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寻源太极拳:陈家沟太极的传承、生意与迷茫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小莲 发自河南温县

2017-05-11 12:19  来源:澎湃新闻

 
河南省温县陈家沟是太极拳的发源地,至今已有近400年。如今教拳的人多,来学拳的更多。对于什么是太极拳、武术,他们有自己的理解。澎湃新闻记者 章文立 张敏 编辑 张敏(02:57)
陈立法家里有一张摄于1982年的老照片,两位老人推手,陈一华父亲陈伯先旁观。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小莲
“(有些人)根本不了解太极拳,就去否定太极拳,不是很可笑吗?”陈姐忿忿不平,重复了两遍。
下午六时,天色尚明,夕阳斜照在河南温县陈家沟一户普通农家房院:两个青年人舞枪弄剑,三五个中老年男女习练太极套路;旁边一位白头老人躺在木制摇椅上眯眼观看,时而指点一二;膝下二孙嬉闹,孩子母亲正忙活着一屋13人的晚饭,其中8人是从外地过来学太极拳的。
陈姐来自湖南,早年曾在新加坡生活,看到当地很多老外都练太极拳,自己作为华人却不会,感到遗憾,于是三年前来到陈家沟学艺,之后每年夏天都来,每次待一个月,今年是她第四次到访。
这些天,外面江湖喧嚣,令这个武术之乡颇不平静,村民对媒体的到访显得谨慎,又迫切地想发声。
“现在外面几亿人学太极拳,90%以上是为了养生,只学个套路,它更多是作为一种运动而不是武术,你不能因此就说‘太极拳是空架子,只有花拳绣腿’。”
在陈姐看来,太极拳的技击性毋庸置疑,每一个看似柔软的动作,都可能蕴含虚实变化和势疾力猛的内劲。按她师父的话说,太极拳能不能打,只在于练拳者是否把功夫练到家,是否能自如地发挥出来。
她口中的“师父”,即摇椅上那位寸头发白的老人,陈氏太极拳第十代传人陈长义,今年71岁,功夫一点没落下,力气和敏捷不亚青壮。他16岁师从族祖陈克忠学习陈式太极拳小架,研练五十余年,外号“闪电手”,寓意出手极快,年轻时跟“四大金刚”(注:民间流传的陈家沟太极拳四位代表人物)陈小旺等交手,胜负各半。
“四大金刚”等人的师承关系图。
作为太极拳发源地,陈家沟武风兴盛,处处都是练拳人。虽今太极拳馆遍布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每年还是有大量的太极迷不远万里来到陈家沟,寻根朝圣,学习太极拳和太极文化。
寻源:走镖与杀人技
问起陈氏太极拳的发展史,村里几乎每个成年人都能如数家珍地说个大概。
陈家沟位于黄河北岸,河南温县县城东5公里的清风岭上,“北负太行之雄,南据虎牢之险”,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太极拳文化研究学者、温县政协副主席严双军(1985年开始研究太极拳,至今已出版15本相关著作)介绍,元末明初,陈家沟陈氏始祖从山西移民到此,便带有家传长拳。这里沟壑交错,常有兵匪出没,为了保卫家乡,村里设立武学社,渐渐习武成风。
一家饭店挂着陈王廷的诗词:“披坚执锐,扫荡群匪”。在陈家沟,随处可见太极元素。
明末清初,陈氏传至第九世,出现了天资聪慧的陈王廷,自幼习武,少壮时行兵走镖,平贼剿匪无数,晚年潜心研究武术,在家传拳术的基础上,汲取百家之长,融合太极八卦阴阳五行、中医经络学和道家吐纳术,创编了一种集技击、强体、健身、修性为一体的新武术——太极拳。
直到清末,陈氏十四世、太极拳第六代传人陈长兴及其儿子仍走镖谋生,“在那个年代,学武是用来保命的,太极拳如果没有技击,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根本不可能流传下来。”严双军说。
五大派系源流图。
太极拳经久流传,演变出了许多流派,陈氏、杨氏、武氏、吴氏、孙氏是公认的五大派系(注:也有一说是包括和氏在内的六大派系)。
“五大门派都出自陈家沟。”陈氏家族理事会会长陈一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杨氏太极拳创始人杨露禅是跟陈长兴学的拳,幼时被村里一个富人陈德瑚收买为义子,并请来家贫的邻居陈长兴教其拳法,杨四十艺成返乡,以走镖为业,后于1843年去北京授徒教拳,自此秘不外传的太极拳开始流入社会,故有“陈氏太极杨家传”的说法。后来的武氏、吴氏、孙氏均在陈氏和杨氏的基础上衍变创编而成。
1932年,武术史学家唐豪曾三下陈家沟考察,走访遗老,查阅族谱、家谱等众多资料,最终确定太极拳创始于陈家沟。2007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将陈家沟命名为“中国武术太极拳发源地”。
“前几年还有很多人说太极拳是什么张三丰、李四丰(创立的),都是奇谈怪论!国家有考证,太极拳就是源于河南省陈家沟!创始人就是陈王廷!这个历史永远改变不了!”
