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古代艺术

大英博物馆修复敦煌巨作之十一:即将告竣,刺绣似更鲜亮了

澎湃新闻记者 陆林汉 实习生 孟悦 报道

2017-10-10 08:37  来源:澎湃新闻

“修复‘灵鹫山’”,第十一集。 视频来源 大英博物馆 翻译 孟悦 编辑 陆林汉(05:48)
来自敦煌的巨幅刺绣在大英博物馆修复中会面临哪些问题与新的发现?
大英博物馆“斯坦因密室”内藏有一件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巨幅刺绣《释迦牟尼灵鹫山说法图》(国内专家称应为《凉州瑞像图》)。近期大英博物馆正在重新评估它目前的状况,做一些必要的修复,并将修复过程制作成视频“修复‘灵鹫山’”(Conserving Vulture Peak),每周播出。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陆续编译每集视频,展现难得一见的文物修复过程。本文文首的视频为第十一集,也是最后一集。目前,这幅刺绣的修复工作已接近尾声。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这一唐代巨幅刺绣是英籍匈牙利探险家与学者斯坦因盗买带出中国,于1919年入藏大英博物馆。
在经过分析染料、清洁刺绣表面、替换旧的修复布料、去除原来的缝线、将修复好的刺绣缝合固定在展示板上后,目前,这幅刺绣的修复工作已接近尾声。
织物修复师Monique和Hannah都对修复成果表示满意。她们认为,“能够去除先前的修复,并且阻止未来将会由这些脆弱的布料和不稳定的支撑架所带来的损伤实在是太好了。现在我们的修复成果能够对整件刺绣本身提供一个良好的支撑,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把所有部分都支撑起来了。”她们认为,在经历清扫工作和制作新背衬后,刺绣比以前看起来要更鲜亮了。
在比较深的颜色上可以看见保护网
虽然保护网对视觉效果有那么一点儿轻微的影响,可以在比较深的颜色,例如蓝色上看到它们,但是它带来的好处要远远超过这些。有了支撑就可以确保这件作品能在世界各地巡展,同时也利于它的垂直储存。
同时,大英博物馆科学研究部的博士后研究员Diego Tamburini已经完成了样本的采样分析工作,分析的样本超过25件。
样本分析
样本分析
其中,棕色出现在刺绣的轮廓线上,研究员提取了至少三件样本进行样本分析。结果显示棕色是一种基于丹宁酸的染料。
在两种来源不同的红色中,一种红色来自于佛祖的长袍上,另一种红色的样本来自佛像左手的边缘部分。佛祖长袍上的红来自茜草,茜草是红色中用的最多的,在各个国家地区都有被使用。而很可惜,另一种红色没有被鉴别出来,这也为我们留下了一个小谜题。
粉色虽然无法清楚地从作品的前面看到,但当在紫外线光下照射的时候就能看到了而早前提到的红花染料也已经被确认使用了。红花花瓣可以被用作黄色和红色的染料,还可以用它来得到粉色的渐变。
红花花瓣
最后是紫色。早前研究员提到过出现在条纹上的真正的紫色——提尔紫,实际上不是这样。条纹上的紫色其实是两种着色剂的混合物,一种叫做紫草,这是中国地区一种典型的植物,还有一种是苏木,这是一种红色的染料,来源于树心的部分。这两种染料混合在一起才得到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种颜色。
紫草
苏木
Diego表示,目前已经成功地鉴别出了刺绣中几乎所有的染料,除了其中的一两个。为了了解没有被鉴别出的染料是什么,研究员列了一张来自中国的植物清单。其中的一些在大英博物馆的收藏中,只是还未被分析。一些是在其他的博物馆里,还有一些来自中国药学机构。
同时,研究员说到:“当然,在这样一件作品中,有一点儿小的神秘感总是很受欢迎的。”
在视频结尾处,修复师们认为他们所使用的技术是符合保护伦理条理中的可逆性的。所以一旦将来这些保护材料开始降解又或者是无法发挥它们作用的时候,移除或者重做会变得相当简单直接,同时又会很安全。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陆林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