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这些小人物里,藏着《红楼梦》的题眼
澎湃问吧
2022-03-18 12:57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作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世情小说之一,《红楼梦》自诞生起就引发众多品鉴与争论。有人看到“湘云醉卧芍药” “宝钗扑蝶”中对女性美的发觉;有人窥见传统中国饮食、服饰、园林、建筑之美;也有人认为《红楼梦》实为追忆之书、忏悔之言,流露对命运无常难料的伤感、对诗礼簪缨光景不再的眷恋。
澎湃问吧邀请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詹丹,一起走进大观园、聊聊《红楼梦》。《红楼梦》中特殊的人物设计
@关山难渡:《红楼梦》中有点疯癫的一僧一道,除了点明宝玉的身世来源,还有什么别的意义?
詹丹:我认为一僧一道出现在小说中,意义还是比较丰富的。简单说来,一方面是为了把通灵宝玉带入人世,也让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的故事有后续发展。但更重要的是,引入“色空”,或者说“色情空”的观念,让小说中的人物也包括小说读者受到宗教哲学的启悟。这大概是以他们癞头跛足的丑相入世来现身说法,也是以他们所经历、所牵连的广袤时空,来相对淡化、缩小化贾府中人感受的现实痛苦。也就是说,他们两人作为寓言式人物,既具有小说的结构功能,也具有勾连、推动情节,拓展主题的价值。这种形象可以溯源到《庄子》中的一些寓言人物,也跟佛教教义有关联。正如《维摩诘经》中,生病的维摩诘大居士就是借病体来跟问疾的文殊讨论佛法。
@hao象:香菱、甄士隐是一个苦命的家庭,曹雪芹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插曲,寓意如何?
詹丹:这不能说是一个插曲,而是整部小说的一个序曲。这是用甄家的小荣枯,来暗示贾家的大荣枯,用英莲的不幸命运来暗示红楼女性的整体悲剧命运。我在《红楼梦精读》的第一回分析中,还有《重读红楼梦》第一章的“有命无运和有运无命”一文,都讨论了这个问题,方便时可以参考。
@石羽:为什么要在《红楼梦》里面写刘姥姥这样一个跟大观园格格不入的角色?巧姐为何也能位列十二金钗?
詹丹:大概来说,刘姥姥具有多方面价值。她代表了另一种人生价值观,又形成俗文化和雅文化冲突的异质因素,她又是情节发展的结构化人物,并见证了贾府的盛衰变化等,这一点在她多次进入荣府而又形象体现。巧姐这一人物很重要,在作者原来的构思中,巧姐代表着走向民间、走向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可惜程本中的后四十回没有遵循原来的思路。刘姥姥在大观园,《红楼梦》

刘姥姥在大观园,《红楼梦》

后四十回算烂尾吗
@澎湃网友BfUnAr:
贾母是从接黛玉进京就开始打算宝黛日后成婚的吗?中途贾母有没有考虑过金木良缘呢?您如何看待《红楼梦》中宝黛钗的结局问题?
詹丹:老祖宗确实是疼爱黛玉的,她应该也考虑过把她许配给宝玉。不然善于揣摩老祖宗心思的王熙凤,就不会开黛玉的玩笑,说既喝了他们家的茶,就要做他们家的人,而且还闲聊过她出嫁的费用问题。只是元春似乎更看重宝钗,宝钗在贾府口碑又好,所以使得黛玉婚姻有了不确定性。八十回以后,曹雪芹原来构思中如何安排他们的婚姻、老祖宗态度又如何,学术界还是有争议的。现在程高本中老祖宗的态度,未必符合原作者意图。
我个人认为,宝玉不大可能在黛玉活着时接受和宝钗成婚的事实,续作者也觉得不可能,所以干脆让宝玉丢失通灵宝玉而近乎痴呆,才任人摆布与宝钗成了婚,因为回避了一个大家都认为不可能的难题,所以我认为这既是续作者一种艺术策略,也是其逃避向难题冲刺的勇气和魄力,从而证明了后四十回和前八十回未必是同一个作者的理由之一。多位学者认为,原作者的构思中,黛玉确实去世得比较早。蔡义江就写过类似的探索文章,可以参考《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之死》,收入《红楼梦学刊》1981年第1辑。87版《红楼梦》剧照

