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夜读|封控两个月,我练出了腹肌
千禹橙
2022-05-18 21:20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抽出一根鼻拭子,轻轻地伸进鼻腔,忍着鼻尖眼角的酸涩,慢慢旋转四圈,然后把鼻拭子放在提取管里浸泡挤压,将液体滴在检测卡的加样孔里。过了一会儿,瞄了一眼,一道杠阴性,将检测卡随手扔在桌上。
同样的操作每日早晚重复,复旦的网格化管理已经两个月,已被使用的抗原检测卡在我的寝室桌子上摞成了一座小山。朝看天光,暮看夜色,看得着却摸不到,大家的焦虑也和没有修剪的头发和胡子一样一点点滋长。这样的情绪不能长久,每个人都必须找一个排遣的出口。
熬过足不出户的时光,我的方法是健身,把封控的日子,变成我个人的瘦身之旅。过去的一年,从找工作到写毕业论文,频繁的熬夜、暴饮暴食,不规律的生活习惯让我原本平坦的小腹上多了一层厚厚的肥油,一拍上去肉浪滚滚,“可爱”至极。
封控期间正好有空抖出尘封的瑜伽垫,好好地“折腾”下自己。或打开健身软件自己定制,或在社交平台上化身“畊宏男孩”,马上开始跟着音乐节奏不断律动。当身体开始活动,感官的具身体验让人触摸得到自己的鲜活,运动产生的内啡肽一下子让自己振奋起来。
封控以来,成功掉秤十几斤,逛吃上海滩养出来的肥膘,成功瘦成了更贴心的肌肉,身上的线条重新变得棱角分明。封控的不便意外成为了沉潜的时刻,也算意外之喜。
除了开始运动,也有很多同学用修心来对抗枯燥的寝室生活。好事的我总是在群里让大家分享今天的学习收获,好趁机偷学一些“二手知识”,以此丰腴贫瘠的大脑。
仅仅在方尺的宿舍里,有的同学在临摹文徵明的《落花诗卷》,在如梦凄迷的落花诗里,悬笔思索笔墨之美;有同学搬出了哲学的大部头,趁着疫情有空,终于开始准备攻克诘屈聱牙的海德格尔;还有同学在封闭里听完了王德峰教授的“坛经解读课”,服膺于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学着以本心立命,解决迫在眉睫的人生问题……
才华横溢、各显神通的同学们让我叹为观止,螺蛳壳里作道场的作乐精神,经常让我产生“在复旦求学是我不配”的感叹。
有的人求诸己,有的人却外求更多的解决办法。室友S君便选择成为一名辛劳的志愿者,用服务校园的成就感来度过艰难的时刻。经常清晨六七点,S君就蹑手蹑脚地起床,消失在寝室里,有时可能会深夜才归来。
每天晚上十一点多,刚脱下防护服的他往往大汗淋漓,急急忙忙地冲进淋浴房里洗漱。这样一个多月下来,他已然成为了一个区域志愿者的总负责,成功在服务同学领域“做大做强”。虽然很累,但能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始终保持昂扬。有时候我会问:“当志愿者这么辛苦会累吗?”S君会说:“累当然累,但是当能具体帮别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会觉得心里很舒坦。”
的确,无论是自己管理自己,还是学着帮助别人,只要开始做手头的事情,就能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找到自己在世界上的锚点,牢牢地定住。前几天看《圆桌派》,几位主持人对谈的时候提到一句话:“焦虑的反面是具体,缓解焦虑情绪的最好办法就是行动起来。”
特殊时期如果没办法纵赏大千世界,就学习一种自律的生活方式,当为秋霜,无为槛羊。 
【专题】疫线快评

责任编辑:李勤余   图片编辑:胡梦埼

校对:施鋆

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