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专访|张静初:遇到不太好的电影,就当是修行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实习生 谢欣颖

2017-08-12 07:40  来源:澎湃新闻

《侠盗联盟》剧照
在刚上映的电影《侠盗联盟》里,张静初饰演刘德华的未婚妻。一路和警察让·雷诺搭档抓捕自己的江洋大盗爱人刘德华。既担心对方安危,又摇摆在爱与公义之间。
对于一部爆米花电影来说,这个角色算得上“纠结”。张静初说自己拍戏有个习惯,自己的角色,一定会尽力拓展人物的空间,让人物丰富有吸引力。
张静初当然是属于有演技、会表演的那种演员。这些年,她一改印象中文艺女青年的路线,一路演了不少商业片。并且这些商业片,看起来还有些不入流。
网络上有一种说法是,自从演了《天机·富春山居图》后,张静初的电影资源一落千丈,怎么演都是“烂片”了。
的确,相比于早期《孔雀》中的清新却刚烈的理想女青年,《红河》中纯真善良的智障少女,《门徒》中为丈夫以身试毒苦苦挣扎在崩溃边缘的瘾君子,如今张静初的角色显得既无分量,也无挑战性。
《孔雀》
《红河》
《门徒》
张静初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专业。中戏对于文化积累的要求在艺术院校中从来是最高的,导演系对于电影美学的专业训练也远高于表演。
张静初出道之初,几番好角色并非偶然,“要接就接最好的”,是她对自己的要求。和她同龄的演员们,尤其是有“文艺女青年”标签的,不少都做了导演。学导演出身的她却说,因为了解和尊重,反而更加谨慎,不想轻易跨出这一步。
一个演员,在刚一出道的时候就站上了人生巅峰,完成了自己的代表作,这算不算是一件好事?关于张静初的演艺道路,这个问题显得有些残酷。
如今37岁的张静初,出道12年。演过文艺片,拿过很多奖,合作过不少大导演,走过国际路线,终究还是尚未突破自己演艺生涯的瓶颈。
对于这些年作品上的尴尬,她并不避讳。“运气不好吧”,她有些无奈,“有几年接到的项目都奇奇怪怪的。”一直坚称“完美主义”的张静初承认自己有为此不开心过,于是她就跟自己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就当作是“修行”,她也知道“一个演员一辈子能遇到一两个能让人记住的角色已经足够幸运”。
采访中,记者提到自己早年作为她的影迷,看着她如今的电影作品也会觉得可惜和着急。采访结束后,当记者起身准备离开时,张静初又走过来说,“不要可惜,不要急,会再有好作品的,不会太久。”
【对话】
自己做导演肯定拍文艺片
澎湃新闻
:介绍一下你在电影《侠盗联盟》里的角色,以及你怎么看待这个类型的电影?
张静初:这部电影里面,我负责“找茬”,我的身份是保险调查员,可以敏锐判断出一个古董的画、珠宝,它大概的年份,被破坏的原因,由此判断保险公司要不要赔付,是这方面的专家。
同时,在感情上有很多纠结,和让·雷诺在戏中一起合力抓贼,制造很多困难。
我觉得这种电影是成年人的童话,你可以在里面实现平常没法实现的事情,行侠仗义,武艺高超,超过日常的能力,都是你生活中无法达到的。
澎湃新闻:你在片中和让·雷诺的对手戏是最多的,合作下来感觉怎么样?
张静初:对,戏中有好几场和让·雷诺的对手戏,还是有些内心戏,我觉得他是非常好的演员,和他对戏的感觉特别舒服,是很容易让你相信的演员,演得很过瘾。
我本身是影迷,一直非常喜欢他。我还和他说,在中国观众心中,有了你后(《这个杀手不太冷》),就不太容得下其他的西方杀手了,一说到杀手就是他,他就是太经典了。
他的表演风格有一点点忧郁,但本人生活里是个憨萌憨萌的,就是个萌叔的感觉。
还有就是他是个超级讲究的大吃货,是个美食家。我也喜欢纽约,他就说:那时候你在就好了,我可以带你去这里那里吃好吃的。这次来中国,上桌的小笼包、虾饺他都吃过,是一个好吃爱吃,热爱生活的人。
让·雷诺和张静初
澎湃新闻:怎么评价冯德伦作为导演的表现呢?
