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金寿福:六个关键词,挖掘神秘辉煌的古埃及
金寿福
2022-05-09 15:07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2022年,是对埃及学来说颇有纪念意义的一年。
1822年,法国学者商博良成功破译象形文字,标志着埃及学的诞生。两百年来,无数学者为沉默的古埃及赋予了新的生命。 
1922年,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在埃及国王谷发现图坦卡蒙之墓,唤醒了沉睡千年的惊世宝藏。
在今年的世界读书日,澎湃新闻“探寻五大神秘古文明”专题好课拉开序幕,在古埃及专题中,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金寿福与我们一同走近古埃及的考古、文物和未解之谜。在这里,我们用六个关键词回顾这场“挖掘之旅”。以下为讲座部分内容的整理与摘录。01 斯芬克斯与埃及考古第一人
谁,才可以称得上是埃及考古第一人? 
三千多年前(约公元前1400年),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国王图特摩斯四世清理了掩埋狮身人面像的沙土,在斯芬克斯前爪之间立了一块石碑,埃及学家们称之为“梦之碑”。
然而“梦之碑”上,并没有像学者们期望的那样描述狮身人面像的建造时间和过程,而是记载了一段奇妙的经历。据说在图特摩斯四世还是王子的时候,有一天外出打猎,中午又困又热,他便在斯芬克斯阴影之下进入睡梦之中。梦里,作为神灵的斯芬克斯告诉图特摩斯四世,假如他能把掩盖在自己身上的沙土除掉,他就会让还是王子的图特摩斯四世登上王位。图特摩斯四世醒来之后,按照神的旨意把掩埋斯芬克斯的尘沙清理干净,后来他果然登上了王位。而他,或许也在无意之中成为了埃及考古的第一人。三千多年来,斯芬克斯屹立于撒哈拉沙漠之中,见证了古埃及的风风雨雨。埃及考古起源于图特摩斯四世,但人们开始将埃及作为一个目的地去游历、解读,却是从希腊人开始的。
早在希罗多德之前,古希腊大诗人荷马就曾对古埃及的盛景有过描述。在荷马笔下,那是一个神奇的国度,生长着各种可用作药物的植物,有许多手艺高超的医生和巫师。古城底比斯,即如今的卢克索,更是被荷马称为“百门之城”。底比斯遗址的两个视点,安东尼·卡登,蚀刻画,约1802年

底比斯遗址的两个视点,安东尼·卡登,蚀刻画,约1802年

在埃及第二十六王朝,普萨美提克一世统治时期,埃及军队里有许多来自爱奥尼亚和爱琴海地区的雇佣兵。这位国王还专门在尼罗河三角洲为希腊商人设立了贸易区。这也为之后希罗多德游历埃及,创造了有利条件。
“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公元前450年至公元前440年,希罗多德游历埃及,感叹尼罗河水一年一度泛滥的同时,也写下了这句流传千古的名言。
02 金字塔
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他曾在埃及见到一个巨大的迷宫,尽管金字塔已经壮丽到让他无法形容,但相比起来,迷宫却是让他感到更加不可思议。有古典作家认为,希腊第一岛——克里特岛上的迷宫也是受到了埃及迷宫的影响,不过至今已无法考证。撒哈拉沙漠的风吹过几千年,留在我们眼前的,只剩下一座座金字塔,和与之相关的种种猜想。关于金字塔,西方大致从两条线进行记载,一是古典作家的文字记载,另一条则是出自于《旧约》。《旧约》中,约瑟被他的哥哥们卖到了埃及,因给法老解梦而得到重用。约瑟告诉法老,他的梦预示着埃及将会迎来七个丰年和七个荒年,建议法老在丰年的时候将多余的粮食收缴上来,储存在粮仓里备荒。 虔诚的基督徒把金字塔跟这一传说联系起来,认为金字塔便是“约瑟的粮仓”。
几千年过去了,埃及现存规模最大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也成为了世界七大奇迹中唯一留存下来的建筑。中世纪时,阿拉伯人以为金字塔里藏有宝藏,便在胡夫金字塔的北面留下了一个盗洞,而这个盗洞也成为了我们如今到埃及旅游时,进入胡夫金字塔内部的入口。平日里,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游客从这里进入金字塔,在狭窄的墓道里触摸数千年前的古埃及。
03 方尖碑
毫不夸张地说,方尖碑是可以与金字塔比肩的古埃及杰作之一。
公元前30年,奥古斯都征服埃及托勒密王朝之后,将埃及变作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在此之后,奥古斯都下令将至少三座方尖碑自埃及运至罗马,以作为权力的象征。这些方尖碑,其中一座立在战神广场,成为了日晷的指针。有德国学者研究发现,在奥古斯都生日前后几天,被当做指针的方尖碑影子顶端,恰好能够投射到和平祭坛。如今的罗马城中,仍然树立着十几座大大小小的方尖碑,数量比在埃及的还要多。梵蒂冈圣彼得广场