提起太极拳发源地之争,68岁的陈立法激动难抑,字句顿挫。他出生于太极世家,爷爷是陈氏第十七世太极宗师陈省三,与陈发科等三人并列当时陈家沟的四大高手。唐豪来村里考证时,陈省三提供了很多珍贵的史料。
1972年,陈照丕逝世,全国恢复武术运动。
随着陈家沟太极拳名气渐长,越来越多人以学拳、交流的名义上门挑战,但“没有一个人能打出去”。陈一华回忆,大约在1963年,河南省武术处一个练长拳的金姓干部来陈家沟摸底,与父亲陈伯先的师父陈克忠比武切磋,几个回合后,尚未分胜负,对方已抱拳称败。当时村里还有另一位高手叫陈照丕——陈发科的侄子和徒弟,“四大金刚”的师父。
这位干部问陈伯先:“陈照丕和陈克忠哪个厉害?”陈回答:“都厉害。”
陈一华与记者谈话间隙,他的儿子吃着面忍不住插了几句:“太极拳练好了,可以防身,练得不好,可以健身。凡是扯上内功、心法,都是骗人的。”
5月3日,王思聪在微博回答网友问题表示:“相对于太极,我更相信物理。”陈一华的儿子认为王思聪不懂太极,他听老人们说,“雀不飞”以前存在过,鸟在手掌上,蹬爪起飞那一瞬间,手掌向内缩,使鸟失去着力点,飞不起来,“这也是物理”。
“太极拳是一门科学运动。”“四大金刚”之一朱天才相信“雀不飞”真实存在,但他同时认为,当今几乎没有人能把功夫练到如此敏感的地步。在古代,武术是一门杀人技,“打架要签生死契约,打死人不负责”。新中国成立后,传统武术技击已不适应时代发展,大部分拳师没有实战经验,比赛都在规则下进行。
1950年,5岁的朱天才,随母亲陈富英从西安回到陈家沟,落户外祖父家,住在“拳窝”里,隔壁是当时的四大高手之一陈宝璩,从小耳濡目染 ,13岁跟着族舅陈照丕学拳。
72岁的朱天才于5月6日晚回到陈家沟,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媒体围拥,被反复追问太极拳到底能不能实战、怎样证明它的技击性、太极拳的真功夫是否已失传,老爷子被问烦了,把冷了的茶一泼,反问:“只有打才是真功夫吗?不打就不是真功夫?这是最低级的认识!”
