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绘画记疫⑦|小朋友画了“大白”,长大要去做“大白”
澎湃新闻记者 吴栋
2022-05-17 07:45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编者按:2022年5月,自澎湃新闻发起面向小朋友征稿主题为“窗外”的绘画已经过去一个月了。随着疫情状况的好转,本次征稿临近尾声。本期中,许多小朋友画下了窗外的“大白”,他们用稚嫩的笔触和奇思妙想,勾勒出各自眼里医务人员的样子,从他们与父母的对话中,从他们的绘画中,我们也不难看出疫情对小朋友带来的影响——长大做一名医生,帮助别人治疗疾病。这种影响无论是正向,还是可能存在的负向,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画作。《消灭病毒人人有责》郑轶,5岁,上海市东安一村幼儿园

《消灭病毒人人有责》郑轶,5岁,上海市东安一村幼儿园

郑轶的音频
我们可以想象郑轶小朋友拿着黑色的笔,用不假思索的线条,稚嫩地勾画出“大白”,勾画出楼栋,涂上红色黄色和蓝色。理智告诉大人们,那些脸上红红的月牙应该是一个个橘红色的口罩,但它更像“大白”张得老大的嘴巴,就仿佛他透过了口罩,与小朋友逗乐玩耍,缓解他们不安的情绪。这让人我们看到小朋友心里装着的那份单纯。《爱莎公主化身天使医生消灭病毒》李一凡,5岁,上海市徐汇区漕溪新村幼儿园

《爱莎公主化身天使医生消灭病毒》李一凡,5岁,上海市徐汇区漕溪新村幼儿园

李一凡的音频
李一凡画了红旗红心和红色的太阳,主人公爱莎公主化身天使医生,挥舞着紫色的魔棒,把悬在半空中的绿色病毒打哭了。在那之后,人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小姑娘的世界里充满了童话的纯真,也怀有勇气和智慧。她说,长大要做医生,帮助人家。《最可爱的人》宋欣睿,上海市徐汇区东泉大地幼儿园

《最可爱的人》宋欣睿,上海市徐汇区东泉大地幼儿园

宋欣睿的音频
宋欣睿小朋友的画层次分明,近景中景远景依次排开,这是她看到的“大白”在小区广场做核酸的样子,右下角的小女孩想必就是她本人,旁观一切。而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一根红红的冰棍,小欣睿告诉我们,她最想吃冰棍了,所以就画了一根。封控从春天到夏天,她的心里一定有很多很多的愿望,眼前的目标是来一根冰棍,而未来更大的梦则想是成为一名文学家。《守护春天的美好》汪筱晓,5岁,上海市乌南幼儿园

《守护春天的美好》汪筱晓,5岁,上海市乌南幼儿园

汪筱晓的音频
汪筱晓的画里有小朋友,还有医生护士警察保安和病毒。在疫情期间,他们的身影看起来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画面色彩丰富,孩子轻快地跳着舞,这些都是他心中最美好的期盼。筱晓的妈妈是一位志愿者,她整日在外,直到晚上才回来。“妈妈做‘大白’,都没时间陪我运动陪我玩了。”筱晓略有些遗憾。《盾牌白衣天使》赵艺涵,5岁,上海市徐汇区创意幼儿园

《盾牌白衣天使》赵艺涵,5岁,上海市徐汇区创意幼儿园

不得不说,从赵艺涵的《盾牌白衣天使》里,可以看到这个孩子具备艺术家的想象力,“大白”张开红色的翅膀,飞舞在半空,他的画就像书法家狂放的草书——人物勾线手不抖,一气呵成。这样的美妙正是成年人对孩子创意的无限期盼。《上海加油》马钰涵,5岁,上海市长桥第三幼儿园

《上海加油》马钰涵,5岁,上海市长桥第三幼儿园

5岁的马钰涵眼里的世界由红黄蓝三原色构成,“大白”站在画面中间,他的站姿十分端正。一颗写着上海加油的红心悬在半空中,在孩子眼里,这颗心与红色的房子一样,都是她所看到的东西,都是在疫情中被大大放大了的东西。《上海加油》何以然,7岁,上海市徐汇区胡姬港湾幼儿园

《上海加油》何以然,7岁,上海市徐汇区胡姬港湾幼儿园

7岁的何以然已经有了不错的绘画表现力。“我要感谢‘大白’,还有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还有快递叔叔们......”何以然说。在“大白”背上,她画上了一只小猫咪,孩子眼里的“大白”是充满爱心,喜爱小动物的,她也在画里给他们比了个心。《风雨过后的彩虹与阳光》马悦蘅,6岁,上海市乌南幼儿园

《风雨过后的彩虹与阳光》马悦蘅,6岁,上海市乌南幼儿园

6岁的马悦蘅画了一个竖着大拇指的“大白”,他留给我们一个背影,显得很酷。外面的天空下着蒙蒙细雨,马悦蘅一笔一笔画下了春雨,但她相信我们即将迎来雨过天晴的那一刻,彩虹和阳光又将重回上海。《做核酸了吗》吴雨霏,7岁,上海市东安一村幼儿园

