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古代艺术

月夕赏花,故宫藏钱选《八花图卷》名目图考

孙净

2017-10-04 12:24  来源:澎湃新闻

《熙朝乐事》有记:“花朝月夕,世俗恒言,二、八两月为春秋之半,二月半为花朝,八月半为月夕”。花朝节为纪念百花生辰之俗,历朝皆有“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般春,万紫千红披红锦,尚劳点缀贺花神”的旧例。今为月夕之日,不如寻伴赏花去。正在故宫博物院武英殿举行的“赵孟頫书画特展”中,一幅钱选的《八花图卷》让人对春花秋月心生向往。
钱选的《八花图卷》
秋天的北京光照宜人,故宫博物院亦随旧例将最隆重展览安排在金子一般的时节。“千里江山”特展青绿传承敷色技巧,一片金光蓝影摄人心魄。人潮涌动的江山之前,不禁感慨原作难见,而我最怕喧闹看展,于是避开人群去往武英殿前。
武英殿原是明清两朝斋戒理政的偏殿,后经政权更替交叠,康熙后转为修书处,沾得文人书卷气息,最终成为书画陈列场所。正殿巍峨方正,黄瓦红墙,殿前伫立百年松柏散发英姿,衬着北京九月蔚蓝明净的天,令人心情愉悦。
故宫内院红墙绿荫
9月6日起, “赵孟頫书画特展”正在此处举行,初初浏览一过,之前仅见过真迹两幅,其他均为初见,不免心潮澎湃,元代赵子昂及其关联的存世佳作齐聚一堂,实属难得。展览涉及作品繁多,且件件精妙,无法赘述。因平日关注怡情悦目的花卉绘画居多,入场左手便是钱选的《八花图卷》驻足停留良久不愿离去,简叙观后心得。
《八花图卷》右起藏经书页装帧为引,其弥足珍贵的属性彰显。钱选细笔描摹八款之花,每种皆令人叹为观止,北宋画院精细摹写的技巧犹在,而摈弃院画生硬板滞的积习,继而增添文人绘画笔墨逸趣的清雅意境,此类微妙感受唯有观赏原作方可拥有无法言传的深刻体会。故宫官网展览相关信息标注八花名目为“此图卷分别绘海棠、杏花、桃花、柑橘、梨花、栀子、月季、水仙八种花卉”。细看之下,发现名目略有混淆。其中水仙、桃花、梨花、海棠(垂丝)四种写实具形,细节特征易于辨认。海棠为垂丝款,从花卉传统造型上可寻得大量类似作品,并影响后世同类题材颇深。特别在于主体海棠敷色雅正,背景中繁叶直株采用淡墨轻描,构图手法令人印象深刻,足以令其从众卉中脱颖而出。
《八花图卷》之海棠
《八花图卷》之水仙
《八花图卷》之桃
左起第二株为月季,相关资料误作【牡丹】不足为奇,两者本近,国色天香出镜频繁所致。细微差别需借助特征区分,牡丹为灌木,花只生茎顶,花瓣堆叠繁复,最关键的区别在于叶片,牡丹之叶是分叉式的三瓣,而月季叶则是羽状复叶,茎干带刺。表象上中国传统绘画不及西方写生来得事无巨细的如实不漏,但叶片特征的表达使其区分一目了然,这便是传统绘画写实技法的高妙所在。
元,钱选《八花图卷》之月季
芥子园画谱,月季
左:宋 佚名,《百花图》牡丹局部;右:清,恽寿平《花卉册》牡丹局部
舜举之栀子花型丰硕,初看之下和实花相去略远。值得欣慰的是,另一卷美国佛利尔美术馆所藏《来禽栀子图卷》提供绝佳对比范例,这本是钱选存世作品中和《八花图卷》关系最为紧密的一件。
元,钱选《来禽栀子图卷》美国佛利尔美术馆藏
左:美国佛利尔藏《来禽栀子图卷》(来禽局部);右:故宫藏《八花图卷》(来禽局部)
