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考证乱象调查:考证机构场下“忽悠”,吹嘘夸大狂割“韭菜”
赵丽/法治日报
2022-05-24 07:04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花了400多元,经过11天的网络培训和考试后,广西某高校新闻传播专业学生张晓玲取得了一份“商业视觉传达中级证书”。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证书并不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里。
2017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明确对职业资格实行目录清单式管理;此后更新的2021年版《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包含72项职业资格,其中专业技术人员59项,技能人员13项。目录内72项职业资格均明确了实施部门或单位,除此之外,任何机构或者单位不得再自行设置实施职业资格。
“花了大量时间精力,最后到手一张‘山寨’证书。”张晓玲很是懊恼。
随着就业形势日渐严峻,证书颇受求职者青睐。似乎只要拥有多个证书,就能为求职者添上一只无形的“金手指”,让其求职道路更加平坦。一些运营商和培训机构抓住商机,以“病毒营销”的方式吸引众多求职者加入“考证大军”。
“人才缺口40万、学历不高也能考”“官方认证,月入过万”“1元报名训练营、不限学历、考过即发证书”……各种名目繁多的技能证书报考广告令人眼花缭乱。然而,这些证书真的是“国家认证”吗?求职者花了大量金钱和精力获得的证书真的物有所值吗?
为给求职增添砝码,耗费精力盲目考证
张晓玲还有两年大学毕业,为了给自己未来求职时增加一些砝码,她决定多考几个证。
一个宣称“培养高级商业视觉传达人才”的训练营广告吸引了张晓玲的注意,尤其是那句“11天免学费培训、考过即可申请技能认证证书”的广告词。考虑到既能免费拿证又能学习技能,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训练营以线上网课的方式进行,参加完11天课程后,张晓玲被告知可以花50元办理结业证书。而如果想要获取技能证书,则需重新交纳400多元费用申请考试才能办理。
“不能让11天的时间精力白白浪费了。”她心想,于是交了400多元,拿到了这张“商业视觉传达中级证书”。
然而拿到证书后,她查询发现,该证书不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里,只能在训练营指定的培训分会网站上查到,并且她在首次查询证书时查到的竟然是别人的证书信息。
与张晓玲持同样心态的人并不少。山东某大学金融专业研究生阳澄澄也曾是“考证大军”中的一员。
早在2016年,刚入学的阳澄澄就被朋友“忽悠”带去大学城附近某教育机构“旁听”。在这场旁听会上,宣讲老师慷慨激昂地向在场学生灌输“多一个证书就多一条出路”的观点。宣讲会结束后,阳澄澄当场就花1000多元报名“会计从业资格+计算机等级证书全能保过班”。而2017年,会计从业资格证考试被取消。
如今回想自己花重金报考的多项证书是否为求职增光添彩时,阳澄澄说:“用人单位更看重个人实践能力和技能水平,实际面试时根本没人关注求职者拥有多少证书。”
对于当时自己为何盲目考证,阳澄澄反思道:“主要还是对未来发展感到迷茫,所以才会疯狂考证,希望能给未来增添一份筹码。并且目前就业形势严峻,我在潜意识中觉得只要拥有某项证书就是拥有某项能力的有力证明。”
考证机构场下“忽悠”,吹嘘夸大狂割“韭菜”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考证大军”,无形中催化了考证机构的发展。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考证机构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随意开展培训报考和发证等业务。
打开各类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以“考证”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记者看到了琳琅满目的考证广告。这些广告多数都在吹嘘得到证书后的就业前景,承诺证书“可挂靠”“有补贴”“行业人才缺口很大”等。
记者点开某文化公司的“心理咨询师训练营”课程,点击报名链接后,机构老师简单询问记者的学历和专业后便开始推销课程:“该证是全国统一认可、含金量高。现在招收的是针对备考周期特制班型,签订学习保障协议,考试不过免费重修。”
紧接着,对方又称免费提供资料,并持续给记者发送有关证书的就业前景、薪资待遇、含金量和用途介绍等信息。