类似的问题问过很多陈家沟人,得到最多的回应是:“你们都不懂太极。”
断与续:披星戴月,偷练太极
如今国内外,太极拳馆遍地开花,普及程度空前,但六十多年前,陈家沟太极拳的四百年传承曾几近断裂。
1928年,陈照丕受邀去北京,在宣武楼立擂,广会武林同道,前后十七天,未遇敌手,“站住了脚”。彼时,陈氏太极拳才算是真正走出了陈家沟。两年后,陈照丕推荐三叔陈发科来京,自己转去南京授拳。1938年南京沦陷,又回到河南,在部队机关教拳,并在解放前一年,随机关参加了革命。
解放后,陈照丕于1958年退休回到陈家沟,发现村里除了传习小架的陈克忠,几乎已无人教拳,当即挑选了几个孩子“重点培养”,其中包括后来的“四大金刚”,陈小旺、陈正雷、王西安和朱天才。
1966年,温县掀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破“四旧”运动,所有人不得聚众学拳、公开练拳。陈一华、陈立法等被抄家数次,陈照丕、陈克忠被批斗而死,诸多太极拳典籍被毁,部分太极拳套路失传。
陈立法回忆,当时大家都是在家里趁着天黑偷偷练,常常夜里去师父家学拳,凌晨再踩着月光回来。
68岁的陈立法坚持每天练拳。
“没有人见过我练拳。”陈立法说,那时他每天天未亮,去村委处来回挑三担水,家门口一条长长的窄巷通往大街,一路练出去,再一路练回来,前院到后院五道门,都是实实在在的厚木,用拳肘“啪”一下,一道道打开。
陈立法的太极拳就是这样在日常中练成的。14岁学拳,他很庆幸自己坚持下来,没有丢掉功夫,“那时候谁丢下不练了,那就没了,以后再练回去,很难。”
1978年11月16日,邓小平会见日本友人时,挥毫题词“太极拳好”。直到1992年,严双军才在王西安家里从日本带回来的杂志上发现了题词。
1980年,温县成为全国首批甲级开放县。次年3月,陈家沟第一次迎来了19人的日本代表团,村里在操场上举行了太极拳表演,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地上,楼上,树上,全是人。”日本电视台将表演全程摄录下来,以至于陈立法怀疑有偷师嫌疑:“人家回去把你的动作放慢一百倍,还学不会吗?”
5月9日,旅游团在陈家沟国际太极交流中心演练太极。
据媒体报道,从1981年4月到1982年下半年,陈家沟接待了27批外国代表团,来自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加拿大和欧洲各国等。外宾频繁来访,终于引起省政府的重视,纷纷成立武术馆、研究院、旅游局,设立赛事,出版书刊,选派拳师到国外交流,重新发扬传统武术。
“四大金刚”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被推出来。
朱天才四人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习武练拳,70年代开始代表县里、市里、省里参加比赛,80年代到90年代,每到年底都要到国外转一圈,“陈家沟太极拳走向世界,早期就是我们推广的。”
改革开放后,媒体来村里采访,经常由这四人接待、表演,“四大金刚”便逐渐在民间流传开来,“也不知道是谁传的。”朱天才的妻弟陈启胜告诉澎湃新闻,官方并不认可这类江湖气的称号,“现在武协都不让叫了,都叫代表性传承人。”
作为“四大金刚”的延续,下一代中年拳师中则出了个“八大天王”,严双军直言这主要是宣传的结果。2006年,陈家沟选派拳师参加深圳文博会,“谁在家就叫谁去了,八大天王就是这么来的”。
张福旺说:“无论是太极拳还是其他拳,首先它是拳,拳就是技击术。”
“八大天王”之一、“70后”张福旺表示,武术界自古以来都有江湖绰号,“人家往往记不住真名,记住了绰号。”张福旺是陈家沟土生土长的村民,师承王西安,5岁开始练拳,19岁开始参加比赛,上世纪90年代出去闯荡时,才20来岁,没有名气。大家对太极拳普遍有偏见,一种认为太极是张三丰创造的神功,一种认为太极就是简化的24式。
