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布罗镇的邮递员》作者郭姜燕:从语文教师到作家教师

郭姜燕

2017-10-04 18:05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9月27日,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选结果在北京揭晓,上海5部作品榜上有名,喜获丰收,其中包括电影《我是医生》,电视剧《彭德怀元帅》《平凡的世界》,歌曲《幸福少年》(组歌)和图书《布罗镇的邮递员》。值得关注的是,图书获奖作品《布罗镇的邮递员》(少年儿童出版社)是一本原创童书,而其作者是一位苏州的语文老师。
郭姜燕
闯入儿童文学的领地本是无意之举。八年前的暑假,我在电脑上陆陆续续敲下小说《季悠然和她的猫》,随后投给了一本儿童文学杂志。就在我把这事快给忘了的时候,小说发表了。
我欣喜并且知足。那时,我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走上儿童文学创作之路。一次教研活动中,我的导师得知我发表了一篇儿童文学作品,饶有兴趣地向我了解情况,并且鼓励我,说教育研究不必拘泥于课堂、课题和论文写作,进行儿童文学创作也是一种很好的研究路径;他让我在跟孩子们相处时多留意,多倾听,争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我的创作热情被撩拨起来,一系列作品陆续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刊物发表。儿童文学写作渐渐成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让我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充实。
现在,我可以笃定地说,儿童文学对于我发挥了“了不起”的作用,甚至改变了我的教育观和教学观,让我成为一个“全新”的教师。
一、儿童文学,让孩子成为孩子
儿童文学是对儿童形象和儿童心灵的塑造,充满了对童真童趣的描写和展示,为了创作出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我必然要广泛阅读,其中,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当然是必读书。
推荐给学生读的书,我先读,再和他们一起读,边读边和他们聊书中的故事、人物,谈自己的感想。就这样,我和孩子们拥有了很多共同的朋友——长袜子皮皮、淘气包埃米尔、长不大的彼得·潘……我发现,原来我每天面对的孩子,他们不平面,不单一,不只关心学习和考试,他们的天性那么活泼,那么充满能量,他们身上拥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特质,这些特质,古今中外的儿童文学作品中都有,我却一再将他们忽略。这种长期的忽略,变成一道深深的沟壑,将我和孩子们分隔在两边,难以靠近,难以对话,更难以实现真正的教育。
阅读和研究儿童文学,让我认识并“回归”了童年——这个纯真的世界,在教育教学中和孩子们开始“心心相印”。儿童文学,让我逐渐理解学生,和学生有了很多共同的话题。我不仅能倾听到学生发出的声音,还能倾听到他们尚未发出的声音。作家毕飞宇说:“在教学中,教材的重要性远远不及教师。一个连最基本的人权都不尊重的教师,你还能对他手中的教材抱有多高的期望呢?”我希望自己能以儿童文学为钥匙,打开每一个孩子的心灵。
和学生们在一起
儿童文学的阅读与创作,让我成为理解孩子的作家老师,我眼中的孩子们富有了自己的个性色彩,他们成为独特的“那一个”,我懂他们——优点与缺点并存的他们。
儿童文学,填平了我与学生之间的代沟,他们用自己的活力与趣味帮助我更新自己的生命。我款待了学生,学生以更亲切的款待回馈了我。教育有了温度,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这是儿童文学赐予我的最好的礼物。
二、儿童文学,让我成为“自己”
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才能成为一个好作家。为了成为好作家,我必须做一个读书人。读书逐渐成为我生命的必需。书去除了我身上的浮躁之气,让我进入平心静气的状态。文学以对世界的入微观察,引导我远离简单和粗糙,使我的心灵变得敏感而柔软,帮助我寻找到一种与我自己的本性更加契合的存在方式。
和学生们在一起
凭着对儿童的理解,解读学生时我有了底气;作为一名沉浸在儿童文学创作中的作者,解读教材时我有了个性;因着与儿童亲密交往的友好关系,让我和学生的语文课堂常常诞生出令人惊喜的灵感和意想不到的思维火花,彼此情智交融,思想交锋,其乐融融。
梅子涵老师说:“阅读儿童文学与写作自然是有关系的,是非常整体的、养育的关系,养育一个生命的整体,养育一种心情、一种浪漫、一种从容的状态和安静的心情,养育目光、感觉和天真。”儿童文学对儿童如此,对成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创作的日子,让我从几乎重复的日子里发现了不同,发现了生命,也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有发现的生活意义,更加发现了自己。是儿童文学让我成为一个敢于面对自己、面对人性真实的人,有着童真童趣、悲悯情怀和宽容态度的人。要知道,成人从来都只是曾经的儿童。我要让童趣生长在我的灵魂中。
走在校园里,经常遇到孩子突如其来的直呼其名——郭姜燕!我知道,那是他们从我的书中认识了我;身边的同事经常与我谈论我作品中的某处“泪点”,并询问一些创作感受。这些,都让我感到一种传播文字与文学的幸福。
《布罗镇的邮递员》立体封面
三、儿童文学,爱与被爱中的守望
陈伯吹说:“一个有成就的作家,能够和儿童站在一起,善于从儿童的角度出发,以儿童的耳朵去听,以儿童的眼睛去看,特别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就必然会写出儿童看得懂、喜欢看的作品来。”在写作过程中,我也常常会灵感枯竭,对着电脑发呆,这时候总有一种声音在我耳旁回响:“和孩子一起,去倾听孩子吧!”于是,我便投入孩子们中间,做他们忠实的“听众”。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自己的情感再次变得丰盈,灵感也悄然潜回我的心里。
一直忘不掉的是那个女孩,她是个大舌头,说话极不利落。一年级学拼音时,怎么也学不好,我想利用家长的力量一起帮助她,纠正她错误的发音。于是发信息让她妈妈来校面谈。当她妈妈开口跟我打招呼时,我发现,妈妈跟她有着同样的毛病,我不知道是遗传还是因为后天受妈妈影响,她才不能利落读书的。于是,我闭口不提孩子发音的事,改谈她的书写和学习习惯问题。我决定凭自己的力量帮助孩子。小女孩发音不标准,但很想说标准,很想在其他孩子面前读好书。我着意训练孩子们边听边“等”,自己更是做好表率,小女孩每次读书或发言,我都笑着告诉她,不着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们都不着急。孩子们效仿我,一个个专注而耐心地等着她;当她说完一段连贯完整的话时,大家自发地为她鼓掌。在我们一次次等待中,小女孩一次次获得成功的体验,越来越有信心,越来越踊跃。这是爱的和等待的力量,也是儿童文学的力量。
儿童文学的使命是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无论课堂教学,还是课外阅读,我始终引导着孩子们向善、向美,向着光明,为他们奠定美好的基础底色,使之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以便对抗童年之外的各种变故。
童年的独特价值,就在于它短暂而明亮的过程,我以为,呵护儿童的童年时光,让他们的童年变得幸福、充实、独特,比引导他们走过童年更重要。“童年如同一座财富小岛,必须保护它的幸福;童年好像一个共和国,应该让这个国里的人按照他们的法律生活;童年好像一个拥有特权的阶级种群。”
成为儿童作家的我,比之单纯的语文教师,更加贴近童年,热爱童年,尊重童年。我要用文学,用彼此的爱,守望孩子们的童年。
(郭姜燕,江苏如皋人,现任苏州大学实验学校语文教师,江苏省教学名师,南通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石剑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