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越后妻有艺术祭中的日本艺术家:思考艺术,回忆乡村
澎湃新闻 陆林汉 编译
2022-05-11 08:47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专题】澎湃美术馆 2022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横跨三季,重连人与自然 一周观展指南|纽约重建马蒂斯工作室,越后妻有拥抱自然
近日,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2022正在展出。此次展期为145 天,为历届展期最长的一届,横跨春、夏、秋三季。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是与自然相辅相成的艺术节。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越后妻有地区以“地方重建”为目标,大地艺术祭则以艺术的形式为该地区注入了新的活力,而参与的艺术家皆需考虑到在地性。作为艺术祭的艺术总监,北川富朗采访了多位参展的日本本土艺术家,从中了解他们对艺术材料的思考,对当代艺术的思考,以及对当地文化的思考。

“越后妻有”并非当今地图上标注的正式名称,而是取自日本古地名“越后国、妻有庄”,囊括日本新潟县南部的十日町市和津南町在内的760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超过东京23都区,位于自然环抱的山间地区,是日本少有的大雪地带。
在这里,日本当地的祖辈们依靠睿智和努力,进行河流改道,开垦了山间梯田,孕育出独具特色的里山文化。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这一地区以“地方重建”为目标,大地艺术祭以艺术的形式为越后妻有注入了新的活力,而参与的艺术家皆需考虑到在地性。作为艺术祭的艺术总监,北川富朗采访了多位参展的日本本土艺术家,从中了解他们对艺术材料的思考,对当代艺术的思考,以及对当地文化的思考。北川富朗与艺术家名和晃平对谈

北川富朗与艺术家名和晃平对谈

北川富朗与艺术家团体“目【mé】”对谈

北川富朗与艺术家团体“目【mé】”对谈

对于艺术的思考
名和晃平(Nawa Kohei)是日本雕塑家、艺术总监、京都艺术大学教授。1975年出生的他现居京都,并于2009年创立“三明治”公司。名和晃平专注于雕塑的“表面肌理”作为连接感官的界面。他对于形式与线条的广泛探索,以及他对于不同材料媒介的使用,使他的作品具备了无限的可能性。
2002年,他以细胞为核心概念创作了作品《PixCell》象征着信息时代。针对生命与空间、情感与技术的关系,名和晃平创作了作品《泡沫》,为观众创造了获得感知体验的机会,仿佛材料的物理特性为他们打开了大门。
视频:名和晃平作品《Force》(视频截取自北川富朗与艺术家的访谈)(00:43)
此次,名和晃平为越后妻有里山现代美术馆MonET创作的新作品《Force》,呈现的是黑色的硅油液体蜕变成无数的丝线,从天花板垂直掉落至地上。硅油在重力作用下不断垂直拉伸,在地板上形成一个黑色的水坑。这一装置作品向观众呈现的是时间、空间和材料之间的关系,并邀请观众观察重力的可视化模式。在北川富朗的采访中,名和晃平表示,自己在京都市立艺术大学学习雕塑期间参加了白州艺术营,得以了解户外空间的创作。“雕塑是什么?我对人与艺术之间的关系等问题特别感兴趣。当我对日本的当代艺术有所了解后,便开始使用一些在传统雕塑中不存在的材料。”名和晃平,《Force》

