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漫画《镖人》:渐变的武侠漫画叙事模式

季平常

2017-09-27 17:36  来源:澎湃新闻

对于国产动漫和漫迷们来说,2017年确实是一个惊喜之年。在去年底互联网行业巨头大举入局二次元经济之后,许多优质的国漫内容开始逐渐冒出,许多新兴的动漫内容平台诞生,无论是动画抑或是漫画都在上升阶段。
许先哲《镖人》
而在今年,一部硬派武侠漫画突然闯入了笔者视线——那就是《镖人》。
作为一个从小被港式漫画那种繁复硬派的画风所洗礼的孩子,笔者至今对漫画的美术风格要求有着近乎洁癖的要求。这部作品则几乎是凭一张封面就瞬间抓住了我的眼球。
井上雄彦《浪客行》
很多人都说,这部被魅族发布会“抄袭”的《镖人》画风感觉很像井上雄彦的《浪客行》。当然这不是贬义,而是指它们的气质非常接近。能和经典作品对标,足见其质量上乘。当然,光是有美术风格是不够的,故事内容才是决定一部漫画好坏的最核心的因素。
令人惊喜的是,《镖人》的故事也是非常过硬的。它讲述了隋朝末年,名叫“刀马”的侠客因官府通缉而远走西域,后来机缘之下,为护送一名叫“知世郎”的神秘起义军首领,而和一行人踏上了由关外向大都长安的旅途,一路上遭遇各股势力的围堵,最终到达长安的故事。
故事里的“镖”,指的是受雇的武夫,其保护的目标,亦指官府悬赏通缉的目标。
《镖人》的故事发生于隋末民乱前夕,和大的乱世背景相呼应,最终故事走向直指朝堂斗争与政权更替。而从目前已经更新五十五回的故事走向上看,作者许先哲的野心实在不小。(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上新漫画APP或者有妖气上浏览)
《镖人》第一回开头
从故事剧作角度而言,《镖人》的开头几乎可以媲美专业编剧——非常标准的“第一幕”。
我们可以看到,首先是刀马的人物入画,作自我介绍,笑着拿通缉令“敲诈”一个凶神恶煞的通缉犯;通缉犯表示不屑后,儿子小七突然从刀马背后出现,萌萌地重复了刀马之前的介绍;双方对谈不拢,阴沉脸下来,剑拔弩张。
随后,双方动手,刀马让小七蒙上眼睛数十个数;而自己则快如闪电,从随声携带的剑袋中拿出十几柄兵刃,并在小七数数的过程中把所有小混混击倒;这个通缉犯心惊胆战地交了三倍赏金,跌跌撞撞逃走了。
第一幕大约10页左右,从画面内容已经能够得到许多的背景信息和人物性格。关于主角刀马,他是一个络腮胡的长脸大叔,习惯一脸坏笑;做着类似“赏金猎人”的工作,问坏人拿钱买命;同时他武艺高超,如带子洪郎洪熙官一样,独自带着一个四岁的孩子小七在西域闯荡;而他杀人时习惯让小七蒙眼数数,一是体现他出招之快武艺之高,二是体现他粗中有细,不让孩子过早见血。
虽然只是一个开场,但是通过人物登场的戏份,却是能够给到观众故事背景、风格调性、人物特质和性格,倒非常像现在美剧和韩剧的做法。
故事情节的发展,也深深扣在了“隋末乱世”这个时代背景上。在最初版的漫画中,作者曾经设置过“第零章”作为引子,通过记叙时代大背景,来展开叙述。而故事的主线,也是借“知世郎”这个历史上存在的人物,承载一次旅途中的乱世传奇。颇有些马伯庸马亲王的“历史可能小说”的影子。
笔者也特意查了一下关于“知世郎”的资料:
王薄,(?-622)隋末农民起义早期领袖。邹平(今山东邹平)人。大业七年(611年),他以长白山(今山东章丘县境)为据点,发动农民起义,自称“知世郎”,作《无向辽东浪死歌》,活动在齐郡(今济南)、济北郡(茌平境)之间。山东农民纷起响应。
