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专访|秦海璐:我和张嘉译留在这个行业,不是为了赚钱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04-21 15:56  来源:澎湃新闻

 
电视剧《白鹿原》仙草染疾惜别白嘉轩片段。(03:04)
秦海璐觉得,电视剧《白鹿原》找到她出演“仙草”,是因为她性情中有“若隐若现,不高高在上”的低调简单。
时下热门的各种古装大女主戏,女主角们在封建旧时代里有着当代都市女性都比拟不了的“强势”、“自由”、“才华”和“好运气”,她们轻松碾压男性角色,获得事业和爱情双丰收。这让观众看上去挺爽,却很不符合历史的真实。
而“仙草”这个角色,作为女一号,在《白鹿原》中是“若隐若现”的。她做事能干利索,为人善良质朴,她用一生辛勤赢得家人的尊重爱护。
在秦海璐看来,陈忠实写的这个人物,是给了旧社会的女性们一个在那个时代未曾得到,却应该得到的尊重。
仙草这个角色,做事能干利索,为人善良质朴。
从为这部戏,生完孩子后几个月内减肥几十斤,到拍摄前做大量的案头工作,再到对仙草这个人物的理解和重塑,甚至《白鹿原》的话剧、电影、舞剧,聊到《白鹿原》,秦海璐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她说起第一次读《白鹿原》时年纪尚轻,并不能看懂这部作品:“那个时候是不知道自己看不懂的,看完觉得自己知道一本书讲了个什么故事,有哪些剧情,我就觉得自己看懂了。但很多年后,当我看完了剧本,再回头看原著会发现,字面上的意思,跟它真正想表达的东西是不同。书背后那种东西是非常厚重的。我三十六岁了,我再看《白鹿原》,才看懂它要说的是什么。”
《白鹿原》剧照
据秦海璐讲述,在写这个剧本时,编剧申捷跟原著作者陈忠实聊了很多次,时间跨度长达六个月。他们聊每一个人物,聊陈忠实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而并不只是聊字面的东西。“所以编剧在电视剧的呈现过程中,其实把一些原著中人物隐晦的东西,都尽量表现出来了。”
秦海璐和张嘉译的戏份,在拍摄中,从来都是两遍:第一遍已经过关,第二遍是用来保一条素材。两个演员的实力与用心,可见一斑。
《白鹿原》的官方微博曾放出过白嘉轩跟仙草的一场戏。那是讲白鹿原瘟疫横行,仙草在祠堂照顾病人,染上致命时疫,与白嘉轩诀别。短短几分钟的戏,看哭无数观众。
秦海璐表示,这也是她印象最深的一场戏。这场戏在原著里本来是发生在白家,拍摄时,秦海璐跟刘进导演说:“这戏不能在家拍。”张嘉译一听,过来问:“什么情况?”秦海璐解释:“仙草是白嘉轩派去祠堂,照顾得瘟疫的人,然后染上瘟疫了。首先,仙草不会回家,因为她怕传给孝武和他媳妇;第二,祠堂是白嘉轩这辈子的命根子,他这辈子立起乡约,守住土地,立规矩,都是祠堂。白嘉轩要在这里亲手把仙草送进祠堂,但是接不出来。那个戏才是对的。”大家听了,心服口服。
仙草在祠堂与白嘉轩诀别
“结果那天,我们不走戏,不对词,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激情何时会来,会临场发挥些什么。我们的摄影很棒,三台机器扛着,追着我和张嘉译拍,演了两遍。后来咱们看片花,张嘉译说:他平生第一次,看自己演的戏,看哭了。”
除了自己的戏,秦海璐还得负责给年轻演员讲戏。《白鹿原》“太重了”,年轻演员们面对这部作品,有敬畏更有压力。“李沁甚至跟我哭过,她着急,老怕自己演得不对。她在山西拍一部分戏的时候,会发微信给我:姐这个怎么演,你上次说过,我忘了。我就让她发剧本来,一点点跟她对。”
讲戏的细节到了咬哪根手指头更像是情欲的表达。“一根根去试,咬小手指肯定比大拇指好吧?”
