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扶桑谈|重组内阁难阻安倍“下坡”之势,自民党鸽派势力抬头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廉德瑰

2017-08-04 11:26  来源:澎湃新闻

 
第三届安倍政府第三次改组内阁正式成立。视觉中国 图
8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第三次内阁改组,安倍是在内外交困中对内阁和自民党领导层进行改组的,新内阁反映了安倍在自民党内影响力的低落,也反映了自民党为了挽回颓势必须举团结一致的态势,同时新领导层的人员组成也必然影响日本对外政策的调整。
自民党派系态势调整,安倍总裁地位堪忧
此次安倍内阁改组,可以被看做是安倍向日本选民做的一个政治交代,不但丑闻缠身的阁僚被更换,就连安倍自己所在的派阀细田派成员也被限制入阁,他希望以此扭转被动的政治局面,但能不能奏效,还要看改组后支持率能否上扬。
安倍之所以陷入如此困境,除了阁僚的丑闻频出之外,自民党内对其右倾政策的批评也是重要原因。党内不少人对安倍经济学提出质疑,特别是关于修改宪法。根据民调,对于安倍2020年的修宪日程,有66%认为没有必要这么急,赞成的只有22%。对于安倍提出的自卫队入宪,有41%反对,赞成的只有27%。
在这种背景下,前地方创生担当相石破茂和前行政改革担当相河野太郎(此次任外相)都表示修宪问题还应该认真讨论后再做决定。党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公开表示修宪的议论不会再向前推进了,村上诚一郎、中谷元、岸田文雄等都是党内鸽派,他们都公开表示:现在不是修宪的时候。小野寺五典也属于岸田派,加上麻生派的扩大,自民党内鸽派势力增强,安倍在内阁中已成孤家寡人。
安倍的地位已经动摇。选民的不满主要针对的是安倍,改组内阁也改变不了安倍从此走下坡路的趋势。比如,民调显示,对于安倍“一强”,希望自民党内有人取代他的占31%,希望在野党有人出马挑战他的占25%,希望出现一个新政党有人挑战他的占23%,支持安倍“一强”的只占7%。可见,虽然支持自民党的人仍然高于其他政党,但是他们希望自民党内有人替换安倍。在这种背景下,党内派系态势将有所变化,各派会以民意为根据向安倍施加压力,即使党内不立刻“逼宫”让他“禅让”,明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也会有人向他挑战。
果真如此,安倍要蝉联九年总裁的梦想恐怕是不可能了。明年秋天如果总裁如期选举,会出现一个尴尬局面,即,选后三个月,就要在年底进行众议院总选举,内阁要集体辞职,成为最短命内阁。所以有人分析,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局面,最好是明年6-7月提前进入总选举,这样产生的新内阁才是相对稳定的。但是,前提是安倍能够有效行使解散权,如果他没有这样的影响力,那么,他就不可能蝉联总裁,首相宝座也就与它无缘了。
政党政治格局调整,或将陷入混乱
无论深陷危机的安倍此次重新组阁能否帮助其解决问题,日本的政党政治格局恐怕恐怕都将产生变数,乃至震荡。
自民党的执政地位也面临挑战。现在,自民党的支持率是25%,远远高于民進党和共产党的5%,公明党的3%和维新党的2%。但是,日本有52%的人不支持特定政党,他们的走向值得关注。迄今为止,由于民进党等在野党不值得期待,所以这些“无党派层”支持了自民党。但是,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选民把票投给了尚未背叛国民期待的“都民第一会”,如果这种态势继续下去,明年众议院选举,自民党将很可能下台。
公明党的发言权将增大,成为牵制自民党右倾化的力量。公明党一直担心安倍加速修宪进程,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最近对记者说,修宪问题应该继续做更深入的讨论,国会的议论要是没有国民的理解不会有进展。其实山口是对安倍强行修宪表示不满。东京都议会选举呈现了公明党对自民党选举合作的重要性,今后公明党的发言权将增大,公明党内已经有人表示,关于修宪,必须照顾我们的日程。此次内阁改组,安倍曾表示可以给公明党两个大臣名额,但是被婉言拒绝,表现了该党对安倍内阁的冷淡。 
日本的政党政治格局将出现混乱。尽管小池百合子已经成了选民期待的对象,但是,如果自民党在明年众议院总选举失利,日本政党政治的格局将发生变化,政局会陷入混乱。因为即使最有人气的小池百合子把“都民第一会”改成“国民第一党”,参加政权角逐,也不大可能成为足以独力取代自民党的执政党。且不说小池自细川政权开始就开始在各政党之间穿行,被讥讽为政界候鸟,即使政界重组能够成为现实,小泽一郎曾经纠集多党派政权的失败教训也值得思考,实践证明多党联合不过是乌合之众,最后只是昙花一现。手段老辣的小泽一郎尚且难以笼络各个党派,小池百合子也未必具有如此能力和魄力。所以,自民党如果下台,结果必然造成日本政界再次陷入混乱。
新内阁外交政策将趋于温和
对于日本政府来说,外交的当务之急是应对朝鲜半岛的局势。安倍一直追随美国推行对朝强硬政策。但是,中国与俄罗斯对于日本主张的强化压力政策,并不赞同,中国已经明确表示,在对朝政策上日本追随美国是“错误决定”。韩国新总统文在寅有可能对朝鲜采取对话政策,这也令日本十分担心。而对于日本对朝政策的效果,早就有人持怀疑态度。在这种背景下,安倍新内阁也许会寻求对朝政策新突破,以摆脱国内政治困境。
日本的亚洲政策将趋于温和。从改组后新内阁和自民党领导层的派阀构成可以看出,自民党内鸽派影响力开始增大。新内阁中大平正芳的继承派阀岸田派有4人入阁,其中包括文科相林芳正(前中日友好会馆会长林义郎之子),加上该派会长岸田文雄改任政策调查会会长,事实上这个著名的鸽派集团在安倍政权的党政领导人中,共有5人占据重要位置。另外,知华派的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和干事长二阶俊博继续留任,党内大佬著名“左派”古贺诚支持的野田圣子任总务相,她曾公开反对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特别是重视亚洲外交的河野洋平的儿子河野太郎出任外相,都显示了新内阁将在外交上趋于温和。
鸽派的集结和在自民党中的翻盘,对于改善中日关系势必有一定帮助。今明两年分别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纪念,自民党的岸田派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主导力量大平派的继承派阀,此次改组后的内阁,岸田派影响力增大,特别是岸田文雄影响力明显增大,如果新内阁不能维持稳定,安倍被迫下台,公认的继任者势必是岸田文雄。今后,所谓日本“右倾化”将有所收敛,鸽派主导的日本外交将更加重视亚洲邻国,日本对华政策也将与安倍所在的鹰派有所不同。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