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兵韬志略|退出“老虎会”、阻挡瑞芬入北约,土耳其想干什么?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凌云志
2022-05-21 07:07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热点新闻:近日,北约“老虎会”联合空军演习在希腊空军第335中队驻地——位于希腊西部的奥拉索斯空军基地举行,但土耳其以希腊专门制定了针对土耳其的歧视协议为由,拒绝参加这次演习。芬兰和瑞典18日正式申请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当天晚些时候重申,土方反对芬、瑞两国加入北约,并列出一系列条件作为答应两国加入北约的前提。
点评:北约是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组织,近年来不断向全球范围扩张,展现出了强大的整体实力和侵略性。但与此同时,不少成员国之间由于心生罅隙导致摩擦不断,也使得北约对内部成员的控制力不断下降,成为北约当前所面临的严重问题。土耳其和希腊同为北约国家,但由于“老虎会”联演导致两国冲突升级,显然不符合北约的整体利益,也使得北约内部的矛盾进一步公开化,给未来北约的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北约“老虎会”已经成为增加公众对北约认可度的“公关秀”。

北约“老虎会”已经成为增加公众对北约认可度的“公关秀”。

“老虎会”矛盾推动土希冲突升级
“老虎会”联合空军演习始于1961年,原是美国、英国、法国的3个战斗机中队参与的一场演习活动,随后吸纳了更多北约成员国的飞行中队“入会”,每年在不同成员国境内轮流举行演习,但不属于北约正式的联合军演项目。在“老虎会”演习中,来自北约多国战斗机中队和直升机中队的现役战机和战斗直升机,如F-16“战隼”、F/A-18“大黄蜂”、幻影-2000等,都被涂上老虎斑纹涂装,飞行员也穿着贴有老虎纹样套章的服装,一同展现“团结合作”形象,表演味道颇浓,其目的是增进各北约国家交流和团结,向外界传达北约各国空军“团结一致”的信号,实际是一场试图增加公众对北约认可度的“公关秀”。
但是,这场原本为了展示北约“团结”的演习,却因土耳其的缺席成了暴露北约内部矛盾的“窗口”。从历史上来看,希土两国矛盾由来已久,长期不和,两国在塞浦路斯问题、爱琴海大陆架划界问题、东地中海天然气资源争端等问题上均存在争议,甚至多次剑拔弩张。虽然两国曾试图缓和关系,但近期由于冲突频繁,导致紧张局势再度升温。2月23日,希腊海岸警卫队巡逻船与土耳其渔船在爱琴海东部海域发生冲突,造成一名土耳其渔民受伤。4月底,两国互相抗议对方战机在爱琴海上空采取挑衅行为。希腊称土耳其战机频繁侵犯其领空,尤其是从4月11日-13日期间,土耳其几乎每天都派出F-16战机侵犯希腊领空,为此希腊启动了爱琴海群岛上的防空系统,海陆空武装部队都处于战备状态。土耳其则针锋相对,指责希腊空军在靠近土耳其海岸的空域进行挑衅性飞行,多次侵犯土耳其领空,并利用此次“老虎会”演习,在准备技术规定时加入了针对土耳其和两国之间的分歧条款,推动实现其政治目的。
从军事力量对比来看,相比于希腊,土耳其拥有更加完整的军事体系。近年来,土耳其不断提高武器装备自主创新能力,增强对周边争议海域和岛屿的控制能力和作战能力,显然有针对希腊的意图。而希腊则利用欧盟成员国的优势,积极从欧洲引进先进武器装备。2022年1月,希腊从法国获得了首批6架“阵风”战机,成为欧盟国家中首个购买法国“阵风”战机的国家,较之于当前土耳其目前拥有的最先进战机仍是F-16战机改进型,因此在与土耳其进行空中博弈时优势将十分明显,再加上美国等西方国家出于文化、情感和利益上的共通性,在希土矛盾中刻意偏袒希腊一方,也使得未来两国间对抗还将持续白热化。土耳其军力在北约成员国中名列前茅。

土耳其军力在北约成员国中名列前茅。

长期矛盾导致土耳其频频“唱反调”
从表面上来看,此次土耳其退出“老虎会”联演是与希腊两国关系紧张的原因,但实际上却是土耳其与北约关系长期矛盾积累的结果。虽然土耳其和希腊同为北约成员国,北约在处理两国矛盾时也一直声称奉行“保持双方平衡”的政策,不会偏袒任何一方,但实际上由于土耳其并非欧盟成员国,因此在欧盟国家占多数的北约中长期处于被动地位。每当希土两国产生军事对峙时,北约都是更倾向于支持希腊而批评土耳其“侵略”行为,甚至近年在输送武器装备时还存在对土耳其“卡脖子”现象,导致了土耳其的强烈不满。
与此同时,随着近年来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战略重心逐渐从中东抽离,与土耳其的共同利益不断缩减,也导致土耳其兼顾北约目标的空间越来越小。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的政策自主性逐渐增强,决心不再对欧盟和北约过度迁就和盲目退让,强调要在维护本国利益基础上,以独立自主的外交思维和指导思想处置对外事务,因此在面对西方国家的打压和制裁时,展现出更为强硬的姿态,甚至在某些国际热点和敏感问题上屡屡和北约“唱反调”,以体现“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实现本国的价值主张。近年来,土耳其和希腊海上摩擦不断增多。

