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市场

马克龙索邦大学演讲:“密特朗以来对欧盟未来的最好规划”

王子琛

2017-09-28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6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索邦大学发表演说,提出一系列重塑欧洲的建议主张。 东方IC 图
 “马克龙的欧盟改革演讲比密特朗以来的任何法国政治家都要好”,法国总统的演说还未结束,英国卫报记者Jon Henley就在推特上下了如此论断。
这不是个别人的意见。在欧洲的经济学家和分析人士看来,马克龙9月26日晚上在法国最古老的高等学府索邦大学面对来自欧洲各地的学生进行的欧盟改革演讲,是乐观、大胆、积极而不空洞的。在欧盟已经花了过去十年中的所有精力来谋求生存下去的时候,《金融时报》和Politico的评论都认为,是时候让欧盟开始重新有一些建设性的东西了——这正是总统的方案希望实现的。
欧盟改革:竞选时的承诺
这不是马克龙第一次清晰明确地表达自己捍卫欧盟的立场。长期以来,即便是支持欧盟的各国政治家,由于担心触怒疑欧选民,都不愿意在竞选中过多提及欧盟。马克龙是主流候选人中第一个这样做的。他的竞选集会上舞动着的不仅是法国国旗,还有欧盟十二星旗。他代表的不仅是一个乐观的法国,也是一个乐观的欧盟。
年轻的总统擅长用符号来刻画自己的竞选的形象和主题。在4月份的一次竞选中,马克龙和欧洲绿党党团主席科恩-本迪特共同登台,后者既拥有法德两国的血统,还是一名坚定的欧洲联邦主义者。时值勒庞一改惯例在自己的演讲中撤掉了作为背景的欧盟旗,于是马克龙在舞台上举起了那面蓝色的旗帜,宣称:“我们属于欧洲,我们要捍卫欧洲的价值观……勒庞女士,你放弃了它,但我们要举起欧盟旗,我们会捍卫欧盟。”
同样坚定而不留余地,同样充满着符号和象征意味,马克龙不顾德国大选后默克尔地位削弱的变局,坚持在选后两天按照原计划开始了这次演讲。他的开场白简洁、直观、有力:“我们要谈论欧洲。有些人会说,又是欧洲?——他们最好能习惯这一点。”
欧洲一体化是欧共体成立以来半个世纪的理想,《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订几乎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纪。可随之而来的是东扩带来的不平衡,欧盟宪法公投在法国和荷兰的失败,以及强行以《里斯本条约》取代原定宪法酿成了严重的“民主赤字”问题。接下来是横跨欧洲的债务危机和难民危机,欧盟似乎摇摇欲坠——英国脱欧被许多人视为给欧洲敲响了丧钟。
然后人们来到了2017年。荷兰阻止了PVV,法国阻止了FN,德国阻止了AFD。亲欧的总统在法国上任,而梅政府的“硬脱欧”“强大而稳定的政府”成为了一个笑话。欧洲的失业率在下降,GDP增长在加速(尽管在2016年欧元区经济才回升到2008年前的水平),央行给出了乐观的预测,但所有人都明白,极右势力的退潮只是暂时。它们仅仅是被击退,却并未被瓦解,欧盟需要一个崭新的方案。
马克龙的竞选纲领就包括一个更加一体化、更加民主、更加灵活、也更加有保护作用的欧洲。忙于国内竞选的马克龙并没有急于放出改革的细节,但深知欧盟不能继续浪费机会的默克尔却一反曾经对欧盟改革的态度,在马克龙当选后首次访德时对可能的改革计划张开了双臂。德国大选对马克龙而言不是一个乐观的结果,默克尔的弱势使得反对欧元区共同财政预算或共同财长改革的自民党在组阁谈判中话语权加强,而一贯支持马克龙欧盟改革思路的社民党因为其历史最差的成绩排斥了再一次“大联盟”政府。
即便如此,马克龙依然坚持在这一天发表演说。有分析人士认为,马克龙准备通过这一演讲来影响德国组阁中的各个党派,向德国政局施加压力。有内部消息指出,默克尔曾经在发表演讲前特地向巴黎去了电话,告诫马克龙,这个方案不要过于疯狂。