在秦海璐看来,年轻演员需要的是鼓励,“这主要是给他们一个心理支撑:让他们知道,我们没有丢着他们不管。”
聊到“除了仙草外最想扮演的角色”,秦海璐的回答让人印象深刻:“你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选择白灵。作为一个希望,顺着那道光去追寻,让人往前看,看到的都是美好的东西。”小说《白鹿原》,我们能看到旧时代里,人们蝼蚁般的挣扎和绝望,但我们掩卷后,留下的依然是对民族和人性的自省,以及不灭的希望。对于电视剧《白鹿原》,我们也希望用血汗浇铸出的好作品不会被埋没。
【对话】
澎湃新闻:你第一次看《白鹿原》这部小说是在什么时候?
秦海璐:第一次看《白鹿原》是在大学的时候,我看不懂。那个时候是不知道自己看不懂的,看完觉得自己知道一本书讲了个什么故事,有哪些剧情,我就觉得自己看懂了。但很多年后,当我看完了剧本,再回头看原著会发现,字面上的意思,跟它真正想表达的东西是不同。书背后那种东西是非常厚重的。我三十六岁了,我再看《白鹿原》,才看懂它要说的是什么。
澎湃新闻:如你所说,《白鹿原》这部小说很厚重,你觉得电视剧有没有未能展现的?有没有遗憾?
秦海璐:首先,大家不能仅仅用一本小说来概括这部作品。陈忠实先生伟大之处在于,他用一个农民的坚守,来讲述了动荡岁月之中,大世界里形形色色的人,对不同欲望的获得。
他把这些人浓缩在一个地方,白鹿原上。白鹿原上,每一个角色都代表大世界中的一类人,每一个角色都有他独当一面的故事。你会发现这本书涉及了那个时代所有人会面临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它那么厚重。
说实话,80多集真的能把这原上有名有姓的94个人物,五十年的动荡生活讲清楚,演清楚吗?不能。更何况在读文字作品时,大家都是在看一个意象性的东西。每个人三观不同,成长经历不同,他在看文字的时候,心里的画面就不同。然而当我们把这种想象呈现到画面上,一定有人觉得这是对的:跟我想象的一样;一定有人觉得这是错的:跟我想的不一样。这没法具体衡量,这是很多改编作品不尽如人意的根本原因。
我们为什么还要做这件事情,这部文学作品它已经有了有舞剧、话剧、电影,那电视剧上,这不该是空白的。每一个改编作品,改编侧重的重点是不一样的。比如电影侧重田小娥,舞剧侧重抗日的部分,话剧主要是原上白鹿两家那点事。那电视剧也许是用一个农民的形象,纵观了几十年大家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如何去面对,他有决绝,也有迷茫。而且陈忠实先生是对电视剧寄予厚望的,因为篇幅可能可以最大程度上展现出原著的内容。
秦海璐饰演仙草
澎湃新闻:作为扮演者,你怎么看待仙草这个人物?
