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翻书党

两岸青年网络文学大赛结果揭晓,频繁交流是发展大势

杨卓君

2017-09-30 09:23  来源:澎湃新闻

1998年,台湾作家痞子蔡的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点燃了网络文学的第一把火,这股风气吹过海峡在大陆迅速蔓延开来。20年来,网络文学以迅猛的速度进入到大众生活,影视、动漫、游戏等多个渠道都能看到网络文学的身影。
为增强海峡两岸文学界的交流,加深两岸青年的文学认同、文化认同和情感认同,浙江省作家协会、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台湾旺旺中时传媒集团于2017年5月联合主办了“梦想起航:两岸青年网络文学大赛”。短短3个多月,两岸赛区共收到投稿540部,投稿作者多为90后,投稿题材涵盖历史、言情、奇幻、科幻、悬疑等领域。
国台办新闻局局长、新闻发言人马晓光(右)为猎户座悬臂(左)颁奖
9月28日,“梦想起航:两岸青年网络文学大赛”在杭州西溪湿地举办颁奖典礼。最终,大陆作者猎户座悬臂、台湾作者纳兰采桑分别凭借作品《漫长的一天》、《碧落人间情一诺》斩获了大赛一等奖。此外,大赛还评选出了最佳人物奖:不画的《民国女书商》,最具创意奖:kaka的《回归线》,最佳文笔奖:逐浪浮蕊的《施瓦奶奶》。颁奖典礼结束后,多位知名作家、获奖作者,以及出版界、影视界专家参与了“两岸网络文学交流与融合发展”沙龙,分享各自的创作经验和创作历程,展望了两岸文学和影视合作的广阔前景。
“大陆文学和影视还欠缺创造力”
近些年来,网络文学发展蓬勃,类型化已经非常清晰,拥有无限广阔的市场。但在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看来,大陆的文学和影视市场还欠缺创造力,以及如何将这样的创造力变成产业链体系,进行职业化的操作。比如《芈月传》的作者蒋胜男,她拥有教授级别的水平,将很多女性大历史的文化挖到了极致,但同样需要更新鲜的血液,跟更新鲜的伙伴一起碰撞与交流。
从创作到创富再到最后的创业,这是南派三叔、蔡骏等知名网络文学作家经历过的三个阶段。“创作是作者自己的事情,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前辈作家们提出参考性的建议,并为每一位优秀作者创富、创业搭建一个良好的平台。”郑重如是说。
他认为,台湾创作的土壤很丰富,但市场空间有限,加深两岸文学、影视的合作与交流,创富在大陆就可以成为现实。比如曾经拍摄过《王子变青蛙》、《命中注定我爱你》等偶像剧的台湾导演陈铭章,根据大陆作家施定柔的小说《沥川往事》改编、拍摄的电视剧《遇见王沥川》曾在大陆取得了不俗的收视率,被网友称为言情剧中一股清流,这正是典型的两岸出版影视业的融合发展。
台湾网络文学的发展困境
台湾道田出版社李赫首先回忆了大学时的创作经历,彼时电脑还没有普及,写作都要通过“爬格子”的方式来完成,能够接受投稿的也只有少数几家报纸。而当下网络文学的热潮让他感受到了文学热闹、多元、活泼的一面。
纳兰采桑(中)
台湾网络作家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开了网络文学的先河,但是台湾的网络文学发展并不顺利。首先台湾的市场小,网络文学只在小范围内流行,并且没有制定大规模的发展规划。比如台湾鲜鲜出版社曾经出版过多本轻小说,还成立了网站,开发了阅读器,但最后都不了了之,没有形成太大的影响。
虽然大陆的红袖添香网、起点网与台湾的文学网站有合作,但仍然存在宣传不足的问题。近年来,台湾的新生儿逐年减少,而网络文学的受众大多为年轻读者,人口不足同样撑不起网络文学的发展。其次,网络阅读途径的多元化,比如脸书、微博等社交软件也对网络文学的阅读量造成了冲击。此外,台湾的付费阅读并不多,这也会影响到网络文学的永续发展。以上种种对台湾网络文学发展来说,都是不得不直面的现实困境。
未来网络文学该怎么走?我们应该看到什么样的先机?李赫给出的答案是“朝影视IP发展”,因为市场小,读者少并不代表你的作品是没有价值的。而网络文学的价值正在于其多元化和独特性,能发人所未发。他认为,如果台湾可以诞生一部非常好的IP,横扫全世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网络文学”这一概念并不存在
作家蒋胜男认为,“网络文学”这一概念并不存在。因为网络只是一个载体,远古的时候,我们把文字记载在甲骨、青铜器以及竹简上,最后又变成了纸质的印刷品,而今天则变成了网络,所以我们不能说这种文学是甲骨文文学,那种文学是竹简文学或活字印刷文学。每一种载体的变化对于文学来说是一小步,但对整个社会文明来说是一大步。每当一个载体发生变化,这个载体的成本会越来越低,受众越来越大。
沙龙现场:蒋胜男(左)和郑重(右)
在蒋胜男看来,网络文学的质量是不断上升的,网络文学的类别也一直在扩大,但贯穿始终的是不变的人性。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甚至可以说从《牡丹亭》到《遇见王沥川》都是一样的故事。最俗套的例子便是私定终身后花园,才子及第中状元,奉旨完婚大团圆,一开始每个人都知道结局,但仍然有人会抱着很大的热情边看边哭。这包含了人类共同的诉求——男性会认为我缺少一个仙女、狐仙来投资我;女性则会幻想,如果婚姻能够再来一次,我能否选到一支“潜力股”。
如果作品能够满足观众的内心诉求,哪怕这个过程再上演一百回,读者和观众仍然可以跟着这个故事同哭同笑、同喜同悲。她认为,文学正是我们庸长生活中,过去被生活挤压透的生活当中的内心的一种投射、救赎与共鸣。当你内心的这种共鸣特别强烈时,一定在网络的连接处有无数的人跟你共鸣。
如何想要找到最受读者欢迎的点?蒋胜男最好的方法就是写你最喜欢的故事,而不是写你认为市面上最受欢迎的一个故事。因为创作最有意思的一点是,无论你写什么东西,哪怕是写得再小众,整个华语圈中有那么十几亿人存在,总会有人能够与你产生共鸣。只要自己的内心在写作时与他人是共振的,那就永远会有人看,因为网络是打破所有的空间而存在的,不存在地域的问题。
两岸文学作品更频繁的交流是发展大势
今年上半年,两岸合作的大IP《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破400亿次点击量,成为上半年点击率最高的一部电视剧,被评为全球年度最受欢迎的十大剧目之一,而7月份《楚乔传》打破了这一记录,极大地振奋了两岸网络文学工作者的信心。
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海报
华策集团负责人王颖认为,文化创意产业是未来最大的新兴实业,娱乐媒体行业仍将长期处于蓬勃发展期。虽然行业内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总的趋势是向上的,而且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文化交流现在更加频繁和无边界,华语文化复兴不可逆转。
青春文学作者明星煌认为,台湾地区优秀IP有其创意性以及独特的创作背景文化,大陆的影视制作则非常成熟,且作品和观众是最多的,所以两岸作品更频繁的交流是未来网络文学以及相关产业的发展大势。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臧继贤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