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黄宏演绎西北护林“犬王”,藏在人物里与狼共舞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4-21 15:49  来源:澎湃新闻

 
4月21日上映的电影《血狼犬》在上海提前点映时,主持人将两部电影与之相提并论,一部是上个月创下票房佳绩的《一条狗的使命》,一部是去年代表中国电影“冲奥”的电影《狼图腾》。的确,这些电影有相似之处,气质却不尽相同。
没有什么浪漫发挥,也没有太多文化批判,《血狼犬》是更现实主义更扎实的作品,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一段“西北犬王”与狗之间的忠义情感,围绕狗和狼展开的两家恩怨与承担。
导演刘建华为拍这部电影养狼训狗七年,电影中的狼狗大战真实凌厉,牵动人心。
黄宏(左三)与主创参加《血狼犬》上海站路演。
《血狼犬》获得去年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奖,主演黄宏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提名。黄宏演的电影不多,但在春晚的舞台上一站二十多年,也是一把扎扎实实的“老戏骨”。
这次一个东北爷们儿演起西北汉子也当真一点不含糊,直愣愣的西北口音和粗犷苍劲的秦腔,全然看不到一点印象中那个憨傻中带点狡黠的“黄大锤”的影子。
《血狼犬》海报
电影上映前,黄宏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聊起拍这部电影让他从“小品王”到“犬王”的酸甜苦辣。
东北爷们演西北汉子,和狼亲密握手
黄宏
很久不演电影的黄宏接下这个电影,一是喜欢这个剧本,二是因为喜欢狗。接下剧本后,黄宏下地方与狼和狗们共同体验生活。和新疆的警犬共同生活一个月培养感情,也去见了片中人物朱老狗的原型朱永胜。
天山护林员朱永胜常年和狗打交道,本人非常少言寡语。黄宏和他聊天不多,更多时候在观察,“他其实有些不近人情。导演要塑造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和现代文明的一种反差。”
片中的朱老狗总被人说“你这个狗脾气”,黄宏说动人的就是人物的这一点,“其实这也是西部的一种气质,仍然有久违的那种质朴。还有我们从人物身上看到我们现在缺失的东西,就是那种职业精神,真是与狼与狗共舞,很受感动。”
《血狼犬》剧照
《血狼犬》剧照
身为一个东北爷们,演出西北汉子是黄宏的另一大挑战,“做演员最大的兴奋点是挑战,想尝试没有尝试过的角色。东北人和西北人都倔强。东北人可能话多,西北人话少,但倔强劲儿足,这点其实两边是相通的。”
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是,片中的另一位主演刘向京在拍摄中总是很热心地纠正黄宏的西北话,结果后来纠正得他自己讲话有时候反倒变了味儿。
西北冰天雪地的艰苦拍摄条件自不必说,与凶猛动物“合作”还多一份危险。最后一场被困狼群中的戏,导演是真的把野狼们饿了三天,再把黄宏装进了长久以来用以喂食的车里。
方圆百来米的地方围着铁丝网,所有工作人员在网外,只有黄宏一个人在网内。狼把爪子伸进车窗的时候,黄宏徒手拽着狼爪子喊“摄影师,快拍”。
如今想来,黄宏倒是很得意,“我大概是第一个和狼握手的中国演员了。”
而电影里抢尽风头的狗演员“蓝波”,虽然是聪明的警犬,但难免会出现误伤演员的情况。谈起被咬伤四次的经历,黄宏早把狗当成自己的战友,说那是“配合失误”,“不是它攻击我,就像和人演动作戏不小心被打到受伤是一个道理。我做动作,棒一甩,我动作慢了它起快了,一下来没叼住棒把我手叼了。”
意想不到的是,拍摄停止后,狗狗竟然钻进人群,也像工作人员一样关切地在一旁看着黄宏流血的手,“那个眼神让我很感动。”
如今“蓝波”已经回归部队继续“服役”,不过它的儿子已经成了黄宏的家庭成员一年多了。
表演讲究个“活”字,喜剧也有审美
上了24次央视春晚的“小品王”黄宏,说自己拍完这部电影,甚至更喜欢“犬王”这个称号。他很享受挑战角色的过程和体验创造人物的感觉,身为编剧、导演的职业病还让他常常忍不住找导演改了不少戏。
经常是收工后,黄宏找导演说“借用五分钟说说想法”,结果五分钟变成一两个小时,一聊就到了半夜。“一交流起来能碰出很多火花来,我跟他说我的想法,他也跟着想怎么调整镜头。这个戏是边拍变改,边找人物的状态。”
黄宏在《血狼犬》剧中为狗接生。
《血狼犬》的导演刘建华60岁首次执导电影,之前拍过《雪豹行动》、《猎狐》、《小巷总理》等多部电视剧。片中搭档的演员刘向京、孙涛等也都是和黄宏从春晚一路合作的老搭档。说这是一个“老戏骨”组成的剧组并不为过。眼下热播的电视剧让“老戏骨”这个词又成为大众热议的词汇,这次和一群较真的老朋友们一起拍电影也让黄宏感触良多。
“好的戏应该是‘碰撞’出来的。表演这个手艺,也叫‘活儿’,因为它是活的,是有生命的一种活动。其实我们能得到一个角色也不容易,都希望它能留下点什么。那么在创作过程中,你要投入精力去捕捉它。演员的最高使命,就是用你的技巧过别人的日子,你最好藏到这个人物里去。”
黄宏
因为进入了人物,黄宏也觉得这样的诠释比那些一气呵成的小品更让他“入戏”,朱老狗离婚之后,去给狗唱了一段《斩单童》,对着镜子说“你不容易”,这些都让黄宏感同身受。
最后“蓝波”牺牲的那场戏,狗被打了麻药,躺在黄宏怀里,他喊狗的名字时眼泪就止不住地流出来。“导演说你撒开了喊,我喊了两声,嗓子哑了三天。”
对于是不是有意再往电影表演上多发展,黄宏说这就“顺其自然”了,毕竟像这样以一个老汉为主角的电影就很少见,更多找到黄宏的角色是让他觉得没什么挑战性的小品型人物,或者“就让你哼哼哈哈演个爸什么的”。
黄宏说,“有适合我的角色的话,我还是很热爱这个行当的。”
不过,演了一辈子小品的黄宏透露,他其实还在创作,影视舞台的剧本和理论文章他都有涉猎。黄宏准备出一本关于喜剧审美的书,拿自己的经验做一些探讨和总结。“喜剧的审美真的也是有学问的。喜剧艺术其实有一座金字塔,越往下达到的人是越多的,自下而上分了五个层次,噱头、滑稽、幽默、诙谐、机智。我认为喜剧最高境界是机智,是给聪明人看的,让人会心一笑的那种领悟。它一定不是单纯耍噱头的低级趣味。也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些研究和宣扬,让喜剧能有一点追求。”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