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艺人杜雪儿网购毒品背后:药贩在平台引流,买“聪明药”或涉罪
红星新闻
2022-05-25 08:46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联系境外卖家购买致幻剂毒品,福禄寿乐队成员杜雪儿获刑一年
福禄寿乐队前成员杜雪儿此前因走私毒品罪获刑一年引发社会关注。相关判决材料显示,杜雪儿了解到LSD能“提升大脑”,通过网络渠道购买该药品被抓获。
红星新闻注意到,以往媒体报道、判决材料中,也有年轻人因为面临考试、工作的压力,为“提升大脑”网购含兴奋剂成分俗称“聪明药”的药品。目前,仍有人通过知乎、豆瓣等平台的评论区引流销售包括LSD、“聪明药”在内的精神、麻醉类药物。
“实际上不存在‘聪明药’,所谓的‘聪明药’是药贩子别有用心混淆的一种概念。”北京高新医院戒毒治疗科主任徐杰表示,有的学生和刚踏入社会的职场新人为了提升学习、工作效率,往往通过各种软件搜索相关信息,认为这些“聪明药”没有副作用,服用后能提升做事效率,就去接触这类药品。实际上这种行为不仅涉嫌违法犯罪,还极可能成瘾,最后变为毒品成瘾者。
知乎有人引流售卖
2000元可买5张LSD“邮票”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据杜雪儿和相关证人证言讲述,杜雪儿曾通过国外网站了解到LSD能作用于大脑,使人产生幻觉,“类似于药物的东西,可以提升记忆力,开发大脑平时不常用的区域,还可以配合瑜伽之类的活动进行冥想。”
杜雪儿明知LSD是精神类药品,通过知乎平台添加了一个人的微信,这个人说他可以卖给杜雪儿LSD,25美金1片。2021年1月,杜雪儿为寻求精神上的刺激,在境内一般渠道无法购买到LSD的情况下,联系境外卖家购买毒品LSD邮寄入境,随后被警方查获。
经称量、鉴定,上述邮票状LSD净重0.13克,检出麦角二乙胺。麦角二乙胺(LSD)是致幻剂的代表药物之一,在我国已被列入精神类药品管制目录,属于第一类精神药品被严格控制。
媒体报道杜雪儿因走私毒品罪获刑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随后表示,依据行业自律规范启动了行业道德自律评议程序,对杜雪儿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严厉申斥,并要求协会会员单位对杜雪儿进行从业抵制。
4月26日,知乎发布社区公告称,已注意到相关司法判决披露,有涉毒艺人通过知乎平台寻找毒品贩卖信息的情况。根据司法判决显示,该涉毒艺人通过私下与境外卖家联系,走私贩卖LSD致幻类毒品。知乎平台在第一时间对全站涉LSD的内容展开清查。清查结果显示,站内涉LSD的内容为科普内容,部分用户在科普之外,从第三方平台进行私域引流,于线下开展违法违规的交易活动。
知乎社区公告发出后,红星新闻记者在知乎平台,仍发现了有人在相关评论区引流,售卖LSD。
记者在知乎平台以“致幻剂”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在一篇文章评论区发现,一名知乎用户留言“出”。这位用户的主页空白,没有特别的内容。知乎网友表示有大麻和LSD出售。     本文图片 红星新闻

知乎网友表示有大麻和LSD出售。     本文图片 红星新闻

随后,记者私信这位知乎用户小李,询问是否有致幻剂出售,小李回复有LSD出售,小李表示2000元可以买到5张220ug的LSD“邮票”,还提到使用方法并称所卖药品没有成瘾性。小李称,使用LSD最少要隔5天再使用,这样“不会有一点不好的感觉”“没有害处只有好处”。事实上,LSD在世界各国都普遍被认为是一种危害甚大并严厉查禁的毒品。
红星新闻加小李微信进一步询问,小李的朋友圈显示,他不只卖LSD,还卖大麻、致幻蘑菇等违禁物品。小李表示,支付方式可以选择支付宝或者微信,货物都是进口的,他会以发顺丰快递的方式送到买家手中。晚上8点前下单都可以当天发出,他告诉买家不用担心。
潜伏在各社交平台
知乎、豆瓣、闲鱼等均有药贩子出没

