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历史

贝利尼家族与威尼斯的黄金时代

朱明

2017-10-03 16:03  来源:澎湃新闻

“奇迹:贝利尼家族与文艺复兴特展”于9月底在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登场。这次特展的参与方之一贝利尼家族,是意大利源远流长的古老家族,据称已经传至二十几代,可谓历尽岁月沧桑,看遍世间繁华,在最近两百年来又成为重要的收藏世家。其祖先可一直追溯至文艺复兴时期,在这个家族最初发展的时期,其重要成员是以艺术家的面貌出现的,尤其是老贝利尼和大、小贝利尼两代人,他们不仅亲自参与艺术创作与革新,并且与众多学生一道,形成了一个影响力非常大的圈子,甚至打造出“威尼斯画派”,是文艺复兴的重要推动者。
提到文艺复兴,一般人都会想起“佛罗伦萨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往往忽视“威尼斯画派”。后者的代表人物有我们耳熟能详的提香、乔尔乔内、丁托列托、委罗内塞这四大名家,他们的艺术技巧和成就足以与佛罗伦萨画家抗衡,并且为文艺复兴的绘画增加了强调色彩色调的特征。虽然早期的“威尼斯画派”受佛罗伦萨画派的影响,但其借鉴了低地地区艺术家开创的油画技巧,在绘画形式上作了很大的创新。在色彩的运用方面,也对佛罗伦萨画家蛋彩壁画创作中过于注重线条的做法有所改进。“威尼斯画派”对后世的影响,近的有委拉斯凯兹和鲁本斯,远的有19世纪的印象主义。
事实上,上述“威尼斯画派”的几位画家,基本上都是贝利尼家族画室的学徒或徒子徒孙。在威尼斯这个庞大的艺术家圈子当中,贝利尼家族可谓早期的领袖和核心。他们用自己开创的绘画新方法培养了一大批画家,共同缔造了威尼斯的繁荣。他们历经了威尼斯艺术辉煌的时代,也用画笔记下了变迁时代的城市万象。
1500年时的威尼斯鸟瞰图。Jacopo de' Barbari作。
学徒提香与老师的矛盾
1513年,威尼斯的绘画界爆出了一则消息,大画家和他的徒弟撕破了脸,为了争夺政府的订单而反目成仇。
23岁的提香和83岁的老师乔凡尼·贝利尼的矛盾由来已久。其实这也是两种价值观和审美观的冲突。1505年,十几岁的提香在刚迈进贝利尼家族门下时,接受真蒂莱·贝利尼的指导,经常被老师指责画得太快太大胆,保守的贝利尼希望提香能够循规蹈矩,接受自己给他定下的严格标准,不要太信马由缰。提香与大他一岁的师兄乔尔乔内关系比较好,受其影响也很大。乔尔乔内在当时是非常新锐的画家,虽然师出贝利尼门下,但是更倾向于用油画的新技巧表现人的感觉和欲望,他放荡不羁的开放思想和享乐主义都影响到提香,让这个年轻画家越来越不满老师的规矩和保守,渴望打破老师绘画中的对称感和等级观。
1507年,在真蒂莱·贝利尼死后,提香跟着乔凡尼·贝利尼继续学画。他也到乔尔乔内的画室为其做助手,帮助其完成商人们的订单。这时期他初步展现出了其天才。之后他又应邀去帕都瓦作画,1512年返回威尼斯。这时期,乔凡尼·贝利尼依然是威尼斯的官方画师,地位牢不可撼。但是提香自恃才华,又想与其竞争。将近20年来,乔凡尼与另外9位画家一直在为威尼斯总督宫的大议会厅创作战争题材的壁画。提香也想加入进来。他于1515年向威尼斯政府提出请求,即带两名助手为大议会厅中靠近圣马可广场的那堵墙创作同样题材的大型壁画,并希望得到与乔凡尼同样的待遇。这个请求得到政府的表决通过,拨给了他经费。这相当于承认了提香首席画师的资格。然而,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政府又仓促改变了决定,撤销了给予提香的经费。其实,这是乔凡尼在背后强烈抗议导致的。多年来他作为威尼斯绘画界的长老,担任其他画师的审查监督人。提香的狂放和自信令他很不满意,也许夹杂着些嫉妒,他联合其他画师一道向政府请求撤销提香的订单。提香又向市政府提出申诉,再三恳请给予他资助,并且将要价降低到一半,只带一个助手,才获得应允,但是要在已经耄耋之年的乔凡尼死后才能接替其职位,继续为大议会厅制作壁画。提香只好接受了这个条件,暂时妥协。师徒二人的矛盾直到1516年11月26日乔凡尼去世才最终解决,30岁不到的提香接任威尼斯首席画师的职位,掀开了一个新的时代。然而,他应允市政府的壁画一直拖拉了20多年都未完成,也许是为了报复当年的屈辱,也许是迟迟不能为贝利尼时代画上句号。