梵蒂冈圣彼得广场

现存最古老完整的方尖碑,仍然屹立在开罗东北郊原赫利奥波利斯太阳城神庙遗址前。它是由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法老塞索斯特斯一世在位时所建。
在卢克索神庙入口,原本竖立着由埃及第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下令建造的一对方尖碑,如今只有一座仍然保留,另外一座在19世纪被埃及总督赠送给法国皇帝,时至今日仍然竖立在巴黎的协和广场。卢克索神庙前保留的方尖碑(左)与巴黎市中心的方尖碑(右),左图源自视觉中国

卢克索神庙前保留的方尖碑(左)与巴黎市中心的方尖碑(右),左图源自视觉中国

法国人有了方尖碑,英国人也不甘落后。1878年,他们也从埃及运走了一块方尖碑,立在泰晤士河旁。我们后来所说的“埃及学”,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可以说是英国和法国两大列强在争夺欧洲甚至是世界霸权时出现的一个副产品。
从罗马、梵蒂冈城、到巴黎、伦敦,再到纽约,今天我们在游历世界时,许多地方都能见到方尖碑的身影。正如法国思想家乔治·巴塔耶所说,“方尖碑是万物皆重归尘土过程中最为顽强的障碍”。
04 门农巨像
尼罗河将卢克索古城分为了东西两岸,西岸的河谷地带是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王公贵族起居和行政部门的所在地,也是绝大多数平民生活的地方。如今那些古老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两座石像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北部的那座被称为门农巨像。门农巨像(右)

门农巨像(右)

门农是谁?为什么要叫它门农巨像?门农是古希腊神话中黎明女神厄俄斯和特洛伊王子埃塞俄比亚国王提诺托斯之子,他与阿喀琉斯英勇搏斗,被刺中胸膛而死。传说这座雕像会在凌晨传出类似哭喊的声音,古希腊人认为这是战死的门农在黎明时分向自己的母亲厄俄斯呼救。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这两座雕像的所在地,是新王国时期阿蒙荷太普三世祭殿的入口,只是如今神庙已荡然无存。而黎明时的声响,则是因为此前埃及遭受地震,雕像出现了裂缝,昼夜温差过大又导致裂缝中出现了水蒸气,太阳出来前气温急剧上升,裂缝中的水蒸气蒸发发出声音。
门农巨像的声响在当时成为一大奇观。后来,一位虔诚的罗马皇帝令手下将石像的裂缝进行修复,所谓黎明时的声响也不复存在了。
05 埃及学的诞生与发展
尽管古埃及文明活跃在几千年之前,但埃及学的诞生却只有仅仅两百年。
在商博良破译象形文字之前,欧洲学者倾向于从宗教上对古埃及进行解读。新柏拉图主义创始人普罗提诺认为,古埃及人的象形文字是图画文字,此种概念逐渐深入人心,到了文艺复兴时期达到顶峰。按照这些人的说法,象形文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字,它是借助图像表意的特殊形式,记录了神的意志和神圣的知识。拿破仑与商博良
等到18世纪末,拿破仑远征埃及。在他的远征军中除了士兵,还有大约160名学者。到达埃及之后,1799年8月24日,拿破仑建立了埃及研究所,研究所成员决定将在埃及收集到的图文整理出版,1809年至1829年,23卷《埃及志》先后出版。法国学者测量狮身人面像

法国学者测量狮身人面像

1799年7月15日,拿破仑军队的一名上尉军官在埃及港口城市罗塞塔附近发现一块石碑,几年后法国战败,这块石碑辗转来到英国,成为了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它就是著名的罗塞塔石碑。罗塞塔石碑