默克尔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个细化竞选承诺的方案演说大胆、乐观、有可操作性、雄心勃勃——但绝不疯狂。
马克龙的欧盟前瞻
欧盟长期以来被以民主赤字、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分离、官僚决策的低效、缺乏有效的共同政策等理由诟病。马克龙在索邦大学提出的,并不是一个应对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而是一个庞大的、可以循序渐进完成的规划表。正如Politico的高级评论员Pierre Briancon所言,人们原本等待的是一个欧元区改革方案,得到的却远比他们所能预期的多得多——是对欧洲未来数十年发展方向的蓝图。
综合各大媒体的报道和分析,马克龙的欧盟改革计划以民主、创新和保护为主旨,可以划分为安全、国防、环保、农业、移民、经济发展、教育、欧盟机构改革和欧元区改革九个方面。笔者大略整理了马克龙在这些方面的具体改革计划——通过这份计划可以看出,如果有朝一日这些政策被全部落实,人们将会看到一个崭新的欧洲,一个联邦式的欧洲。
国防方面的核心主张是2020年落实欧盟军队和共同军队预算。类似的政策其实早在7月份的法德内阁联席会议上就得到了通过,也是欧洲长期以来试图实现的目标。这一次马克龙将其作为欧盟防御改革的核心,可谓是顺水推舟、水到渠成。与此同时,马克龙强调对欧洲安全的保护必不可少,设立情报培训和分析机构、增设一支国民警卫队式的民防队伍、对恐怖主义进行公开的检查、加强欧盟的集体反恐力量。虽然右翼媒体热衷于塑造其无下限迎合难民、出卖国家利益的形象,但马克龙虽然欢迎移民,却从未放弃对欧洲安全的关注——甚至在法国的一些政治家看来,马克龙对安全问题的强调已经略有过火,以至于很可能妨碍到一定的公民权利。
难民危机一直困扰欧洲,不同国家采取不同政策,不相协调。默克尔在2015年的接收政策引发了欧盟内部的矛盾,而像匈牙利、波兰这样被有威权主义倾向的右翼政府掌权的国家甚至采取以邻为壑的措施,自己不收难民,而是千方百计把难民送到德国等邻国,以至于欧洲在应对难民问题上颇显吃力。马克龙提议设立共同的难民庇护营办公室,用以分享情报信息,并且可以协调共同的难民政策。与此同时,共同的边境警察和对难民进行融合培训等共同项目也意在避免难民危机的扩大,尤其是疑欧的右翼政治家继续借此进行炒作。许多疑欧人士认为是欧盟造成了不安全和外部威胁,马克龙则试图确保一个安全的欧洲——当然,笔者认为,在共同安全政策的具体细节方面,应当通过民主框架容纳更多的讨论和协调,以避免欧洲成为一个更大的排外舞台。
在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马克龙就认为欧盟应该成为环保议题的先锋。他用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让我们的地球再次伟大)回击特朗普,在全球变暖等环保议题上为欧洲和法国圈粉无数。马克龙的欧盟环保政策基本上是对一些既有环保政策的扩大和补充,包括对进口商品征收足额碳排放税,对电动汽车进行补贴等。欧洲各国在新能源和环保政策方面颇有经验,挪威(非欧盟国家)等国的碳交易市场运作成熟,欧盟也完全可能从中取经,完善这些环保方面的政策设想。
如果说环保是老生常谈,马克龙在农业政策上的倡议令许多人震惊。法国的小农一直受益于欧盟的CAP——共同农业政策,而马克龙认为这一政策并不能真正保护欧洲的农业,反而带来了低效率。他誓言要改革这一农业政策,并且共同加强对食品安全的检查。后者倒无突出之处,但法国农民一向是欧洲共同农业政策改革最大的阻力之一。当马克龙提出要改革CAP时,立刻有政治分析人士在推特上惊呼“天哪,马克龙真的还是法国总统么?”