18世纪威尼斯画家卡纳莱托笔下的威尼斯总督府和圣马可广场。
威尼斯总督府内的大议会厅。贝利尼和提香就是争夺这里的战争题材壁画的订单。但是16世纪中期的一场大火毁掉了一切,如今看到的都是后来重新修建的。
贝利尼父子三人
贝利尼家族的时代是15世纪,威尼斯是他们的舞台。
威尼斯是一个贪图享乐的城市,但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都市。这座城市位于欧洲的南部和地中海的中部,占据连结东西方贸易的绝佳位置,而威尼斯人擅长航海的技能为其赢得了远程商人的优势地位。威尼斯人靠其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垄断了东方的香料贸易,与地中海东部的穆斯林进行广泛而频繁的贸易,逐渐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威尼斯本土也从波斯、大马士革等地引进了玻璃制造业,从东方引进了丝绸织造业,这些实业与其国际商业的巨额利润一道,为这个城市共和国的崛起奠定了基础。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的财富足以支撑起它的文化事业,于是,一群艺术家出现了,他们以其才华和智慧,满足着威尼斯市民社会的文化需求,也留下了一幅幅都市主题的画作。
贝利尼的学生卡尔帕乔于15世纪末为福音圣约翰兄弟会会堂所作的画,描绘了当时的里亚尔托桥和旁边的德国商馆,以及大运河上的贡多拉。现藏于威尼斯学院美术馆。
作为画家的贝利尼家族,在这时期最早的一位是老贝利尼(Jacopo Bellini,1400-1470)。他出生于威尼斯,23岁的时候到了佛罗伦萨,接触到当时雕塑家多纳泰罗、圣母百花大教堂大穹顶的建造者布鲁内莱斯基、画家马萨乔的最新作品。尤其是与他年龄相仿的马萨乔,使他对佛罗伦萨的绘画技术有了深入的了解。回到威尼斯之后,雅科波·贝利尼便开设了一个画室,一边自己创作,一边教授绘画。他成为威尼斯绘画界的权威。正是在这个画室中,他培养出了威尼斯的一批画家,尤其是将家学传承给了两个儿子。
长子真蒂莱·贝利尼(Gentile Bellini, 1429-1507)也成为威尼斯的著名画家,被政府授予官方画家的地位,为威尼斯总督作过画像,也描绘了威尼斯的许多社会风情,尤其是一些重大的节庆活动的场景,都被保留在了他的画作中,如大运河上的桥、圣马可广场上举办的庆典,等等。
与哥哥比起来,乔凡尼·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1430-1516)作为画家在威尼斯的地位一开始并不高,但后来却成为贝利尼父子三人中最知名的一位。正是他将父亲开创的色彩技巧在绘画中进一步发扬,加强了光影在油画中的表现。他的绘画更强调宗教色彩,绘制很多宗教题材的作品,也更加注重用色彩表现自然。贝利尼兄弟培养了乔尔乔内和提香这样的人才,虽然与他们有理念上的不同,但是将“威尼斯画派”推向了至臻的境界。
乔凡尼·贝利尼所作《狂喜的圣方济各》。蛋彩画与油画混合。
贝利尼家族值得提到的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那就是老贝利尼的学生兼女婿——安德烈·曼特涅(Andrea Mantegna,1431-1506)。这位来自威尼斯附近的小城帕多瓦的学生,也是贝利尼家族的绘画事业的继承者,并开创了帕多瓦画派。虽然一定程度上接受了贝利尼家族的色彩训练,但是曼特涅还是坚持了他最初学到的佛罗伦萨笔法,因此能够将这两种传统融会贯通,自成一体。他在曼图亚城为领主贡扎加家族服务时,为曼图亚宫的婚宴大厅绘制的屋顶壁画堪称一绝。
