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艺术普及作家“顾爷”:我知道会被人怼,但只是想抒发一下

澎湃新闻记者 沈河西

2017-10-02 10:04  来源:澎湃新闻

说到“顾爷”,很多人知道这个名字。他的自我介绍是:顾爷,本名顾孟劼,一般文艺青年,艺术爱好者。因闲暇时在网络媒体以诙谐幽默的口吻普及艺术知识而受到广泛关注,擅长把高深的艺术从平易近人的独特视角用闲聊的语气进行传达。已出版《小顾聊神话》《小顾聊绘画1》《小顾聊绘画2》,是目前国内畅销艺术普及作家。现任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从此把做艺术,玩广告,搞视频和乐此不疲地折腾一切认为有趣的事当作正业。
顾爷前段时间因为一篇文章《看不懂的艺术,都是大便》,把矛头直指当代艺术,批评得不留情面。当然,因此顾爷也被人怼得体无完肤。也有很多人说他是迎合市场,这似乎是很多搞普及工作的网红的宿命。
最近,顾爷的新书《小顾聊绘画·文艺复兴》出版。在书里,他讲述了他最向往的艺术时代——文艺复兴,共涉及九位骨灰级的艺术大咖,九段艺术故事。他把拉斐尔称作“处女作文青”,提香称作是“成功学骨灰级教父”,达·芬奇则是“跨界坑王”。10月1日,顾爷在上海书城举行新书首发会,澎湃新闻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
澎湃新闻:你是做艺术普及的,我看到网上有人对你有很激烈的批评,说你是迎合市场,都是胡说八道,你怎么回应?
顾爷:其实我之前回应过。有一次,大概那天我闲得蛋疼,就在知乎上查我的名字,然后就看到有一个长文指出我作品里很多硬伤,说我是胡说八道。那天我大概喝多了,就花了半个小时,写了三千来字回复。关于有硬伤这一点,因为我自己没有经历过文艺复兴时期,没有经历过印象画派时期,我只能借助资料,那资料都是人写的,是人写的,就可能会有错误,或有主观臆断,那有可能我查到的资料是错的。
澎湃新闻:你之前有一篇文章《看不懂的艺术,就是大便》,引起很多争议。有的人说顾爷才是大便,你自己怎么回应这些批评?
顾爷:当时我为什么写这个文章呢,是因为二十世纪开始,杜尚就是一个不能碰的名字,只要你说杜尚的坏话,就会被怼。只要你说看不懂,你就会被怼。那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知道会被人怼,也确实被怼了,但只是想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来抒发一下。
澎湃新闻:你说当代艺术很多都是大便,那你怎么看那些比较下里巴人的艺术,比如凤凰传奇?
顾爷:我觉得,每个时期当时看起来低俗的东西,过了几百年,可能都变成了艺术。像莎士比亚的戏剧在当时的时候,也不是那么高雅的东西,只是传到后来变成了经典。说不定凤凰传奇以后也会成为经典。
澎湃新闻:但是你这样的说法,也会给人一种感觉,就是你好像抹平了高雅和低俗之间的界限,那不就没有高低的标准了吗?
顾爷:我认为,所谓的高雅是希望它高雅的人创造出来的,或者是幻象,每个人都希望别人把它看成是高雅的,我相信凤凰传奇也不会希望别人把它们看成是低俗的。但其实就所谓的艺术的本质来说,没有本质的差别。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很多当代艺术都是装X是吗?
顾爷:这要看怎么去定义装X了。如果只是为了让别人觉得你很高级,那当代艺术可能算不上装X,因为很多当代艺术都很低级。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艺术的功用这个问题?
顾爷:当然,艺术是没什么用的,就是吃饱喝足了之后消遣的东西。生活当中没有艺术的话,你不会活不下去,但如果有艺术的话,就会无形中给你增添很多触角,你就能感受到别人感受不到的一些东西。对我来说,有艺术叫生活,没有艺术,只能算活着。
澎湃新闻:你怎么定位自己?是一个艺术家还是一个艺术普及者?
顾爷:我更愿意说我自己是一个畅销书作者。如果不畅销的话,我就不好意思说我是写书的。
澎湃新闻:哪些画家对你产生过很大影响?
顾爷:第一次去看画展,就是看莫奈,当时也看不懂,回来做功课,然后再去看,看完之后就把笔记发到微博上,这也是我最早写这些东西的初衷,所以莫奈的展览对我影响很大。但你要说艺术的影响的话,也说不清谁对我有太大的影响。可能这跟年龄有关系。我很羡慕那种看了梵高的画会哭的人。当然哭的人分两种,一种是装X,另一种是真的感动。真的感动的人,可能是因为社会阅历啊这些因素。说实话,我现在看到梵高的画,我还不会哭,可能是还没到那个年纪。
澎湃新闻:你接下来要写的书都是介绍西方艺术的吗?
顾爷:也不是,后面可能也会有中国的。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经历的时间和日本当年很像。就是大家有点了一点钱之后,就开始追求艺术啊这些。日本人一开始就是追求西方的艺术。当时有个词叫“梵高指数”,就是当一个地区里对梵高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说明经济越来越发达。日本就是一开始对西方感兴趣,慢慢看腻了之后,就会对他们的传统感兴趣。
澎湃新闻:你在书里有写,艺术大爆炸之前,都会有一些前兆。你列了三点:中产阶级人群开始对艺术感兴趣、有那么几个艺术家开始冒头、背后有一个大财团的资助,那你觉得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有这样一些前兆吗?
顾爷:有可能,但就要看机遇了,看我们这个时代能不能产生米开朗基罗、达芬奇这样的人物了。如果能产生这样的人物的话,五百年后,看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澎湃新闻:当代艺术似乎有一个趋势,就是一个艺术家一开始可能是画画的,但后来就开始跨界,做装置艺术等等,你怎么看这个趋势?
顾爷:因为以前所有的艺术都是在方寸之间,就是画布之间。但现在的艺术已经不拘泥于形式了。现在艺术的表现形式比它的内容更重要了,这就是一个时代潮流。不然你怎么办呢?你画画的话,你顶多就在画布上追求一点立体啊什么的,或者完全涂黑,要不什么都不涂,甚至把画布切掉捅几刀这种都试过了,没什么可玩的了,你只能跨界。
澎湃新闻:所以你认为单一的艺术门类,已经走到它的极限了,是吗?
顾爷:人类许多创新都是因为无聊,就是一个东西腻了,所以我需要创新。这个是推动科技、艺术和文化的动力吧。也不是说到头了,只是说这个东西大家玩了大概上千年了,有点腻了。
澎湃新闻:这本书是讲文艺复兴的,如果让你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概括或介绍文艺复兴,你会怎么说?
顾爷:用最简单的话解释文艺复兴,两个字就够了,就是复古。说白了就是复兴“古代文明”。好好的为什么要复古?很简单,就是觉得当下的生活太枯燥,创新又太麻烦,于是就把老祖宗的东西翻出来玩玩,没想到就成了潮流。
澎湃新闻:这本书里有一章结语,叫“文艺复兴根本不存在”,这怎么理解?
顾爷: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伟大,只不过我们身处这个时代,不会意识到这个时代的伟大。文艺复兴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后人总结出来。在书里我有写,文艺复兴这个时代很厉害的是,已经有人意识到它是伟大的时代,就是瓦萨里身处当时,但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可能正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
澎湃新闻:如果去欧洲看画的话,你会推荐哪个地方?
顾爷:那就是意大利吧,就是威尼斯、佛罗伦萨。米兰我觉得没什么必要,顶多就是看个教堂,看个《最后的晚餐》。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