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摄影记疫|拍下这些照片,想起外婆用煤气灶上铁锅给我做蛋糕
澎湃新闻记者 丁晓文
2022-05-11 08:08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编者按:在一个多月的封控之后,上海新冠阳性患者逐日减少,澎湃新闻记者丁晓文也因此拍到了更多街上人的活动。他们在自家的房前屋后一个有限的区域里活动着,用自己的方法,维持着自己的生活品质。2022年4月28日,上海,陕西北路一弄堂内。此地为“防范区”,居民正在弄堂里晒太阳。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丁晓文 图

2022年4月28日,上海,陕西北路一弄堂内。此地为“防范区”,居民正在弄堂里晒太阳。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丁晓文 图

2022年5月4日晚,上海,静安寺一小区门口。

2022年5月4日晚,上海,静安寺一小区门口。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

无论作为记者还是摄影爱好,我觉得我有必要留下眼前这段历史。所以,我的拍摄首先是真实的,并且尽可能客观,不带个人情绪地记录下真实发生在上海的事。2022年5月4日,上海,四川路桥上。进入虹口区地界的闸口处。

2022年5月4日,上海,四川路桥上。进入虹口区地界的闸口处。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等待转运车。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等待转运车。

有几件事令我印象深刻。2022年5月4日晚上,我走在愚园路上看到了一个快递员,他的助动车上堆得满满当当的货物,我拍下了这张照片,它让我想到了南宋李嵩的《货郎图》。在这次疫情中,快递员是令人尊敬的,他们在尽力将生活物资送达居民小区。2022年5月4日晚,上海,愚园路。

2022年5月4日晚,上海,愚园路。

2022年5月4日晚,上海,北京西路乌鲁木齐路口。手捧两盒鸡蛋的市民。

2022年5月4日晚,上海,北京西路乌鲁木齐路口。手捧两盒鸡蛋的市民。

2022年5月4日晚,上海,愚园东路。

2022年5月4日晚,上海,愚园东路。

2022年5月3日,上海,北京西路铜仁路口。皮裘公寓门口的女孩。

2022年5月3日,上海,北京西路铜仁路口。皮裘公寓门口的女孩。

4月的某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一个老婆婆,她大概六七十岁的样子,手里拿着张纸,上面写满了名字。到了街口,她在一家馒头店前蹲了下来,那家店的卷帘门拉开一个缝隙,过了一会儿,老婆婆伸手接过从里面推出来的一个框,里面装着几百个馒头。
我上前与老婆婆聊了两句,得知她所在的是个老年人居多的小区,他们吃的不多了,四处想办法,最后找到这家店,答应卖给他们几百个馒头。而她是里面年纪轻的,她就自告奋勇,出来帮整个小区的人买回这些。看到她一包一包地拿着馒头,我感到心酸。2022年4月28日,上海,永康路口超市,一位正在买菜的人。

2022年4月28日,上海,永康路口超市,一位正在买菜的人。

2022年4月28日,上海,永康路,一位正在搬运物资的人。

2022年4月28日,上海,永康路,一位正在搬运物资的人。

2022年5月4日,上海,宁波路。居民在晒台上用吊绳获得物资。

2022年5月4日,上海,宁波路。居民在晒台上用吊绳获得物资。

我拍摄过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我想要留下这段时期一些具有普遍性和特殊性的东西:人是怎么面对最基本的需求,做出自己的回应,他怎么吃饭,怎么生存的?在宁波路上,为了解决基本的生存,我看到人们用绳子把东西吊上楼去。还有一些特殊的符号,包括封控设施,人们所穿的白色和蓝色的衣服。这些都是重要的,是这段时间留在人印象里的东西。2022年5月4日,上海,外滩。

2022年5月4日,上海,外滩。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重庆路口。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重庆路口。

2022年5月2日,上海,凤阳路口。晚11时,长征医院门口排队做核酸的人们。

2022年5月2日,上海,凤阳路口。晚11时,长征医院门口排队做核酸的人们。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一辆行驶中的大巴和里面的老人。

2022年4月28日,上海,淮海中路,一辆行驶中的大巴和里面的老人。

2022年5月4日,上海,南苏州河路口。乍浦路桥上骑行的人们。

2022年5月4日,上海,南苏州河路口。乍浦路桥上骑行的人们。

但即使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我也看到许多在上海的人们努力适应环境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我有个习惯,每天早餐要吃面包,并且在这方面,我还是挺讲究的,但这次疫情,不说讲究,面包基本是买不到的。这使我总想到一个画面,想到上世纪70年代我的外婆在煤气灶上用铁锅做蛋糕。
我的外婆生于1909年,她曾是一位大家小姐,对生活品质非常讲究。她的一生经历过风雨,但却一直有办法维持自己的生活品质。我记得在我只有几岁大的时候,趴在煤气灶边上,看到她用那口扁扁的锅子做蛋糕,它大概比平底锅深一些。外婆有时在里面加些白糖,有时加些红糖,做好之后,蛋糕圆圆的,把整个锅子撑得满满当当,香气扑鼻。我对这事印象很深,尤其那个香味。在路上拍照的时候,我看到的约80%的事,都是关于人们想尽办法解决吃的问题。我后来也想办法买到一些面包,但我想,如果真的买不到面包,我也有本事学会做面包。我们都有本事用自己的方法,维持自己的生活品质。这是一种精神,也是上海这座城市的一种坚持。2022年5月4日,上海,外滩。

2022年5月4日,上海,外滩。

责任编辑:吴栋

校对:刘威

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