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歌剧女王”奈瑞贝科内地首秀,5880元天价票谁来买单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10-02 10:38  来源:澎湃新闻

要问当今歌剧界里谁最大牌,俄罗斯女高音安娜·奈瑞贝科毫无疑问排在第一位。
2007年,美国《时代周刊》曾将安娜·奈瑞贝科列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古典音乐家第一名。在这份严肃杂志眼里,安娜拥有一切:清纯而精准的嗓音,宽广而自由的声区,丰富的想象力、洞察力和判断力,加之令人眼花缭乱的超凡魅力,“她是歌坛上的奥黛丽·赫本!”
10月6日,这位“歌剧女王”将第一次踏足中国内地,在江苏大剧院首开音乐会。因为成本高昂,大剧院开出了5880元的天价票,未演先热。
今年8月,历时五年打造的江苏大剧院才开门迎客,如此高昂的票价由谁来买单?南京当地又是否有足够的观众体量?这都是乐迷们关心的问题。
她是歌坛的奥黛丽·赫本
安娜的成就少有人匹敌,然而她的成长之路,却远比想象中励志得多。
现年46岁的她出生于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因为从小就爱唱歌,16岁高中毕业,父母就将安娜送入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求学。
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毗邻马林斯基剧院,后者是无数人心中向往的音乐殿堂,艺术总监捷杰耶夫更是剧院一言九鼎的领头人,任何人要想在马林斯基登台,都要经过捷杰耶夫的首肯。
大概是不满足音乐学院的教学,也或许是想获得捷杰耶夫的注意,求学期间,家境良好的安娜在马林斯基当起了清洁工。她一面默默干好“本位工作”,将每一个房间、每一阶楼梯擦拭得干干净净,同时,她也时刻竖起耳朵,观察和倾听每一位歌唱家的演唱。
1993年,马林斯基贴出通告,为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招募演员。安娜在第一时间报了名,主持试听的正是捷杰耶夫。一段“苏珊娜咏叹调”唱毕,捷杰耶夫被这个22岁小姑娘的天赋打动了,苏珊娜一角顺理成章落到了她头上。
在捷杰耶夫的指挥下,安娜在马林斯基完成了艺术处女秀。之后几年,她连续与马林斯基合作歌剧《梦游女》《魔笛》《塞维利亚的理发师》《拉美莫尔的露契娅》,声名日隆。
2002年是安娜站上世界歌剧舞台的重要一年。
那一年,她先是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亮相,主演了《战争与和平》里的娜塔莎。同年7月,她首登萨尔茨堡艺术节,在莫扎特的故乡主演《唐璜》里的埃尔维拉,传神地诠释了这个性格乖张、充满复仇欲望的贵族女性。
萨尔茨堡艺术节让安娜一战成名。当时的舆论将这台演出视为安娜艺术生涯中的一次“征服与凯旋”,次年再返萨尔茨堡,她的演出费翻了一倍,观众席仍然爆满。此后,安娜成了萨尔茨堡艺术节的常客。
这些年,安娜几乎唱遍了世界各大著名歌剧院。除了嗓音独特,技巧高超,安娜还拥有姣好的脸蛋,以及其他女高音望尘莫及的好身材。在萨尔茨堡首次登台时,很多观众甚至觉得她更像舞蹈家,而非歌唱家——不管是声音还是形象,安娜在歌剧界都近乎完美,这也是为什么她能成为当今最贵的女高音。
除了贵,安娜捉摸不定的脾性,也让人望而生畏。
某年,安娜原本定好去英国皇家歌剧院唱《茶花女》,4000张门票都卖出去了,然而,因为嗓音不适,她说取消就取消了,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一度变成世界新闻。
“她非常有个性,你没办法预测她下一步会做什么。”说及这次邀请安娜的过程,江苏大剧院运营总监陈正哲“痛并快乐着”。
在此之前,这位“歌剧女王”从未踏足过中国内地。早在2002年,香港就对安娜发出了演出邀请,然而等了十几年才夙愿达成。江苏大剧院能请到安娜,过程是异常艰辛的。
因为成本高昂,江苏大剧院开出了5880元的天价票,就连最低票价也要280元。
“成本摆在这里,哪怕全部满座,我们也是亏损的。”陈正哲坦言,剧院当初定最高票价也是心惊胆战的,然而这是安娜第一次来,全国也仅此一站,他们决定拼一把,“歌剧厅总共2200个座位,5880元的票只有42张,开票时最先被买走的两张票就是5880的。”
江苏大剧院
演出质量媲美京沪
安娜中国内地首演,没有选择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而是选择了古都金陵扬子江畔刚刚开幕的江苏大剧院。
占地面积20万平方米,建筑总面积27万平方米,江苏大剧院是江苏省境内最大的文化工程。
“山水城林”是南京的地域特色,也因此,江苏大剧院采用了“水滴”造型的总体设计,4颗“水滴”分别对应歌剧院、戏剧厅、音乐厅、综艺厅。
2700座的大综艺厅、2200座的歌剧厅、1500座的音乐厅、1000座的戏剧厅、780座的国际报告厅以及375座的多功能厅,江苏大剧院内设6个厅,能满足歌剧、舞剧、话剧、戏曲、交响乐、大型综艺等多种功能需要。
历时五年筹建,2017年8月5日,江苏大剧院正式投入运营,开幕音乐会是祖宾·梅塔与以色列爱乐乐团音乐会。
持续到今年年底,江苏大剧院开幕季共计推出34台演出。除了歌剧女王,指挥家捷杰耶夫、钢琴家丹尼斯·马祖耶夫、钢琴家郎朗等亦将相继登台,慕尼黑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芬兰拉蒂交响乐团等世界名团也将陆续到访。
除了引进剧目,江苏大剧院还志在成为艺术生产机构。今年,剧院将与马德里歌剧院联合制作歌剧《卡门》。适逢南京大屠杀80周年,剧院亦将邀请国际团队创排歌剧《拉贝日记》。两部歌剧都将在年底亮相。
从剧目质量看,江苏大剧院的开幕季足以和京沪两地的剧院媲美,然而,南京当地是否有足够的观众体量?
对于这一点,陈正哲似乎并不担心,“祖宾·梅塔和以色列爱乐乐团在南京连演三场,第三场售票率仍达80%以上。盛中国(小提琴家)音乐会是我们第一场市民音乐会,三天内票子就抢光了。”
陈正哲表示,“包邮区”(江浙沪)里的人都是剧院潜在的观众群,剧院如今最大的挑战,不是观众是否愿意买票,而是每台演出的营销期太短——因为剧院刚开张,等每一台演出报批下来,节目已经快要开演了。
一个剧院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观众的培养和积淀,而教育和争取观众的成本往往是最高的,江苏大剧院刚刚起步,在这方面也有待耕耘。
陈正哲笑说,从第一场音乐会开始,江苏大剧院就开始推行艺术导赏,同时推广最低票价20元的市民音乐会。
“每次和乐团、艺术家签约,我们都会在合同上特别强调,尽可能请他们开办讲座和艺术导赏。”陈正哲说,“我们都知道导赏对剧院的成功有多重要,所有观众都是培养出来的,导赏就是最重要的连接通道。”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