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三十周年:考级仍是衡量标准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10-11 11:12  来源:澎湃新闻

成立于1987年的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走过了三十年时间。
10月10日,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在上海大剧院度过了三十岁生日,霍洛维茨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首奖获得者劳睿斯、巴西钢琴家阿纳尔多·科恩、纽约大学钢琴系主任埃杜瓦杜斯·哈灵,都用琴声表达了对委员会的祝福。
巴西著名钢琴家、美国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教授阿纳尔多·科恩在音乐会上演奏。
1987年,活跃在国内钢琴教学一线的前辈们——前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吴乐懿、前上海音乐家协会副秘书长陈庆峰等,发起成立了由上音、上音附中附小教师为主的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学会,有目的、有针对性地为上海钢琴事业发展做指导。
这些年来,钢琴专业委员会先后建立了上海聂耳钢琴学校,组织了“上海国际钢琴大师艺术周”“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网络钢琴大赛”“上海钢琴公开赛”等一系列国内外钢琴活动,但若要说社会影响力,“钢琴考级”毫无疑问排在第一位。
1988年,钢琴专业委员会在上海发起组织了社会钢琴考级活动,自此成就了国内最早的钢琴考级品牌,从这里走出的音乐人才不计其数。
霍洛维兹最后一位弟子、著名美国钢琴家埃杜瓦杜斯·哈灵在音乐会上演奏。
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主任唐哲介绍,国内习琴者现在约有4500万,每年在上海音乐家协会报名钢琴考级的人稳定在1.7万-2万左右,辐射范围遍及长三角,有近三十个国籍的考生报名参加。
虽然报名钢琴考级的人在不断增加,但人们对考级过于功利的质疑也不绝于耳,唐哲认为,不少人对考级存在误解,“考级本身没错,是要你循序渐进地规范学习。”
“上海音乐家协会的钢琴考级每年都会换一套新曲,每年4月底5月初给新谱,你在8月考,意味着你最多只有三个半月的准备时间,这些曲子对老师来说也是新的,能客观检验你和老师的真实水平。”唐哲说,考生用三个月时间学习新曲,通过考试来检验自己,老师也通过考级来检验自己的教学水平,是一举多得的事。
“急功近利是一个社会现象,人们本身急功近利,才影响到大家对考级的看法。”唐哲说,现如今考级已经不再有考学“加分”的优势,但现阶段的中国钢琴教育,仍需要考级作为衡量标准,“如果没有钢琴考级,中国的钢琴教育会混战一团。老师说自己好没用,但通过考级,他的水平能相对客观地呈现出来。”
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主任唐哲、获得钢琴专业委员会杰出贡献奖的李民强、吴迎、陈庆峰(丁志英代领) 、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周挺。
近年来,除了常规的1-10级考级,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还新增了“即兴伴奏考试”“演奏级考试”,已经工作的音乐爱好者可以继续参考,委员会也会为其设计更富音乐性的考级作品。
纪念仪式上,中外专家和演奏人员合影。
2015年,钢琴专业委员会还发起了“网络考级”——全国各地考生都能报名参加,在规定时间里,考生演完曲目并发送演出视频,由专业评委评审,最后出来的证书和现场考级一样——这在世界范围的钢琴考级里尚属首创,选择网络考级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上音附中学生劳睿斯在音乐会上演奏。
2018年,上海音乐家协会钢琴专业委员会创办的钢琴考级也将迎来三十周年,为此,钢琴专业委员会特地从往年的考级曲谱里精选出三十首,做了一本纪念版钢琴谱。明年,钢琴专业委员会将考虑在考级曲谱里植入中国概念。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梁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