名和晃平,《Force》

名和晃平选择的硅油液体作为材料

名和晃平选择的硅油液体作为材料

“当你在说雕塑不是为了自我反思或自我探讨时,便意味着你将注意力从身体上转移,来到展示材料的力量上。我一直在寻找不同的东西,所以开始专注材料本身。我希望通过展示材料的个性,并从生产出的纹理中制作吸引人们感官的艺术作品。这件《Force》就是展现极端的自由落体形式的作品。在生活中,你看到的自由落体可能是雨,人也正处于这样的周期内。这项目中,黑色的硅油液体像绳子一样往下掉落,地面的硅油则像漆面或镜面一样吸收着这些液体,而你在日常生活中是看不到这些液体的。”名和晃平这样说道。
当北川富朗问道何时有这一创作想法时,名和晃平回答,“大概花了10年实现这一想法。”
日本艺术团体“目【mé】” 是一个由三名核心成员组成的团队,成员分别是艺术家Haruka Kojin 、导演 Kenji Minamigawa 和制片人Hirofumi Masui 组成。这一艺术团体是基于每个成员的各自技能及相互协调合作。“目【mé】”注重向观众展示空间、情境,同时他们并不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方法或类型,他们创作的艺术品试图将现实的飘忽性带入到我们的感受之中。
视频:“目【mé】”作品《movements》(视频截取自北川富朗与艺术家的访谈)(00:27)
在越后妻有里山现代美术馆MonET中,“目【mé】”展示的是由无数个小时钟组成的装置作品《movements》,看上去像一群鸟在那边排列着。这群“鸟”似乎是被单一的意志所驱使,但同时,每只“鸟”似乎都在自由地飞翔。每个时钟的独特意义和这些时钟的连续运动与观众共同构成了联系。在展厅中,存在着跨越意义与无意义、主体与客体、个人与公众之间鸿沟的东西。
目【mé】向北川富朗解释道,他们经常拍摄成群的鸟的照片和视频。“因为它们经常出现在工作室前。它们都是自由飞翔的,每只都不一样,但它们却能一起成群结队飞翔,也没人能控制它们。但是,只有人类看到时,给予了定义后,它们被视为一个群体。”“目【mé】”,《movements》

“目【mé】”,《movements》

“我们用指针代替鸟。每一个指针单独存在时,其作用是指示时间。但有那么多指针时,它们则成为了一种集体运动,意义就变了。对于我们人类而言,我们在移动时,不会注意到我们是一个人群,所以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是被什么所控制。就像刚才说的,单个时钟有很多意义,但当有无数个时针时,个体的存在就消失了,而是成为一种整体,并被看到。对于这件作品来说,它和观众是相对应的关系,它的存在依赖于被观众观看。”目【mé】说道,“2003年,我们第一次来越后妻有时,感到的是从大都市里解脱出来。我们也希望来观看的观众也能从某种‘意义上’解脱出来。”“目【mé】”拍摄的鸟群

“目【mé】”拍摄的鸟群

《movements》中的指针

《movements》中的指针

而艺术家栗田宏一(Kurita Koichi)的作品则是关于日本各地的土壤。1962年出生于山梨县的栗田宏一被土壤和土壤的颜色所吸引,并从1990年开始收集日本各地的土壤。此次展览中,他在展示区内放置了他收集的土壤,有些土壤是由大量雨水和洪流碾碎的石头分解而成,有些是暴露在田野和悬崖上的土壤,还有些是石头和砾石。据说,这些土壤有576种,来自112个城市、城镇和村庄。
栗田宏一说,自己去过日本的3万个地方,发现了很多不同的土,就想办法尽可能去收集。“我计划在疫情后探索更多的山谷。当然这听起来很难。因为在越后妻有地区,就有200个村庄,而每个村庄也都有差异性。”栗田宏一作品《土壤图书馆:新潟(Soil Library : Niigata)》

栗田宏一作品《土壤图书馆:新潟(Soil Library : Niigata)》

“人类踩踏一个地方的土壤的事实令人着迷。土壤是接受人类耕种的地方,我很欣赏人类与土壤间的关系,像考古的土壤层,每下降一点点就代表一个年代,你可以在土壤中看到人们在不同时代的生活方式。”栗田宏一说道,“我将土壤放在瓶子里,这样可以长久保存。我想留给下一代们看看我们这个时代的土地。”
对于乡村的回忆
中谷美智子(Nakatani Michiko)于1981年生于日本东京。她的作品采用多种技术创作。她制作水彩画,用黏土和灰泥雕刻,并制作充满合成树脂的浮雕。她经常将自己的作品汇编成装置,并用铅笔在墙壁的大表面上作画,并用直接取自大自然的图案填充这些作品,以此作为补充。
视频:中谷美智子作品《Voice from a far》(视频截取自北川富朗与艺术家的访谈)(00:48)
在展区中,她的作品是在一个30米长的书架上放置的作品。在北川富朗的采访中,中谷美智子回忆了作品的创作历程。“我在2018年来到越后妻有地区调研。我当时拜访了一些当地人。当我在深冬的大雪中拜访一户人家时,他们总是邀请我去小坐取暖,吃点菜,喝杯茶。这是如此温暖和平静。在这样的氛围中,我听着他们讲述他们生动的故事,包括童年的回忆和喜爱的歌曲。在那时,我感觉到这些如此亲密而丰富的记忆随之浮现出来,投射在窗外纯白的雪地上。因此,我把这样的场景转变成为了作品。”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中谷美智子表示,希望创作的图像雕塑能唤起人们的记忆。“这里的人向我这个陌生人敞开大门,让我创作。由于疫情,我不能再采用几年前那样的调研形式。创作这件作品时是在2021年,而我沉浸在回忆中的时间也已变成了记忆。”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中谷美智子,《Voice from a far》(局部)

