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请讲

寒门真的再难出贵子?怎么缩小城乡教育差距,他提出几点意见

李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2017-09-22 18:16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普及公平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日益成为各国政府教育改革和人力资本发展的战略目标。
对中国来说,这一任务更显紧迫。
9月19日-20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贵州省人民政府指导,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贵州省教育厅主办的“奋斗2020 实现‘一村一园’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在贵州省贵阳市举行
专题研讨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李伟发表演讲指出中国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面临着的几个突出问题
怎么缩小城乡教育差距?
李伟指出,送教入村是解决贫困地区农村儿童学前教育的有效办法,也是消除绝对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有力举措。无论是对现实还是对未来来讲,都具有十分重大的社会意义,我们要使每个贫困地区的孩子都有园可上,都有一个阳光的起点。
2011年冬四川凉山州白马乡土匠村小学,12岁的彝族孩子王兵穿着一双破烂不堪的运动鞋,在海拔高度近3000米的山沟里,最低气温已经降至14度。他脚后是校园围墙,砖墙上写着“探索”二字。澎湃资料图
以下是李伟在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的演讲全文:
尊敬的戴国委,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和大家一起相聚在美丽的贵阳,我们共同召开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共同交流如何通过普及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阻断代际贫困的传递,促进反贫困和儿童事业发展。这对于我们中国要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可以说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贵州省的学前教育可以说取得了较快的发展。2012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贵州省松桃县和织金县开展山村幼儿园的计划,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要求各省市县开展农村的学前教育,并在全国率先向全省的农村幼儿园提供营养餐,值得各地学习借鉴。这也是我们把会议之所以放在贵阳举办的原因所在。
当前,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都在为反贫困和儿童教育早期发展在做积极的努力。在大量的政策实践和探索中,各国逐渐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可以把人力资本开发作为反贫困的一种重要手段,把儿童早期发展作为一个重要的突破口。科学研究和国际实验表明:儿童早期发展至关重要,普惠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是消除贫困、打破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的社会干预手段。
2015年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验表示,接受至少2年早期教育的儿童在15岁时的平均学业水平比其他儿童更好,有利于改善代际间的社会流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青海省乐都开展的试验也表明,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农村儿童,在小学的学习成绩、社会交往等方面都均优于同样地区的没有上过幼儿园的儿童。我们及时总结了乐都的试验,并提出普及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的有关具体的政策建议,得到了国务院有关领导同志的多次批示。本来刘延东副总理这次的批示是,就是我们开会前夕,刘延东副总理专门对我们上的一个报告做了长段的批示,批给中国的教育部长陈宝生和我。投资儿童学前教育就是投资未来,投资越早得益越早,回报也越高。正因为如此普及公平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日益成为各国政府教育改革和人力资本发展的战略目标。为有效实现这一目标,不少国家都通过强化政府举办学前教育的责任,优先建设教师队伍等多种举措,大力促进学前教育的普及和公平发展。
特别是,这些国家都极为重视处境不利的儿童的学前教育,通过直接干预为这些儿童提供较好的学前教育条件和机会。促进社会公平。
如:美国的“开端计划”、英国的“确保开端计划”、澳大利亚的“学前教育普及计划”和古巴的“教育你的孩子计划”,等等。这些行动计划提供普惠、优质的公办学前教育,提高了处境不利儿童的学前教育普及率,缩小了城乡和区域间发展的差距。2015年,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将发展普惠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列为重要内容,并首次提出到2030年,所有儿童都能获得优质幼儿发展、看护和学前教育,联合国首次提出这个目标可以说为整个人类社会未来将会发挥极为重要的积极作用,当然也是个极其繁重的任务、极其艰巨的任务,使所有的儿童为接受初级教育而做好准确。
