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哆啦A梦开心地说:日本战败了!

黄不会/微信公众号:不会谈

2017-08-15 16:27  来源:不会谈

在最近播出的《哆啦A梦》新番特别篇《大象和叔叔》里,出现了一个桥段:
动画讲述的是大雄的叔叔野比四郎来到他们家,讲述在二战结束之前,小时候动物园里有只大象被杀了。原因是在二战期间,因为人们无暇照顾动物,只能毒死它们。大雄和哆啦A梦听到这件事非常气愤,于是坐时光机回到过去,想要去拯救那些动物。
这时候正好碰上饲养员要喂大象吃毒马铃薯。
大象发觉有毒而不肯吃。
军人却觉得杀死这些动物是逼不得已,毕竟已经战争时期,并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动物。
这个时候,大雄和哆啦A梦欢呼雀跃着说:不用担心,反正战争很快就要结束,日本会战败啦!
这个桥段在日本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有很多极端的日本人看了之后居然在社交网站上大骂动画这么做就是在洗脑,甚至盖上了“反日”、“侮辱日本”的标签。
很多日本人甚至问:“日本战败了是可以笑着说出来的台词吗?哆啦A梦作为一部动画给孩子们灌输这种观念好吗?”
作为一个长期以来关注《哆啦A梦》的死忠粉,这一个桥段的出现是在我预想之中的,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哆啦A梦》虽然是一部给少儿看的动画,但它绝不简单和平庸。相反地,《哆啦A梦》这部作品,完全称得上是日本最伟大的少儿动画,没有之一。
一、压力、经典与动画组革新
我们就先从这集动画开始,一点点抽丝剥茧,阐述为什么蓝胖子是日本最伟大,乃至世界最伟大的少儿动画。
《大象和叔叔》这一篇是作者藤子·F·不二雄在漫画原作第五卷连载的故事。这个故事曾经两次被改编成动画,分别是大山版、水田版和这次的新番,算得上是整部蓝胖子里都数得上的名篇和经典。
在这里有一个小的细节:虽然在三版动画里,都出现“日本战败了”这句话,但前两个版本的动画,哆啦A梦和大雄仅仅是面带微笑,却没有欢呼雀跃。唯独在动画原作里和这次的新番中,大雄和哆啦A梦是欢呼雀跃地说这句话的。
(上、左、中、右:水田17版、水田07版、大山版、漫画版)
我们不难得出两个结论:
1 、这次新修版的动画更接近漫画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原意;
2 、哆啦A梦和大雄脸上的笑容真正扒掉了日本右翼分子的遮羞布,并站到了他们的对面。
而另一点和之前版本不同的是,在新版本中,大象挽救了军官的生命,并且让军官重获良知。
完成了大象对于军官的救赎,同时也从另一方面,表现出了日本的战争对于人性的摧残,从而在更大的立意程度上否定了日本的二战。
能够做到这一点,得益于今年的动画组调整。
在今年,蓝胖子动画组进行了大幅度的换血和体制革新,采用双监督的模式对整部作品进行改编。
说到这里,就必须提一个人——大杉宜弘。
这个人大家可能并不熟悉(网上也很少有图)。大杉宜弘是画过大山版剧场版和水田版剧场版的人,从几十年前开始就担任了《哆啦A梦》动画的创作工作,也在最近正式成为了《哆啦A梦》动画的监督。
令人玩味的是,在前几天的一篇对谈中,大杉宜弘曾经坦白,在当下的日本,用《哆啦A梦》提及战争的话题,是需要巨大勇气,并且承受巨大压力的。
很高兴这一次,《哆啦A梦》动画组顶住了这种压力,在2016年的夏日特别篇里,刚刚完成动画制作组革新的蓝胖子制作组,就在第一篇放出《叔叔和大象》这样敏感的题材,让我不禁在看动画的时候好几次想要为他们鼓掌、打钱。