在参展艺术家中,河口龙夫(Kawaguchi Tatsuo)无疑是其中的“前辈”。河口龙夫于1940年出生在神户,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一直处于日本当代艺术的最前沿,是1965年由九位艺术家在神户市成立的前卫艺术家集体“I”组的核心成员之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河口龙夫的作品《陆与海》记录了拍摄了潮起潮落的濑户内海。那是他在凝视这片永恒的事物的过程中起意创作的。他的作品关注的是“你能看到什么”和“你不能看到什么”间的关系。其作品无论可见或不可见,都必然代表着物质性、时间与空间、事物的生与死。自2000年第一届大地艺术祭起,他每届都有参与。
视频:河口龙夫《关系——黑板教室(Relation – Blackboard Classroom)》(视频截取自北川富朗与艺术家的访谈)(00:30)
在接受北川富朗的采访时,河口龙夫讲述了他在越后妻有的装置作品《关系——黑板教室(Relation – Blackboard Classroom)》。在他创作的“教师空间”里,每一个表面都成为了黑板,同时在桌面下方的空间里,他以音乐、科学等不同学科为主题,放置了从越后妻有封闭的学校里收集而来的教学资料,并制作成了独特的艺术盒。河口龙夫《关系——黑板教室(Relation – Blackboard Classroom)》

河口龙夫《关系——黑板教室(Relation – Blackboard Classroom)》

河口龙夫《关系——黑板教室(Relation – Blackboard Classroom)》

河口龙夫《关系——黑板教室(Relation – Blackboard Classroom)》

河口龙夫说,“我喜欢从看不见的事物中创造独特的作品。在我看来,教育是培养人类的最好的方式,如果有另一种方法,教育或许就不存在了,但目前人们还没有新的想法。在教育中,首先想到教室,而黑板则是里面最常见的东西。我们小时候会在黑板上乱涂乱画,别人认为那是涂鸦,但其实我们画的东西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我把每一个表面都做成黑板。我认为长远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做了一个都是黑板的教室。此外,抽屉也是很重要的元素,装载了记忆。”
同样关注乡村学校的还有艺术家田岛征三(Tashima Seizo)。田岛征三以制作造型画、版画、图画书等方式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自2009年开始,田岛征三持续参与了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
视频:田岛征三“绘本的博物馆”(视频截取自北川富朗与艺术家的访谈)(01:07)
展览中,田岛征三将一所已封闭的小学变成了“绘本的博物馆”。艺术家试图以此重现这里的学生、教师,甚至是曾经活跃在学校里的怪物。谈及创作历程时,他说,“参观完学校后,我和村民一起喝酒、聊天,和当地建立了联系后,产生了将这所学校变成作品的想法。经村民介绍,我认识了这所学校当时的3位学生。我和他们交谈,听他们讲学校的故事,包括他们喜欢的女老师,校园的怪物传闻等。所以,我为学校的怪物编造了故事。”田岛征三“绘本的博物馆”

田岛征三“绘本的博物馆”

田岛征三“绘本的博物馆”

田岛征三“绘本的博物馆”

村民在作品前留念

村民在作品前留念

在北川富朗看来,田岛征三的作品是对生命和生物的尊重与热爱。“不仅对人类,而且对持续存在的生命。从作品中可以体验到艺术家如何面对生活,看到艺术家如何参与、支持这些社会活动。”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展期为145 天,横跨春、夏、秋三季。北川富朗也将陆续对其他艺术家进行访谈。
展览将展至11月13日。
(本文编译自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官网)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刘威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