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联播

澎湃联播|养女猥亵案,家庭不是挡箭牌、玩笑不是保护伞

澎澎和湃湃

2017-08-15 21:33  来源:澎湃新闻

随着共享单车的火爆,“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已经席卷而来。从雨伞、充电宝,到厨房、健身仓、汽车,一浪高过一浪。
如果有的产品卷不进“共享”的浪潮,那就强行把“共享”的概念塞进去,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共享马扎这种东西。
很明显,共享马扎并不是所谓的共享经济,只是把马扎作为一个载体,背后真正目的实现商业推广和产品广告。
所以这纯属蹭热点,强行共享。然而这些小马扎堆放在街头,呈现出一种自然、质朴的状态,完全无视其他共享产品所强调的智能、用户体验,别人想拿就拿,堪称自杀式共享。
但也不是完全没的救。
1996年5月,上海出现了一家叫“威盖特”的电脑室,配备有50台电脑,部分电脑可以联网,但费用40元/小时——这在当时可谓是天价,也就8岁的王思聪能任性地玩。
有人说,这就是中国第一家网吧。
然而二十年后来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电脑已被手机取代。澎澎准备买十几台手机,配上小马扎,专门共享给那些停不下来的熊孩子,一举解决了孩子太熊和马扎没用的两大问题。
湃湃:产品名字也呼之欲出了,前人发明的既然叫网吧,那你这个就叫机……
“下盘和马扎,选一个吧”
“既然万物皆可共享,那对象可不可以共享?”814绿色情人节这天,澎澎有一位单身朋友问道。
从伦理和法律的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不行的。至于技术层面,倒是有迹可循。
最近网络上又兴起了一个名词,叫“白学”。在学界,研究《红楼梦》的学问叫红学,研究内容横跨文史哲、经济、中医药等多个领域。
白学出自红学,其研究对象是语言类游戏《白色相簿2》及同名电视动画。

和已经写好的小说不同,这款游戏的剧情是开放的,导致出现了一个男主人公和两个女主人公不同搭配的问题,甚至还衍生了不同的派系和阵营,彼此之间党同伐异。
从早年的动漫第一渣男诚哥(伊藤诚),再到遇见就要打死的“白学家们”,共享男友在技术上(虚拟世界和虚拟剧情)实现了,但终究无法被现代文明所接受。
仅存的案例,可能只存在于王昭君身上。
《史记•匈奴列传》记载,“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
公元前33年,王昭君奉汉元帝之命出塞和亲,嫁给南匈奴的呼韩邪大单于;两年后,呼韩邪去世,汉成帝敕令“从胡俗”,王昭君又嫁给了呼韩邪的长子;十一年后,第二个丈夫也先她而去,她又被命嫁给了呼韩邪的孙子。
昭君最后郁郁而终,空留一方青冢,在大漠深处遥望南方故国。
然而到了今天,“王昭君”依然在被共享——电视剧里有她,游戏里有她,cosplay展台上有她,地铁炒作也有她。
近日,一大妈在地铁怒骂cosplay女孩的视频走红。就在网友纷纷为女孩抱不平之时,事件发生反转。14日,当事人女孩承认,自己是被商家花900元雇来的,有偿策划并拍摄了这起事件。
所以回到主题,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共享对象”的想法并不具备可行性。尤其是“共享女友”这样的说法,更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那“共享女孩”呢?
在父母眼里,那个小女孩可能就是一个小女儿;在哥哥手中,却宛如一个玩物。
近日,南京南站的一起猥亵案件引起网友强烈关注。15日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并以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刑事拘留。经调查,嫌疑人与女童是兄妹关系,但没有血缘关系。该女孩为嫌疑人父母的养女。
目前,警方还在对嫌疑人父母进行调查。关于有子女为何还能进行领养、嫌疑人有无对女孩进行过其他侵犯等问题,还在调查之中。
令公众愤怒的,不光光是嫌疑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女孩肆无忌惮的猥亵举动,还有其父母视若无睹的纵容。这样的纵容蕴含了多少无知和阴暗,怕是“德国骨科”知道了,也会再把他另一条腿打断吧?
在这起案件中,家庭不是挡箭牌、玩笑不是保护伞。关于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容不得半点含糊。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沈文迪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