这意味着世界各国都要加大对儿童早期发展的投资,尤其是更多地关注和帮助全球数千万最贫困的儿童,使他们能够平等而又尊严地享受到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分享全球的发展成果。
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儿童早期教育和教育扶贫,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2020年全面消除绝对贫困,坚决打赢脱贫攻坚计划,提升到事关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战略任务,并将教育扶贫列为“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重要内容。明确提出,要建设普惠性的幼儿园。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扶贫必先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内容,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
因此,我们把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摆在了各项工作的非常重要的位置,不断筑牢兜底的安全网。我们制定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两期的《学前三年行动计划》,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近年来大幅度增加,由2010年的728亿元人民币,增加到了2016年的2802亿元人民币,学前教育的资源快速扩大,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建设也初见成效。学前教育普及成效明显,2016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已经达到了77.4%,2017年我国又颁发了《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的公共服务体系。
在中国学前教育取得显著成绩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当然这个“我们”是指中国人、中国的各级领导,中国还是一个13亿多人的发展中大国,人均GDP还不到9000美元,据国际机构预测,大概2016年中国的人均GDP排名还仅在70位左右。到2016年底,中国还有4300多万贫困人口需要脱贫,脱贫攻坚的任务依然艰巨,特别是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还面临着突出的问题,至少有这么几个方面:
一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入园率低。我们前两期《学前三年行动计划》主要是在县城和乡镇建园。送孩子到城镇上幼儿园造成了农村的农民家庭比较重的负担。以革命老区甘肃省的华池县为例,公办幼儿园设在城镇,民办幼儿园因营利的问题很少进村,家长只能带孩子到城镇入园,租房的成本很高,因为要陪读。一年的成本,包括房租、生活费以及幼儿园的费用,据不完全统计,也是选点统计,大概在8000-10000元人民币,因此,许多农村贫困家庭可以说是“望园兴叹”,研究表明,农村贫困地区至少有20%的儿童还缺乏早期教育的机会,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普遍是在50%以下,不少贫困县可以说入园率仅有30-40%。
二是一些地方政府重视不够,有些贫困地区政府对学前教育重要性认识不足,对学前教育支持力度不够。因学前教育大家知道不是义务教育,对学前教育的管理和举办的责任落实不到位,也没有把学前教育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划之中。
三是财政投入不足。对于贫困地区而言,县级财政自给的能力本身不足,财政的缺口比较大,财政投入主要用于城镇的公办幼儿园,多数的农村幼儿园自然生存,缺基本的设施,缺经费的保障。
四是幼师数量严重不足。农村地区师幼比低,幼师编制、待遇问题在很多地区长期得不到解决,人员流动性大、稳定性低。
这四个方面的问题,在中国的中西部地区、农村地区应该说普遍存在,但是程度不一样,有的地方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无论从投入、师资队伍的培养等等,就像今天前面放的片子,贵州在有些地区应该说走在了中国中西部农村的前面。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普及农村地区的农村学前教育,关乎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关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落实,我们要勇于担当,积极作为,广泛动员社会组织、企业、智库等各方面的力量共同参与。如发展研究基金会2009年发起的山村幼儿园计划,就是一项反贫困与促进儿童早期教育发展项目的探索和实践,目的是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源向农村地区3-6岁儿童提供全覆盖的早期教育。提高中西部贫困地区及偏远地区早期教育的机会和质量。
“山村幼儿园”计划实施8年来的实践表明,送教入村可以大幅度提高试点县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有效促进在园幼儿认知、动作、语言和社会情感方面的发展水平,减轻贫困家庭负担,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受到当地群众的由衷欢迎。
截止到2017年8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在青海、贵州、湖南等9个省(区)17个县(市)设立山村幼儿园近1800所,在园的幼儿大约4.5万人,这个数字刚才已经播了一遍,好话不怕多说。
