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专访|陈序:掘金元宇宙,最关键的是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 郭小陆
2022-05-12 11:01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元宇宙是眼下最火爆的词语之一。
头发浓密、有些灰白的陈序刚在线主持完一个国际论坛的分论坛会议。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是该论坛的嘉宾之一。陈序是前述论坛元宇宙分论坛的主席。
从媒体到商业,他关注前沿科技的商业创新与战略已近30年,积累了一长串的头衔:从媒体前执行主编到Web3.0投资人,从国际国内多个协会和企业在元宇宙领域的专业顾问,到威尼斯元宇宙艺术年度展的策展委员等。
但他认为,自己目前最重要的身份是零碳元宇宙和未来资产智库——MetaZ的创始人。
“我觉得,元宇宙必须建立在零碳(碳中和)的基础上。因为它要消耗大量的算力。”近日,陈序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说,“但我不是什么元宇宙的原教旨主义者。元宇宙也不是唯一答案,而是目前技术条件下的较优选项。”
在他看来,选哪一条路走,取决于对增长极限的理解和思考:人类社会面临着资源、能源、环境、人口等因素的制约,未来,该往什么方向走?互联网的下一步是什么?如何维持我们的进步或增长?
元宇宙还没来?陈序表示,这是很多人的误解。“我们还处在它的早期阶段,但你不能等到它完全成熟了才开始尝试。”
增长的极限
现在似乎每个人都在谈论元宇宙。而六年前,陈序就开始了相关探索。
他当时创建的“赞赏”IP平台,将区块链技术与版权众筹结合。
2016年5月,他们推出《太平洋大劫杀》一书的创新数字阅读收费和收益模式,被称为阅读“B计划”。读者把相关链接转发到朋友圈时,如果朋友打开该链接进行消费,原读者会获得部分收益。
早在目前火爆的NFT(非同质化代币或令牌,Non-Fungible Token)技术被发明前,陈序和“赞赏”平台的实验,已经通过在区块链上还是雏形的“智能合约”,让创意内容生产者的复杂收益结算成为可能。
陈序和他的智库已持有超过100件加密数字艺术品和元宇宙相关的数字收藏品。
他个人最喜欢的藏品之一是2017年发行的早期像素数字收藏品“加密朋克”。
在刚结束的国际论坛上,他就选择了“加密朋克”作为自己——元宇宙分论坛主席的头像。
而陈序的微信头像是设计师黄河山创作的“秃力富”的形象之一。
“秃力富”是艺术项目虚拟城市“秃力城”的房地产商人、土豪。这个赛博朋克风格的“秃力城”被认为充满了中国城乡结合部式的塑料诗意和魔幻,其部分房产在淘宝暂时显示“已售罄”。黄河山自述,他觉得秃力城应该是在珠三角的某个加工厂很密集的地方。
“加密朋克”项目一共发行了1万个头像,其在市场中的历史交易额至今仍排名第一。排名第二的是“无聊猿猴”。
2021年8月,信用卡公司VISA也入手一件“加密朋克”作品,为市场再添一把火。
除了长期关注数字艺术品市场,陈序还在互联网知识分享平台上开了两门关于元宇宙的课程,粉丝众多。
陈序提及,自己对元宇宙的思考受到1972年一个智库报告的影响,这份报告由知名国际智库“罗马俱乐部”研究发布,名叫《增长的极限》。
“这是个终极问题。我们迟早会遇到增长的极限问题,进入到一个平衡期、一个新的静止状态。那时候,我们还怎么往前发展,以什么质量和结构往前发展?”陈序说,大家想了很多办法想要延缓增长极限的到来,被提及的解决之道几乎都涉及科技。 而在这些方案中,我们看到,元宇宙无疑是一个新的非常重要的趋势。
在陈序看来,如果要给个定义,元宇宙是人们以独立数字身份自由参与其中共同生活和工作的可能的数字世界。
他说,我们还处在元宇宙的早期阶段。“把现实世界数字化,这就形成了一个元宇宙。然后,人们根据想象力,会重构产生n个元宇宙。所有这些,是1+n的关系。1加上n,才是全部的虚实元宇宙,虚实相生。”
亚马逊云科技公司(AWS)在最新一份的报告中提到,元宇宙不是现实的替代, 而是与现实世界并存的虚拟世界。该公司尝试提供元宇宙的云端解决方案。
元宇宙这个词语不是现在才提出来的,而是已经30年了。其间,陈序一直在关注前沿科技的商业创新和实践。
1992年,科幻作家尼尔·史蒂芬森在他的小说《雪崩》中首次提到了“元宇宙”(Metavese),还描绘了虚拟现实、数字货币等概念。
近年来,元宇宙越来越热。
2021年3月,腾讯公司参投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纽交所上市。4个月后,2021年7月13日,Roblox公司开发的《罗布乐思》正式全平台开放。官方介绍资料称,该平台是一个在线3D社区,是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创建平台,通过相关APP强大的编辑工具和素材,用户可以尽情创作内容,并在虚拟社区中与伙伴一同体验交流、共同成长。除了开发游戏,该平台还能开发相关内容,用于教育等领域。
2021年10月,互联网公司Facebook(脸书)更名“Meta”,更贴近地蹭了元宇宙概念。
耐克、阿迪达斯等运动品牌公司也陆续发售虚拟商品,构建网上社区,积极布局元宇宙业务。
2022年4月24日,李宁公司也官宣,入手元宇宙相关的加密数字艺术品——NFT作品:编号#4102的无聊猿猴(Bored Ape),并将开发相关的衍生品。
而据媒体报道,国际知名的连锁零售商沃尔玛也早已开始探索元宇宙,尝试开发和销售虚拟商品,甚至低调布局加密货币。
新生产力和市场
为什么这么多知名企业都盯上了元宇宙?
