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古代艺术

茜茜公主从上海走进了紫禁城,匈牙利文物首次在故宫展出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竹君

2017-09-29 08:24  来源:澎湃新闻

“真实”的茜茜公主在结束上海博物馆之行后,到北京故宫了!
1955年,一部奥地利电影《茜茜公主》风靡一时,让世界知道了这位来自巴伐利亚的美丽公主。2017年9月27日,“茜茜公主与匈牙利——17-19世纪的匈牙利贵族生活”在故宫博物院神武门展厅隆重开幕,这是具有传奇色彩的匈牙利文物首次在故宫博物院展出。

展览海报
作为中国与匈牙利两国文化交流的桥梁,紫禁城迎来了体现这一时期风貌的珍贵历史文化遗产。本次展览分“哈布斯堡王朝与匈牙利”、“衣着服饰”、“日常生活”、“武器装备”、“宗教信仰”五个视角回望那个时代,共向观众呈现149件(套)珍贵文物,均来自匈牙利国家博物馆。匈牙利国家博物馆是匈牙利最早建立的、藏品最丰富的博物馆。“茜茜公主与匈牙利——17-19世纪的匈牙利贵族生活”展览本次来到中国是一次联合巡展,本阶段在故宫展出。
开幕当日,匈牙利国家博物馆总馆长沃尔高·拜奈代克·伊姆雷、匈牙利国家博物馆历史部主任亚泽尔·埃斯特,匈牙利国家博物馆总馆长秘书瓦拉迪·安娜、匈牙利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宋妮雅,以及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王亚民、副院长任万平出席展览活动。
此次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即可参观,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月3日。
茜茜公主的传奇人生
茜茜公主本名伊丽莎白·阿玛莉亚·欧根妮,1837年12月24日出生于巴伐利亚王室,受到父亲的影响,她从小生活在氛围比较宽松的环境。
伊丽莎白皇后(即“茜茜”)的肖像画
这幅石版印刷作品的作者是奥地利人,他是当时最多产的肖像版画师之一。皇后在这幅画中容貌稚嫩,头发盘成一个圆包,展现了她在19世纪50年代时的样貌。她的美貌和身段无懈可击,人们狂热地崇拜她,并将她画得完美如古典雕塑作品。
当伊丽莎白的姨妈,奥地利帝国的女大公索菲为儿子弗兰茨·约瑟夫一世来提亲时,本来,索菲女大公提亲的对象是伊丽莎白的姐姐海伦公主,但在会面中,弗兰茨却对伊丽莎白一见钟情。几天后,两人就订下婚约,并举行了婚礼。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伊丽莎白皇后和他们的孩子吉塞拉、鲁道夫、玛利娅·瓦莱里娅
这幅版画大约作于1867-1868年间。公主吉塞拉和她的弟弟鲁道夫,以及他们的母亲伊丽莎白皇后穿着匈牙利式样的服装,皇帝穿着一套骠骑兵制服。皇帝夫妇最小的孩子,仅几个月大的玛利娅·瓦莱里娅坐在母亲的膝盖上。这幅画面的背景宛如置身田园,远处隐约可见布达皇官以及链子桥。
童年无拘无束与哈布斯堡宫廷内种种苛刻的繁文缛节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在子女抚育的问题上更是与婆婆发生严重冲突,抑郁的情绪侵蚀着这位年轻皇后的健康。1867年,她完成了一生最大的政治使命—推动奥匈帝国建立,加冕为匈牙利王后。
身着匈牙利王室加冕礼服的伊丽莎白皇后
