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专栏

三言两画︱我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王三

2017-07-14 17:20  来源:澎湃新闻

 
这几天真是热得够呛。
所以关于酷夏的段子也多了起来。有一个是这么说的。
“今天能活着要感谢三个男人,一个叫詹姆斯·拜伦,男,1830年发明了电风扇,一个叫威利斯·开利,男,1876年11月26日出生,美国人,他发明了空调;另一个叫后羿,他在十几万年前,干掉了9个太阳。要没这哥仨,我们都得热死!”
我记得小时候没这么热,当然说起小时候也是三四十年前了,而且那是在农村,没法比。连电都没有,更别说风扇与空调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整天泡在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泡得手脚皮肤发皱,眼珠发红,手里拎着一串窜条儿鱼回家。
我其实很喜欢乡野的生活,现在也是,去旅游、徒步或者做文旅的项目,看到山清水秀烟火袅袅的乡村就想想自己可以选一处宅院,择一处终老。
我也不止一次想象自己如果没有读书、没有考上大学,现在还在那个偏僻的小村里,会是什么样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夫生活肯定是不会的,一定也在遥远的某个城市建筑工地或者车间里打着工吧。
那时候拼命想逃离的地方,也不再是我理想的家园了。如果我不曾走出来,走过很多很远的地方,兴许,我依然和我很多儿时的伙伴一样,忍受着乡村破败、城乡的落差、环境的恶化、四处的奔波劳累。
可即使如此,我还是经常在梦里回到那里。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