秦海璐:仙草在整部《白鹿原》中其实是若隐若现的一个人,但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人。仙草在陈忠实老先生笔下,是那个时代里旧社会妇女形象和地位的完美化身。白嘉轩生命中唯一一次流泪是为仙草,也就是说仙草赢得了白嘉轩的依赖和尊重。这种认同,这种希望的获得在那个时代的传统女性身上是没有的。但在陈老先生看来,这样的女性在那个时代,她该获得她应得的尊重和位置,所以这个形象是一种期许。
在《白鹿原》里,每个角色名字都有它的寓意。比如像田小娥,就像飞蛾扑火,一意孤行地去追随她看上的男人;白灵则是一种希望,是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一种灵光的闪现。所以可以看出陈老先生在写这部书时,是经过非常缜密的构思的,连人物名都不是轻易写的。
陈忠实老先生给白嘉轩的妻子起名叫仙草,就好像她是一剂灵药,来医治白嘉轩的。然后伴随着白嘉轩几十年的人生历程,在他需要帮助需要扶持的时候,仙草都会出现。过去社会妇女地位不高,但白嘉轩心中,在他狂喜、疯魔、低迷、失落的时候,仙草都给了他指点和包容,对于这个男人,她是仰慕的,但同时也把他当成孩子一样娇宠。白嘉轩不是神,他是人,他需要有人一直理解和陪伴。可能在精神上一直陪伴他的是姐夫朱先生,但朱先生在这个戏里,是个能看世事看天下的人物,能给白嘉轩一个坚守的理由。但谁能陪白嘉轩坚守呢?无论是白嘉轩鞭笞自己的儿子,还是他对黑娃的宽容,这些时刻,陪伴他的都是仙草。
《白鹿原》片场照
仙草和白嘉轩的戏,需要像打乒乓球一样,势均力敌,你来我往,而不是仙草被他白嘉轩族长的气势压住。因为仙草其实是能镇住白嘉轩的,白嘉轩常常因为仙草的某句提点,甚至一个表情,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犯了怎样的错。尤其有个情节:白嘉轩让全村的人见面像问候“你好”一样背乡约,引起大家不满。有一天白嘉轩问仙草:我是不是疯了?仙草对他笑了,说:你会好起来的。仙草什么都知道,都看着,但她不说,也不指责。
所以张嘉译也希望能找一个能“托得住”的演员,能“托住”这个角色,也能在白嘉轩需要“托”的时候“托”他一把。我给张嘉译的印象,不是个高高在上的人,而且我受过专业的舞台训练,他的表演我能接住,也能给他翻回去。这可能是他找我的原因。
秦海璐入组体验生活,学纺线织布
澎湃新闻:出演这部作品,你在前期应该是做了很多准备,主要是什么?
秦海璐:熟读原著熟读剧本。在你没有进入拍摄前,你一定要搞清楚:这个角色在这个作品中,你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完成什么任务?表演到什么分寸?树立一个什么形象?
年轻演员有时候容易忽略一个案头工作。像我和张嘉译这个年龄,相对已经知道我们留在这个行业,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喜欢。一个剧本我拿到,开拍前我至少读了两遍。我们的案头工作是在开机前两个月开始的。我会拿录音笔,录自己读台词,然后去听。我可能还会把剧本里每个角色演一下,去了解每个角色要演到什么程度。
因为前期做了很多功课,我们拍摄的时候,我们才有信心,才带着气场,因为我在家练过了。这种案头工作,有的年轻演员可能没做过,所以他可能不那么自信,你跟他讲戏,他们自然会信服你。这种信服不是你在外面浪得虚名来的,是你在家关起门来下功夫做功课来的。哪那么容易啊,你看我剧本,写得密密麻麻,改的台词,前面接什么,后面接什么,动作怎么设计,我早在家准备好了。只是大家在现场能看到的就是,我看一眼剧本:好,走。
而有的年轻演员拍戏,来现场了第一件事,先对词,对了觉得还行,下场就演。这是一种很职业化的操作流程,这当然没有问题。但如果面对像《白鹿原》这样厚重的戏时,他们是会忐忑的。
我合作很多年轻演员,他们都挺认真的,这很让人感动。但《白鹿原》尤其让人感动,他们这帮年轻演员是每天追着你,希望你给他们一点信心。其实我并不怀疑他们的能力,我们这代演员,没人怀疑下一代演员的能力,但他们在现场要面对我们这一代演员,还要面对比我们更上一代的演员,他们的压力肯定大的。而他们的压力和不自信,会影响他们发挥。张嘉译常常会让我去帮他们设计一下戏。其实在我看来,这主要是给他们一个心理支撑:让他们知道,我们没有丢着他们不管。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