陈序说,因为商机无限。
他表示,元宇宙代表了新的生产力,它由创意驱动;元宇宙至少会带来两方面的变化:一方面,元宇宙会进一步推动人们的数字化生存。另一方面,元宇宙将创造一个新的市场,不仅带动虚拟商品的消费,也将推动线下实体经济的发展。
27年前,1995年,美国计算机科学家尼葛洛庞帝的书——《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正式出版。他提出,人们交换的不再是原子,而是信息比特。
陈序表示,互联网早已开启了人类的数字化生存之路,但目前的web2.0互联网的垄断、过度中心化、隐私保护不力、用户数据被过度索取和利用等问题,让人们心生不满。
元宇宙建立在以区块链为基础的web3.0上。区块链的特点包括不可篡改的时间线和去中心化。用户数据由个人保管。这将进一步激发人们数字化生存的积极性,进入新纪元。
陈序表示,每个人在元宇宙里可以拥有很多个独立的数字身份。这给参与者带来极大的自由,也将带来更多的虚拟劳动力和虚拟消费者,带动更多的消费和生产。
但更重要的是,元宇宙把原来产业链的价值中枢转移了。原来的价值中枢是大机器生产和密集资本的投入。“即便你有再好的创意,没有我的生产线,没有我的资本,你能浮出市场的水面吗?在工业化和中心化互联网时代,从创意到可以售卖的商品,创意者只能依附于生产线,因此创意者的价值被严重压抑和低估。”
“我们总说,文化产业是我们的支柱产业,但从数据来看,好像还不够‘支柱’。因为,生产资料密集和资本密集的商业模式,肯定不会激发真正的创意生产力。”陈序表示,在元宇宙里,创意工作者成为了价值中枢。因为品牌是你建立的,你拥有自己的社区、粉丝和消费者。创意驱动生产。
“这对文创产业来说太重要了!”他说,很多设计和创想将首先被生产成虚拟商品,推向元宇宙创造的巨大市场。某款虚拟商品被大家喜欢了之后,其中那些粉丝规模足够支持实体商品生产的,可以再找合作伙伴,考虑在线下生产实体衍生品。
此外,元宇宙中目前便捷的确权方式——NFT智能合约,以极低的确权费用,降低了市场交易成本,让整个市场变得更活跃。更多人会获得均等的市场机会,这将提高市场的流动性。
陈序解释说,NFT是数字世界里标记了数字资产的独特性合约。
以NFT方式“铸造”的数字作品被称为NFT作品。它被一份NFT智能合约包裹着。每个人都可以查阅其具体协议内容:它的创作者、它的注册登记时间、目前的持有者、版权等的授权细节、收益结算方式等,还明晰记录任何一次流转记录。
在数字世界里,人们很容易拷贝一个数字作品。而NFT合约像一所房屋的房本,声明了一个作品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复制品;也声明了该作品的所有权人。
对于两件完全相同的NFT作品,人们通过查询其NFT合约注册登记时间的先后,就可以判断谁是真迹,谁是赝品。
这意味着,被相应NFT合约包裹的作品可以在市场上交易了。该合约也定义了谁有权出售该作品,谁有权获得收益,以及每个关联方的收益分成。区块链会自动执行该智能合约的内容,分佣也实时结算。
交易完成时,NFT合约上标记作品所有权人被更新,而作品的创作者不变,收益方式不变,授权内容不变。
需要的注意的是,任何人在缴纳一定的注册登记费用后,都可以“铸造”一个作品的NFT合约,却鲜有人验证他是否拥有该作品的版权、所有权。除了注册登记时间的先后,更多的相关纠纷可能要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
对于元宇宙这一新空间或新阵地的出现,商业品牌、营销、展示、宣传的方式和格局都将被改变。在数字孪生的汽车企业虚拟工厂里,你能远程操控,或者模拟优化产线。
陈序表示,在元宇宙里,互联网仍将发挥巨大作用,但不是以资本集中、生产资料集中的方式,而是以分散的方式,把创意人才、创意能力、设计能力都变成产业链的上游,来推动经济的发展。
被改变的电商:“穿着它,穿越元宇宙”
陈序表示,除了加密数字艺术和收藏品市场,元宇宙带来更大改变的是与人们生活紧密相关的日常消费品市场。
比如电商领域。网购是很多人每天的购物体验。服装企业知道库存和浪费有多可怕。此前,人们可能要里网购很多件,才能挑到自己最喜欢的衣服。退换货给快递业增加了碳排放。这是商机,但也造成了浪费。