87版《红楼梦》剧照

@柒星:《红楼梦》后四十回是高鹗续作,这一点在学界目前是否已成定论?明知不是曹雪芹初稿还去读的话有没有意义?后边能算烂尾吗?
詹丹:后四十回不能一定说是高鹗续的,但大概率看不是曹雪芹写的。即使这样,还是值得一看。从思想艺术总体看,确实远不如前八十回,但说是烂尾可能有点过了。如果您稍微看几本其他的续作,比如以前北大出版社出过《红楼梦》资料丛书的“续书”类10余种,那您会由衷感到程本系统的后四十回写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硬是要比较的话,前八十回的作家是第一流的,程本后四十回的是二三流的,那么其他续作的作家就是七八流或者不入流了。而且程本后四十回的个别片段确实比较出色,几乎可以比肩前八十回的水平,就像前八十回中的个别段落也存在败笔。但总体水平的差距还是清晰的。
有些作家自己缺乏思想的判断力和艺术感觉,不但坚持认为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的文笔是出自同一个作者,而且认为有水平的作者都是独立创作的,不可能去依附于已有的作品替别人续书,他们大概忘记了,杰出的《西游补》就是依附于《西游记》而加以别开生面创作出来的,而《金瓶梅词话》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水浒传》的衍生品。更不用说当时流行的一个说法:写下后四十回的人是因为太爱《红楼梦》前八十回,出于真爱的驱动才要把书续完。这样的创作动机,不是也很好理解?程甲本《红楼梦》百二十回

程甲本《红楼梦》百二十回

今天如何阅读《红楼梦》
@澎湃网友J7vqei:
刚开始看《红楼梦》,老师有什么建议?此外有说法是脂砚斋的身份为曹雪芹的红颜知己,这种说法正确吗?
詹丹:就认真读原著吧。如果开始觉得比较枯燥,或者其中的一些诗词曲难于理解,既可以暂时跳过不读,或者读一些相关的参考书目。就我个人而言,我早年比较喜欢读的是舒芜《说梦录》(又名《红楼说梦》)、何其芳《论红楼梦》、俞平伯《读<红楼梦>随笔》和蔡义江的《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当然,脂砚斋等人的评点也可参考。
至于脂砚斋是女性身份,有个别红学家持这种说法,但没有得到大家认可。因为到目前为止,脂砚斋究竟是谁尚没有定论。只是脂砚斋跟作者关系相当密切,了解小说写作过程与整体构思,这是大家都较为认同的。脂砚斋批注的抄本。

脂砚斋批注的抄本。

@中特好:《红楼梦》是否被后世过度解读了?怎么读才是对的?现在被一部分人的索隐带的不知道从哪正常对待了。
詹丹:也许把红楼梦当小说读,就是一种对的阅读。既然红楼梦主要是以小说著名,那么把它当小说来读,才能获得其最大的阅读价值。而从其他方面切入,比如历史学,政治学,甚至管理学等,虽然也有意义,但抛弃了文学基本面,其价值体现得就不够充分。
至于索隐,后世对于《红楼梦》应该是过度解读了。有人喜欢以此自娱自乐也无妨,但一定要别人同样理解和接受就未必合适。因为索隐式阅读近乎猜谜游戏,虽然也满足了人们一点想象的乐趣,但跟文学直面生活的力量背道而驰,是雕虫小技,不足为训的。
关于《红楼梦》,你还有哪些问题?欢迎到澎湃问吧提问或者留言一起讨论!

责任编辑:鞠文韬

校对:栾梦

206
我是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詹丹,如何读懂《红楼梦》,问我吧!
詹丹
1
向TA提问
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部《红楼梦》。有人看到其中“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宝黛情深, “湘云醉卧芍药” “宝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