因为手卷所绘两株花卉,无论从造型着色笔墨几乎和《八花图》的两株完全相同,甚有复制摹写的感觉。暂且不论其他细节,至少此卷提供清晰的名目信息,《来禽栀子》的题名或略有误导,最初的联想是嘉木招禽,不禁试问,画上飞禽何处?其实不然,从赵孟頫题跋内容可知“来禽、栀子生意具足,舜举丹青之妙,于斯见之。其他琐琐者,皆其徒所为也。”此处“来禽”实为一种植物“来禽花”,亦称林檎。明代《三才图会》记述林檎的果实性状,外形和李奈相近,其味甘甜肥美,招致禽鸟争恐哄抢故为名。清代吴其濬(1789-1847)《植物名实图考》附图并记“林檎开宝,本草始著录即沙果。李时珍以为文林郎果即此”附图有花叶及果实形状。
清,吴其濬《植物名实图考》林檎内页
来禽花含苞初放时为浅绛绯红,盛放时期花色渐白色或粉白,钱选之来禽层染深浅不一的粉白可谓栩栩如生。与之比肩是栀子,整花纯白,含苞待放、绽放凋敝万千姿态。根据此两卷,确切提供关于名目定义,纯白株为栀子,粉白株为来禽,而非故宫所注的杏花。
另一种相关联想,佛利尔的《来禽栀子图卷》和故宫藏《八花图卷》之间存在一种怎样的关系?两者互为稿本?谁先谁后都是值得研究的问题。《八花》因有赵孟頫确切题记年份,广泛被视为作于1289(至元廿六)年,佛利尔图卷则只能模糊定位13世纪晚至14世纪早期之间。
钱选《八花图卷》后有赵孟頫的题跋
毫无疑问,两者使用几乎相同的底稿,细微差别仅见于若干颜料染色所营造出不同的视觉效果。至于先后顺序,现存资料或难以复,但为“画本、粉本、起样”提供经典范例。两者装裱格式也曾引发讨论,最初的格式到底是册页还是手卷,画心尺幅相关信息是否暗示了两者从册页的形制改装手卷的可能性。
左:白丁香;右:植物名实图考,丁香花
《八花册》居中细小繁茂单株植物故宫定名为柑橘,其他论述中也有作桂花、丁香之流。从大致树形上貌似桂花,细看之下绝非桂花之密集簇拥,花型亦区别与木樨的圆润繁碎。至于丁香,花裂四开,顶生聚伞圆锥状,以上几条和图式所绘相去甚远皆可排除。倒是柑橘花,无论从枝条、叶片、花型上最为接近。可惜历代存世花卉作品柑橘花确实少见,几乎不见其墨迹踪影。植物类史料大多将柑橘划分在果木类,只见其果不见其花。倒是在古诗中与之邂逅,南宋刘克庄《橘花》(1187-1269)诗曰“一种灵根有异芬,初开犹胜结丹賁。白如薝蔔林中见,清似旃檀国里闻。淡月珠胎明璀璨,微风玉屑撼缤纷。平生荀令熏衣癖,露坐花间至夜分。”诗中极尽渲染柑橘花的异香灵根,花蕊在月下晶莹璀璨如珠胎,花瓣在清风中如玉屑一般缤纷,可见宋人颂咏柑橘花已有传统,并与钱选笔下植卉有暗香浮动的诗画呼应。综上所述,故宫藏《八花图卷》之八花从左至右为:水仙、月季、栀子、海棠、柑橘、桃花、梨花、来禽,其中柑橘和来禽在传世植卉作品中罕见,亦是珍贵图绘文献史料。钱选所绘八花之精妙意境唯有诗赋对应其绝美之资: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之水仙,万岁楼前锦绣堆之月季,雪魄冰花凉气清之栀子,沁痕犹有泪胭脂之海棠,淡月珠胎明璀璨之柑橘,万枝丹彩灼春融之桃花,玉作精神雪作肤之梨花。
柑橘花
元,钱选《八花图卷》之柑橘花局部
2013年驻留华盛顿佛利尔期间,曾在库房亲见《来禽栀子图卷》二回,展卷布列之后,屏气凝神观赏此卷之后竟有些失魂落魄。粉白颜料在泛黄纸本跃然呈现一种岁月历练之后的静谧至美,细腻勾勒笔触之下全无半点矫饰和牵强,自然界花开花落百年之长,钱选笔下的来禽栀子只定格在绝美的瞬间,永不凋零。
(作者系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研究员 )
附:钱选的《八花图卷》(横屏观看)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黄松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