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摄影记疫|我的外国邻居用一袋面包和一块钱换了我一张照片
张涛
2022-05-15 18:28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编者按:出于记录疫情下的上海的迫切,张涛从自己主观视角出发,拍下了一些黑白照片,它们不同于传统纪实那般传递具体信息,更融合了个人的情绪,低语着无奈、静默与自我适应。封控两周后,张涛的外国邻居用一袋面包和一块钱买了他一张照片,因为那张照片给她这段艰难的时光带来了一点美好的回忆,这让张涛尤其开心。摄影是现实的碎片,而在困难时期,它也成了人与人内心间的纽带。张涛 图

张涛 图

澎湃新闻:你拍摄的出发点是怎样的?之后有没有经历过变化?
张涛:从三月中旬开始,我就有一种记录疫情下的上海的急切心情。初心可能是想做一些纪实摄影,一旦拍起来,也不可避免的掺入很多个人感情。所以姑且称这些作品是带有个人评价的纪录片。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澎湃新闻:您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表达?
张涛:直接拍下的照片总带有部分不可辩驳的真实性。它不是现实的全部,但一定是现实的一个片段。当足够多的片段,你拍的,我拍的,放在一起,就能拼凑出更清晰更客观的现实世界。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澎湃新闻:你希望观者从照片里得到什么?
张涛:很多人总期望照片带来一种视觉上的理想化,岁月静好的街道,积极向上、面容姣好的人物等等。但这些也不是现实的全部,不是我认为最值得记录的东西。
我首先是为自己而拍照,拍摄那些让自己有情绪的东西。至于这些照片对其他人有什么影响,那是创作之后的事情了。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澎湃新闻:疫情对每一个人影响都很大,它对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除了食物上。
张涛:它让我意识到,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权利。尤其是,什么是可以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应该多学点法律知识。遇到问题,有理有据,哪怕失败了也没什么好遗憾。
另一件对我影响很大的事是被封两个礼拜的时候,我的邻居用一袋面包和一块钱买了我一张照片。那天我在阳台拍了几张小区照片发到了楼群,一位外国小姐姐问我卖不卖照片,她形容“beautiful and poetic in a way”(某种程度上诗意美)。我说你要哪张?我一元卖给你吧。她说deal,还烤一点巧克力布朗尼作为额外费用。
她跟我说,她会把照片框起来。我说,希望这张照片能给你这段难过时光带来一点点美好的回忆。她告诉我,买下照片正是这个原因。
我分享了这个故事后,陆陆续续又有一些朋友来买我的照片。很感谢他们的支持,让我有了更多坚持拍下去的动力。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澎湃新闻:有时候作品完成后有一种满足感,有时候不是,您有什么遗憾吗?
张涛:这是一段每天都可能见证“奇迹”的时光。我的遗憾就是,受防控政策所限,无法去更多的地方,拍更多照片。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澎湃新闻:能与我们分享一个触动您的画面吗?
张涛:触动我的画面太多了,说两个吧:
(下图)3月30日,浦西封控前夜的天平路。那时候街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在一个路口,我看到一对情侣坐在墙角,拥抱在一起。旁边不远处,有位防疫人员独自坐在塑料帐篷里,手机里发出微微的光。上面有一位居民正往窗外看着什么。
这几个人离得那么近,但又感觉距离好远,好像存在于三个平行宇宙。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4月24日。刚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在给人递一样东西。看他们的说笑表情,像是认识。等我走过再回头的时候,发现他站在那认真的给手消毒。
记得之前看美剧《神探阿蒙》,洁癖的男主每次握手总要立刻用湿纸巾消毒。看片时觉得有多好笑,看到下面这一幕就觉得有多苦涩。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澎湃新闻:您是否受过专业的摄影教育,或者美术教育?
张涛:除了小学美术课,没有接受过正式的摄影美术教育。平时会找一些影集来看,也会买一些艺术类的入门书籍,像《艺术的故事》。此外还喜欢几档喜马拉雅的艺术节目,张法中的《西方艺术史》、《中国美术史》,祝维庸的《一听就懂的中国艺术史》。
此外就是去看各种展览,很多都看不懂,但也会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张涛 摄影

澎湃新闻: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张涛:多拍照,天天拍。三月份我开始了一个小项目叫《激情》。拍摄一些对所做之事充满激情的人,因为这些人经常启发到他人。希望解封后继续做下去。另外也希望能多接点喜欢我的风格且不需要修图的活,多赚点钱。

责任编辑:吴栋

校对:栾梦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