未来,在元宇宙里挑选衣物、虚拟在线试衣,将非常常见。
“比如,你在淘宝买了100件衣服,退来换去,最终只买了90件。在物流上还造成碳排放。但在元宇宙里,你可能先在网上试衣间挑选、试穿,最终你可能只买了10件衣服,实体的衣服。但你可能还会买90件、900件虚拟的衣服。因为你可能有好几个数字身份要装扮。”陈序说。
“这件事情可能会颠覆我们现在所有互联网电商的格局,”一个现在就能够让100万人、1000万人、1亿人用上的技术,“应该是我们目前最看重的技术。”陈序说。
显然,元宇宙已经对运动服饰企业中产生了巨大影响。
“穿着它,穿越元宇宙。”这是阿迪达斯Ozworld网页上的一句广告语。
2021年12 月 17 日,阿迪达斯在线发售名为“Into the Metaverse”(ITM)的NFT作品。前述作品中的虚拟形象,如无聊猿猴等,都穿着阿迪达斯的运动服。这些NFT作品除了可以兑换同款衣饰实物,还是相关线上社区的入场券。
约五个月后,2022年4月29日,该公司通过推特发布消息称,该活动进入第二阶段,前述NFT作品的持有者可以开始兑换同款运动服饰的实物。但同时要在线上“销毁”该NFT作品。
阿迪达斯还购买了虚拟土地,在构建自己的线上体验馆和社区。而它发售的NFT数字艺术品成了其元宇宙社区的门票。
4月28日,运动品牌李宁也在微博上宣布,拥有了编号#4102的主理猿。这是上万个无聊猿猴NFT作品之一。
4月28日,沃尔玛旗下公司宣布成立内部创新部门,探索向元宇宙拓展业务方法,并与相关wed3.0社区合作。
陈序说,元宇宙是尚未完全到来,目前还处在早期阶段,虚拟现实技术也远未那么逼真,但你不能等它成熟时才开始尝试。
“我们经常在商业理论里讲先发者优势,对个人也好,对机构也好,先发者总是能吃到明显的红利。但到了后面,你只能去做一个follower(跟随者),那么,在这个市场里面,你就是nobody,非常小的一份子。”
“建设元宇宙的技术绝大部分都是相对成熟的技术。关键是在商业层面——比如,你要不要在元宇宙里建立自己的品牌。如果创意者成为市场的主导者,元宇宙就会成为新品牌爆发的新大陆。”
做个有身份的元宇宙人
“你想过在元宇宙里贷款吗?”陈序问。
陈序表示,如果要在元宇宙里贷款,那么,抵押物是什么?在元宇宙里交易的数字资产由谁持有?元宇宙里的数字社交如何开展?这些问题的答案背后,都需要元宇宙的参与者首先建立一个数字身份。而这个身份本身就是一类特殊的资产。
“但大家建立一个元宇宙身份的意识才刚刚起来。”陈序说。
有人说,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对方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陈序认为,这恰恰是目前互联网没做好的,而元宇宙可以通过去中心化的数字身份来解决。简单地说,当一个数字身份每个月固定在电商消费一定量的商品,在各类虚拟社交中口碑良好,那对于电商卖家和社交用户来说,并不需要去确认对方是狗还是人。需要分辨狗还是人的场景往往是网友终于要见面的那一刻,而那个场景,“不就相当于你准备向一个信誉良好的香烟铺子购买理财产品吗?”陈序解释,“这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级别和类型的风险。”
陈序认为,元宇宙最重要的三要素是身份、价值和体验。虽然完美的硬件设备可以带来沉浸式、逼真的体验,人们也在不断改进技术,获得更好的体验,但最核心的要素是身份。一个人可以拥有很多数字分身,与个人线下身份无关的很多数字分身。为什么一些NFT头像可以卖得很昂贵?因为它是某种数字身份的象征,是特定数字社区的通行证。
陈序说,在元宇宙里,你可以有时候是一个酷猫(Cool Cats),有时候是一个无聊猿猴,有时候是垂钓者,有时候是个马拉松长跑爱好者。不同的数字身份各自积累的资产,可以分别出售给他人。然后带着钱,去探索别的领域。比如,目前海外有一个很火的跑步应用叫STEPN,其中的虚拟鞋子也成了一种数字资产。