罗塞塔石碑

罗塞塔石碑上刻有希腊文、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圣书体和大众体两种文字和三种书写形式,为象形文字的破译提供了一把钥匙,而把握住这把钥匙的人,就是法国年轻学者商博良。当时除了商博良,也有其他学者试图去破译象形文字,但学者们普遍认为它只是在用形表义,只有形容外来名字时才使用表音符号。直到商博良发现象形文字也可以被当做字母,具有表音的作用,这一线索也成为了他破译象形文字的关键。商博良关于埃及语法的论文手稿

商博良关于埃及语法的论文手稿

1822年,年仅32岁的商博良向世界宣布成功破译象形文字,让沉默一千多年的古埃及文明再次发出声音。
不过,埃及学之父到底是拿破仑还是商博良,西方对此也有争议。
象形文字破译之后
象形文字被破译之后,英国畅销小说家阿梅莉亚·爱德华兹对埃及学的发展功不可没。她于1882年利用稿费和募集的资金创建了“埃及考察学会”,资助许多考古学家赴埃及进行发掘。爱德华兹临终前把私人藏书和存款捐赠给伦敦大学学院,在该校设立爱德华兹埃及学教席——英语世界第一个埃及学教授职位。
1892年,威廉·皮特里成为英国第一位埃及学教授。埃及考察学会于1914年创办了英语世界第一份埃及考古专业期刊《埃及考古杂志》。爱德华兹与皮特里二人还一同成立了“古埃及文物保护协会”,旨在阻止古埃及文物流失。
皮特里被称为“埃及考古之父”和“科学考古之父”,他在埃及和巴勒斯坦度过了长达60年的考古生涯,先后发掘60多个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和文物价值的遗址,出版了100多部发掘报告和专著,撰写了近450篇论文以及逾400篇评论文章。皮特里在墓室入口拍摄的珍贵的照片

皮特里在墓室入口拍摄的珍贵的照片

06 木乃伊与法老的诅咒
我们今天对于木乃伊的浪漫想象,许多都来自于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文学作品。
1840年,法国作家格蒂埃创作了《木乃伊的脚》,讲述了年轻男子在古玩店买到一只木乃伊的脚,当晚便梦到那只脚的主人——一位美丽的古埃及公主,两人一见钟情的故事。类似的桥段在当时数不胜数,从这些浪漫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现代人对古埃及人为追求来生使用的特殊方式的好奇和向往。
除此之外,《福尔摩斯》的作者柯南·道尔更是发明了一个崭新的题材——一具邪恶的木乃伊能够复活,且会构成巨大的危险,造成空前的破坏。1907年,柯南·道尔的朋友鲁滨逊死于伤寒,柯南·道尔坚信他的死是由于在大英博物馆近距离接触了木乃伊。从那时起,关于木乃伊的诅咒等说法就甚嚣尘上。
图坦卡蒙墓与逝去的发掘者
1922年,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在国王谷发现了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图坦卡蒙之墓,随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给“法老的诅咒”套上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来源。
“对于任何以不洁之身进入我坟墓的人……我会像抓住鸟一样抓住他的脖子,我会在他心中投下恐惧。”传闻在图坦卡蒙墓中,刻着这句恐怖的诅咒,让每一个挖掘者不得善终。
1923年4月5日,这场发掘的资助人卡那封勋爵在开罗去世。英国通俗小说家和狂热的神秘主义者科雷利煞有介事地称,卡那封可能是死于木乃伊诅咒,随后大小报纸纷纷跟进,官方想更正这些传言时已经无济于事。柯南·道尔还特地接受了媒体采访。他此时已经笃信所谓招魂说,他发表的言论也为谣言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卡特和卡那封勋爵夫妇

卡特和卡那封勋爵夫妇

卡那封去世引起如此轰动,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自然是因为卡那封本人是资助卡特在国王谷进行长达十多年考古发掘的富翁;其二,一战之后,卡那封同样感到手头有些吃紧,他把报道发掘过程和结果的专利卖给了《泰晤士报》,这也意味着其他媒体都失去了直接报道这个轰动全世界并吸引无数眼球的机会。图坦卡蒙墓含有大小上万件墓葬品,在一战后萎靡不振的世界里,这些文物发掘、整理到最后放入博物馆的新闻显得尤其重要。可以想象,当时不仅英国,整个欧洲的媒体对 《泰晤士报》的妒忌和对卡那封的恨该有多么强烈,因此这些媒体也在外大肆散播谣言,“法老的诅咒”传得更加沸沸扬扬。英国媒体笔下的“卡那封之死”

