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人工智能兴起,企业管理者如何面对数字化变革

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2017-10-10 13:59  来源:澎湃新闻

2016年,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战胜了世界顶级围棋手李世石;数月后,化名“Master”的AlphaGo又在线上取得60连胜中日韩的围棋“国手”们。这个现象级事件在大众间引起了巨大而广泛的探讨, AlphaGo的表现更引发了一批人工智能将会“替代”人的言论。
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互联网深度结合的当下,最大的影响将体现在哪里?如何寻找科技与产业融合过程中的机遇?
10月8日,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副院长,大数据与商业创新实验室主任王延峰携新书《无界:智能革命与业态创新》在上海书城与读者见面,在现场为听众解读在这个由资本和科技主导的时代,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信息技术如何变革传统行业,带领大家找寻隐藏在边界之中的机遇。
新书发布会
“全球都处于拥抱数字化带来的福利之中”
“它带来的最大影响将主要体现在产业发展方式和模式的改变上。进入智能时代,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将有所改变,这些先进技术将推动产业融合与变革,实现技术与商业的比翼双飞。机器的智能化应用不断深入,产生了很多新的业务、新的领域,”王延峰通过他的视角深入观察和探究产业发展的规律,总结了他对这个时代的技术发展与产业变革的思考。
王延峰介绍,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更多的是以能源动力的革命为表征,由能源动力在某个领域的突破,带动某一产业的兴起,从而实现国家的经济繁荣。“这一规律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技术出现之前,颠扑不破。而当人类社会进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信息时代,作为供给方的产业和需求方被同时作用,经济发展呈现出了新气象:西方主流国家仍然在走通过技术进步推动行业发展的套路;而在中国,则涌现了一大批互联网相关的商业应用创新业态,这些商业创新反过来倒逼基础技术、底层设施的变革与创新。在我看来,这是建立在几亿互联网用户群的需求红利基础上的、独具中国特色的、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发展之路。”
“到2020年,可能将有500亿个物与物、物与人相连。”王延峰在新书发布会上说到,“互联网所带来的新产业革命是对以往传统的突破。在早期的经济变革中,往往发生在能源或者材料等单个领域,而这些突破一般在某一个工业产业最先发生,如实用型蒸汽机最早应用在纺织业。然而,互联网领域发生的新技术革命不仅同时在材料和能源上均有重大突破,还将新技术的应用范围扩展到整个社会。”
纵然数字化发展浪潮给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对于不同的国家所造成的影响目前看来不尽相同。这与不同国家原来信息化的基础(比如网络普及)以及消费者的总体水平(比如可支配收入、受教育程度等)有关。
王延峰的观察是:全球都处于拥抱数字化带来的福利之中。比如,信息技术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创新,不仅导致采纳信息技术的部门的生产率提高,还带来了数字产品与服务的全新市场的创造;然而相比于西方国家,我国更可以利用这一后发机遇实现技术和产业跨越。同时,还需要借鉴西方已有的发展经验,诸如掌握标准制定权、保护消费者隐私、降低新技术采纳风险、创造更好的信息透明性,从而提升投资决策和整个经济体内部的资产配置效率等,实现此轮经济转型的成功。
总体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与此同时,创新变得越发频繁和激烈,不可预见性更强。许多产业可能会或早或晚地进入破坏性创造的时期,企业和工人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这既是企业、产业与国家发展的机遇,也是重大的挑战。谁能更好地适应新的环境与规则,谁就能获得无与伦比的竞争优势。
新兴信息技术的优势与潜力
王延峰指出了几点新兴信息技术的重要优势和价值创造潜力:“降低交易成本、可以使用大数据分析、满足长尾需求的能力、行业进入壁垒降低。”
《无界》书封面