曼特涅为曼图亚公爵府的室内屋顶所作的壁画。让人产生视觉上的虚幻感。
威尼斯与东方的交流
在中世纪的欧洲,威尼斯是与东方有频繁交流的一个城市,这也体现在了贝利尼的画作中。
1479年,真蒂莱·贝利尼被威尼斯政府派去伊斯坦布尔,为当时的奥斯曼苏丹、君士坦丁堡和拜占庭帝国的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画肖像。
30年前,穆罕默德二世攻占了不朽之城君士坦丁堡。这时期正值威尼斯的巅峰,它刚打败长期的对手热那亚,成为地中海东部的航运和商业霸主,并且兴致勃勃地在国内大兴土木,进行城市建设。我们今天看到的总督宫,还有里亚尔托桥旁边的德国商馆,都是1423至1457年执政的总督弗朗切斯卡·福斯卡里建造的,同时,在大运河的两旁,也建造了很多气派的建筑(在威尼斯,这条大运河就相当于一般城市中的主干道,两旁建造的房屋成为富人和权势阶层展现奢华的重要方面)。然而,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攻占了君士坦丁堡,改变了地中海东岸的地缘格局。于是,威尼斯与这个新对手又斗争了数十年,二者不分胜负,又都感到精疲力竭,最后签订了和约。
作为友好伙伴,奥斯曼苏丹向威尼斯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对方派最富有才华的画家来为自己画像。于是,这便有了真蒂莱的东方之行。
1479年,年届50的真蒂莱诚惶诚恐地来到东方,在他的画架前,是欧洲人深深畏惧的东方暴君。但是,这位与他年龄相仿的东方人对西方却充满了兴趣,长期以来一直注视着西方,观察着那里的文化和各种创新。穆罕默德二世表现出对意大利艺术的浓厚兴趣,使真蒂莱与他的交流颇为投机。在真蒂莱笔下,将他家传的调色法运用到画作中,表现了奥斯曼苏丹若有所思、略显惆怅的面庞。这幅画深受苏丹喜爱,也成为欧洲人对东方的奥斯曼帝国认知的重要来源,其复制品流传于整个西欧。然而,画作完成一年后,“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便辞世。
真蒂莱·贝利尼为穆罕默德二世创作的肖像画。现藏于伦敦国家美术馆。
奥斯曼宫廷细密画画家思南·贝伊为穆罕默德二世创作的肖像画,亦借用了欧洲画家的一些技巧。与贝利尼的作品大致同一时期,可做比较。
在伊斯坦布尔的两年里,真蒂莱还悉心观察和记录着当地的衣着打扮、动植物、建筑等等,为他后来的创作积累素材。
20多年后,在真蒂莱的晚年,接受了圣马可兄弟会会堂的订单,为其创作圣马可在亚历山大里亚传教场景的壁画。圣马可兄弟会有许多成员都是从事东西方贸易的商人,尤其是在马木鲁克、奥斯曼和威尼斯之间进行商业往来,也有一些身兼外交官。有名的如安布罗乔·孔塔里尼(Ambrogio Contarini)、乔萨法·巴尔巴罗(Giosafat Barbaro),都到过黑海北部的特拉布宗和波斯,并留下了记载。
鉴于该兄弟会的东方背景,真蒂莱决定为其绘制有着浓郁的东方色彩的壁画。但是,虽然他在20年前去过伊斯坦布尔,却并没有去过亚历山大里亚。因此,在根据传说绘制圣马可在亚历山大里亚传教时,也大量借鉴了其他画家所作的埃及风格的宣礼塔和马木鲁克服装等。为此,他借鉴了开罗的伊本·土伦清真寺的宣礼塔,这座宣礼塔的楼梯盘旋在外部,颇具特色。开罗老城的南门祖瓦拉门(Bab Zuweila)两旁的塔楼也被借鉴进了画中。此外还有作为古代亚历山大里亚的象征法罗斯灯塔,也被真蒂莱所利用。总之,他用尽了一切可以模仿的东西去描绘关于亚历山大里亚的场景,服装、动物、建筑,等等,都使这幅画充满了对东方的想象。
贝利尼兄弟所绘《圣马可在亚历山大里亚传教》。现藏于米兰布雷拉画廊。
威尼斯的城市百态
文艺复兴时期的威尼斯有很多大家族,从这些家族当中也涌现出很多权贵,艺术品投资成为他们使自己区隔于其他人的重要方式。而贝利尼家族是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他们受委托绘制的画像也表现了威尼斯城市的生活场景。