张静初:冯导他是一个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的人,他自己写的剧本,到了现场,你觉得他都已经想清楚了自己要怎么拍,怎么弄,他也是个很视觉系的导演。
一个剧本你可能只看到60%的,在他的脑子里有80%,他是个对视觉冲击,节奏感非常好的导演,他算是一个典型商业片导演,和我接触比较多的文艺片导演还是挺不一样的。
他清楚自己做的是爆米花电影,希望大家看得爽看得开心,有笑点,有爆点,动作戏,一气呵成,是一个脑子非常有数的导演。
澎湃新闻:冯德伦是演员出身转导演,现在很多演员都做导演了。你自己是导演系毕业的,应该也有做导演的打算吧?
张静初:我特别佩服现在做导演的这些人,像赵薇、苏有朋吧,他们都做得特别出色。做导演真的是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当演员比较舒服嘛,做导演真的很辛苦,各方面都是挑战。
我可能要等到剧本都准备好,时机都成熟,我玩一下,试试水。但是肯定不会想做职业导演,目前没这个计划。
澎湃新闻:按道理说,那个年代导演系的学生一般都有成为电影大师的梦想,你当时读书的时候是怎么看待电影的?
张静初:读专业的时候,我当然是也有这么想啦。人在学校,就是属于眼高手低心比天高,谁的片子都看不上,谁都不在眼里,属于很狂妄的。那时候就觉得自己以后肯定是做幕后,而且觉得我肯定能做挺牛的电影。
从学校出来后人会越来越谦虚,因为会遇到很多很厉害的大师,像接触徐克、赖声川导演,不管是戏剧还是电影界,我都有幸接触到最出色的导演,都是我上学的时候就很服的导演。
然后我发现,搞创作真的没有那么简单,自己要想得很清楚,未来要做很小众的,还是像冯导演,自己想做面向大众的。这一切要自己慢慢摸索,而且要坚定的。越接触到这些很厉害的导演,我越是不敢动。
徐克电影《七剑》剧照
赖声川话剧《陪我看电视》剧照
还是觉得怕自己做得不够好,我是属于对自己苛刻的,不好就是不好,不管是对别人还是自己,我还是自己能清楚地看到。不会自己进去一个项目,自己嗨得不行,别人觉得这是什么鬼,我还说“这是大师的作品啊”,我不会这样。
所以我很多时候觉得不是很满意,之前有接触一些项目,觉得还是不够成熟,所以还没迈出这一步。
澎湃新闻:目前文艺片商业片都拍过,觉得自己偏向哪一种呢?
张静初:我肯定是文艺片导演,不会是商业片。
旅行中的张静初
人生就像长跑,不可能永远在发力
澎湃新闻
:早年出道的时候演的都是文艺片,这两年的片子都更商业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吗?
张静初:因为整体的文艺片很少,偶尔有不错的,也不一定会正好来找我,整个市场都是市场主导的风气。
我接下来有打算去拍一个蛮文艺的片子,我能碰到也很开心。虽然不知道最后有多少观众,肯定不像拍大电影很多人看到,但我还是希望有机会像刚开始出来拍《孔雀》的时候,一个简单的故事,真诚的表达,大家只是很单纯想把一件事做好。
《孔雀》花絮照
澎湃新闻:你介意别人说你一出道太早就有了代表作,之后一直走的是下坡路吗?