互联网允许企业、客户、研究者和公共部门能够立刻展开沟通与合作。从电子商务(E-commerce)、众筹(Crowdsourcing)、互联网驱动的供应链管理(Internetenabled Supply Chain Management)等方面推动生产率提升。同时也允许制造商直接与客户连接,减少中间环节。而互联网的普及和自动化交易的能力使得它在满足多样化的利基市场或者定制产品的需求时,更加节约成本。
机器和人以同样的方式形成巨大的数据量,拥有获取和分析这种信息能力的新工具装备公司能够提高决策准确性,并在几乎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获取市场洞察力。例如,大数据能够准确和低成本地分析借贷给小企业和个人的信用风险;大数据也能通过客户以往的习惯提供个性推荐。
互联网极大地降低了进入成本,使得开办新企业更加快捷、更容易展开竞争与扩大规模。互联网让企业家能够获得低成本的资源,从云计算到支付系统。然而,尽管它降低了小企业的进入障碍,同时,它也引发了“赢家通吃”的动态变化。一些市场可能出现分化,大量的小玩家处于市场的底部,而只有少量的企业占据主要的市场。高强度的竞争加速了一些商业模式走向衰亡,而那些适应能力较差的企业也很快被市场淘汰。
王延峰认为,对于国家而言,信息技术等新一代基础技术的影响可能表现在推动更快的GDP增速,以及基于生产率、创新和消费的增长。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些技术的应用可能将创造更多的社会收益,包括获取更广和更有效的资本途径,更有效的卫生保健系统,更有创造性的劳动力培训等等。对于中国而言,信息时代的到来、互联网等新技术飞速发展的影响可能更大。这些新技术被认为是将在未来几年里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源,还将改变增长的方式。
“在过去的20多年里,刺激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大量的资本投资和劳动力投入,现在,互联网能够实现基于生产力、创新和消费的GDP增长,它也加剧了竞争,允许最具效率的企业更快地赢得市场,同时其创造的信息透明性将提升资本的投资效率。它也将推动劳动力的技能升级,并通过降低价格、大量地扩大信息获知范围和提供更多的新便利来提升消费者剩余。经济向互联网转向的过程中,将要承担一些风险和破坏,但最终它将支撑中国实现创造出一个可持续经济发展模式的目标。”
面对变化,需要新的战略管理思维
既然发展规律发生变化,行业背景发生变化,管理实践也呈现出不同特征。“比如,企业面临的数字化变革挑战、互联网技术和思维的影响、数字化技术的市场新机会以及资本市场的作用等等。企业管理者面临着诸多前所未遇的挑战,包括新旧管理功能的协调、知识信息的搜索应用和管理、商业模式再定位、以及商业生态系统的构建与参与。”
王延峰认为,传统管理学理论多是建立在传统企业实践基础上的,面对这些新实践中的变化和不确定性,急需新的战略管理思维工具去帮助管理者思考。
在传统的工业时代,生产资料、劳动力与资本被认为是企业生产运营最为重要的生产要素,特别是在供不应求的市场中,企业往往更加关心如何提高生产效率与降低成本,往往忽视了消费者方的真正需求,很少有企业会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通过市场调研等方式获取消费者的真实需求。
“管理功能的新旧冲突与协调、跨产业的知识搜索、应用与管理、传统经营思维在信息的跨领域共享下的突破、商业模式的再认识、创新动态与商业生态的系统性解读能力、产业监管体系动态化改进,”王延峰指出管理者面对的新管理挑战还包括以上几点。
为了让读者更好地理解他的观察和想法,王延峰在新书中还引入了三个案例:选取他所在未来媒体网络协同创新中心两个科研团队的技术攻坚领域——数字媒体和车联网,从技术和业态交互角度向读者展开这两个业态的新变化和趋势;同时还邀请英国电信的两位专家Michael Cooper (BT Radianz CTO)和主任研究员李泉博士,分享了关于他们在金融市场的信息技术应用趋势多年来的观察与总结。
王延峰说,在众多技术与业态交互作用的产业中,着意选取媒体、金融和汽车行业作为分析对象,是因为这些行业历史上都有非常明显的技术更迭,无论技术来自行业内的企业自发演进还是来自产业外部,企业的商业行为也相应变革,在新时代技术与业态的交互作用及其带来的变化尤其明显。
“我本身长期以来的工作与数字媒体、媒体大数据等紧密相关,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后,又有了机会与众多杰出的工科教授和年轻的创业者们深入合作与交流。这样的经历让我得以从管理学的视角透视信息学科的技术问题,同时,又能从技术演进的角度去重新思考管理学的实践与变革。在智能革命的时代中,如何把握先机,发现科技与产业融合过程中的机遇,捕捉那些逐步消失的边界所带来的转瞬即逝的风口?希望通过我的思考给读者们多一点观察角度。”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梁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