身着加冕服饰的伊丽莎白皇后
这幅版画中的皇后身着加冕服饰。事实上只有极少数人能目睹她参加仪式,因此,画家只能参考其他作品进行创作。画中衣裙与现实中皇后所穿的加冕礼服裙相类似,除了佩戴的珍珠串略有不同。皇后身穿正式的礼服,头戴王冠(这顶王冠属于哈布斯堡家族,最初是为斐迪南五世的妻子玛丽·安妮打造,后经改造,由伊丽莎白皇后在加冕典礼上使用),颈间叠戴至少两串珠宝。加冕礼服由巴黎制衣人参照传统匈牙利服饰进行制作。根据以往传统,这件服饰被捐赠至斯普雷姆主教区,并被制作成一件祭披。
1889年,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与伊丽莎白唯一的儿子鲁道夫皇太子自杀身亡,皇后从此陷入深沉的悲痛之中。她从此只穿黑色,漫无目的地游走于欧洲。1898年伊丽莎白在瑞士的日内瓦被无政府主义者路易吉·卢切尼刺杀去世。
伊丽莎白皇后肖像
这幅画是在茜茜公主死后,画家约瑟夫·卡贝应她丈夫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要求所画。此画被赠予伯爵夫人玛利亚·菲斯提蒂兹。自爱子鲁道夫死后,茜茜公主便常年身着黑色,以此为念。
伊丽莎白皇后的上衣
这件上衣的袖子是典型的19世纪90年代的样式。在儿子鲁道夫于1889年去世后,伊丽莎白皇后便只穿一身黑衣,以显示自己无尽的哀思。这件衣服很可能是她在频繁的旅行和散步时所穿,由宫廷裁缝约瑟夫·费希尔为她量身定做。
伊丽莎白皇后的腰带
伊丽莎白皇后的鞋
17-19世纪匈牙利贵族生活
匈牙利位于欧洲中部,西傍阿尔卑斯山,东接喀尔巴阡山,蓝色多瑙河像一条飘带蜿蜒流经这片土地。不仅自然景观独特,而且历史悠久,文化多样。17-19世纪的匈牙利,欧洲历史上著名的哈布斯堡家族几乎统治了匈牙利全境,使匈牙利虽具有独立的政府,却没有独立的王室。并最终渗透到了经济、文化、军事、日常生活乃至宗教信仰等方方面面。
匈牙利贵族男女服装
这幅作品不仅展现了匈牙利传统服饰风格,还含有影射义,暗指匈牙利贵族致力于解救欧洲,使各国不再受法国压迫。画面底部中央的四行德语诗写道:“匈牙利贵族并不爱金银,他们热爱军刀,并深知怎么血洗法国人。”作品中极具匠心的网格线设计和艳丽的着色均为其增色不少。
1790年的匈牙利士兵和贵族小姐
这幅雕版印刷品是1816年出版的维也纳风俗历史系列作品中的一幅,在画作的底端是用匈牙利文和德文书写的标题。它是由皇家军队的工程人员绘制的。画中展现了一个匈牙利士兵在与一个贵族小姐告别。他们身着典型的传统匈牙利服饰,许多匈牙利人认为这样的穿着不仅漂亮,且也有助于激发爱国热情。1790年前后的三十年间,许多人匈牙利拒绝跟随法国和德国的时尚潮流,而是选择穿着传统的民族服饰。在当时的一些研究中声称当时的匈牙利女性服饰可与法国服饰相媲美、当时其他国家的男人们认为匈牙利女性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在位时期,随着民族意识的觉醒,匈牙利独立运动如火如荼。匈牙利与哈布斯堡王朝被置于天平两端,随时会演变成剑拔弩张之势。此时,伊丽莎白皇后的出现,成了缓解这种紧张态势的一剂良药。她与匈牙利人民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共情心理,匈牙利民族自由、奔放的特点与皇后的个性十分契合,从而生出股强烈而质朴的动力,推动着皇后为匈牙利的事业而奔走,也点燃了匈牙利人民追捧这位美丽皇后的一切热情。
