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中央美院相关负责人谈葛宇路被处分:会公布原因,请爱护学生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张维 岳怀让 邵克 实习生 陈瑜思 郑凯 余晓宇

2017-07-29 18:43  来源:澎湃新闻

《关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的决定》
继毕业设计自制“葛宇路”路牌事件引发关注后,刚毕业的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2014级研究生葛宇路又因学院近日公布的对其记过处分决定引发关注。
中央美术学院近日发布的处分文件披露,葛宇路因“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被给予记过处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此率先进行了转载报道。一些网友猜测其与“葛宇路”事件有关,并质疑央美缺少宽容与支持。
葛宇路7月29日就此向澎湃新闻否认记过处分与毕业作品“葛宇路”路牌有关,“大家别误会学校了” 。
中央美院教务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则对澎湃新闻称,对葛宇路的处分并非是因为其“私设路牌”的行为,而是因此前违反校纪行为做出的处分决定。
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在接受澎湃新闻独家采访时表示,学院会公布处分原因,也会及时告知媒体,他呼吁社会爱护年轻学生,包容青年艺术家的艺术思考和一些边缘的艺术探索。
邱志杰。资料图
处分
近日,一份名为“关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的决定”(央美学纪〔2017〕5号)的处分文件通过中央美术学院数字化校园平台向社会公开披露。
上述处分文件透露,近期,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2014级硕士生葛宇路同学违反校纪校规,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等规定,结合相关院系和部门提供的事实材料和处理建议,经学校合议研究,决定给予相应违纪处分,现申诉期已过。
文件称,葛宇路同学因“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根据《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第十六条,经学校研究,决定给予其记过处分。
该通报引发舆论关注,一些网友猜测其与“葛宇路”事件有关,并质疑中央美院缺少宽容。
7月11日,知乎上一则回答《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开始在网上热传,“葛宇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据《北京青年报》7月13日报道,中央美院一名叫葛宇路的学生从2013年起寻找到北京市朝阳区双井街道地图上的空白路段,并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高德地图等地图软件收录这条道路,这条本来无名的道路竟以“葛宇路”这个人名来命名。
随着点击量大量增加,葛宇路事件不断发酵。7月13日,“葛宇路”路牌被拆除。
到7月23日,“百子湾南一路”路牌取代“葛宇路”,出现在北京朝阳区苹果社区南北区之间的道路上。北京市有关方面称,这是这条道路早在2005年就被起好的路名。
原因
中央美院处分葛宇路,是否和“葛宇路”路牌有关?
实际上,这份处分的决定时间为2017年7月5日,彼时“葛宇路”事件尚未被大众关注。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上述处分文件的落款时间为7月5日,并于7月12日在中央美院数字化校园平台上发布。
此外,中央美院在数字化校园平台上发布“关于葛宇路违纪处分的通报”前后,还曾在7月5日和14日发布对三十多名学生违纪处分的通报,处分的内容包括考试作弊等违纪行为。
7月29日下午,中央美院教务部门一名工作人员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葛宇路同学的处分并非是因为其“私设路牌”的行为,而是因此前违反校纪行为做出的处分决定。
该教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中央美院对本校学生做出处分时都会以爱护学生为前提,“希望葛宇路同学今后在工作学习过程中也能尊重公共秩序”。
7月29日下午,针对被处分一事,葛宇路也对澎湃新闻表示,记过处分与毕业作品“葛宇路”并无关系。他称:“没什么好说的,其他的我也不会说太多,让这事降温吧,我觉得简单的辟谣就行,大家别误会学校了。”
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也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他对某艺术网的回应:“葛宇路在学校得了处分是因为他违反校规校纪的其他事情,与‘葛宇路’这件作品没有关系。这件作品在毕业展上经教师集体打分通过了。有些老师也有保留意见,但觉得艺术上还是应该允许争论的,而涉及法规的问题应由个人承担。事实上他的处分和他的创作完全没有关系。
“探索”
葛宇路违反校规校纪的具体行为是什么?
