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上海书评

俞晓群︱五行占:恒阴与臣下谋上

俞晓群

2017-08-11 16:27  来源:澎湃新闻

 
即常阴。《汉书·五行志》在“皇之不极”名下,有“常阴”一项,班固解说道:“王者自下承天理物。云起于山,而弥于天;天气乱,故其罚常阴也。一曰,上失中,则下强盛而蔽君明也。”班固还写道:“皇极之常阴,刘向以为《春秋》亡其应。一曰,久阴不雨是也。刘歆以为自属常阴。”
《汉书》中最著名之例,即刘贺故事:昭帝元平元年四月崩,亡嗣,立昌邑王贺。贺即位,天阴,昼夜不见日月。贺欲出,光禄大夫夏侯胜当车谏曰:“天久阴而不雨,臣下有谋上者,陛下欲何之?”贺怒,缚胜以属吏,吏白大将军霍光。光时与车骑将军张安世谋欲废贺。光让安世,以为泄语,安世实不泄,召问胜。胜上《洪范五行传》曰:“‘皇之不极,厥罚常阴,时则有下人伐上。’不敢察察言,故云臣下有谋。”光、安世读之,大惊,以此益重经术士。后数日卒共废贺,此常阴之明效也。……
《后汉书·五行志》在“恒阴”目下写道:“恒阴,中兴以来无录者。”以后诸史记录如下:
其一,《宋书》沈阴不雨:吴孙亮太平三年,自八月沈阴不雨,四十余日。是时,将诛孙綝,谋泄。九月戊午,綝以兵围宫,废亮为会稽王,此常阴之罚也。
其二,《宋书》久阴不雨:吴孙皓宝鼎元年十二月,太史奏久阴不雨,将有阴谋。孙皓惊惧。时陆凯等谋因其谒庙废之。及出,留平领兵前驱,凯语平,平不许,是以不果。皓既肆虐,群下多怀异图,终至降亡。
其三,《宋书》连阴不雨:宋后废帝元徽三年四月,连阴不雨。元徽三年八月,多阴。后二年,废帝殒。
其四,《隋书》云阴:开皇二十年十月,久阴不雨。刘向曰:“王者失中,臣下强盛而蔽君明,则云阴。”是时,独孤后遂与杨素,阴谮太子勇,废为庶人。
其五,《新唐书》常阴:(一)长安四年,自九月霖雨阴晦,至于神龙元年正月。(二)贞元二十一年秋,连月阴霪。(三)元和十五年正月庚辰至于丙申,昼常阴晦,微雨雪,夜则晴霁。占曰:“昼雾夜晴,臣志得申。”(四)咸通十四年七月,灵州阴晦。(五)乾符六年秋,多云雾晦冥,自旦及禺中乃解。(六)光启元年秋,河东大云雾。明年夏,昼阴积六十日。二年十一月,淮南阴晦雨雪,至明年二月不解。(七)景福二年夏,连阴四十余日。
其六,《宋史·五行志》中没有“皇之不极”一项,而将其内容归于“水不润下”,即“听之不聪”名下。以后《元史》《明史》均循其法。下面取《明史》一段“恒阴”:
恒阴:洪武十八年二月,久阴。正统五年七月戊午、己未及癸亥,晓刻阴沉,四方浓雾不辨人。八年,邳、海二州阴雾弥月,夏麦多损。景泰六年正月癸酉,阴雾四塞,既而成霜附木,凡五日。八年正月甲子,阴晦大雾,咫尺不辨人物。成化四年三月,昏雾蔽天,不见星日者累昼夜。九年三月甲午,四月丁卯,山东黑暗如夜。二十年五月丙申,番禺天晦,良久乃复。二十三年十二月辛卯,大雾不辨人。弘治十五年十一月,景东昼晦者七日。十六年四月辛亥,甘肃昏雾障天,咫尺不辨人物。十八年秋,广昌大雨雾凡两月,民病且死者相继。正德十年四月,巨野阴雾六日,杀谷。十四年三月戊午,阴晦。嘉靖元年正月丁卯,日午,昏雾四塞。三年,江北昏雾,其气如药。天启六年六月丙戌,雾重如雨。闰六月己未,如之。

延伸阅读: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