根据《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规定,国家对麻醉药品药用原植物以及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实行管制。除本条例另有规定的外,任何单位、个人不得进行麻醉药品药用原植物的种植以及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实验研究、生产、经营、使用、储存、运输等活动。
上述条例还规定,精神药品分为第一类精神药品和第二类精神药品;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不得零售。禁止使用现金进行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交易,但是个人合法购买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除外。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药贩子潜伏在知乎、豆瓣等网络社交平台,非法兜售的精神类药物除了LSD,还有“聪明药”。
北京高新医院戒毒治疗科科主任徐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据他了解,接触“聪明药”的群体多为年轻人。一些人由于考试和初入职场的压力,为提升学习、工作的效率,往往通过各种搜索软件了解相关信息,认为这些“聪明药”没有副作用,服用后能提升做事效率,就去接触这类药品。
“我认为实际上不存在‘聪明药’,所谓的‘聪明药’是药贩子别有用心混淆的一个概念。‘聪明药’并没有官方的界定范围和标准,市场所流通的‘聪明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苯丙胺类的药物,比如说阿达拉、摇头丸、麻古等,这一类是我们俗称的毒品;另一类是非苯丙胺类的,比如利他林、阿莫达非尼等。”徐杰提到,“聪明药”属于精神活性物质,它能够影响人类的情绪、行为,能改变人的意识形态,并有导致依赖的作用。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以“专注达”为关键词在知乎进行搜索,发现一位知乎用户在评论区留言“我有”等字样,此用户的个人主页是以推销减肥药为主。记者以学习压力大,想寻找提升专注力的药物为由,与该用户私信并添加微信。
该用户回复称,除了有比医院价格更高的国家标准生产的“盐酸哌甲酯缓释片”之外,还有自己生产的外表类似糖果的利他林药丸,并附上相关价格。该用户用言语透露其疑为医院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购买不需要处方,服用对身体影响不大,“只是停药的时候有点头疼”,其甚至称,可以免费邮寄10粒自产药丸试用。
在豆瓣小组里,也能寻找到网友兜售精神类药品的现象,红星新闻记者以“ltl”(利他林)为关键词搜索,最新的讨论多是出让该药物的帖子,卖家的主页里会有微信或者QQ的联系方式。网友发出自制的利他林药丸照片。

网友发出自制的利他林药丸照片。

小鱼是一名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患者,2021年他曾将自己接触到精神类药物非法贩卖的“地下世界”整理成文章发布到网上,希望能遏制药物滥用的现象。最初,小鱼在豆瓣ADHD小组看到,有人发帖带有“出剩下的药”“卖药”等字样,但都不会说明药价,等他人私聊。小鱼私聊这些药贩子了解到,利他林价格普遍600元以上,国内唯一合法的ADHD用药专注达大部分以原价或者加价出售。在知乎上,小鱼发现搜索ADHD、聪明药相关提问的评论区能看到要求私聊交易的评论。小鱼通过知乎评论区私聊过一个卖专注达的人。此外,小鱼在微信、QQ、以及外网等渠道也遇到过贩卖精神类药物的药贩子。
媒体以往披露过一起扬州大四学生黄某贩卖“聪明药”的案件。黄某因复习迎考,通过搜索得知莫达非尼是能使人“聪明”的药品,还通过网络,低价向一名印度药品走私人员处购买“莫达非尼”;药品到手后,再通过手机微信、知乎论坛等网络媒介结识“下家”,加价销售,牟取高额利润。扬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最终将这一利用网络和快递物流非法买卖管制药品的案件破获。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公布的判决书中,有5起案子与网友在知乎等平台上购买、销售精神类药品有关。其中有1起案件贩卖者被判贩卖毒品罪,另外4起案件被告被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
其中,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2000年3月出生的刘某通过QQ联系上举报人,并在闲鱼平台上进行交易,刘某货源“上家”,则是在知乎上以其售卖价格的三分之一从“上上家”处购买。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药贩子刘某的药品源头来自知乎上一卖家,刘某在贩卖前明知买家系吸毒者,购买的目的系缓解毒瘾,仍旧售卖成分含有利他林的药品给买家,法院最终判处刘某犯贩卖毒品罪。
网购者多人被骗
“聪明药”并没达到预期效果