见记者有些心动,对方随即推荐了一款名为《心理咨询师名师护航班培训》的课程,称原价5980元,现享受3300元成人助学金,减免后最终价格是2680元。未等记者回复,对方再次承诺,若没有通过考试,可以选择免费重修,直到考试通过为止。
另外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则告诉记者,买心理咨询师课程,可以附赠家庭教育指导师课程,通过率95%以上。
“考前,我们会有一些真题、押题发给您。我们可以给学员推荐就业,像工作半年的,每个小时可以达到200元左右,工作一年以上的,每个小时可以达到500元以上。”上述负责人说。
当记者询问“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的颁发机构是哪里时,对方避而不答。
上述负责人还向记者推荐了公共营养师、健康管理师等证书,称这些证书无法通过个人方式报考,只能通过机构。这意味着,如果记者想要获得其中一张证书,需花费近3000元。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考证机构在宣传时采取的营销套路是:先通过网页推送和宣讲广告承诺提供免费或价格较低的培训,再由机构统一安排考试,最后收取费用考证。而从报名到考试领证,这一系列流程中的不少“可操作”空间为损害考证人员利益埋下了隐患。
江苏某技校学生王娟今年年初花1200元通过某教育机构报名“保育员证书”的考试培训。结果,到手的证书让王娟大跌眼镜:“这个在线学习证书,去幼儿园和托儿班求职时,都不被认可,招聘方只认可国家职业技能证书。而且也不像考证机构当初宣传的那样,能够领取补贴。”
经过多方求证,王娟才发现,她取得的证书是由某协会颁发的“山寨”资格证。
还有考证者报考了最近较火的“全媒体运营师证书”。前期接洽时,机构向学员承诺证书由国家广电总局颁发,考试由机构统一安排。可有考证的学生告诉记者,最终到手的并非印着全媒体运营师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而是一本蓝色的专项职业能力证书,并不权威。
在这条利益链中,还有一些隐匿在背后的专业造假机构——印刷店。
记者在电商平台搜索发现,一些“个性化定制”印刷店可以承接证书制作业务,不过只能通过第三方平台联系。
记者以制作“教师资格证”为由咨询某快印店,对方称制作过不少“教师资格证”,若要做其他证书,只需提供样本,保证“高仿九成”,价格为240元一份。此外,该店还承接批量制作业务,价格更低。
建立市场淘汰机制,规范人才评价秩序
目前,国家认可的职业资格证书分为两种:准入类与职业技能评价类。准入类证书针对特殊行业,要求从业人员必须持证上岗;职业评价类证书则可以证明从业人员的职业能力水平。
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火爆网络的许多证书,并不属于以上两种类型、国家认证的权威证书。考取了这些证书的人,也没有因此获得从业资格或遭遇没有证书就无法从业的限制。
为了规范人才评价市场秩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今年3月印发通知,对面向社会开展的技术技能类培训评价发证活动进行专项治理。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通报,已关停两个发放“山寨”证书、谋取不法利益的“山寨”网站。
其中一个冒用“中国人事考试网”网站名称和单位标识,其网址及页面内容与人事考试中心官方网站网址高度相似,存在故意混淆概念、误导社会的行为。该假冒网站借助人事考试中心名义发布虚假信息、收集考生个人信息、涉嫌非法销售伪造认定职业资格证书,涉嫌欺骗欺诈考生等违法违规行为。
另一个假冒网站为“国家专业技术人才网”,该网站违规使用国徽标识,在网页左上角标注“工信部已备案”“官方认证”等欺骗性字样。该网站“中心概况”栏目抄袭人事考试中心主要职责和内设机构有关信息,“证书查询”栏目涉嫌非法伪造认定资格证书、收集考生个人信息。
“整治‘山寨’证书,除主管部门严管严抓外,长远来看,还需要充分发挥市场淘汰机制的作用。职业证书是一种技能评价,国家要把入门的标准建立起来;企业也要建立一些社会标准,让市场去淘汰那些假证。”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研究员丁大建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则从考证者的角度提出建议,要摆脱“证书崇拜”,首先要对准入类职业资格与社会化的职业技能考试有清晰认识;其次要转变对学历、证书与能力的认识。(文中张晓玲、阳澄澄、王娟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伍智超   图片编辑:金洁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