1866年,在她的牵引下,促使奥地利和匈牙利通过多次秘密和谈,最终达成了和平协议。第二年,奥匈帝国成立,她在匈牙利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和最悲伤的时光,也穷尽一生极力为匈牙利人民争取应有的权益。
权杖和宝球
权杖的使用源于10-11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家仪仗用品。一端呈球形,由水晶制成,三面饰狮子,可能是在10-11世纪的埃及法蒂玛王朝时期制作的,这一时期的匈牙利可能是在圣·斯蒂芬一世的治下。宝球,象征着主宰世界,形如天球。类似形态的球体在古代也出现过,是统治者的象征。这种顶部带有十字的宝球也可见于拜占庭帝国或卡洛琳王朝的插画中。此外,神圣罗马帝国的君主亨利二世在1014年从罗马教皇处获得此物,表明了对他皇权的认可。这枚匈牙利宝球的材质为银镀金,顶端有两个十字,展现了匈牙利阿尔帕德王朝的纹章:以代表着阿尔帕德的红银相交的条纹为地,其上列有狮子。由此图案可知,这枚宝球很可能是在14世纪早期,查尔斯·罗伯特国王(1310-1342年在位)统治时期所制作的,可能是由之前使用过的某一标志脱胎而来。这幅套色石版画是基于拉约什·劳舍尔的绘画作品所印制的,经巴黎初版后再版。
本次展览萃选匈牙利国家博物馆所藏的152件(组)文物精品,从社会风貌、衣着服饰、日常生活、武器装备以及宗教信仰等五个方面,见微知著地展现匈牙利在17-19世纪的历史、文化和艺术风貌,尤其重点展示了伊丽莎白皇后对匈牙利的深厚情谊,以及匈牙利人民对皇后的深深思念。
圣母子
玛利亚采儿教堂是匈牙利历史上最重要的圣殿,安茹王朝的拉约什一世(1342-1382年在位)建造了这座中世纪教堂。17世纪下半叶,由匈牙利贵族出资,将其翻修为巴洛克式建筑。本作展现了圣殿中的一幅壁画,是由一位修女艺术家制作的原始版画的后世翻印版本。图片中,圣母玛丽亚正在微笑,她身着蓝色斗篷和红色上衣。在她头部附近有光环和珍珠,展现了神圣感。圣子的头顶被光环围绕,身着绿裙,状似祈祷。图片四角饰有波兰匈牙利安茹王朝的纹章(双十字纹样,阿帕德纹样和百合图案,鸵鸟啃食马掌的场景,以及雄鹰)。代表安茹王朝的百合标志在背景中反复出现,一如在原画中一般。
匈牙利女性裙子
这条由云纹绸制作的裙子,有着非常长的裙摆,裙摆边缘绣满美丽的鲜花,呈“S”形排列。人们使用柔软、纤薄、光滑且带有图案的丝带来点缀,丝带的梭形花边绕裙摆缝制一圈,边缘饰金线。贵族们喜欢身着祖先的服饰,或在定制新衣时加入一些祖先服饰上的元素。
匈牙利束身衣
法式的粉色绸缎上点缀着黄蓝相间的小花,背部和两侧饰有以银线和丝带织成的扇叶状梭结花边。背面有鱼骨和金属片加固,鱼骨片藏在衣服里,覆有鹿皮。束身衣前侧有一条系带穿过金属环扣,用以调节衣服的松紧。束身衣的内衬为白色麻布。匈牙利女士们习惯在麻布衬裙外穿上这种束身衣,并穿上与束身衣相同材质的大蓬蓬裙。
匈牙利软帽
这类软帽上通常会饰有玫瑰花朵,但这顶软帽上的玫瑰花是在后期修复时加上的。这样的软帽往往是在婚后佩戴的,起初,佩戴这类软帽是贵族妇女的特权,到了18世纪后,平民阶层的女子也可以佩戴这类帽饰了。
匈牙利男童宴会装
根据记载,这套服饰是为玛丽娅·特蕾莎的长子约瑟夫制作的。衣服上的图案显示出这是一套匈牙利式的服装。之所以选择穿着这样款式的服饰,目的在于获得匈牙利各位领主的支持,使他们因此而认同约瑟夫能够继承为匈牙利君主。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韩少华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