威尼斯总督虽然是由选举产生的,但有极强的家族背景。如莫塞尼格家族、洛里丹家族都出过多任总督。作为官方首席画师,技艺高超的贝利尼家族自然承担为总督画肖像的任务。乔凡尼·莫塞尼格和列奥纳多·洛里丹两位总督的画像流传至今。
非官方的宗教组织也是重要的艺术赞助人。13世纪起,威尼斯出现了许多兄弟会,这是一种宗教性的穷人互助组织,主要面向那些无法进入大议会的非贵族阶层。在威尼斯有六大兄弟会,还有许多小的兄弟会。到15世纪,许多从事工商业变得富有的人进入了兄弟会,使兄弟会的性质逐渐发生变化。在对艺术的赞助中,兄弟会往往出手大方,邀请画家为其会堂(Scuola)创作。这使其招致批评,因为这个机构被认为是专门用来扶助穷人的,不应当用于奢侈方面。然而,正是由于兄弟会的资助,才使威尼斯留下了许多精美的艺术品。
1500年前后,贝利尼等画家受福音圣约翰兄弟会之邀而创作的绘画甚至成为我们了解那个时代的威尼斯的窗口。这与温德拉敏家族的赞助有很大关系。这个家族是个新兴家族,一开始从事威尼斯与亚历山大里亚之间的贸易,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跻身威尼斯的富人行列。在其巅峰时期,族长安德烈甚至还担任过威尼斯的总督(1476-1478年)。安德烈的祖父曾经做过福音圣约翰兄弟会的领袖。
福音圣约翰兄弟会会堂的这批绘画描绘了1370-1382年间一个举着真十字架游行的场面。在贝利尼的画中,当游行队伍行至圣洛伦佐桥时,真十字架被不小心掉进了威尼斯的大运河中,但是没有沉下去,而是在水面上浮动着,很多人跳到水里去抢救但都拿不到,直到一名温德拉敏家族的成员、与安德烈同名的祖父跳进水中,举起这件珍宝。
真十字架的传说流行于中世纪中期,有着较强的东方色彩,认为耶稣被钉死在其上的十字架是4世纪时由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伊莲娜在圣地发现的。到15世纪后半叶,大量艺术作品都描绘这个主题。在贝利尼绘制这幅画之前不久,还有一位托斯卡纳阿雷佐的画家皮耶罗·德·弗朗切斯卡也绘制过同主题的壁画。福音圣约翰兄弟会出资请人绘制这批油画,并且将温德拉敏家族塑造成主角,这与该家族的较高地位和从事东方贸易的背景应当有着密切的联系。
贝利尼所绘《圣洛伦佐桥上的游行》。水中举着十字架的即安德烈·温德拉敏。现藏于威尼斯学院美术馆。
这批绘画共有8幅,完整地表现了威尼斯城市当中的游行过程,描绘了大量当时的城市场景。贝利尼还描绘了圣马可广场上的游行。画中穿着白衣的福音圣约翰兄弟会成员举着十字架列队行进在圣马可广场上。画作的背景是圣马可大教堂的金碧辉煌的立面,以及肃穆的广场,表现了威尼斯当时的宗教生活和城市景观。这幅画与前面讲到的圣马可在亚历山大里亚传教的画作非常相似,同样有着强烈的东方色彩。
贝利尼所绘《圣马可广场上的游行》。现藏于威尼斯学院美术馆。
1516年,乔凡尼·贝利尼去世,象征着威尼斯的贝利尼时代的谢幕。此后,以提香为首的新式画家开启了新的时代,甚至在名气上更大,真正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在15、16世纪之交,贝利尼家族的作品为我们展现了一个被联系起来的世界,以及变动世界中的威尼斯。在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大量的东方元素。《诸神盛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其中的中国瓷器展现了早期全球化的景观。如今,经由贝利尼博物馆在中国的数次巡展,贝利尼家族与东方的因缘也将继续下去。
《诸神盛宴》。乔凡尼·贝利尼与提香共同完成的作品。现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饶佳荣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