小拳是一位硕士研究生,此前考研期间他想提升学习注意力,听说有“聪明药”,便通过国外网站订购了印度版的择思达。红星新闻记者浏览该网站搜索择思达,售价为65美元一盒。
谈及使用这类药物的感受,小拳认为药物并没有效果,并坦言:“这药费并不值,还不如交个朋友,花钱给他点奶茶监督自己学习,来得实惠。”
小刚是一名注意力缺陷障碍患者,他此前也曾通过网络渠道自行购买过利他林、阿莫达非尼等精神类药物。在他的感受里,这些药物还是很难真正治愈自己的疾病。小茜因考证压力网购“聪明药”被骗。

小茜因考证压力网购“聪明药”被骗。

小茜去年也曾在知乎上尝试过购买利他林等药物,当时她为了考证便在知乎平台上搜索到了“聪明药”的相关信息,见到有人留言称“有货”,便联系该用户购买,两人交谈一番后达成交易意向,结果小茜付款后,只收到了卖家提供了快递单号的信息,却迟迟没有收到货物,过了几天小茜联系该卖家没有收到回复,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王标律师曾代理一起案件,当事人作为患者网购安眠药,发现倒卖药品有利可图,将维生素和安眠药真假混搭销售,最终被法院以贩卖假药罪判刑6个月。
“首先,购买渠道不一定合法,其次,药品的真实性也无法保证。”谈及网购精神类药品的风险时,北京高新医院戒毒治疗科主任徐杰提到,利他林、专注达等是治疗注意力缺陷综合症(俗称儿童多动症)的药物,如果以治病为目的遵医嘱服药是可以的。“这些孩子上课时注意力难以集中,成绩就容易下降,如果他们服用了利他林之后,注意力集中了,成绩就能提升。对于没有这种症状的人,能提高智力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如果吃了利他林,短期内也许会提升,它只能提升注意力,不是智力。但是时间长了产生耐受性了,就会增加剂量,剂量加大就会出现药物副作用。”他表示,若有人以非医疗目的使用利他林等药物,后果是不可控的,还可能因此上瘾。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与上述贩卖违禁物品的网友交谈后,部分账号被知乎平台禁言7天或长期禁言。同时,记者也已将这些涉嫌售卖违禁物品的账号一一举报。
律师说法:
购买并贩卖此类药品
可能被追究走私贩卖毒品罪

“单纯从《刑法》条文定义上,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可以成为毒品。因此贩卖这类药物,代购或者走私,包括在网上贩卖精神药品,极可能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的罪名。”王标律师表示。
徐杰也称,毒品的概念本身是我国的一种习惯讲法,英文单词中没有“毒品”这个词。国际上一般称之为麻醉药品、精神类药品滥用,如果是法律禁止的非医疗性使用的精神活性物质就能称之为毒品。
徐杰还提到买卖“聪明药”的风险,“非医疗目的使用精神类药品或麻醉类药品的人,极有可能被判定为是吸食毒品,因为这些药物容易成瘾,依据我国行政法规就需要接受治安处罚。卖家以非医疗的目的将这类药物卖给非特定的患者,有很大可能是贩卖毒品。”
王标律师提到,现实中已经有非常多因为从国外购买并且贩卖海外版的利达林,被追究走私、贩卖毒品罪等刑事责任的类似案例。最高法院印发的《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针对贩卖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违法行为的认定,做了更为细致的解释,即如果精麻药品不是流向贩卖毒品或者是吸毒人员的渠道,不应作毒品犯罪处理。行为人出于医疗目的,违反有关药品管理的国家规定,非法贩卖的,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论处。
王标律师还分析,判定为非法经营罪的前提是,排除嫌疑人贩卖的精麻药品流向吸毒人员或者贩毒人员等渠道。如果精麻药品流入吸毒人员或者贩毒人员的手中,就会以毒品犯罪论处。另外,依法从事生产、运输、管理、使用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精神药品的单位和个人,明知他人是吸毒者,而向其提供,构成非法提供麻醉药品、精神药品罪。
王标律师认为,购买使用精麻药品的用途是否具有合法性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嫌疑人有证据证明他是有合法用途的,例如抑郁症患者、多动症患者用于治疗疾病,那么这位嫌疑人应当作无罪处理。
(文中姓名除王标、徐杰之外,皆为化名)
(原标题:《艺人杜雪儿网购毒品背后:药贩子通过平台引流售卖,买“聪明药”或涉嫌犯罪》)

责任编辑:汤宇兵   图片编辑:张同泽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