二、藤子·F·不二雄——天才的导演与编剧
众所周知的是,《哆啦A梦》这部作品是由两个漫画家一同创作完成的,一位叫家藤本弘(笔名藤子·F·不二雄)和安孙子素雄(笔名藤子不二雄A)。
这里主要说藤本弘(藤子·F·不二雄)。
藤本弘出生于1933年富山县高冈市一个普通家庭,在他8岁时,太平洋战争爆发,尔后他几乎是在整个二战的环境下成长。
1947年他受到手冢治虫的影响,立志做一名漫画家。之后他创作了超过15套改编成TV系列的作品,被动画化的作品共有35套,数量之多可算是日本动画史中少见。
这其中包括了绝大部分大家熟悉的《哆啦A梦》的超长篇制作。1980年,从《大雄的恐龙》开始,每年春天都会有一部《哆啦A梦》剧场版与大家见面。从1980年到2017年,整整37年从未中断。而在这30余年的创作里,《哆啦A梦》剧场版也创造了许多令人咋舌的记录:
它是全球动画年度票房冠军最多的作品,也是日本电影史上首部参与人数破亿的电影。
在这期间的藤本弘,担任了哆啦A梦16部剧场版的创作,也拿奖拿到手软。
我们仔细分析看看,发现藤本弘真的是创作电影的天才,我们不妨来回忆下他创作的几部剧场版的元素有哪些:
1《大雄的恐龙》,恐龙题材从《侏罗纪公园》开始,在上个世纪有多红就不赘述了;
2《大雄的宇宙开拓史》:宇宙空间穿越与星球大战;
3《大雄的魔镜》:迷失的古代文明和哈姆雷特式的复仇故事;
4《大雄的海底鬼岩城》:百慕大的奇幻冒险(鬼知道在那个时代魔鬼百慕大这个题材有多热门);
5《大雄的魔界大冒险》:魔法!魔法!魔法世界!而且比《哈利波特》风靡世界早了整整十年;
6《大雄的宇宙小战争》:宇宙战争+进击的巨人+应该是致敬《1984》的反独裁题材;
7《大雄的铁人兵团》:大型可操控机器人(什么你在说高达?不好意思我听不清);
8《大雄与龙骑士》:悬疑题材+地底人;
9《大雄的平行西游记》那位之前喊高达的朋友,你又在喊刀剑神域了;
10《大雄的云上王国》我的世界真实版+环保题材;
……
写到这里,我几乎为藤本弘的才华所折服。可以不夸张地说,藤本弘真的是一个创作天才,他杂糅了所有流行的元素。
几乎我们时下流行的所有元素无论是机战、悬疑、虚拟现实、魔法、穿越、机器人,他都在《哆啦A梦》剧场版里有所体现。而且,在他的剧场版里,往往是将五到六个元素进行拼接杂糅,这一切借助哆啦A梦的神奇口袋,而让故事变得不可思议,这些元素让哆啦A梦剧场版真正独立于漫画,变成了一个经久不衰的故事系列。堪称在动画电影中想象力的巅峰。
然而,这并不能满足藤本弘。仅仅拥有这些元素的哆啦A梦也只能仅仅说得上精彩和好看,可是离伟大,还有一段距离。
这些作品中传递出来的价值观,才是藤本弘真正的野心所在,也是哆啦A梦堪称伟大的本因。
我之前说过,一个优秀的创作者和一个伟大的创作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我想,区别就在于,后者能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为社会发声,为弱势群体发声,为了真正优秀和美好的东西发声。并不只是仅仅屈服于于现实和商业利益为其设下的牢笼。
自由、平等与爱,这些已被说烂的字句,却依然在什么时刻都很动人。归根结底,只是因为这样的东西才是真正美好的,而就和电影里说的那样,好的东西是不会死的。
三、当代日本的政治诉求与《哆啦A梦》里的政治反思
现在我们对于动画的现状和《哆啦A梦》的现状有了大概的认识,却又得到一个新的问题:
为什么在之前重播的情况下,《大象和叔叔》并没有引起日本大范围的热烈讨论,却在当下这个节点引起了讨论的热潮?
