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舆论场

南方杂志:要让太平官下课成为大概率事件

殷立飞/南方杂志

2017-05-19 20:26 

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在政治生态中形成了一股高压,这让一些官员产生了所谓的“官不聊生”“当干部没意思”的情绪。在这种生态之下,不收手的那些官员,后果大家都在新闻上看到了,但一些官员为了自保,就会选择当一个“太平官”,不贪不吃,但同时也不干事……
如果不往深里想,还觉得这些人最少是有底线的官员,在贪腐的底线上刹住了车。但有些群众说,现在去很多部门办事,门好进了,脸好看了,话好听了,但就是事不好办。甚至有些做生意的人说,这些太平官比收礼办事的贪官还可恶,贪官好歹还能办事,这些太平官不办事,有时候使他们损失更惨重。这说明,不作为也是一种腐败,只不过是一种消极形式的腐败,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流毒不浅。
很多不作为的太平官,由于不想提拔升迁,就抱着不干事不出错的心态,由于不贪污不腐败,也不怕被打被拍。因此,他们多数就得过且过,似乎学会了一套四两拨千斤的官场太极拳。令人不禁要问,他们真的就无所畏惧了吗?
当然不是,除了电视剧里的“宇宙区长”被降级之外,天津市工信委主任也被下了课,原因就是不作为。据媒体报道,这位主任名叫李朝兴,从2013年8月起,天津市工信委与国家某局签订《框架合作协议》,共同建设某国家数据中心。天津市工信委电子信息中心在推进该项目建设过程中,给这位领导以及所在的工信委先后呈报了4次请示,均未得到批复,而且还以其他借口推诿塞责。直至2017年3月,近四年时间,该项目未得到实质性进展。然后,就如新闻所报道的那样,这位主任也得到了免职处理的结果。
很多不作为的干部,其实也知道当官不作为有可能受到纪检监察部门和组织部门的处理。比如十八大之后出台的《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试行)》《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等党内法规,就从干部任免和执纪问责两个方面来鞭策我们的干部要主动作为。然而,其中有一个问题在于,相比贪污、受贿等行为的界定,对不作为的行为解释有相对较大的空间,这就造成了不作为的干部有空子可钻,界定起来较难。就拿推进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来说,所列举的可以问责的五种情形中,大部分情形都是一些原则性的规定。具体操作起来,还需要细化的规则予以配合,例如其中“依法应当及时作出决策但久拖不决的”一条,什么叫做“久”?是一年,还是半年,还是多少个工作日?这些都应该让每个单位按照各自的领域,拿出相应的量化标准,以便提高监督不作为的可操作性。
除此之外,就像天津市工信委这个被免职的主任,在近四年的时间里,他的不作为并没有被爆出,此次落马是源于天津市开展的一次“不作为不担当专项治理”行动。如果没有这次专项治理,可能他的不作为、不担当行为还会继续。这就说明,某些地方有了各项党规党纪,但是对不作为干部的日常监督,还没有真正落实到日常工作的各个环节,在工作的萌芽期未能有效地处理这些不作为的干部。
党政机关一些干部的不作为,看似套路精深的太极拳,可最怕的就是动真格的重拳出击。如果能将考核标准精细化,把“官评官”的思路转为“民评官”,将专项行动式的整治思路变为日常整治,让太平官下课成为大概率事件,那就能够让“李朝兴们”产生危机感和紧迫感,让太平官不太平。
(本文刊于《南方》杂志2017年第9期,原标题为《要让太平官下课成为大概率事件》)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蒋子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