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联播

澎湃联播|借鉴不能算抄!给领导写东西,能算抄吗?

澎澎和湃湃

2017-07-04 21:22  来源:澎湃新闻

香港回归的前一年,第一部改编自漫画的古惑仔电影《人在江湖》在香港上映。
剧中有这么一幕,洪兴帮开展年度工作总结大会,当时还是小弟的陈浩南办事不利,又受陷害勾引二嫂犯了江湖大忌。
在公司总经理和部门领导进退两难的局面下,陈浩南一个人扛下了所有责任,接受处罚,随后被辞退。
虽然古惑仔系列电影至今毁誉参半,其中暴力低俗的段落更是被人所诟病,但不可否认的是,该系列是20世纪90年代港片的经典之一。
直到今天,类似的桥段还在不断上演,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组织。
日前,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上的作者为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志锋的文章,被网友指责抄袭新华社记者的文章。
曾经,有一位著名的影视编剧,在面对世人的关于抄袭的指责时,他表示,“没文化的人才说我抄袭。”
后来,琼瑶把他告上了法庭,这个“有文化”的人最后被判侵权,赔偿五百万元,停播涉案电视剧,公开道歉。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富县是如何回应的。
7月3日,富县有关方面回应,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该篇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李某本人并不知情。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并不知情。
简单翻译一下:这事不关李书记,李书记是无辜的,千万不要怪李书记啊!
好好好,不怪不怪。但别光说这是谁写的呀,抄袭的事怎么没提?澎澎和湃湃就给大家抄一段鲁迅先生的名篇,改几笔,大家看看是不是这个意思。
网友故意高声嚷道,“你们县委办抄人家东西了吧?”县委办的人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看网上好多网友拿两篇文章比对,拢共1500多字抄了800多。”县委办的人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借鉴不能算抄……借鉴!……给领导写东西,能算抄吗?”
接着便是重复的话,“李某本人并不知情”、“李某本人并不知情”。微博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要说富县这个回应,比“有文化”的那个编剧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一来掩护领导先撤,把锅递给了下面的小弟;二来对外界关于抄袭的质疑只字不提,你们自己去琢磨吧。
假如此事真如富县有关方面所说,不是县委书记本人写的,那么有这么几个可能:
1,书记你被人架空了;
2,书记没被架空,只是找了代笔。
堂堂县委书记,发表署名文章居然不是自己写的,人家报社面子往哪里挂,组织面子往哪里放?
就算作为处级干部,办公室和秘书可以帮着起草、收集资料,但是这秘书是你家刚大学毕业的外甥吗,写点东西到处抄,跟前几天神木县宣传部写了个“爱我长沙”有的一拼。
你找人代写,起码也得找个像澎澎和湃湃这样的老手啊!(不接私活,就是拿出来炫耀一下)
接下来就讲一个老手代笔的故事。
前面我们提到,这秘书可能是书记外甥。清朝时顾炎武也有一外甥叫徐乾学。有一年他做考官,当时纳兰明珠的儿子纳兰性德这一年考试,拜了徐乾学为师。
这徐乾学一看明珠身居高位,便费尽心力为小纳兰讲授经史,还取出家藏的宋元经解,“俾成德(性德原名成德)刻之”,名《通志堂经解》。
同代文人嘲讽他,“窃他人书以为他人之作,斯又添一书林掌故,可哂也。”
当然,徐乾学到底有没有给纳兰性德挂了个空名,后人对此仍有争议,纳兰的才华也并非虚名。
但是在这个对政务言行监督意识如此强烈的当下,领导们最好不要遮遮掩掩,更别提推卸责任,是谁的问题就把问题解释清楚,而不是一问三不知,再问不是我的锅。
想想电影里的陈浩南吧,如果遇到点事情就把责任推给小弟,这种人他能当扛把子吗?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沈文迪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