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美国那点事|特朗普让“梦想者”梦碎,实是为了避免政府关门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余翔

2017-09-08 15:22  来源: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9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废除奥巴马时期设立的移民特别保护项目——“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行动”(DACA,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计划,并要求国会在半年内拟定出相应的替代法案。
废除DACA计划涉及移民这一牵动美国社会敏感神经的议题,事关80万非法移民子女命运,涉几十万个家庭,因此特朗普此项决定在美国社会引起巨大争议。
当地时间2017年9月5日,美国纽约,示威者聚集特朗普大厦外抗议美国废除移民特别保护项目“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行动”(DACA)计划。视觉中国 图
特朗普为何选在9月初“破梦”
DACA计划于2012年设立,是奥巴马总统通过签署总统行政令方式实施的,适用对象为在美居住5年以上且在16岁前首次进入美国的31岁以下非法移民,符合条件的人被允许在美停留及工作两年,暂时免遭遣返。上述计划让还是婴儿或孩童时就被父母带进美国的无证移民,有留在美国学习跟就业的机会,让这些孩子能凭借自己的努力,完成美国梦,也因此被称为“梦想者计划”。
对特朗普废除DACA背后的动机,有多重解释。特朗普的顾问团队认为DACA违反美国宪法,移民问题属国会管辖范围,总统没有权力在移民问题上做出裁决。也有观点认为,特朗普此举是在兑现竞选承诺,通过驱赶非法移民来“净化”美国。
但这些解释都不能回答为何特朗普要选择9月初,提高债务上限法案即将在国会闯关之时。很难相信这只是时间上的巧合?笔者认为,较为合理的解释是,特朗普废除DACA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希望通过走极端来和国会做交易。
DACA计划从设立之日起就受到广泛争议,但由于涉及群体数量庞大,如果实施可能导致美国出现现代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加剧美国国内分裂。而国会在此问题上也首鼠两端。当特朗普决定废除,议员们受到来自选民强大的质疑压力,认为他们没有尽职,居然能容忍如此“残忍”的政策出台。因此,不仅民主党反对,共和党主流也对此进行批评。
特朗普的算计是,通过在此问题上走极端,采取与国会截然不同的极端立场,一方面树立打击非法移民的强硬形象,另一方面给国会造成压力,国会若不想特朗普实施该计划,那么就要和特朗普坐下来谈。这样就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
特朗普在宣布废除“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行动”计划时,明确指出将给国会6个月研究替代方案,随后再决定是否付诸实施。这一“活口”明白无误地表明废除该政策是一种博弈手段,博弈的对象就是9月即将到来的与国会的提高债务上限谈判和新财年预算案。
DACA成避免政府关门的筹码

美国政府的2017财年将在9月30日结束,2018财年随之开启,但至今美国国会尚未批准特朗普政府新财年预算。此外,联邦政府早在今年5月就已达到19.8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目前是靠国会的临时授权在维系。美财长姆努钦7月底致信国会,称其非常规腾挪财政资金的手段将在9月29日全部用尽,如果国会不能再次提高债务上限,届时财政将无法继续运转,政府可能关门。2013年10月,奥巴马政府就曾因为国会未批准其2014财年预算而被迫关门16天。
此前,对提高债务上限和新财年预算,民主党已明确表态将予以阻击,不会让他们轻易过关。众议院少数派领袖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已多次表态,在债务上限和预算问题上,民主党不做“橡皮图章”。共和党,尤其是保守派议员们,也希望通过谈判,要求特朗普进行财政支出改革,坚持硬性预算约束,削减财政开支。对此,特朗普非常不满,府会一度陷入口水战。
但废除DACA计划让特朗普找到了撬动府会平衡的工具。在其废除DACA计划的威胁下,民主党急于维护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强硬立场有所松动。接下来的事态发展的确朝着特朗普希望的方向发展。
9月6日,特朗普突然宣布和国会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佩洛西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达成共识,接受民主党提出的方案,将预算问题、债务上限延长以及为哈维飓风受灾地区拨款三个问题“打包”,将债务上限期限延长三个月,推迟到12月15日,将对哈维灾区拨款78亿美元,同时允许特朗普通过借贷维系政府继续运营。9月7日,参议院旋即以80票同意,17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将债务上限问题延迟到12月8日,同时将救灾款由78亿美元增加到150亿美元。
消息一出,虽然民主党普遍表示满意,但共和党内一片哗然。国会众议长瑞恩称这一共识“令人不齿”、“搞笑”。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称,特朗普的决定只能代表他本人,并不代表国会共和党全党意见。格雷厄姆、麦凯恩、兰德·保罗等共和党参议员纷纷发表声明反对。
共和党主流之所以内对此不满,因为共和党最初希望特朗普先在党内协商,拿出共和党方案后,再去和民主党商谈。这将有助于维护党内的团结,同时也能发挥共和党对特朗普政策走向的制约作用。
特朗普显然不愿如此。特朗普认为,如果能在没有共和党参与的情况下,搞定债务上限和新财年预算案,既能释放无党内支持也能办成事的信号,同时也能借此避开国会共和党保守派要求严肃财政约束,减少财政支出的要求。
特朗普亦料定国会共和党虽对其所作所为不满,但还不至于与其决裂。下一步,特朗普废除DACA计划的决定能否能全面实施存在很大变数,国会能否拿出让各方满意的替代方法可能性也较低。在政府关门威胁暂时解除后,特朗普接下来的施政重点显然不是续推废除DACA计划,而是会集中在税改问题上。从参议院公布方案看,债务上限只是被推迟了3个月。12月府会、民主共和两党会再就此展开鏖战。由于时间有限,特朗普推动税改的时间可能比预想的时间大大提前。但要想在3个月的时间内,推动上世纪80年代来以来最大规模的税改,绝非易事。特朗普可能再次低估了华盛顿政治泥潭的“深度”。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经济室主任、副研究员)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 秋日传奇
    2017-09-08
    3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