比谁更出色,谁更出彩,谁更极致,相互较劲,国内现在的悬疑探案剧会相互比哪个反派更出彩。丁生火让你觉得和其他反派不同的地方是哪里?
田小洁:其实我没有这样的感觉,100个人心里会有100个哈姆雷特的样子,比如说我来演丁生火的话,我特别希望他有田小洁的风格,我也知道很多反派演得很好,比如说宁理老师演的李丰田就是近年很厉害的角色,但是他那种反派我来不了,因为我没有他的形象,没有他那么极致,但是模仿是千万不能的。我只能去找挖我身上的极致,角色不一样,承载的使命也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想的更多是展现自身的风格。
它是一个和自己去较劲,去思考的过程,就跟两个人谈恋爱似的,角色有感觉我也要有感觉,你说这个感觉是什么?不知道。 而且我走戏的时候是这样,可能感觉不对,真正拍的时候我就不那么演了。《重生之门》剧照

《重生之门》剧照

澎湃新闻:会不会有一些场景是刻意去非常细致去设计和思考过的?
田小洁:没有时间,现场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
准备的时候角色轮廓是很模糊的,站在哪里说话,什么时候说话,什么姿势说话,这都是个人的处理方式,是到了现场之后,导演说你怎么走调度,我就要马上反应过来,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让你思考。这是一个把所有空隙填满内容的工作。
我觉得演员最好玩的,就是带着一些准备到现场去走即兴。我现场很少看回放,我不这样做,因为会干扰我的现场即兴发挥。有机的反应,瞬间的反应,我觉得特别好。
当然了,丁生火特别难演的地方就是我没做过贼。这是体验问题,你很难知道一个贼的心态到底是怎么样的。最后我还是觉得我要放在一个人的角度上去考虑,不去思考职业问题。因为每个人都喜欢钱,谁不喜欢钱?谁没有欲望?你也喜欢我也喜欢钱,钱是我们生活当中必不可少的,我不是有规矩的人,只能用非法的手段去取财,我不是君子。当然剧本也会提供一些信息,但那是不够的,心理的层面和人性的层面都要考虑进去,再具体到动作。田小洁在个人微博上发布的丁生火表情包

田小洁在个人微博上发布的丁生火表情包

澎湃新闻:这个角色算不算你演过的角色里难度比较大的?李伯涵难度大吗?
田小洁:难度没有陈铭章的大。陈铭章这个人物不好演,需要经过一定的处理,需要人性层次思考上的处理,大佬谁不能演,但是演小人物不是谁都可以演好。他去吃火锅,小人物的那种张牙舞爪,钱拿出来抖两下,那种德行,小人嘴脸,所有的东西你都要背在脑子里,很难演。最后有钱人倒还好演了。《黎明之前》里饰演李伯涵

《黎明之前》里饰演李伯涵

李柏涵心中只有党国,对事不对人,他抓刘新杰不就是抓“坏人”吗?在他的逻辑里是这样的。当时这个角色是林永健推荐我的。当时我超级瘦,我在剧院里演戏,有一次林永健跟我说,他手上有个特别好的剧本,是谍战戏,我当时讲,永健老师,能有《潜伏》好吗?他就把剧本发给了我,一看,真的好棒,我想我一定要上。后来我就见了导演刘江,刘江说这就对了。他是叫林永健老师找一个瘦一点的演员,其实我有一点是凭着我的瘦。
演员这个行业是没有止境的
澎湃新闻:你演过许多角色,和有名的作品,但大家未必知道你的名字,你觉得这个事情重要吗?
田小洁:大家也都知道,如果你的名声更大,当然得到的角色和剧本就会更好。这确实是实话,我们不讲那些虚的、官方的东西。是这样,我特别庆幸自己能选择这个职业,能把自己养活,特别庆幸我有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特别希望别人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是说他是李伯涵,他是陈铭章……这是我心里的想法。演艺圈是一个名利场。我希望我自己能够火吗?当然。因为只有火了才会有更好的剧,更好的导演,来满足我的成就感。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好,就是我继续努力,其他的事交给运气了。
澎湃新闻:会介意现在看到的剧本很多配角这种情况吗?
田小洁:我不介意。我一点都不介意。谁不想演主角?我的年龄虽然没有演过什么主角,原来也演过演得很少,但是我能在这个行业里面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是特别容易满足的一个人。我原来对自己的长相不是很自信,成长过程里也受到一些打击,性格里也不自信。但我现在安慰我自己虽然我不够帅,但是我有特点,谁能长我这个样子吗?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是业主》里饰演李大辉

《我是业主》里饰演李大辉

澎湃新闻:从开始学表演就很努力,以前的刻苦会觉得很苦吗?
田小洁:这个就不提了,我觉得吃苦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太理所当然了,大家都觉得演员的回报有那么大,吃点苦算什么。我不想让他们对我有这样的看法,就跟我特别讨厌别人说我们是戏子或者艺人一样,我不喜欢。“艺人”算是个什么职业? 这是对演员的不尊重,演员就是演员。
澎湃新闻:对演戏的热爱来自于哪里?
田小洁:每个人都有明星梦。我没有干这行的时候,觉得阿兰·德龙太帅了,其实最初就这么简单。干了这一行之后,我也有偶像,是李雪健老师。我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的人民艺术家。他是我的理想。
我是觉得,演戏很有趣,很好玩,我很享受这种好玩,特别是在现场的时候,当我在演那个人,真好玩。我对这行没有那么多深刻的道理可以讲,可能就是觉得好玩吧。
刚刚毕业的时候,塑造人物特别简单,不像刚说的那么细致,都是一切从简,台词说完就完了,因为什么都不知道。当是觉得演得像最好,现在是觉得让人信不信最重要。除了信之外,再让人觉得这个角色有点意思。《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饰演谢枫

《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饰演谢枫

原来我拍《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时候,在现场演完了,他们导演半开玩笑地总结:你还要回中戏继续回炉。这挺刺激人的。但是导演对我的帮助很大,说实话,但是这句话永远刻在我心里。
我还是愿意观察生活,演员的脑子特别像一个资料库,今天我想这样演,拿出来看合不合适,这就是设计。那天我听洪涛老师跟我说,其实演员创作需要设计的,但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何把设计回归到自然,变成你自己的东西,这就是表演非常有趣的地方。演员这个行业是没有止境的,没有标准,永远只是告诉你有更好的表演。
澎湃新闻:演过的所有的角色当中,让你觉得印象最深,比较难的是哪个?
田小洁:说实话我演的所有的角色都是很难的,我没有做到最好,有的时候我会在抖音里面翻到一些我演的东西。特别怪。我很少很少看自己演的戏,这个剧里头我就看了一个出场,看了以后心态会影响我的判断,影响下一次演戏的判断,之后就会犹豫了,我特别怕犹豫。
非说最费劲的,是宁瀛导演拍的一个人物传记,叫《县委书记谷文昌》,这个戏一直没有出来。因为我觉得有原型的人物最难演,因为这个人真实存在。特别是很多人见过谷文昌,就跟李雪健老师曾经演焦裕禄的时候一样,和真人一搞比,就不好演了,这制约了演员的想象。你得像那个人,举止像形态像,要求的东西太多了,所以这是最难的。
澎湃新闻:请你推荐一部电影或电视剧。
田小洁: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叫《特工》,很棒。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栾梦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