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民间反传销第一人”:传销换代升级更猖獗,受害大学生增多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实习生 陈瑜思

2017-08-05 18:18  来源:澎湃新闻

2006年,在经历过传销陷阱后,李旭成了一名反传销人士。他自费建立了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并担任会长。
过去十多年里,李旭的协会每天都能接到上百个求助电话,咨询如何预防和应对传销,他也被媒体称为“民间反传销第一人”。
在他看来,近几年传销组织有升级换代的趋势:从传统传销转向网络传销,越来越猖獗,而大学生正是这些传销组织的围猎目标之一。
李旭。资料图
“软控制和暴力并存,大学生容易被骗”
澎湃新闻:传销主要分哪几种类型?
李旭:传销里面,媒体报道的主要是异地传销,就是把人从甲地骗到乙地。异地传销里面分南派和北派传销两种,这个南北派传销还是我给他区分的。北派90年代在东北发源,慢慢扩展到河北、山东、天津,然后往安徽、江苏、河北、河南、山西扩散,现在已经扩展到福建了,从北边往南边发展。北派传销属于异地传销的初级版,也就是低端传销,就是我们所认为的传统传销网,(把人)控制住了不让走。
澎湃新闻:北派传销有哪些特征呢?
李旭:表现特征就是吃大锅饭、睡地铺,条件比较简陋,而且集中上大课。以20多岁的年轻人为主,大学生居多,这种就是低端传销。有的还涉嫌非法拘禁,控制人身自由。
北派传销里又分两种,一种是温和型的,一种是暴力型的。
温和型的就是把人骗过来了,要么是同学,要么是朋友,用亲情来感化你,给你一个家的温暖。来了以后,也会给你打个招呼,你不要跟家里说你在这边干啥,收你手机也会用技巧。比方说借我打个电话,把你手机费全打光,打停机。通过软控制一步一步地给你洗脑,让你认可以后,自愿把钱掏出来,自愿加入,你自己就不愿意走了。头两天可能会出现跟踪,他可能跟着你,看着你,会有一些收手机这种软性的控制行为,他还不属于非法拘禁,你就是警方去查,也确实没有完全控制你的理由。
澎湃新闻:第二种呢?
李旭:第二种就是网上招聘,骗网友,有的组织就比较暴力了。骗进传销窝点以后,马上把手机给你控制了,手机、身份证、银行卡、钱包都给你扣留,你想走都走不了,门都出不去。如果你要反抗马上就殴打,甚至体罚你,逼你就范。用这种强迫的手段,让你留下来,接受他们的洗脑,有可能听个十天八天,你有可能被洗脑,从人身控制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自愿把钱掏出来。有的暴力组织哪怕你听个十天八天,你不认可要走,你同样走不了,逼着你说出你的银行卡号、密码、支付宝密码、微信密码,把你身上的钱都给你搜刮光,都给你拿来投了,所谓的“投资”嘛,都把你钱拿来加入他们的事业。
有的网友被骗去以后损失几万、十几万的都有,我都接到过这种求助,也挺冤的,没有办法,因为你到这种地方去了以后你身不由己啊。你失去自由了,任人摆布啊,你要交密码就得交,你不交就得打你,殴打你,体罚你,就拿烟头烫你啊,拿水灌你,把你脑袋塞到桶里,装一桶水,这样谁能受得了啊,你只能就范,到时候就把卡拿出来,密码交出来,把钱转给他们。也有身上没有带钱的,传销组织也会逼着你给家人打电话要钱,编一些谎言朝家里骗钱。
澎湃新闻:南派传销有什么特征?
李旭:南派传销属于异地传销里面的升级版,相对来说来去比较自由,吃住条件比较好,都住一些高档小区,以广西南宁、北海、安徽合肥、武汉为主,以前广西是发源地嘛,主要在广西南宁、北海、桂林这一带,现在已经从南边扩散到了北边。
澎湃新闻:涉及的人群是不是也不一样?