拿自己开刀的做法并不仅限于此。在欧盟机制方面,马克龙倡议将欧盟委员会(commission)的人数削减到15人,而且大国(包括法国)首先放弃他们的位置。马克龙认为现在的欧盟委员会官僚化而低效,必须精简。除此之外,最重要的计划应当是在2024年前一半的欧盟议会议员从一个泛欧名单中选举。当前的欧洲议会选举是以各国为基本单位,各国的政党通过欧洲议会的协调组成欧洲意义上的“欧洲政党”,比如由欧洲各国保守派组成的“欧洲人民党”。而马克龙则认为,欧盟应该不再以国别为区分,而是在欧洲范围内共同选举议员。至于是不以国界为单位划分选区,还是要求欧洲政党提供政党名单进行选举,具体方式则尚未明确。除此之外,马克龙还希望重新签署一份法德合作协定,旧的这一合作协定——《爱丽舍协定》在1994年由密特朗和科尔签署,而马克龙希望2018年同样的日子他可以和默克尔签署新的条约。
除了政治方面用泛欧模式来培养政治认同感,马克龙还试图通过教育政策培养对欧洲文化和欧洲身份的认同。他倡议在2024年前设立20所欧洲范围的大学,并且要求每一个大学生在另一个欧盟国家至少学习半年。除此之外,他还希望欧盟的学生至少能够会两门欧洲语言,以利于多元身份认同的形成。
除了政治机制的改革,马克龙方案的重头戏还在经济领域。鼓励创新、尤其是鼓励信息技术和AI领域的创新是马克龙一直强调的,具体的政策可能是一个欧盟创新机构,以及对信息产业和数据化的补贴。除此之外,统合欧盟的经济政策在他看来非常重要,首要的一步是协调企业税基——这是正在进行的一项改革。而作为长远的设想,协调企业税率和社会保险在分配也必不可少。对金融流通征税,以及一个可调整的协调的最低工资政策,则用于改善欧盟内部的经济不平衡。资本流动易于人口流动,发展不均导致东欧劳工抢走西欧工人的饭碗,这两条屡屡被指责的共同市场内的漏洞,正是马克龙试图解决的问题。
更长远来看,马克龙还希望用一个共同的欧洲预算来实现共同投资。共同投资的资金来自共同的税收,比如先前设想的碳税和协调后的企业税。为此,一个欧盟财政部长是必要的,这个财政部长应该受到民主改革后的议会的控制。欧洲的发展确实是不均衡的,为了缓解这种不均衡,马克龙也公开敦促接受“多速欧洲”的设想。也就是说,这将允许部分欧洲国家先进行一些更深入的改革,不同国家的改革速度不尽相同。虽然这给人以划分一二三流国家的感觉而引发争议,但马克龙从始至终都是多速欧洲的坚持者。
这位年轻的总统总是喜欢给人们留下一些惊喜,从绕过特朗普拥抱默克尔,到“让我们的地球再次伟大”,这次同样有彩蛋。马克龙特意强调,作为以泛欧政党名单进行选举的试点,英国脱欧后遗留下来的73个欧洲议会席位,应以此方式产生。刚刚发表过脱欧方针演说的梅,又一次不幸地在网络上沦为了被比较的对象。
野心宏大,手腕精明
这一宏大的改革计划当然仅仅是蓝图,是纸面上的理想。要想真正推动下去,还需要切实的努力和许多细节上的推敲。不过,在媒体和政策分析界人士看来,这份蓝图的前景相对可称乐观。
《卫报》用赞赏的语气称这一改革方案是大胆的改革方案,也点明在大胆中具备着可操作性。《金融时报》更是认为马克龙在提出这一方案的过程中使用了许多技巧和手腕,以便于接下来可能进行的具体谈判。
如果要推行欧盟改革,马克龙首先需要获得德国的支持。默克尔在五月对马克龙的倡议表示了乐观态度,但那时没有人想到民调正在巅峰的CDU会在组阁上遇到如此大的困难。就在马克龙发表演讲当天,默克尔提名的党鞭作为唯一人选在党内收到了57名议员的反对票,而CDU的姊妹联盟CSU则出具了一份备忘录,作为和绿党联合组阁的红线——毫无疑问,他们在欧盟一体化改革上持有保守观点。就在昨日,又有消息传出,称财长朔伊布勒将成为德国国会议长,这意味着财长一职很可能被自由民主党盯上。一旦自由民主党谋求财政部长一职,则势必在共同预算、债务补贴等方面限制改革的幅度。与此同时,自民党一直坚持紧缩政策,强调加强欧盟的财政纪律,这也与马克龙试图启动大规模共同投资的方向格格不入。就在七月,马克龙还曾经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称,“如果默克尔和自民党联合组阁,那我就完了。”
然而,如果不进行重新选举,黑黄绿的牙买加联盟几乎是唯一的选择,自民党入阁已经不可阻挡。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把改革的重点放在了许多已经有一些基本共识或者易于推出的领域,而在财政改革和财政一体化方面,则刻意保留了许多空间。一方面,马克龙积极而主动地态度将迫使德国必须回应,否则支持一体化的舆论将不利于德国政府——事实上,许多欧盟政策专家,如慕尼黑安全会议的政策分析主任Tobias Bunde等人当晚就发推声称,如果德国不认真回应这一份倡议,错过改革的窗口期,将成为历史的罪人。另一方面,暧昧的表态留下了让默克尔和自民党、绿党进行协商的空间,从而给默克尔留下了缓和的余地。
