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为何写诗?诗是人通往未来旅途中忠实的伴侣和朋友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7-10-10 08:50  来源:澎湃新闻

为什么人要写诗?这是一个简单又复杂,私人又大众的问题。
10月9日,以“你为什么写诗”为主题的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诗歌论坛在思南文学之家举行。该论坛由上海市作家协会、中共上海市徐汇区委宣传部主办,由散文家、诗人赵丽宏主持。
在轻松活泼的论坛现场,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英国诗人大卫·哈森、中国诗人舒婷、加拿大诗人凯喆安、爱尔兰诗人帕特里克·考特、法籍华裔诗人张如凌等来自世界各地的诗人分享了他们的回答。今年87岁高龄的首届“金玉兰”诗歌大奖得主阿多尼斯看到这么多读者非常高兴,他说:“可见诗歌在今天这个时代,依然受到大家喜欢。”
“我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我养我的母亲,一个是诗歌。如果不是诗歌让我诞生,那我就不会在这儿与各位相遇。我认为爱和诗歌的生存不在于过去,而在于不断地探索未知,因为生活就是不断探索未知的过程。‘你为什么写诗’,这个问题的答案和‘你为什么读诗’的答案,是联系在一起的。诗和爱一样,是人通往未来旅途中忠实的伴侣和朋友。”
10月9日,以“你为什么写诗”为主题的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诗歌论坛在思南文学之家举行。若非特注,全文供图:杜湘涛
写诗为了世界更好地改变
阿多尼斯是当今阿拉伯世界最重要的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
在阿多尼斯看来,诗歌是最能表达人内心深处情感的艺术,它和爱一样,当科学、哲学、自然科学、人文社科不能提供答案时,诗歌依然给出了言说的空间。
“诗歌的宗旨是为了改变,诗人写诗也是为了改变。诗人即使是个人写作,同时也参与了他者的事情,为了人类更好的明天而写作。”
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称,自己写诗有三个根本原因。一是想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如何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如何去爱;二是想更好地了解“在这个世界上,我到底是谁”;三是更好地了解他人。“因为在我看来他人是构成自我的重要因素,如果不了解他人的话,也不能很好地了解自己。”
“诗歌虽短,但它具备了美的各种元素:语言、文字、音律……每一首伟大的诗篇都创造了词语和事物新的联系。”阿多尼斯感慨,“如果说语言是一束花,有花瓣、叶子、根茎,诗歌就是花散发的芳香。”
“诗人们聚在一起,尽管种族、文化不同,追求的都是美,都是爱,都是和平。如果说其他的相聚是为了利益,诗人的相聚是为了未来,帮助这个世界拥有更好的未来。 ”
舒婷。供图:娄燕京
写诗见证一代人的心路生活
舒婷从中学时代开始写诗,那时写诗只是她的兴趣之一。
“然后,我和我的同代人一样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去山区插队。生活非常苦闷,精神非常孤独,写诗是帮助别人及自我的救赎。”舒婷坦言那时候她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甚至曾有一个不可想象的野心——为那一代人作证。
“那时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读者,那时写诗只是一种本能。”舒婷说,“过了这么多年,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写诗,我会回答,因为我除了写诗,什么也干不了。也许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尽力把诗写好。”
赵丽宏与舒婷是同代作家,他对舒婷的回忆深有同感:“她大约13岁开始写诗,我也是这个时候开始写诗,在中学里面。她到农村插队落户,我也是插队落户。我那时在油灯下开始写作,就是排解孤独,也没想过要当诗人,没想过将来把诗给别人读。”
“但我非常敬佩舒婷的是,她当时那个远大的理想:要用文字见证这一代人的心路生活。我当时只是在纸上涂鸦。”赵丽宏说,“舒婷尽管是非常低调的,但她不同凡响。她的诗歌见证了这个时代,引起了一代人心灵的共鸣。”
写诗是与自己内心的对话
“我为什么写诗?比起这个问题,我觉得更难回答的是,你们为什么不写诗?”艾略特诗歌奖得主大卫·哈森回忆道,儿时顽皮,祖母为他借来了很多奇幻故事书。那些书里讲了各种奇幻故事,每个故事里还有一段小诗。“吸引我的不是那些故事,而是那些小诗。”
最初,大卫不知道这些小诗来自哪里,后来他知道那是源于14世纪的古诗,关于爱,关于死亡,关于性,关于权利。
“诗歌中吸引我的不仅是其中的故事,还有其中的节奏感——两行、三行、四行不断地重复,这种节奏感改变了我对诗歌和文字的感觉。当中还有一些诗歌是民间诗歌,这些诗歌关于爱,所以一些字里行间直达我的内心。”大卫说:“虽然那时候我只有11岁,但是那些爱情的诗歌让我一下子感到我是一个男孩。”
大卫·哈森
法籍华裔女诗人张如凌的写诗情愫也源于儿时。“我从小就喜欢做梦。对这些想入非非的白日梦、黑日梦,我喜欢记下来,又喜欢自己朗诵,这样就成了我最初开始的诗歌。”
诗是美,是本能,是为获得心灵的自由感
凯喆安是美国布朗大学文学艺术系终身教授和数码文学硕士导师,也是世界数码文学和电脑诗歌的开创性作家和理论家。他专注于电脑软件与“诗意”——书写电脑软件在文学创作中的作用。
“我用计算机语言或者计算机程序来写一种东西,你肯定不会叫它小说,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它就是诗歌。很多人都跟我说 ‘这不是诗歌’,但我对他们说 ‘你们错了’,因为诗歌的含义很大,它绝对是涵盖了我现在所创作的东西。”
凯喆安称,在他的诗歌中,人们可以发现美,发现有意思的东西,还可以发现个人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会告诉你这是一首诗。当然在我的创作过程中,使用计算机语言或者计算机程序是很复杂的一件事情,你们可能不能了解。但我想用最简单的语言来告诉大家这就是诗,任何美的东西都是诗。”
帕特里克·考特
济慈-雪莱诗歌奖得主帕特里克·考特说:“我们作为一个完整的人,都是有本能的。本能中有一些很黑暗的东西,比方我们试图控制别人、试图得到更高的权力。但在我们的本能中,我们还可以有一些非常积极的东西,比方说你可以去烹饪、种花,对我而言它就是创作诗歌。”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诗歌评论家吴思敬最后从“为什么读诗”来回应本场主题。“如果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为了获得心灵的自由感。生命的短暂和残缺,使我们幻想有一种自由的生命形式。而诗歌却可以让我们心灵自由飞翔的一种象征的生命形态,是使人超越自身极限,获得一种新的生命价值。”
“作为一个读者,我们的生活可能是困窘的,但我们能够在诗歌中找到精神的富有。我们的生活道路可能是坎坷的,但我们能够在诗歌中找到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在生活中我们可能是孤独的,但我们能够在诗歌中找到那些和我们心灵相通的诗人朋友。这就是我为什么读诗,为什么爱读诗。”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梁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