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媒体聚焦“中国好书”《重生》:传统出版也需向网络文学学习
李弘/光明日报
2022-05-14 07:20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重生——湘江战役失散红军记忆》插图。漓江出版社供图

《重生——湘江战役失散红军记忆》插图。漓江出版社供图

【网络文学纸质出版观察】 
编者按
近日,2021年度“中国好书”正式发布。42种入选图书中,包括两部网络文学作品,分别是掌阅科技、漓江出版社出版的纪实文学《重生——湘江战役失散红军记忆》,连尚文学、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蹦极》。网络文学作品由数字形态转化为纸质出版形态,需要经历什么样的过程?如何看待二者之间的异同?怎样有效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我们邀请两本“中国好书”的出版社编辑撰文,谈谈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和感受,同时借此开设《网络文学纸质出版观察》栏目,期待引发进一步的思考与探讨。

时间是有重量的。
1979年八一建军节,年轻的广西大学中文系大一学生李时新,从南宁来到四百公里之外的桂林市全州县。在那里,他见到了70岁仍在岗工作的湘江战役失散红军陈新州。此后四十余年,他的创作和红军、长征、桂北、失散红军密不可分。
其实,此前的1978年2月,原广西桂林行署文化局就组织进行红军长征过桂北调查。调查组沿着长征的路线,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调查了7个县、136个大队,访问了在桂林安家落户的77位失散红军和550多位当年帮助过红军的老农。2021年,在这些红军和自己的队伍失散87年后,他们的故事通过网络文学和传统出版联合的方式,呈现在李时新的纪实文学作品《重生——湘江战役失散红军记忆》(以下简称《重生》)之中。
湘江战役,发生在1934年11月末到12月初的桂北地区,被党史专家定义为事关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重要历史事件。正如作者李时新写道:“从中央苏区突围而出,已突破国民党三道封锁线的中央红军,充满理想的献身精神,正迎着1934年初冬的冷峭山风,踏着血迹,步步走进湘桂走廊,走近湘江,走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生死存亡决定性关头,走向从挫折到胜利的伟大转折,走向波澜壮阔雄浑深远的壮丽史诗。”
《重生》凡二十二章,每章记录一位失散红军,从普通士兵的角度描述了他们眼中的红军、反“围剿”战争、湘江战役过程、失散后在当地村民帮助下的生存状态,兼具政治高度、思想深度、艺术广度和文学的温度,给当下的读者带来许多新发现、新认知和新启示。
李时新说:“他们濒临绝境获救重生,人生命运剧变,甚至能证明他们革命生涯的所有物证都已无存,但信仰、信念、理想的青春印记已烙进他们的大脑沟回,深入了他们的骨髓,身躯里始终奔涌着红色军人的热血,思想上、精神上始终都大步走在已离他们远去的红军军阵队列。”
英国历史学家卡莱尔谈到,说到底,历史才是真正的诗,假如演绎得当的话,真实远比虚构有看头。
参加过脚山铺阻击战的失散红军唐达胜,讲述了他15岁的同班战友张旺乡的战场故事:
傍晚,和我同在一条战壕,有一位头上缠着绷带,绷带上渗出血渍的小战士在朗读《中央苏区工农识字课本》。
……小战士的声音是嘶哑的,但读起《中央苏区工农识字课本》来,一口江西兴国方言字正腔圆:“第九课《昼夜长短》:春分和秋分,昼夜一般长,冬至昼最短,夏至昼最长,为什么有长短?原因在日光,日光斜照昼短,日光正照昼长。”……
连长、指导员和战友们围在他身旁,或站,或坐,伤员就靠着、躺着,静静地听他读。
3小时后,他头部中弹,死得很悲壮惨烈。

现在喜欢网络文学的读者,看到这些会读下去吗?
《重生》中记录的22位湘江战役失散红军的故事,能以网络文学的形式呈现吗?我们没底,但是愿意尝试。我们想把一些曾经被忽视的历史细节捧给读者。我们认为,李时新四十余年的寻访是有价值的。
2020年下半年,我们把这个想法带给了多年的合作伙伴掌阅科技。
我们认为,网络文学也是传统文学的时代表达。传统出版需要向网络文学学习,而非抵触和不信任。自2015年开始,漓江出版社在文学“年选系列”中,联合北京大学中文系邵燕君教授团队,推出《中国年度网络文学》,关注年度网络文学完结或已连载主体部分并有更新的作品,在参照各主要文学网站榜单和粉丝圈口碑的基础上,筛选具有较高文学性的作品结集出版。推出《中国年度网络文学》,就是试图引导网络文学将快感机制与传统文学价值观对接。
2018年,漓江出版社成立融合发展部,开展数字出版增值服务,下含电子书开发、知识付费音频项目开发、现代纸书改造升级等几大板块,通过积极拓展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结合数字化新技术,打造具有漓江特色的“互联网+”模式的出版融合产品。融合发展部在选题策划阶段就介入图书制作流程,积极与各互联网平台合作,探索数字出版的营销新模式,电子书、有声书、精品课等数字产品上线产品数量、销量稳步增长。截至2022年4月,这个部门主导、配合、协助漓江出版社各部门改造升级“现代纸书”书刊300余种;在多个平台上线电子书4200余种(含副本)、音视频产品3600余集(含副本)。近年来,漓江出版社数字产品的全网总流量超过4500万,入选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全国新闻出版深度融合发展创新案例”。
近年来,掌阅科技大力提倡现实题材原创网络文学创作,两家一拍即合。2021年3月,掌阅科技推出集听书、视频、滚动图片、互动、电子书等形式的富媒体网络版《重生》,甫一面市就登上品质阅读榜、开屏广告。几乎同时,漓江出版社出版了纸质版同名图书。
结合用户喜好、作品热度、阅读时长等数据,《重生》入选2021年度掌阅“风帆好书榜”十部“年度出版书”之一。
根据媒介变革的理论,每一次媒介革命发生,旧媒介不是被替换而是被包容,旧媒介成为新媒介的“内容”。也许,传统文学基于思想和艺术品质,对网络文学抱有傲慢和偏见;网络文学因为背靠市场,对传统文学抱有傲慢和偏见。如今,这样的“傲慢和偏见”都应该开始要放下了。
《重生》不是依靠读书、查阅资料得来的作品,而是基于四十余年寻访的“行走的写作”。我们今天了解失散红军的史实和故事,所关心的不仅仅是他们在特定历史阶段或在某个特定日子,到底说了什么和做了什么,而是需要知道超乎具体、琐碎的事实之上的历史细节和真实,并通过这种真实的认知对人生有更深刻的感悟。

责任编辑:刘雯   图片编辑:沈轲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