STEPN网站显示,它们推出的App与Web 3.0生活方式相关。所有用户跑步的里程、消耗的卡路里、数字社区成员数量等数字在网站上实时更新和公布。在STEPN平台上,各种各样的虚拟跑步鞋,作为虚拟商品在进行销售。除了可以购买虚拟鞋,还有人出租自己拥有的虚拟鞋。
在上述商业模式里,用户的跑步行为被记录下来,通过交易,转化成资产。就这样,数字身份积累的数字行为,被交易,就成为了数字资产。
陈序表示,每个人都可以在元宇宙里注册和拥有诸多数字身份,这给了人们很多自由,也带来很多工作机会,创造了更多需求,带来更多消费。
不同的数字身份像不同的“面具”,在用户直接体验的应用层面,它不必依附于现实世界里真实的个人身份,也不必产生关联。
在《元宇宙——通往人类身份的解放之路》的讲座中,陈序预测,在元宇宙中,不能带来回报的数字身份将会被抛弃;人们将根据回报率来配置数字身份,而技术正在满足这一需求。
“如果元宇宙是一个趋势,那么早获得身份,和晚获得身份,是完全不一样的。”陈序说。
在目前以Web 2.0为基础的网络世界里,人们往往在现实世界里积累影响力,然后迁移到网络世界。但对于Z世代来说,他们可能省略这一迁移过程,直接入驻元宇宙。
陈序表示,中国的Web 3.0布局也在进行中,很多专家在参与。而在海外市场中,企业也在跟政府合作,探索如何将我们每个人的实体身份和线上的数字身份区隔、结合。
以前,所有的网络虚拟身份都是互联网公司、平台在管,即便注册了一个账号,它也并不完全属于用户所有。拥有超级权限的运营方可以随时关闭这一账号。但在以区块链为基础的Web 3.0里,没有任何个人或企业拥有这样的超级权限。
针对垄断、隐私保护、用户数据的过度索取等问题,从Web 2.0到Web 3.0和元宇宙,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把身份还给互联网的使用者,把个人隐私数据的掌控权还给用户,这是目前正在进行的互联网变革要完成的事情。
元宇宙为什么必须零碳?
为了有效应对气候变化,着力解决资源环境约束突出问题,中国承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不再增长;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通过植树造林、碳捕集和封存利用等形式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
这被称为一场“备考”。
2021年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明确,到2025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2020年下降13.5%;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20年下降18%。
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元宇宙产业必须要建立在碳中和的基础上。”陈序表示,换句话说,人类下一步的数字化生存必须是从碳中和基础上生长起来;至于有人觉得,这个问题是不是早了一点?是不是可以先大力发展元宇宙,之后再去谈污染问题?“绝不可能。因为这个才是元宇宙的正当性。”
陈序认为,在元宇宙中,激增的对虚拟物品的消费,就是对我们创造与生产的一种真实消费,它们同样会让消费者在心理上产生真实的效用和获得感。这对线下世界的能源和资源的消耗都会产生积极影响。
陈序表示,与传统行业相比,建立在Web 3.0基础之上的元宇宙相关产业更容易计量能源消耗和碳排放,所以,在技术上更容易实现碳中和。在元宇宙里,区块链上产生的所有资产,都会有对应的碳排放。计量之后就可以用购买碳证的方式,来抵消碳排放,实现可持续发展。
元宇宙很遥远?
“这是很多人的误解。普通人对元宇宙,尤其是在沉浸式体验方面,有着过高的预期和想象,这反过来限制了他们立即参与的积极性。”陈序最后提醒,“千万不要失去先发优势!不管你想在元宇宙中成为什么角色,先入场试试!”

责任编辑:韩少华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