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2017-05-07
  • 04:32

    巴菲特:自由贸易带来的是总的利益而不是总的损害

    巴菲特说,他们必须要向我们美国民众更好的解释,这种总的利益,自由贸易带来的是总的利益而不是总的损害。而我们也需要有这样的政策来帮助在这中间受损的群众。对我来说,如果我的生活已经很糟糕了,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是造福320万人而受损一小部分人的话,我们是不是觉得值得?我们其实有这样的资源帮助这些人,我们不会担心我们的投资商,他们可以让自己的投资组合多元化。而在总的方面来说,可能仍然从贸易中受益而不是受损。
  • 04:27

    巴菲特:人生可能会反过来进行估值

    巴菲特说,你可能不会一直有这样的机会等待着你,如果你去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不要耽误你的时间,找一个你喜欢的东西赶快开始行动起来。有些人甚至可能这样说,觉得人生可能会反过来进行估值,但是我们其实是按照一个正面的顺序去生活的。芒格提到之后某个月自己就不在了,所以我们可以反过来考虑一下我们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你当然不能做所有的事情,但是你会想一想,当你在年老的时候,你回顾你人生,你想一想到底你的人生哪一部分是最有价值的,你的人生轨迹是不是应该这样去发展的。当然,你需要不断的做一些比较坏的打算,做一些悲观的预测,但是你还是要时刻自信的生活下去。
  • 04:20

    芒格许愿:希望能够回到90岁

    芒格说,当有些时候我许愿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够回到90岁的时候。我当时有这样的一个给我的建议,就是如果你想做什么样的事情的话,不要等到93岁再开始。我对我的学生也是有这样的观点。
  • 04:17

    芒格:没有什么会伤害到伯克希尔,除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当被问到什么情况下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策略会停止作用时,芒格表示:“没有什么会伤害到伯克希尔,除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且他还强调,即便如此伯克希尔也会是最后一个受到影响的公司之一。但如果在那样的情形下,任何时候都会有比伯克希尔股价更大的问题。
  • 04:16

    沃尔玛和伯克希尔谈生意创最快纪录

    巴菲特说,沃尔玛跟任何公司谈生意都没有这么快,结果跟我们伯克希尔公司能够这么快,他们说这是打破纪录的速度。所以我们的声誉,是一个最快速的能够达成我们现在的结果,我们对你的允诺,一段时间之后我们的生意绝对是屹立不摇的。
  • 04:02

    巴菲特谈美国医改法案影响

    巴菲特说,如果你回到60年代,当时的企业税大概是我们GDP的4%,而现在大概只有2%。在那个时候,医保的支出大概是GDP的5%,而现在已经达到了17%。所以当美国的企业谈到了税收限制我们的发展的时候,他们是应该跟GDP的比较来谈论这个问题的。
    从5%上升到17%,医疗的成本是对美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影响。税收系统并没有让我们的竞争力受阻,但医疗的成本却大大的增加了。几天前国会推翻了奥巴马的医保法案。我能告诉你们的是,这个医保法案对于个人的影响,就是我们的联邦收入税可能会降低17%,就是如果去年通过的话,收入税可能会降低。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减税,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减税的利好。
  • 03:58

    芒格评价巴菲特投资苹果:要么他疯了,要么是在学习

    对于投资者关于是否改变了对科技投资的立场的提问,巴菲特再次承认他在IBM的问题上搞砸了。他说,苹果更像是一家消费品公司,尽管它拥有“巨大的技术成分”。谈到自己评估(科技)公司的能力,巴菲特称自己不如任何一个对科技感兴趣的15岁小孩的智力水平,但他认为自己对消费者行为的价值有一套自己的见解。芒格随即表示,巴菲特这样说是在变相推销自己。他说当初伯克希尔投资苹果时,他说巴菲特:“要么你疯了,要么他就是正在学习。”
  • 03:51

    芒格:巴菲特会抢走孙子的iPad

    芒格说,我觉得买苹果的股票是很好的一个现象,很好的一个势头。这就是我们学习的过程。虽然巴菲特把他孙子的iPad拿走了,不让他们那么小就开始用。但是他还是买了他们的股票。我们还在学习过程中,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我们过去学到的传统的知识。
  • 03:49

    芒格:极端恶劣的事才会影响公司情况

    芒格说,我想一定要极端恶劣的事情发生才会影响到我们公司的情况。比如你记不记得英国石油公司在好几年前发生的墨西哥湾发生的事件,那时候对他们造成了重大的影响。所以一个重大的事件,你就要付出代价。或者这些代价是你没有办法想象的。但是我们现在好像没有任何一个重大的事件,所以我们的保护性还是极强的。在伯克希尔公司进行架构的时候,我觉得我们还是有这种抗力的。
  • 03:43

    芒格:不要后悔错过亚马逊

    巴菲特说,他“低估了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才华,不仅是他的远见卓识,而且是执行力,“他成功的可能性一点也不明显”。不过,芒格立即补充道:“我不感到任何遗憾”,他指出想要在当初发现亚马逊的投资价值比发现谷歌还要困难。芒格还开玩笑说,尽管错过了亚马逊,但他在这个过程中还收获了一些其他的投资,“这是我们的秘密,我并不想念它们”。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