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共享单车在海外|荷兰叫停共享单车,看商家如何回应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张舒语

2017-08-07 15:30  来源:澎湃新闻

8月1日,荷兰阿姆斯特丹市政府(Gemeente Amsterdam)在脸书上发文称,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内清理城中的共享单车。本次清理将从阿姆斯特丹市中心和阿姆斯特丹东区(Oost)开始。阿姆斯特丹市政府认为,用户有权将共享单车停放在公共空间,但商家在公共空间存放并出租自行车的行为是不合法的。
市议员Pieter Litjens 说:“我们不愿让共享单车占据宝贵的公共空间。我们正在为更宽敞的自行车停放空间而努力,而不想让这些努力被商业共享单车破坏。自行车共享的目的必须是减少自行车在城市中停放的数量。目前看来数量只有增加,所以我们要让它停下来。”
荷兰公共自行车OV-fiets,每日租金3.85欧(约30元人民币元),图片来源www.bergsebossen.nl

在1960年代的荷兰,一群叫Provo的无政府主义者发动了白色自行车计划。他们将旧自行车刷成白色,停放在阿姆斯特丹的各个角落,让人们随意使用。不少人认为,今日共享单车的灵感便是来源于阿姆斯特丹白自行车,小米旗下的小白单车Baicycle在其网站上就是这样宣传的。
然而在当下的荷兰,真正以商家为主导的共享单车还算是一件新鲜事。共享单车公司至今只在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等大城市进行小规模实验。荷兰居民较为广泛使用的是铁路公司NS推出的公共自行车OV-fiets。同使用手机app开锁、使用后可以随地停放的共享单车不同,使用公共自行车OV-fiets需要实名公交卡,且在使用后归还到租借点。公共自行车运营良好,近几年用户大幅增长。阿姆斯特丹、海牙和鹿特丹OV-fiets停放点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
最近四个月,来自新加坡的Obike、丹麦的 Donkey Republic、立陶宛的Dropbyke和荷兰本地的Flickbike、 Hello-Bike却如同雨后春笋,纷纷进入荷兰共享单车市场。他们大量投放自行车,占用自行车桩,引起了市政府的不满。荷兰政党D66的市议员Jan-Bert Vroege支持统一共享单车管理规范。他向荷兰媒体Het Parool指出“公共空间属于所有人,那些想要牟利的人必须遵守规则,并为此买单。”
立陶宛的Dropbyke,每小时5欧(约人民币40元),每天15欧。图片来源:Dropbyke推特
丹麦的Donkey Republic,每日租金8欧(约人民币63元)。图片来源:Donkey Republic

阿姆斯特丹的传统自行车商家对共享单车的涌现表示愤怒。自行车商店Green Budget Bikes的主人Mustafa Kucukalaeag说:“我们不能将五六辆自行车停在店门口。共享单车是不正当竞争。”Bike in Town负责人的Ismail Künbet表示共享单车影响了他们的生意,“今天我们只租出了4辆自行车,去年这个时候一天至少可以出租22辆。”
阿姆斯特丹本身有着较为严格的自行车停放规则。火车站附近的区域通常要求有桩停车。其他地方,如果有“Verboden fietsen te plaatsen”标志,则意味着禁止停放自行车。在违规地点停车或者有桩停车超过两周,自行车可能会被巡逻车拖走,需要去自行车仓库(Fietsdepot)取车,并缴纳22.5欧(注:约180元人民币)罚款。
7月5日,FlickBike已有四辆违规停放的自行车被拖走。创始人Vikenti Kumanikin苦笑着说:“我们知道这样的事会发生,但是我们会严肃考虑这件事。”目前赎回自行车的费用由FlickBike公司承担。如果事态严重,他们将改变政策,向用户收取罚款。
荷兰本地的FlickBike,每30分钟1欧(约人民币8元)。图片来源: www.nieuwsbank.nl
共享单车商家在听到市政府叫停的意见后纷纷表态。新加坡Obike的负责人Hugo Knuttel对此项举措感到很失望。他们从四月开始就在和市政府商谈,但迎来的却是如此突然的叫停。
相反,荷兰本土商家向市政府示好,表达配合政府维护公共空间的举措。FlickBike的 Kumanikin说:“我们很遗憾政府对共享单车的回应很消极,但这是他们必须做的。”他们认为严格的管理针对的是那些缺乏自我管理的企业,而共享单车本身的概念是好的,FlickBike将会努力根据政策进行规则调整。Kumanikin认为和海外商家不同,荷兰本土商家在共享单车事业上很“专注”,并讽刺Obike只在办公室里监控自行车。
FlickBike目前已经在确保同一自行车桩只能最多同时停放两辆FlickBike,并增设监管人员对自行车停放位置进行确认。Hello-Bike的联合创始人Ralph Atiya也表示将积极配合市政府的规定。“许多外国的新公司一周内投放所有的自行车。问题就是这么来的。我们在过去两个月只投放了120辆,目前只做少量的增加。”此外,他们正在市政府的帮助下建立地理围栏(geofence)系统来调节自行车投放。
新加坡的Obike,每30分钟0.5欧(约人民币4元)。图片来源Obike官网
Hello-Bike,每小时1欧,12小时4欧,24小时6欧。图片来源www.bleijh.com

尽管共享单车目前在荷兰困难重重,不少专家仍然看好其前景。阿姆斯特丹大学交通规划研究员Marco te Brömmelstroet说:“阿姆斯特丹是个有前景的地方,将吸引更多的共享单车商家。”乌特勒支大学创新技术专家Arnoud van Waes指出阿姆斯特丹将迎来共享单车的战场,新的供应商很快会到来,尽可能多地投放自行车。尽管眼下共享单车在阿姆斯特丹混乱增长,van Waes认为共享单车仍然是一个机遇。自行车是健康、干净、便捷地出行方式,如果加以管理,将会有助于解决交通混乱的情况。
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在叫停共享单车的问题上并不孤独。鹿特丹也在考虑相似的政策,并与Obike协商增设自行车桩。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也已经制定法规,清理了当地的共享单车。
阿姆斯特丹的此次叫停也许没有那么决绝,目前看来只是暂时的举措。市政府借此举措,希望表明保护骑行者权利和公共空间通畅的立场。从共享车商的回应来看,本土商家和海外商家之间竞争激烈,已经可以闻到浓浓的火药味。未来,阿姆斯特丹市政府是否会提出更为具体的规则,既能优化公共空间,也能维护公平竞争,阿姆斯特丹能否为世界范围内的共享单车问题带来一些借鉴意义,我们将拭目以待。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冯婧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