张静初:我觉得还好啊,人生本来就是长跑,不可能永远在发力的状态,有的时候顺一点快一点,有的时候放慢脚步。有时候是被动的,是有生理原因,也有外部环境的制约。
就像让·雷诺有很多电影,但是大家记住的还是莱昂这个角色。演员有时候一生能遇到一部就很幸运了,我是很感恩的。
如果没有之前的《孔雀》《红河》《门徒》,你们可能不会知道我,就不会有现在的问题。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完善自己的表演,我对自己的表演状态不是太满意,这几年稍微成熟一点,再往后看吧,最近两三部剧应该还可以。
澎湃新闻:你觉得拍片子的状态,现在和过去比,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张静初:我觉得我在拍的时候还是比较拼的,但是现在比较少。我记得刚出道那会儿拍戏,在剧本阶段还没完成就能参加,或者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准备,和导演聊,觉得不满意可以重拍,现在这种越来越少。但是最近好像又开始遇到,对我自己的表演有挑战的角色,这一两年又遇到了。
我觉得我确实比较适合节奏慢一点,大家拍得慢一点,有时间商量,创作目的单纯,不是很明显的奔着什么去的,还是希望拍好电影,还是希望和单纯的创作人在一起拍电影。
拍快电影会觉得累,这种累是会慢慢把耐心,把电影看成艺术品的态度改变了。这种改变是不知不觉的,只有你又碰到慢节奏的电影,你才会突然想起。
《孔雀》以前就是一天一个镜头。《侠盗联盟》拍得也挺慢的,整个团队特别厉害,我们经常打光一个镜头两个小时非常正常,好像回到了以前刚拍戏的状态。那时候拍电影就是:拍完了,等等等两三个小时,去看个电影,再来拍。现在就会快很多。
可能有很多所谓的慢工出细活,其实到现在还是不变的,我也愿意不要赶那么多。
《侠盗联盟》剧照
澎湃新闻:因为经历过好的,所以肯定知道什么是不好的。知道自己演了烂片的时候,那种心态是怎么样的?
张静初:可能就是有段时间运气不太好,碰到的项目比较奇怪,比如之前拍的一个韩国导演的片子,到了那导演不拍,是监制在拍。可是我们没办法退出,演员有时候很被动,你遇到一些状况发现了问题,但是已经出不来了。
我觉得这只是一部分,但是只有整体电影非常好的时候,你这个部分才能发光,一己之力是改变不了整个电影太多的,能做的就是对得起这个角色,有尽心,有努力,结果不去想它。
很多时候控制不了,事情就是很诡异地发生,有些情况你都不能想象。我们前期接触都很正常,拍摄的时候发现和预期的、说好的差很远,遇到这种事在里面是很煎熬的,我又不是傻子,我在拍的时候就能看到结果,但是你还得去拍,还得去宣传站台,这是你的义务,你接受了这个工作你就不能退出,面对那么多人,那么多钱。
遇到这种事情对我是一种修行。我是完美主义的人,以前我总说我要去接最好的。时间往后走,发现事情不尽如人意是正常的,可能是对我自己完美主义的一种教育吧。
我现在觉得我所谓的完美主义应该对自己,不是结果,这就是生活,因为生活不是想象中的一帆风顺。
当然会痛苦,会煎熬,尤其在过程中,为什么这样拍?这样拍不行。会和导演建议。但是这是整体的问题,只能是(建议)自己的部分,比如你的对手的部分他怎么演,片子怎么剪接,剧本怎么修改,你都无法控制。
会有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我觉得是种修行,你只能接受它,你不能气馁,不能放弃,要把自己的部分做好,即使知道自己的努力改变不了大局,但是我起码对得起我自己,只能说是对自己的考验。
生活中的张静初
澎湃新闻:作为旁人看着都觉得落差挺大的,本人心理上的落差应该会更大吧。
张静初:所谓的落差,其实不停地工作就不太会去想。你知道自己会遇到好的,也会遇到不好。还是要拍,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能带着很强的负担感。差不多的项目就去努力,结果不知道,但是要持续工作。
其实有时候剧本看着不错,但电影是导演的艺术,70分的剧本可能会不及格,或者拍成90分的电影。这个是没办法的,尤其电影这种形式特别明显,会全盘的毁掉,无力回天。
澎湃新闻:很多演员是把一个特定类型演出了自己的品牌,但是你有试图去走国际路线,有段时间又去做打女,比较好的作品又是比较文艺范的,有些人觉得你其实没有给自己一个清晰的定位。你怎么看演艺圈需要“人设”这种事?
张静初:可能我是水瓶座吧,我不喜欢做一样的东西。就像演完《孔雀》《门徒》,就有相似的角色来找,我肯定是不会接的,我觉得变化很重要,对于观众来说也许愿意一直看这样的,可是对于我来说,做这行的快感,就是体验各种各样的生活,我会去尝试,也许是因为这样你们会觉得我怎么这么“跳”。
我2007年就拍了《尖峰时刻》,其实我也没想过走什么所谓的国际范。我拍很多欧洲片,是因为我觉得题材有意思,去有意思的地方,遇到有意思的人。我会知道每个项目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有的仅仅是我可能很想去这个城市,就开开心心去拍戏。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程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