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职工在家加班突发疾病死亡未被认定工伤,法院:应当视同工伤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实习生 石珂
2022-05-17 21:55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广州男子石某宇下班后在家加班,突发疾病倒地,经抢救无效后死亡。对此,广州市荔湾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石某宇的妻子田某静不服,提起诉讼。
一审败诉后,田某静上诉。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二审认为,为了单位的利益,职工下班后因工作需要继续占用个人时间处理工作事项的,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延伸。职工在家加班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的,应当视同工伤。据此,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二审撤销荔湾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该局对田某静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5月16日,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对外公布2021年度广铁法院行政诉讼十大典型案例,上述案例列入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据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介绍,石某宇生前是广州市潺泉贸易有限公司的员工。2020年7月13日19时40分左右,石某宇在家中突然倒地,120到场急救约20分钟后死亡。
石某宇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事发当天下班回家后,其通过微信与同事、客户洽谈工作,其最后与同事“大宇”的聊天时间是19时22分;19时55分,石某宇所在微信群的其他同事仍在继续回复工作内容。
2020年10月19日,石某宇的配偶田某静向荔湾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同年12月25日,荔湾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对石某宇的死亡决定不予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
田某静不服,起诉荔湾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广州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判决驳回田某静的诉讼请求。田某静不服,提出上诉。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二审认为,石某宇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其经常下班后用微信回复工作信息,结合广州市潺泉贸易有限公司的员工董某陈述,其与石某宇负责的工厂晚上都在生产,在生产过程中遇到问题都会相互联系,多年来一直如此。由此可见,石某宇回家后继续处理工作是常态。具体到本案中,2020年7月13日事发当天19时5分,石某宇在名称为“港侨业务”的微信群回复工厂进度,19时10分,石某宇在该群回复“应该都收到了”;19时22分与同事“大宇”微信对话讨论收货问题。上述证据互相印证,可以证明石某宇当天下班后,仍使用微信处理工作,其在家用微信处理工作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延伸。虽然石某宇最后推送信息的时间是19时22分,与其倒地的时间19时40分,存在时间差,但考虑到突发疾病发病到死亡有一个持续的阶段和过程,且在19时22分后石某宇再无推送信息,故可以认定石某宇符合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的情形。
据此,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二审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撤销荔湾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三、责令荔湾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田某静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表示,科技的发展为工作模式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和选择,微信等具备实时发送文字、语音、图片、视频功能的通迅工具低成本、高效率,职工可以随时随地在线处理工作,甚至成为某些职业群体的工作方式,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传统的线下坐班处理工作的时空限制。因此,对职工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确定,并不必然局限于固定的上班时间、地点。因工作需要,职工下班后在家继续通过微信处理工作的,同样应当包含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工作岗位”范畴。
本案中,石某宇上班时的工作方式是通过微信对接同事、接洽客户,下班后继续通过微信处理工作是其工作常态。事发当天,石某宇从上班开始至其突发疾病倒地,其持续在微信处理工作,具有连贯性。石某宇在家回复工作信息时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应当视同工伤。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刘威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