难免不断有人来挑战踢馆。“人家一看你打拳像摸鱼,就找上门来了”。1995年,他到湖北教拳,有个练外家拳的警察,身高体壮,约他在山顶比赛,很多人围观。对方一拳轮过来,肩膀空了,张顺势打了个肩靠,将其击得碎步退至一丈外,重心不稳,往后倒了下去。张赶紧跑过去拽他起来,“要不要再来?”“不要了。”两人化敌为友。
产业链与怪现象: “大师满天飞”
忆往惜今,陈一华不禁感慨,太极拳真正精华的东西失传太多。他坚信,现在几乎没人能达到前人的水平,但相伴而来的是,普及程度达到历史最顶峰。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有3亿人研习太极,遍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
游客在陈家沟拍照。
2000年,温县开始规划陈家沟太极拳文化旅游景区,先后建造祖祠、博物馆、王庭大街等,以太极元素为核心,催生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光是陈家沟一段800米左右的主街,就有四五家太极养生馆,六七家太极服装店,十几家饭店和家庭旅馆。温县旅游局局长杨照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陈家沟一家服装店每年的销售额就有200万,每年景区旅游人次达110万。
陈家沟村有近30家家庭武馆。
1980年,陈家沟新建武术体校,由陈一华父亲陈伯先组织管理,属于公办,当时有教拳的老师偷偷在家开武馆,被视为陈家沟太极拳产业化的开端。此后民办武馆渐多起来。2000年,武术体校以38.5万卖给陈小旺家族,改名为“陈家沟太极拳学校”。至今,全村成规模的武校有3家,大大小小的家庭武馆近30家。
张福旺的家庭武馆是其中办得比较好的,他告诉记者,在陈家沟靠教拳发财并不容易,但他没有透露具体收入。“挣钱不是关键,关键是受人尊重,所有人看见你,都叫你师傅,他们跟我学了之后,身体或者家庭改观了,这才是最大意义。”
据张福旺、严双军、陈启胜等人介绍,在外教拳的陈家沟人,多为30-40岁的青壮年,做得好,一年挣30万-50万;多集中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等经济比较发达的东南地区;知名拳师陈向武在汕头开馆,一对一教学,1小时1000元;陈正雷4000多名弟子,弟子的弟子已在开拳馆;朱天才的弟子在日本开会馆,一个会馆就有10万会员。
历史最悠久的陈式太极拳学校。
陈家沟太极拳产业延伸到外面的部分才是巨头,但数据无法统计。“因为好多人在外面开拳馆,不想让师父知道。弟子在外面辛苦灌溉,有些师父一过去就‘摘桃子’,把学生都带走了。”严双军了解到,这种情况虽然只是极少部分,但在年轻一辈的弟子中间影响很大。
心直口快的陈一华感觉到,陈家沟太极拳发展起来了,也出现了不少“怪现象”:以前都是义务教拳,有责任传承,“现在世界各地的人都来学了,能靠教拳挣钱了,味道就变了”。他认为,太极拳发展到今天,是对人性的大检验,有些人为了挣钱不择手段,有些人学拳就为了作秀、包装,有些人水平不高,没什么可教,却大喊大叫,还有一帮人跟在后面叫喊。
陈一华直言,现在很多所谓的拳师、大师、宗师,有些人名副其实,但也有人沽名钓誉。“好多人外地人问我,这里谁的水平高?我也没办法解释。‘四大金刚’的水平有多高,也没有衡量标准。”
朱天才的家庭武馆,正在练功的弟子,他们大多14-16岁,习练五六年后,可到分馆当助教,工资一般有6000元。
朱天才也认同,所谓的大师没有衡量标准,有些人练三年五年,也称自己是大师。“不仅是武术大师,各种大师都有,什么易经大师、国学大师,大师满天飞!我觉得没什么意思,国家也是不承认的。”
“哪有那么多大师!什么叫‘太极十年不出门’?意思是你辛辛苦苦练,三年一小成,九年一大成,十年后才可以出去教拳。所以有句话叫‘练拳者千人万人,成手者一人半人’。”张福旺练拳四十年,教拳二十余年,尚不敢自称大师。
陈立法的观点有所不同,他觉得有些人虽练拳时间不长,也能出去教人学个套路,“高级老师教高级学生,初级老师教初级学生,一年级的水平也能教零基础学生”,这是文化普及趋势下必然的传播方式。他一直警诫儿子,练拳好不好不重要,关键要做人,做人一定要守规矩。