近年来,土耳其和希腊海上摩擦不断增多。

例如,在中东问题上,土耳其近年来频频“发力”,积极介入地区事务,与北约的政策分歧不断加大。土耳其政府就中东难民问题多次“问责”西方国家,2022年3月,土总统府新闻办公室主任阿尔通公开批评西方国家在难民问题上实行双标,对乌克兰和叙利亚难民进行区别对待。在巴以问题上,自2014年7月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开展“护刃行动”以来,土耳其多次对以色列表示强烈谴责,直接站到了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的对立面,并逐渐改善同伊朗、叙利亚等国家的关系。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土耳其一方面指责美国等西方国家阻挠破坏俄乌和谈,另一方面主动在该国境内承担和谈“东道主”“调解员”角色。这些都与北约的统一政策大相径庭,土耳其的“叛逆”行为甚至被外界认为不像是“合格的北约成员”,而更像是“兼职成员”。
此外,在处理与北约内部成员国关系问题上,土耳其也丝毫“不留情面”。除了“老虎会”联演与希腊矛盾升级外,在近期的瑞典和芬兰寻求加入北约问题上,土耳其也发出了反对声音,声称由于瑞典和芬兰收容了土方认为与恐怖组织有关的人,即“居伦运动”相关嫌疑人和库尔德工人党的成员,并拒绝将其遣返回土耳其,因此不赞成两国加入北约。由于北约的运作原则是依靠协商一致,每一项重大决定都体现了所有成员国的决心意志,只要任何一个成员国的反对,都可能阻碍关键政策的推行,因此土耳其的做法将会极大影响未来北约的“北扩”计划,也使北约内部的合作愈发困难复杂。希腊引进了法国“阵风”战斗机。

希腊引进了法国“阵风”战斗机。

相互需求确保未来合作曲折向前
土耳其退出北约“老虎会”联演,只是北约内部矛盾激化的冰山一角。除了希土矛盾外,北约还存在着包括地缘矛盾、利益矛盾和防务安全矛盾等在内的各种利益纠葛。例如,在地缘冲突领域,英国与西班牙就直布罗陀主权争议悬而未解,近年来不时出现局势紧张。2022年4月,英美两国核潜艇先后停靠直布罗陀湾,引发西班牙外交部的抗议。在军事合作领域,法国被美英抢走数百亿美元潜艇订单后,引发双边关系动荡;在欧洲防务一体化问题上,以法德为代表的“老欧洲”国家积极倡导和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并试图组建欧洲军,而以东欧国家为代表的“新欧洲”国家则对组建欧洲军兴趣不大,仍然希望由美国及北约提供“保护伞”,这两种立场的对立也会给北约的内部团结埋下隐患。
从未来发展来看,虽然北约的内部冲突与分裂还在不断持续,矛盾也将长期存在,但由于北约自我调节的机制仍然比较完善,再加上整体决策仍受美国主导,因此成员国之间的矛盾难以跳出规则“圈外”。土耳其虽然频频在国际问题上与北约“唱反调”,且不愿在采取行动前与北约其他成员国进行协商,所带来的紧张局势升级令诸多成员国对土耳其感到不满,但由于土耳其所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因此北约在很多重大问题上仍然难以离开土耳其,具有很强的依赖性。例如,土耳其所控制的土耳其海峡(黑海海峡)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是黑海与外界地中海连接的唯一的天然通道,也是掌控黑海重要战略枢纽,不仅在冷战时期可以有效制衡苏联的黑海舰队,而且在当今也能够在中东地区配合北约国家,达成与俄罗斯竞争博弈的战略意图。
此外,土耳其的军事实力在北约内也是名列前茅,是北约第二大常设部队,仅次于美国军队,被认为是中东地区除了以色列外最强的军事力量,对于增强北约整体军事实力具有重要的作用。而对于土耳其来说,保留在北约内部也可以更好地维护自身安全,同时能为其未来加入欧盟做好铺垫。因此,从总体上来说,目前土耳其与北约的关系确实处于微妙的十字路口,双方不可回避地面临着兼容却也互斥的归属抉择,“剪不断、理还乱”的微妙联系和复杂情缘都意味着未来双方关系还将会在斗争和合作中曲折向前。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谢瑞强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刘威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