英国媒体笔下的“卡那封之死”

然而实际上,除了卡那封死于刮胡子时皮肤感染引起的血液中毒,其余进入图坦卡蒙墓的考古学家并没有出现意外。
著名埃及学家加德纳也曾经亲临图坦卡蒙陵墓,帮助卡特整理墓葬品,他死于1969年,享年84岁;
负责对图坦卡蒙躯体进行医学检测的德里,去世时间是1969年,距离图坦卡蒙墓发现近半个世纪;
图坦卡蒙陵墓被打开时,卡那封的女儿也在场,她一直活到1980年;
最为重要的是,就连卡特也是于1939年去世的,距离受到“诅咒”的1922年已经17年之久。
即便如此,100年以来,人们对“诅咒”的想象从未停止。无论是千禧年前后的《木乃伊》《木乃伊归来》,还是2011年的《阿黛拉的非凡冒险》,数千年前的木乃伊一次又一次地在文学作品、电影大片中得到“重生”。
Q&A
1. KV4EVER:为什么金字塔会是这样的形状呢?
金寿福:
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按照古埃及文献的记录,古埃及人的太阳崇拜十分强烈,无论是方尖碑,还是金字塔,它们顶端的尖都非常重要。在古埃及的太阳神庙,有一个尖尖的石头就是这样尖顶和方柱的形状。此外在我们刚刚提到的赫里奥波里斯,太阳城,有一个奔奔石,也是金字塔的形状。在古埃及人的传统里,它象征着创世初期,第一个露出混沌水的小丘或者小岛。所以古埃及人认为,金字塔的形状是早晨太阳在东方升起以后,第一缕阳光降落的地方,也是他们所信奉的500年循环一次生命的凤凰落脚的地方。
除此之外,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人类想要建造一个从地面不断升高,乃至高耸如云的建筑,似乎也只能是这样一个形状。在美洲、欧洲其他地方也先后出现过类似的建筑。或许我们按照瑞士心理学家荣格的原型理论来说,我们潜意识里,关于建筑的形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艺术审美的标准等,都有这样一个原型(Archetype)。
2. 早餐吃的牛肉面:请问老师,您如何看待“夏朝出自古埃及”这样的说法?
金寿福:
这当然是“民科”,西方也有,在商博良破译象形文字之前,就有许多西方学者故意把埃及说得非常“高大上”。在破译象形文字之后,很多人也想从宗教或者其他比较另类的角度去解读古埃及人,很长时间内绝对不接受埃及学界对象形文字的解读方式。还有一些人得知商博良的结论以后觉得非常扫兴和失望,认为原来象形文字不过就这么一回事。
从那以后,便形成了两个阵营,一个是我们所说的学术界,按照商博良的破译,许多学者一点点去进行补充和探究,现在留下来的大部分象形文字我们都能够读懂。另外一个阵营,按照我的理解,就是或多或少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进行另类的解读。关于夏朝,有人称它源自古埃及,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古埃及文明是从湖南传入的,如同有人认为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又有人说金字塔是外星人在地球降落时需要的航站楼等等,各种说法不一而足。
3. 好学的小青蛙:金老师好!请问古埃及人在文化和血缘上的渊源?
金寿福:在埃及人的历史初期,就是公元前3000年的时候,他们的族群是先由来自西亚的闪米特人和北非的含米特人组成,现在的学者把“闪米特人”“含米特人”这样有种族主义之嫌的称谓改为“非洲-亚洲”(Afro-Asiatic)这样的概念。无论是从血统还是语言上讲,古埃及人都兼具西亚和北非的因素。后来,埃及先后遭到亚述、巴比伦、波斯、马其顿、拜占庭、土耳其等等的征服,加上通婚、宗教变迁等等,现在已经无法从种族角度去确认埃及人的身份。
以上就是“探寻五大神秘古文明”好课古埃及专题的内容提要。关注“澎湃问吧”,回看讲座视频,与更多嘉宾互动!

责任编辑:黄雅竹

校对:张艳

47
我是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金寿福,考古学家眼里的古埃及什么样,问我吧!
金寿福
1
向TA提问
三千多年前,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国王图特摩斯四世清理了掩埋狮身人面像的沙土,在斯芬克斯前爪之间立了一块石碑,埃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