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新闻周刊丨疫情多点散发,政策如何真正成为企业“及时雨”?
央视新闻
2022-05-22 06:51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奥密克戎变异株在2021年年底袭击全球,2022年一开始,从天津到吉林再到深圳、广州、上海,经济一次又一次遭受疫情深度冲击,在这样的背景下,经济很难独立前行。本周一,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工业、服务业、消费进出口等,一些主要经济指标四月份都出现了下滑,尤其是消费同比下降了11.1%。在这些数字之下,政府、企业都在出政策、想办法,效果又如何?我们将怎样走出这种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冲击?截至本周五,是北京全市受疫情影响而暂停餐饮堂食服务的第20天。就在下午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表示,全市继续执行暂停堂食的社会面防控措施。除了外卖,为了维持经营,越来越多的餐厅在店门口街边摆起了摊儿。
对一些自负盈亏的小微餐饮经营者来说,受疫情持续影响,少了稳定的堂食支撑,即便外卖订单量有所增加,也显得捉襟见肘。店里节水、节电,能省则省。厨师把拿手菜带到路边,让食客打包带走。还有的,则转变销售策略,西式餐厅,卖起了中式炸果子。康嫱主理的餐厅位于成都市,花园主题,设计新颖,使得店里成为一处打卡地。在经历此前散发疫情,餐厅周围的几处街道、小区接连临时封控,以至于餐厅濒临关停。和大多数经营者一样,她也开设外卖、开通社群营销,加之成都出台了减免房租、补贴发放等政策帮助过难关。经历过14天静态管理的江西上饶,本周二,逐步恢复了餐饮堂食服务。几天来,到店用餐的食客数量还在逐渐恢复。餐饮经营者将直播教做菜的引客方式保留下来,希望能持续提升食客对餐厅的好感,也能把预制菜品,派送到有需要的食客手中。上饶市云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运营总监 李清华:本身在餐饮的概念里面,我们餐饮是希望大家都能够进行堂食体验的,但因为确实受到疫情影响,也能够满足食客的需求,我们就提供了两个方面配送,第一个配送就是新鲜的食材,第二就是针对客人的需求,我们会展开相应半成品的配送。
长时间疫情的多点散发,致使餐饮服务业受到不小冲击。事实上,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制定《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对餐饮、零售等特殊困难行业给予重点倾斜帮扶。央行表示,大规模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从4月1日起正式实施以来,截至5月15日,全国各级国库办理超过9000亿元,资金直达相关企业账户。退税红利能够直给小微企业。国家税务总局江西省税务局货物和劳务税处副处长 退税减税办留抵退税组副组长 刘建宏:因为对(人流)聚集的限制,影响了酒店餐饮行业的经营收入,留抵退税政策恰恰是针对这些经营面临困难,短期没有收入,只有购进的这部分企业,相当于给企业一笔无息贷款,具体到餐饮酒店行业,一种情况是根据工信部中小微企业标准,化形为微型企业、小型企业的酒店餐饮企业,可以按照今年14号公告享受退税。
事实上,餐饮小店是畅通国内大循环的微循环基础。在疫情反复影响下,餐饮经营者除了自身想方设法挽回损失外,各项帮扶政策也要能让经营者,有所期待。
在四月份的经济数据中,关注工业数据的人们看到:四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2.9%,两年来首度出现了负增长。这其中,降幅最明显的是汽车制造业,同比下降30%多。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吉林和上海,偏偏都是汽车制造和供应链的关键所在,现在已经是五月下旬的开始,工业生产是否已在触底反弹之中?本周四,在江西南昌的这家轻型商用车生产企业,组装生产线的作业平稳进行,企业正逐渐走出原材料紧张的阶段。此前的两个月里,企业的负压救护车等订单快速增长,但受疫情影响,产业链上游的零部件企业难以正常发货,如何保障供应链,成了摆在企业和当地工信部门面前的难题。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执行副总裁 金文辉:我们也从江浙沪区域把外地供应商的零部件的库存快速准备,拉到南昌来。由于疫情的多点散发,需要更多的是相关区域的政府部门对车辆的放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江西省工信厅专门为江铃组织一个专班来协调我们物料的保供。
汽车产业链一环扣一环,一个企业无法复工,就可能导致整个产业链的瘫痪。最严重的时期,这家企业的500多家一级和二级供应商无法供货。为此,江西当地工信部门共发出300多封函件,协调130多家供应商和物流企业尽快复工。
时间到了4月中旬,上海公布第一批重点企业复工“白名单”,江铃汽车的多家零部件供应商位列其中。但是这些企业的原材料供应商位于吉林等地,在当时的物流状况下,很难找到往返的货车。江铃汽车决定自建车队,帮助上海的企业解决物流难题。本周四,拉着零部件的大货车从上海而来抵达南昌,随着近期物流状况恢复,司机们已不必再辗转去往吉林等地,企业的保供状况明显好转。
