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万米之王告别时已成传奇,博尔特曾不解他自虐式的魔鬼训练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实习生 李志强

2017-08-13 19:30  来源:澎湃新闻

北京时间8月13日凌晨的男子5000米决赛中,34岁的莫·法拉赫在埃塞俄比亚三名选手的“围追堵截”下,第二个冲过终点,以一枚银牌告别世锦赛之旅。
在他身前,赢得冠军的埃塞俄比亚选手埃德里斯兴奋地摆出莫·法拉赫标示性的“Mobot”,以致敬传奇。
自2011年第一次站上世锦赛舞台,6年多时间里,莫·法拉赫一直统治着5000米和10000米赛道,就像博尔特统治着100米和200米一样。
“我的跑步路程已经足够惊艳,我所取得的成就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四届田径世锦赛、两届奥运会中狂揽10枚金牌和2枚银牌,莫·法拉赫绝对有资格这样挥别的传奇生涯。
在伦敦结束,奖牌什么颜色都美好
如果以结果来判断莫·法拉赫的谢幕演出,一枚银牌确实令人遗憾。
在冲过终点后,莫·法拉赫躺在地上,双手抱头,将脸埋在胸前,就像是无法接受“被击败”的现实。
但从过程来衡量这场告别秀,那么,他绝对像王者一样战斗到了最后。
从比赛伊始,埃塞俄比亚的战术就是以集团作战的优势钳制莫·法拉赫。“从开始后不久,我就被一群选手包围着,没办法完全放开自己的节奏。”莫·法拉赫在赛后这样回忆比赛的情况。
埃塞俄比亚甚至派出一位选手在前半段“领跑”,试图打乱莫·法拉赫的节奏,减少他的体力。
而最后的400米,埃塞俄比亚剩下的两名选手依旧在莫·法拉赫身边形成夹击之势,直到比赛结束。
“他们从这么早就开始包围我,真的是从未有过。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能突出重围。”
这6年来,埃塞俄比亚想尽了各种战术和办法在比赛中“对付”莫·法拉赫,有时甚至会出现身体上的接触,造成莫·法拉赫在奔跑中踉跄甚至是摔倒。这些都却都没能阻止莫·法拉赫问鼎冠军。
这一次,在莫·法拉赫的最后一战中,对手的战术才终于奏效。
“我真的累了,迈不开腿去破坏他们的战术。”在“伦敦碗”为英国拿下本届世锦赛第一枚金牌后,莫·法拉赫还患上感冒,导致他并未恢复到最佳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在眼里打转。或许是因为我在伦敦为自己的世锦赛谢幕,这是我开始的地方,所以不管最后得到什么奖牌,都一样美好。”
回看莫·法拉赫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的表现,他称得上是伟大的传奇。
连续两届奥运会男子5000米10000米双料冠军;在2011年大邱田径世锦赛赢得5000米金牌和10000米银牌之后,他在此后连续两届世锦赛上都没有让这两个项目的金牌旁落。
至今,莫·法拉赫已在国际大赛上获得了10枚金牌和2枚银牌。他自己却这样说,“当比赛结束,离开赛场,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除了高原训练,法拉赫还经常进行难度极大的水下抗阻力训练。
这么多年,他像魔鬼一样训练自己
和以往赛后的庆祝不同,这一次在伦敦,作为东道主的莫·法拉赫可以抱着自己的孩子,拉着妻子,绕场一周和粉丝告别。
“当我退役后,我就要考虑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然后陪陪我的家人。”这或许是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最希望听到的一句话。
这么多年来,为了统治这个赛场,莫·法拉赫不停地训练,像恶魔一般苛刻地“蹂躏”自己。
这名长跑之王的“魔鬼训练”出了名的恐怖。除了受伤休息的日子,他每周训练的跑量可达200公里(约合125英里),“赛场没有奇迹,每一天的训练都很辛苦。对我来说,训练比比赛更难,比赛只需要简单的跑25圈,训练时每周要跑100多英里,周而复始。”
2011年1月,当他在爱丁堡越野赛中击败当年欧洲锦标赛的前四名选手后,他就决定前往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与著名的教练阿尔贝托·萨拉扎尔一起训练。虽然是和家人一起搬到波特兰,但莫·法拉赫每年都有超过6个月的时间远离妻子和4个孩子。
他自己都承认,在那些年的训练里,最害怕和孩子们视频聊天时被问道,“爸爸,你在哪?你为什么要跑步?你不能停下来回家吗?”
除了要承受与家人长时间分别的精神考验,莫·法拉赫还会将自己置身于恶劣的环境里,在身体上锤炼自己的比赛能力。
过去6年里,他每年冬天都会出现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进行高海拔训练。那里的气温持续保持在30度以上,而且时常刮起大风,莫·法拉赫每天要在海拔10000英尺的地方跑30多公里。
“他一直在训练,跑那么远,哪怕是给腿热身,也要跑上好几公里。”很多人都不理解莫·法拉赫为何常年坚持高强度训练,博尔特就是其中之一,“我总是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虐待自己?之后在比赛中还怎么跑出同样的距离?”
而莫·法拉赫的回答很简单,“这些是我认为最困难的训练,还有比这些更难的吗?没有。所以我才更要做。”
一金一银结束世锦赛,法拉赫几乎一人撑起了英国田径的半边天。
在禁药质疑中,他成就传奇
勤勉、努力和坚持,是莫·法拉赫传奇中最重要的注脚。
在5000米和10000米的跑道上,莫·法拉赫总是可以在最后甩开对手,但在赛场下,他却甩不掉外界的质疑。
2016年下半年,俄罗斯黑客入侵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数据库,并且公布了WADA正在调查的运动员“涉药”医疗数据。在这份被披露的文件中,莫·法拉赫的名字赫然在列,数据显示,他在2015年前就有涉药嫌疑。
当时莫·法拉赫在波特兰训练期间的教练萨拉扎尔正在接受美国反兴奋剂组织的调查,他被指控涉嫌绕过WADA的规则,培养运动员。
英国《卫报》的专栏记者安迪·布尔在一篇文中提到了莫·法拉赫的嫌疑,“他的发展轨迹与普通长跑运动员不同,一般长跑运动员的巅峰是在24岁左右,但甚至在27岁前,莫·法拉赫都没有取得非常瞩目的成绩。正是在赴美国俄勒冈训练后的2011年,他才夺得自己大赛首金。”
这样的猜测和指责如影随形,甚至在今年的几项比赛中,依然有记者会提及相关问题。
“有很多人支持我,在我的身后是英国整个国家。”莫·法拉赫厌烦了周而复始的质问,他希望用努力来自证清白,“我只能控制我的腿,做我该做的事,同时努力保持微笑。”
“伦敦碗”的5000米决赛,是莫·法拉赫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田径世锦赛,但这并不是他今年最后一场比赛。在伦敦世锦赛后,他还要参加伯明翰和苏黎世的最后两站钻石联赛。
在那里,莫·法拉赫渴望用胜利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
“我还会再跑一两场,至于未来我要做什么,我现在还不知道。”莫·法拉赫很感激自己的世锦赛告别战在家乡伦敦完成,“不管怎样,我能肯定的是,我人生中的这个章节就要结束了,关于跑道和世锦赛的故事,也就这样完结了。”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轶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