有自称央美学生的微博网友称,处分是针对葛宇路在毕业展期间将不雅物模型立在美院的一杆旗杆顶上一事。
但对此说法,葛宇路向澎湃新闻予以否认。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则向澎湃新闻表示,学院并没有查到是谁将不雅物模型立在旗杆顶。
邱志杰还表示,葛宇路的艺术尝试确实引发了较大的争议,在美术学院设置实验艺术专业面临很多挑战,他表示不希望因此事影响到教学。邱志杰称,希望社会不要过度关注此事,“这对学生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中央美术学院一位教师对财新记者称,葛宇路受处分原因与旗杆事件有关,并称“学校念其毕业改为记过”,报道称,查询《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第十六条,其中规定“破坏绿化、环境卫生,违反学校公共场所管理规定者,视情节轻重给予警告以上处分”。
对于种种传言,邱志杰在微信朋友圈表示:“希望大家爱护这位年轻人,不要传谣。”
邱志杰还向澎湃新闻强调,设置当代艺术专业是鼓励积极健康的艺术探索的,“我们有很多师生在参与科技发展的思考、乡村建设、民艺活化、艺术治疗等等多方面的实验。这些实验充满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感、充满深度的精神思考。有些探索涉及到社会管治的边缘地带和模糊地带,我们应该再三谨慎,确保有充分的时空来展开反思和争论。不宜一哄而上妄下结论,更不宜捕风捉影地把不相关的事情加以联系。这才是一个理性和善意的社会。”
北京律师朱孝顶认为,根据《国旗法》,在公共场合故意以焚烧、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等方式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国旗法》规定的是针对国旗,不适用于在旗杆上放置不雅物品的行为。云南律师刘文华也认可这一观点。二位律师还表示,对该种行为,《治安管理处罚法》也没有相关条款能适用。
朱孝顶认为,在国旗杆上放置不雅物品的行为可能违背公序良俗,但如果是从事艺术创作而作出的,公众应该保持宽容。
刘文华则认为,国家和社会应当给予艺术创作一定的空间,但艺术创作一旦和社会产生交集,就应当有边界,不能违背公序良俗。国旗杆上放置不雅物品,不论法律和校规如何,按社会大众观念,其行为是有违公序良俗的,道德上应做否定评价。
邱志杰微信朋友圈截图
对话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
“很多圈内的边缘探索不应该急于交付大众评判”
澎湃新闻:网上流传的是真的吗?
邱志杰:往旗杆上放不雅物品,那是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如果证实是他做的,怎么可能只是校方的记过处分?他受处分是因为其他事情。你们需要讲清楚处分和创作没有关系,不需要去涉及网上的流言。对年轻学生也应该尽到爱护之责啊!
澎湃新闻:具体原因方便说一下吗?
邱志杰:学校为什么处理他,我们学院会公布原因的,也会及时告知媒体。我们现在不需要通过媒体妄加猜测。
美术学院设置当代艺术专业是鼓励积极健康的艺术探索的,是国家建设创新型社会的大势所趋。整个当代艺术实验,包含了纯艺术语言的开拓、传统文化资源的当代转换、科技和新人类经验的消化和探索、新社会现实的观察思考和参与等等多方面的探索。我们有很多师生在参与科技发展的思考、乡村建设、民艺活化、艺术治疗等等多方面的实验。
这些实验充满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感、充满深度的精神思考。有些探索涉及到社会管治模式的边缘地带和模糊地带,我们应该再三谨慎,确保有充分的时空来展开反思和争论。不宜一哄而上妄下结论,更不宜捕风捉影地把不相关的事情加以联系。这才是一个理性和善意的社会。
而只有一个理性和善意的社会,才能保护我们的青年艺术家,既能积极地思考和探索,又能慢慢走向成熟。也只有一个理性和善意的社会,才能保护艺术家真正的创作自由。
澎湃新闻:大众对艺术的理解可能还相对有限。
邱志杰:是的,我个人认为很多圈内的边缘探索不应该急于交付大众评判。国外也一样,在艺术圈的探索和大众接受方面存在落差。但较为成熟的国家会有一套机制确保一种梯度关系。这有点像电影分级制度,但这是自然形成的。
比如一些基金会资助的当代艺术中心会搞非常实验性的东西,这些东西只有专业的批评家看到;经过沉淀之后选出一些然后交给画廊系统;画廊系统藏家或相对专业的艺术常客能接触到,也不是大众;再然后进入公众美术馆和艺术节,这就是给大众看的了。
这样,专业人士和吃瓜群众、前卫实验到大众欣赏消费构成层级递进关系,经过一个沉淀、批判的过程才到大众那里,这就比较健康。直接把圈内的实验放在大众讨论层面,表面上看是普及,其实有害无益。但个别艺术家会耐不住寂寞,跳到大众媒体去当网红,造成边缘实验和大众伦理的激烈冲突。个别媒体也推波助澜,结果一定造成真正的隔阂和倒退。我在艺术界太多年,这样的事情看到很多次了。
一个理性的社会,应该允许一小部分人进行异想天开的实验,并加以批判性的反思和讨论。同时,一个理性的社会,不会把这些异想天开的实验直接公众化。一个理性的社会,是有测试系统的社会。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沈关哲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