传承与迷茫:“两条腿走路”
随着太极拳普及化,它的意义更多体现在养生健体,95%学太极的人都是来健身的。但陈一华认为,对拳师的要求不能止于养生健体,还要达到先辈的水平,要把太极拳的内涵、精神传承下去。
陈家沟一家饭店张贴着陈氏太极拳门规戒律,其中有两条“不与无知争强,不与狂徒较量。”是陈家沟人对待徐某一事的态度。
在张福旺看来,太极拳的传承应“两条腿走路”,一条是继续推广健身功能,另一条是传承技艺。去年11月份起,他们开始筹备一个“三步走”计划:第一步,温县的武馆联手定期举行比赛,让学生有更多实战的机会;第二步,推动设立更多国家级的太极拳推手职业联赛;第三步,举办太极拳与其他传统武术的对抗类比赛。
最近纷纷扰扰的事情更让他下定决心,在以后的传承中,必须加强德育的教育和技击的训练,“绝对不能让技艺失传。”
陈家沟历来注重太极拳技击的传承。以前,陈家沟的弟子、孩子出去跟人打架,把人打伤了,老人会出面摆平,要是打输了,没人会管;现在,陈家沟所有的武馆学生都要参加对抗类比赛,要是谁家的孩子拿了套路冠军,没人记得住,拿了推手冠军,大家会觉得挺不错。
给武馆烙画。
俗话说“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太极拳是内家功夫,必须从童子功练起。朱天才认为,练功只有两个秘诀,一是遇到明师,学拳先明理;二是长期坚持练习。“现在的孩子头脑灵活,有文化,但缺少苦练的功夫。”
“以前的人除了生产就是练功,整天都在练,一间房,房里有一张长凳,练累了就在凳子上休息,一天练30遍。”陈启胜描述“四大金刚”当年练拳的情况。
来学拳的孩子大多成绩不好,学成教拳是他们的一条出路,但他深知,这条路不容易,竞争比较激烈,他自己就是吃着苦走过来的。对下一代拳师的走向,陈福旺也比较迷茫,未来学技击的人可能越来越少,有多少人可以传承?
正在修建的新武馆。
他注册了一个家庭武馆,暂时租用场地教学,申请在陈家沟买一块地,但需要排队等。陈家沟的土地越来越紧张,同一块地,十年前卖10万,现在卖150万,增长为15倍。
他在租用的场馆里举办了短期学习班,去年学拳1000人次,有90多名来自16个国家的外国学员。
法国骨科医生Matthieu是陈立法唯一一个正经收的外国徒弟,他8岁开始接触中国功夫,2005年来陈家沟游玩时,在杨露禅学拳处偶遇陈立法。当时陈在他面前耍了一遍小架一路,独特的拳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Matthieu在陈立法家练拳。
一年之后,Matthieu再次来到陈家沟,拜师陈立法学太极拳,每年集中学习一个月,至今11年未中断,在陈众多弟子中,堪称佼佼者。
在欧洲,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太极拳只有助于养生,很少人知道太极拳也可以格斗。“因为他们接触到的大多是杨氏太极,在我的理解中,杨氏较少发力,陈氏更多发力,有更多的擒拿、推手等技能。当我对太极拳的了解越来越深,我知道它是可以实战的。”2011年,他在法国开了一个武馆推广太极,现在有30个学生。
外界传言陈家沟人人都会太极拳,陈立法认为这种宣传过分了,陈家沟有700多户,3000口人,他估计现在有一半人会练,但练得好的人依然是少数。有时候他感觉,老外对太极拳比中国人还用心。
陈立法小时候跟奶奶一起睡,奶奶常跟他说,爷爷的功夫有多好,因此他从小就有强烈的传承意愿。他14岁随父亲学拳,33岁开始教拳,不过主业仍是耕种,一直到近几年,村里搞旅游开发,没地了,也耕不动了。
国际太极院,学生每天5点多就要起来晨跑、训练。
如今年近70岁,子孙满堂,衣食无忧,陈立法的想法越来越简单:“有人来学拳,我就教,没人来,我也不去宣传。只要能把太极拳传给儿子,儿子传给孙子,一代代传下去,就满足了。”他为传承了武学世家的衣钵感到骄傲,“我们家12口人,除了小孙子,11个人都会练。”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