这就要说到日本的当下国情。在战后的一段时间,日本的反战情绪大多数可以分析归纳成两种:
1、反思日本在二战时为什么会战败?
2、旗帜鲜明地反对所有战争。
在这两种思维中,缺少的其实是另一种旗帜鲜明的观点:日本在二战时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这个行为本身的错误导致了日本的战败。
虽然在漫画的原作中,哆啦A梦和大雄是欢呼雀跃地说:日本战败了!但我们不难注意到,在之前的两个版本的动画里,哆啦A梦和大雄是不带肢体动作说这句话的。这也是当时动画组的一个考量,从某个程度上,弱化了《哆啦A梦》动画中对于战争辛辣地嘲讽。
在这里普及两个名词:昭和时代和平成时代。
昭和时代是指裕仁天皇在位的1926年-1989年,而平成时代是指1989年明仁天皇继位后至今。在这两个时代中,反映的是日本左右翼势力的此消彼长与暗潮涌动。
在昭和时代的前半段,日本弥漫着军国主义色彩,右翼势力占到了主流,以至于出现了二战中的军国法西斯主义。在二战后的日本,面临战后重建的问题。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日本在美国的帮助下开始战后重建,国内的思想浪潮逐渐变左。很多日本人也从军国主义观念逐渐转化为经济发展这一点上。
后来的日本确实得到了巨大的腾飞,在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里,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二大发达国家,经济第二强国。这一切虽说有美国在背后帮忙,但依然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在经济发展后的日本人,尝到了甜头,并在那个时代对世界展现出了友好的一面——东京奥运会、日本世博会。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日这对从古打到今的冤家,也逐渐因为中美关系建交而解冻,并且成就了历史上很罕见的蜜月期。
但好景不长,随着日本的快速发展许多问题没有得到重视。可随着上世纪的日本经济泡沫崩溃,日本面临的许多问题逐渐浮上水面,日本的老龄化、阶级固化程度都是世界前列。同时,日本作为一个国家,长期附庸于美国,使得国家的自制力大大不够。
这些问题,又随着中国和韩国的崛起,变得更加尖锐起来。以上种种加到了一起,导致的结果就是日本的右翼势力再次抬头。在这个阶段,我们看到的日本政府在对于钓鱼岛事件上的强硬,日本酒店房间里公然陈放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书籍,等等这一系列事件实际都反映出这一点。
所以,我们不免下一个结论:在当下这个时代里,日本的右翼势力可能比过去的几十年都要强大。
可这正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在这样一个时代中,蓝胖子的制作组,继承了原作者,共产主义者藤子·F·不二雄的政治理想与历史观,利用一部动画之口,毫不避讳地告诉日本的孩子们战争是错的,是无良的,日本战败是应该庆幸的。
非常勇敢,也非常伟大。
早在去年,大杉宜弘参与的剧场版《大雄与新日本的诞生》就借着这个契机告诉了所有看电影的人:
伪造出来的历史,绝对不可能战胜真正的历史。(原作并没有这句话)
也正是这个原因,在去年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我一口气买了10张票,作为一个大龄男青年一个人坐在满是小孩的电影院里,就是为了提供自己的一部分支持。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在许多动画组都偃旗息鼓,为了讨好观众而一再突破底线(大家可以去看一下日本动画制作公司的现状,真的是非常惨),蓝胖子动画组作为子供向动画原本可以唱唱歌卖卖萌,就能糊弄过去,却要冒着压力站出来说这些。
实在是很不容易。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勇气和不容易,我才花了将近整整一天,用自己的力量为这部动画尽一点微薄之力,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理由:
哆啦A梦已经这么勇敢,我起码不能让他们孤军奋战。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不会谈”(微信号:buhuitan001),作者黄不会。澎湃新闻网经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不会谈”。】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夏奕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