复工复产,涉及的问题千头万绪,许多问题细碎而紧迫,考验着相关职能部门的耐心和担当。前不久,江苏苏州的一家外资企业,就因为疫情,核心设备运不进厂房,企业无法投产。这套设备共有四台,总价超过4000万元,早在三月底就已经从德国运到了江苏苏州。但当时疫情防控形势严峻,专业装卸工人被封控在小区,再加上物流不畅,设备滞留在了港口。封控在小区的装卸工,如何才能进入工厂?这样的问题困扰了企业将近一个月,终于在当地招商部门的协调下,找到了解决方案。太仓市高新区招商局副局长 段月强:你不能说有可能发生的风险,因为这个原因而把整个迫切的事情耽误掉。这个风险是处于一定的可控空间之内,所以我们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做到最大的一个灵活性。
4月28日,三名装卸工人身着防护服走出小区,进入工厂,在与其他工人零接触的情况下完成了装卸作业。疫情之下,企业经营不易,相关各部门应该努力为企业分忧,减少堵点,增加支点,减少障碍,增加信心,为企业纾困解难,与企业共克时艰。
保经济,其中一个重要的目标是要保民生,而在民生当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就业。政策不停地在出,方法不停地在想,这其中,在湖北有一个特别的方舱医院,里边住的是因疫情经济困难的企业,它将得到怎样的治疗呢?火神山、雷神山,可能许多人对于方舱医院的印象,最早都来自这两座“战时”抗疫医院。现在它已经成为各地应对疫情的“标配”之一。在它的兴起地湖北,还有一种特殊的“方舱医院”,接待的是一家家因为疫情陷入经营困难,急需帮扶的中小微企业。在这里,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联合省内各家金融机构,充当“医生”的角色。防疫、运输、财税、金融等多部门共同“会诊”,针对性地给出“一揽子”帮扶计划。宜昌市地方金融工作局金融服务科科长 刘明兴:企业是否符合入舱,应该说(要看)它是在疫情之前,或者在整个经营过程中相对是比较健康,没有这种严重的基础性疾病,而且通过我们这种短期的临时纾困政策,能够很快实现正常运营,企业现金流基本恢复正常,订单稳定,能保持正常持续的这种经营能力,我们就可以安排他康复出舱。
位于宜昌的太升包装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进入“金融服务方舱”的企业。该公司主要生产纸箱,供给农夫山泉、蒙牛、恒安等大客户。疫情发生以来,它们上游的原纸供应商产能降低,成本从2500元一吨上涨到4000元一吨;但由于同类产品竞争激烈,下游客户方售价一直提不上来,公司的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
企业的董事长万辛,曾在海外留学,回国后一直在上海做投行工作。四年前,他回到宜昌,接手家族企业。为了改变公司被上下游夹在中间,利润微薄的困境,他一直想从改善工艺,提高生产效率上寻求突破。去年底,经多次调研,他们决定斥资1700万上马一条全自动化生产线。据测算,使用这台设备后,以前可能需要5个小时生产的一批纸箱,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能完成,效率提高了3倍,而且浪费的原料更少。但这项投资是长期项目,四五年后才能看到回报。3月开始的这次疫情让万辛的资金链断裂,他的计划被打乱了。
一旦无法及时购进原材料,订单不能按期交付,万辛将有丢掉客户的风险,盈利更成了奢望。他向宜昌市金融局申请,入住“企业金融服务方舱”。入舱后,金融局协助发改委、经信局、银行等部门来到公司多方会诊,拿出了“药方”:发改委负责保障企业原材料、产品运输畅通;针对去年底投入1700万,经信部门提前拨付100万元技改奖励资金;邮储银行作为主办银行,提供了360万的纯信用贷款,并对原有贷款延期,新贷款减免利息,帮他复活现金流。邮储银行宜昌市分行副行长 王怀兵:这两年很多企业受疫情影响之后,经营发生了困难,有很多企业没有抵押物可以在银行获得贷款。我们目前对这些企业增加了信用贷款的投放,利用大数据获取很多客户发票、税务的信息。根据缴纳税收的额度,测算贷款的额度之后,直接可以为他提供信用类的贷款。
“急病还需紧急治”。经过系统性的“治疗”,本月初,太升公司的生产已经恢复,订单能够按时交付,符合标准,成功出舱。同一批次的还有宜昌市的另外21家企业。在我国,类似太升公司这样的中小微企业创造了近90%的就业岗位,而收入稳定无疑是提振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今年以来,国家密集推出许多助企纾困政策,如何让这些政策更快、更加准确地落在一线主体上,成为真正的“及时雨”?很显然,这是眼下各地政府部门面对的,最考验诚意的一道题目。
在困难的情况下,信心是黄金这一点,人们很容易达成共识,但信心不可能只靠口号,更要靠政策。而且在常规的政策之后,还要有新的增量政策,让大小企业先活下来,然后再活得更好一些。我们不仅要做好疫情动态清零之后有很长一段平静时光的准备,更要准备此地疫情清零,其他地方有可能疫情再起这样的一种挑战。面对最坏的情况,也要有政策储备,向更好的方向去走,人们才会更有信心。

责任编辑:伍智超   图片编辑:金洁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