去年9月份,我也专门到贵州省松桃县的盘石村幼儿园看望那的孩子。看到原本在家“散养”的孩子们,现在在山村幼儿园每天可以欢乐的唱歌、跳舞,和小伙伴们做游戏,我由衷感到高兴。他们中许多都是留守儿童,山村幼儿园给了他们一个快乐成长的地方。“再苦不能苦孩子”,我们热切期望未来山村幼儿园计划能在更大的范围内实施,期待这项惠民、立国的项目早日能够变为国家的大政方针和政策。
早期投资一个孩子会改变其一生,乃至整个家庭的命运,早期投资一代人,会改变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的命运。实践证明,送教入村是解决贫困地区农村儿童学前教育的有效办法,也是消除绝对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有力举措。无论是对现实还是对未来来讲,都具有十分重大的社会意义,我们要使每个贫困地区的孩子都有园可上,都有一个阳光的起点。我想要实现这个目标,从我们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也好、国际知识中心也好,从我们智库角度,有几点建议供大家参考:
第一,高度重视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学前教育是国家基础教育的基础,是国民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要重视学前教育的普惠性和公益性,明确政府对学前教育的举办和管理责任,要将学前教育纳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扶贫的战略规划,要增加财政资金的投入,特别要加大对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学前教育的财政支持力度,并确保资金惠及最需要的贫困地区的农村儿童。据我们研究测算,每个山村幼儿园每年需要投入5万元人民币,如在全国贫困地区的10万个行政村设立幼儿园,可覆盖大约300万贫困地区的农村儿童,政府的财政每年仅需投入50亿元。
第二,实施学前教育的进村计划。地方政府要因地制宜,充分利用农村小学闲置的校舍和其他的公用设施,设立村级公办幼儿园,要到2020年,在适龄幼儿人数10人以上的山区行政村及大的自然村全部实现“一村一园”。我去年到松桃去看的那个幼儿园,就是从小学的闲置教室利用起来,因为大家知道中国由于年龄结构的变化,小学、中学的入学人数总量每年都在减少,原来建得很多的小学现在教室就空置了,他们就把这些空置的教室利用起来办的山村幼儿园。
第三,就地招聘贫困地区的农村幼师志愿者。设置合理的准入门槛,加大招聘农村幼教志愿者,如中等职业学校幼师专业的毕业生和其他专业的大专毕业生,只要考试合格都可以录用,入职后加强职业培训,这样既可以解决一批热爱家乡、乐于投身农村学前教育的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又可帮助那些最贫困地区迅速提高学前教育的普及率。我举两个例子,比如青海乐都县的李胜年老师,作为一位男性幼教志愿者,凭着对农村教育的热情和对孩子的爱,从项目开始坚持到现在,逐步成长为一位优秀的学前教育老师。再比如湖南古丈县的向彩霞老师,为了山村幼儿园和孩子们,她先后自费考取了普通话二级甲等证书、幼儿教师证和学前教育大专毕业证,并多次被评为优秀的山村志愿者。
第四,加强国际交流合作。知识需要分享,经验需要总结,促进儿童早期发展和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需要各国政府、国际组织、智库、企业和社会组织的共同参与、积极合作。近些年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积极开展国际反贫困与儿童早期教育项目的合作与研讨,分享各国儿童早期发展的知识和经验,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8月21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筹建的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正式挂牌启动,这是落实习近平主席2015年9月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宣布中国将设立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同各国一道研究和交流适合各自国情的发展理论和发展实践的具体行动。这个组织就在我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之下,刚才卢迈说由我来兼任主任。正式成立之际,习近平主席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专门发来贺信。习近平主席要求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为研究交流发展理念、促进国际发展合作,推动全球落实可持续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9月5日,习近平主席在厦门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上又提出,要利用国际发展知识中心等平台同各国加强发展经验的交流和能力建设。在此,我们非常愿意通过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等交流平台,加大同各国,包括反贫困和儿童早期发展等一起在内的知识分享,我们也愿意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共同推动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个目标的实现,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最后,预祝本届论坛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的速记整理,未经主讲人审定)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洪燕华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