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专栏

莱布雷希特专栏:两三年里,他就会是划时代的奥赛罗

【英】诺曼·莱布雷希特 盛韵/译

2017-07-13 17:18  来源:澎湃新闻

从第一句“欢呼吧!”开始,站在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舞台上的乔纳斯·考夫曼(Jonas Kaufmann)成就了我们时代的奥赛罗。
在伦敦,人们记忆中的奥赛罗一角是乔恩·维克斯和多明戈二人的专属,然而此次考夫曼无疑确立了自己的权威。如果说开头的欢呼还比较轻巧,那么随着剧情展开,奥赛罗内心的疯狂渐长,直到一步一步坠向杀妻的深渊,考夫曼的音域不断拓宽,音量也不断加大。
乔纳斯·考夫曼
他不用涂黑肤色来扮演那个摩尔人——奥赛罗是终极的外来户,傲慢、腹黑、好色的威尼斯人对他又恨又怕。在基斯·华纳(Keith Warner)这个深思熟虑的版本中,考夫曼饰演的奥赛罗从一开始就疑心重重,然后在精神错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无需伊阿古来勾起疑心,他从来就不信任这些欲求无度的人。在三个小时的演出中,考夫曼的音色越来越阴郁。那些认为他不是“天生的”奥赛罗的人应该好好听听他的处理。考夫曼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且正处于巅峰状态。两三年里他就会是划时代的奥赛罗。
维克斯的奥赛罗狂暴,多明戈的奥赛罗自尊受伤难以取悦,考夫曼的奥赛罗则像空转的杀人机器。如果他没有敌人可杀,就会转向心爱之人,最后是自己。伊阿古所要做的只是点火而已。虽然我们已经知道无可避免的悲剧结局,但依然全程紧张。考夫曼的奥赛罗心里的每一次扭曲和转折,牢牢地抓住了观众。到了最后一幕,他真正成就了一个动人的奥赛罗。
Marco Vratogna饰演的伊阿古相当到位,腹黑邪门。他是一个纯恶棍,伊甸园里的那条蛇,钻进人心里只为达到邪恶的目的。他的嗓音媚人,带着危险的说服力。Maria Agresta饰演的苔丝狄蒙娜有些傻过头了,不过第四幕的“杨柳之歌”和“万福玛丽亚”弥补了不足。也许声线更轻灵的歌手跟考夫曼更相称,但Agresta能让我们感动落泪。
Boris Kudlička设计的舞台背景恰如其分,格子间隔尤其适合地中海风情。他的设计不会过时,二十年之后看应该依然赏心悦目。科文特花园的合唱队在新指挥William Spaulding的调教下表现得精彩纷呈,不过我对管弦乐团有所保留,铜管在两处进入时都吹砸了,弦乐的高音部分听上去很干瘪。安东尼奥·帕帕诺的指挥用力过猛。三十年前我在同一间歌剧院的同一个地方看过卡洛斯·克莱伯的指挥,他看上去非常信任乐手。帕帕诺则看着很担心乐手跟不上。
我选择了去看第二天的演出,没有首演之夜的那些击掌相庆的歇斯底里。我周围的观众都是在科文特花园看过各种奥赛罗来来往往的熟客了。我说考夫曼已经跻身伟大行列,没有听到任何反对意见。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顾明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