漫画中,知世郎是一个名为“花颜团”的起义组织首领,起义失败后被隋朝骁骑卫所追杀,不得已逃到了西域;而在西域得到了胡商老莫的收留。老莫是关外一个独立贸易镇的镇长,这个镇子由五大家族建立,在其中收留了很多南来北往的侠客旅人,而刀马父子也是其中之一。
随后,老莫收留知世郎的消息被当局得知,老莫便托刀马送知世郎回长安举事,一行同往的还有老莫之女阿育娅。黄门侍郎裴世矩为归化贸易镇,而开始利用知世郎的行踪来离间五大家族,利用他们追击刀马一行。刀马一行在路上又碰到了宇文智及逃跑的小妾燕子娘,以及来捉她回去复命的剑客竖,一行六人便踏上去往长安的路途。
故事到此,只进行到第三章的开头部分,后面的内容仍未展现。但就这三章的内容,足够让业内为之惊叹,毕竟少有原创武侠漫画故事能够做到如此格局。里面很多的历史事件与人物都安插得恰到好处,不得不说作者真的是下过一番苦工。
当然,现在国漫平台的兴起,内容逐渐成为IP开发最为看中的核心。而作为动漫内容源重要类型的漫画,一直在探索着新的叙事范式,尤其是武侠漫画。在经过了多年的消费之后,武侠漫画从“孤侠天涯”的叙事模式,渐变为了“历史洪流”的模式。
何谓“孤侠天涯”与“历史洪流”呢?“孤侠天涯”是传统武侠叙事中常用的模式,以孤胆侠客闯荡江湖的经历为线索,展现其中的爱恨情仇;而“历史洪流”则是从时代背景出发,以主人公为视点人物切入体现时代的特点(多为乱世),以史说武,强调时代对人物命运的影响。
从目前市场上为数不多的硬派武侠作品(多数为北上的港系画家)来看,如郑健和、邓志辉的《西行记》、《封神纪》,邱福龙的《山海逆战》仍属于“孤侠天涯”的模式,但是针对大陆受众逐渐摸索出解构重述经典的叙事手法。(将《西游记》《封神纪》《山海经》进行仙侠改编)
继《封神纪》被玄机动画化后,《西行纪》也被腾讯购买版权动画化
对于内地的武侠漫画而言,《镖人》算是一部标杆式的作品。但是其实将定义放宽至动漫部分,《秦时明月》、《少年锦衣卫》也可以算作“历史洪流”类的范畴。从时代的角度切入,展现那个历史年代的特质。
除了动漫,在影视方面,内地的武侠也逐渐向“历史洪流”以史说武的叙事模式演进。路阳的《绣春刀》系列、徐浩峰的《师父》等新派武侠,都是从历史的角度,展现人物的命运与时代潮流的无情。更具一种现实主义的“宿命”味道。
究其原由,武侠漫画(或者说武侠内容)的叙事模式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变化?笔者认为,这与市场定位和受众分化有很大关系。
“镖人”词条的百度指数人群画像
首先是受众性别的影响。武侠本有的受众群体有限,多数为男性受众;而仙侠玄幻的兴起又直接导致硬派武侠的内容受众遭到挤压,硬派武侠自然首选男性群体。其次是受众年龄层的影响。传统武侠文学的受众多为80后男性,对于历史、现实会有更好的接受度;而成长于网文时代的90后,相对更接受浪漫主义的仙侠玄幻的模式。
每种类型的兴起都暗含着时代主题。从充满爱恨情仇的江湖到烽火连天的乱世,从高大冷酷的侠客到自顾不暇的小人物。时代对人的命运产生了不可逆的作用。
作为一个动漫用户,笔者个人还是蛮庆幸市场中能够出现如《镖人》一样的硬派作品,而不单单是充满日系风格的古风漫画。当然也更希望武侠漫画能找到合适的新路子,继续发挥它独有的魅力。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夏奕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