《做核酸了吗》吴雨霏,7岁,上海市东安一村幼儿园

推开窗,7岁的吴雨霏画了做核酸的场景。她的窗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小物件,窗前的草地上开满花朵,上面还垂下几枝柳条。在艰难时期,小雨霏张大眼睛探知这个世界,然后将所看到的世界的样子,在她的画布上井井有条呈现出来。《窗外核酸检测》姚宣廷,5岁,上海市徐汇区位育幼儿园

《窗外核酸检测》姚宣廷,5岁,上海市徐汇区位育幼儿园

5岁的姚宣廷画下了窗外核酸检测的场景。小区楼房,徐浦大桥,悠悠绿色......孩子或许还没学会如何在白纸上表现立体感,只会用平铺的方式一个人一个人地排列画出人来,这种稚气的拙是令人感动。姚宣廷说,谢谢“大白”们辛苦付出,大家一起打败病毒。杨岚兰,上海市徐汇区望德幼儿园 

杨岚兰,上海市徐汇区望德幼儿园 

杨岚兰的简笔线条画设置了一系列的剧情,这是她诠释的一个孩子对于做核酸过程的理解。从一开始的胆小,到渐渐知道做核酸的方法,这代孩子的童年,伴随着核酸检测。胡舒窈,6岁,上海市徐汇区小红花幼儿园

胡舒窈,6岁,上海市徐汇区小红花幼儿园

从3月开始,为了配合疫情防控,胡舒窈小朋友每天都隔离在家。透过窗看去,小区居民正在排队等待核酸检测。舒窈的笔触、用色和构思,很难想象出自一个6岁孩子之手,她的父母亲和幼儿园老师可真得好好培养,未来中国美术界的希望之星哦。她说,希望疫情早日得到控制,核酸场景能换成我们最平常不过的早餐场景。崔泰熙,上海市漕溪新村幼儿园

崔泰熙,上海市漕溪新村幼儿园

崔泰熙小朋友的画面简单,寥寥数笔画下绿色树木,犹如天空下的鬈发。“大白”的脸对着观众,就像一只机器猫。他的左边,三个孩子还是他的父母一字排开,正在进行核酸检测,他们的衣服色彩鲜艳,乖乖地等着。庄启祎,7岁,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实验小学

庄启祎,7岁,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实验小学

7岁的庄启祎家住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4月份由于突发疫情,部分小区采取落实“三区”相应管控措施。小朋友真实感受到了疫情就在身边,也意识到了防范于未然的重要性。在一起去做核酸时,全程与大人保持一米距离并戴好口罩的情况下独立完成。庄启祎画的是她自己做核酸时的一个情况转述。她说,医生们穿着防护服一定很累很难受却还是很用心很耐心,让她很有感触,读懂了责任与担当。她说等疫情结束后,她一定要去逛逛万达商场,还要去好多好多的地方玩,希望疫情早点结束,能自由地出行。朱霆禹,5岁

朱霆禹,5岁

这是一幅让人赏心悦目的作画,强烈的空间感、透视感的营造——这或许是一段时间以来在窗户后面观看窗外而带来的效果。这对于5岁的孩子其实是很不容易,她看到的世界不仅有色彩、有大小、有秩序,重要的是已经逐渐有了层次感。《疫情中的上海》阮景涵,5岁,上海市乐山幼儿园

《疫情中的上海》阮景涵,5岁,上海市乐山幼儿园

辛苦忙碌的“大白”、运输物资的大卡车、帐篷、百无聊赖的流浪狗……所有这些似乎在孩子眼里都不重要,蓝色的大口罩成为画面中唯一颜色,以及口罩后不安的眼神,这是留给孩子最深的印记,也许将会是一生的伴随。《疫情下的窗口》周芊羽,上海市徐汇区胡姬港湾幼儿园

《疫情下的窗口》周芊羽,上海市徐汇区胡姬港湾幼儿园

周芊羽将画面经营得有板有眼,每一处都照顾到了,甚至窗后面灰褐色的背景。画面具有很强的叙事性——新冠病毒在“大白”的脚下,正做出挣扎状,前景两侧的窗户有植物的茎叶舒展,充满生机,形成了一种内在的紧张感,这也是我们当前的生活现状。周芊羽小朋友的小脑袋里还真装了不少事。《辛苦工作的大白们》薛茜允,6岁,上海市徐汇区胡姬港湾幼儿园

《辛苦工作的大白们》薛茜允,6岁,上海市徐汇区胡姬港湾幼儿园

上海市徐汇区胡姬港湾幼儿园薛茜允小朋友是个好孩子,他所营造的画面和主题完全投射出当下社会主流美术教育的成果,甚至这幅画作可以成为宣传画张贴在社区的橱窗里,满满的正能量,这是一个6岁的孩子对于当前新冠疫情的所思所想的反映。值得一提的是,画面中三道明亮的黄色将背景分割开,同时也强化了视觉效果,增强了动感。《窗外感恩大白和小蓝》应邵安,上海市乌南幼儿园

《窗外感恩大白和小蓝》应邵安,上海市乌南幼儿园

上海市乌南幼儿园应邵安小朋友的绘画呈现五颜六色,如果他的画笔盒里还有更多颜色的话,也许都会添加上去——外面的世界依旧是五彩斑斓,他的心里充满热情阳光和纯真。
 

责任编辑:高剑平

校对:施鋆

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