除此之外,根据经济学家、ECB观察人Frederik Ducrozet的分析,马克龙在许多地方让绿党、自民党都能够尝到甜头,比如说碳排放税政策一直是绿党继续厚望的,而许多提高效率的改革措施也足以让自民党满意。根据他的估算,除了财政改革和一体化外,绝大多数改革都将是德国可以基本接受的。而且,在抛出甜头收买这两个最可能和默克尔联合组阁的政党后,马克龙再一次强调了自己的想法:没有底线,只有地平线。这意味着,马克龙不会在雄心和目标上妥协,但具体的政策、工具、方针、路线图,完全都开放给任何谈判。
除了谋求德国的支持,马克龙还希望在民主化后权力增强的欧洲议会中获得支持。他的政党LREM目前在欧洲议会还没有席位,但2018年就会有欧洲议会的席位选举,而马克龙目前并不打算让他的LREM局限于任何一个欧洲党团,包括中间自由派的ADLE也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马克龙清晰地意识到,北欧国家的自由主义者对一体化的欧洲或许抱有好感,但持有激进的经济自由主义观点,反对一个更有干涉能力和保护性质的欧洲。事实上,马克龙把目光瞄向了欧盟的核心支持者:高学历、亲欧、乐观,就如同在法国大选的第一轮投给自己的那些人一样。总统的目光不满足于小小的法国,LREM的年轻议员Anglade就受总统之托在欧洲联络一个更大规模的En Marche运动。马克龙总统不仅希望欧洲各国就其未来展开一个En Marche活动式的讨论,更希望自己的En Marche可以参与其中。根据Anglade的说法,许多被接触到的EPP(欧洲人民党)、S&D(欧洲社民党)、ALDE(欧洲自民党团)成员都愿意参与这个新的大型政党。如果这个计划真能成功,无疑可以为总统再增添一股新的助力。
回应不一,前路漫漫
对于马克龙的演讲,各国的态度分歧巨大。首先做出反应的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这个之前已经提出一个扩大欧盟权力改革计划的卢森堡政治家对马克龙的方案表示了欢迎,同时鼓励欧洲政界提出更多类似方案。
德国左翼普遍对此持有乐观态度,绿党发言人表示这是法德最好的合作时机、他们愿意就此和马克龙展开合作,而现任外交部长、社民党成员加布里尔更是延续其立场鼎力支持。先前曾经陪马克龙共同竞选的欧洲绿党党团主席科恩·本迪特专门接受采访赞赏马克龙提出的方案,表达了坚定的合作意愿。
另一方面的回应就不那么好听了。自民党对马克龙的大胆设想和改革愿景提出了赞赏,愿意拥抱其中一大部分改革,但却再次强调“不设置共同财政政策、不分担财政负担”是德国的一条红线。经济发达的德国政府一直不愿意制度化地承担其他国家的经济和财政困境,即便德国的经济成果很大一部分,即其惊人的贸易顺差源于对德国而言被低估的欧元,德国依然对承担欧洲“五猪”等国家的债务非常犹豫。和自民党一样,CDU的同盟、更加右倾的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党CSU也对默克尔施压。而默克尔本人则对马克龙的改革表示了欢迎,提出自己愿意探讨各项改革,“但目前还不是一一讨论这些具体细节的时候。”对于这位刚刚连任的总理来说,摆在第一位的依然是成功组织她的第四个内阁。
而在德国之外,也不乏对马克龙质疑的声音。10月15日即将举行的捷克大选中,最有希望的候选人、曾经做过财政部长的亿万富翁巴比斯表示了对马克龙改革政策的质疑。一切进一步的财政一体化和财政改革都被否定,他同时也否定了捷克加入欧元区的可能。这位右翼政客非常强硬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让马克龙先把法国的问题解决了,再来提欧盟改革。
捷克如此,因为在难民等问题上和马克龙生出龃龉而对马克龙政府深恶痛绝的匈牙利欧尔班政府和波兰卡钦斯基政府就更不会欣然接受“对手”的改革计划。与此同时,这些东欧国家也反对“多速欧洲”的提法。他们认为欧元区已经划分出了两个欧洲,一旦多速欧洲被推行,东欧国家都会逐渐退欧,而且,对他们来说,多速欧洲意味着东欧国家都是二等国家,这更会让他们的民众对欧洲不满。
阻力不仅来自不配合的国家,甚至来自于欧盟已经形成的机构。马克龙对欧盟机制的改革要废除一些已有机构,这自然引发了他们的不满。欧洲议会的议长就质疑马克龙增加专门监管欧元区财长的议会的设想,“我们不需要多个议会”,而欧债危机后欧洲的救助机构EBF(Europe bailout fund)则认为对此机构的深化足以解决欧洲的经济问题,不必进行进一步的财政一体化。至于改革CAP等设想,其在法国国内的阻力就已经可想而知。
即便这些改革能够赢得共识,如何敲定政策细节,如何平衡欧盟各国的利益……这些都是需要这一代欧洲人付出极大精力去解决和磋商的。然而,马克龙的这一计划毕竟提供了一个完整的起点,也设想了一个宏伟的蓝图。任何规模庞大的改革都需要一个基点和一个路标,对于欧盟的未来来说,马克龙的这份纲领,也许就是急需的基点和路标。
前路漫漫,而欧盟已经有了前进的目标、动力和希望——至少是一个起点。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凡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