李旭:不一样。南派传销主要骗的是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左右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人,因为高端嘛,投的钱多嘛。北派传销相对来说,投的钱比较少一点,但是也在向南派学习,现在也投得越来越高了,有的投几千,投几万,甚至十几万不等。
有的号称投69800,赚1040万,被称之为1040工程。南派传销的趋势也在向低龄化发展。以前是以三四五十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人,现在也发展了好多的大学生,20多岁的大学生特别多。毕业的,或者是刚参加几年工作的大学生被骗进去。
澎湃新闻:为什么大学生特别多呢?
李旭:因为大学生就业压力比较大,每年应届毕业的大学生都几百万。传销组织也抓住了大学生求职心切,抓住他们的需求点。再一个,大学生他也比较单纯,缺乏防范意识,比较容易相信人,也有急于就业、急于成功的欲望。所以传销组织就利用他们的需求点或者人性的弱点,把他们骗来传销。
“传销升级换代,打传的法律门槛太高”
澎湃新闻:传销模式相比过去有什么变化吗?
李旭:传销的模式在升级换代,邀约的方法也在变。之前都是通过电话邀约自己的亲人朋友。杀熟嘛,主要发展亲人朋友,同学。现在这些年因为新闻报道比较多,老百姓对邀约熟人防范意识也比较高。
所以就只有向网友下手。网友分两种,一种是通过网恋。年轻人要交男女朋友,通过网上邀约加网友,然后用感情邀约的方式把人骗过来;第二种方式就是网上招聘,虚构冒充一家企业,虚构一些招工信息,把人骗过来。骗过来以后他就想着控制你了不让你走了,通过一些非法拘禁、暴力,从人身控制到精神控制,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然后交钱加入。
澎湃新闻:升级换代后更猖獗了。
李旭:猖獗得多了,像北京周边就有传销重灾区,河北廊坊的广阳区、霸州市、三河市、燕郊镇,还有香河、沧州、秦皇岛,河北保定都是重灾区;另外山东、河北、武汉、长沙、贵阳、成都、西安都有。南派比北派的多,打着各种旗号,乱七八糟的都有。
传统传销这种一级传销非常猖獗的同时,很多转成互联网了,所以网络传销非常猖獗。他们打着虚拟货币、原始股、消费反逆、电子商务这些旗号来骗。有的还注册成很正规的公司,甚至有产品,通过这种模式来发展下线,发展它的团队,更加迅猛,网络传销超过了传统的一级传销。
澎湃新闻:受害者被洗脑后一步步成为“加害者”?
李旭:传销里面的小头目,都是里面曾经的受害者。他是有双重身份,既是受害者,又是加害者,他们会转变。在没有洗脑之前,没有受胁迫之前,也许他算是一个受害者。当他被洗脑以后,或者被胁迫做了一些坏事以后,他也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一个加害者了,他也在害人。所以那些头目每个人的经历都差不多,一步步做到那个级别的。
澎湃新闻:为什么传销组织屡打不绝?
李旭:我觉得还是因为法律上滞后。法律不完善,打击传销的法律门槛太高,处罚太轻,取证非常困难。我们现行法律规定,对参与传销的人以批评教育为主,顶多就是遣散。遣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被洗脑了,执迷不悟,你打不散赶不走。这个地方打击厉害,他从东跑到西,从这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治标不治本。首先要擒贼先擒王,抓头目,摧网络,把头抓了,自然底下就散了。
澎湃新闻: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
李旭:就是取证难,有的部门不愿意管。抓住一个个被洗脑的,都很顽固,都不认为是传销。这些人被洗脑以后,说啥都听不进去,根本没办法。政府层面也缺乏民间的反洗脑救助体制机构,打传销办只能说是批评教育,潜在驱赶,缺乏反洗脑的能力,劝不了,这就形成打传销的难点。
而且打传机制也有待进一步完善,目前是以工商为主、公安配合,(但)现在的传销也不卖产品,无公司、无产品、空买空卖,让工商局来管,怎么管?像北派传销打着以卖化妆品、保健品旗号,其实什么都没有,就是拉人头。这种机制易导致部门之间互相推诿,都不爱管,很难以形成合力。而运动式打传,没什么太大效果,治标不治本。
点击查看全文
李旭
焦点 530 进行中...
查看话题详情
责任编辑:黄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